s 閱讀頁

第十八回 遊倒吊小地獄

  濟公活佛 降 丙辰年十一月初九日

  詩曰:屍林遍野欲招魂 汙血成河染草根

  倒置倫常刑倒吊 遺留孽禍報兒孫

  濟佛曰:寒流來襲,冷意重重,富貴門庭裝備有暖氣,身穿皮裘毛衣,吃著正熱火鍋;再觀貧民屋內,一家寒衣單薄,口齒瑟瑟,淒涼萬分。前世不修,今生冷落,冬天一到,便缺少溫暖,希世上衣食飽暖的人,應有「雪中送炭」精神,援助貧窮,廣積陰騭,來世福報連連,否則福盡,來世便轉輪降生貧窮家庭。有智慧、善籌謀者,不可不先做個預算啊!今日準備遊冥,楊生快上蓮台。

  楊生曰:我已坐穩,請恩師起程吧!……

  濟佛曰:已到了,楊生快下蓮台。

  楊生曰:噯唷!前麵傳來慘叫聲,好像鄉下屠夫綁豬,準備押往屠場之聲音。

  濟佛曰:不要多言,前麵獄官及將軍已來,快向前參駕。

  楊生曰:參駕獄官及將軍。我與濟佛奉旨遊冥,著作「地獄遊記」勸世,請多指教。

  獄官曰:免禮!久仰聖堂大名,貴堂扶鸞闡教,印贈善書、經典,普度蒼生、勸化世人之精神,三曹震撼。勸回了不少浪子迷人,輔助陽間法律不足之功甚大,今日有緣幸會,請濟佛及楊善生隨我進獄參觀。

  楊生曰:謝謝!喔!原來這裏是「倒吊地獄」,獄門上已有書明。

  濟佛曰:正是,今日我們參觀「倒吊地獄」,快隨獄官及將軍進入獄內。

  楊生曰:一連串的哀聲,如喪考妣,獄中為一廣場,地上還長滿紅色小草。

  獄官曰:此乃「倒吊地獄」,為第三殿所管轄。

  楊生曰:眼前呈現為一活刑場,廣場上架起成排鐵柱,上麵穿滿鋼條,罪魂個個倒吊,鋼筋從兩腳心穿過,人頭垂下,腳部鮮血直流,有的呼痛、掙紮,可是越動越痛;有的七孔亦流出血絲,靜止不動了。罪魂在高杆,好像曬麵條一樣,請問獄官,為何這麽多罪魂均受此種刑罰呢?

  獄官曰:陽間之人,倫常倒置,道德頹敗,輕謾師長或五倫不分,故禁在此獄之罪魂日漸增多。這些罪魂被罰,流下鮮血,滴在地上而生出紅色小草,因血色鮮紅,浸潤地氣既久,自然生出紅草,如陽間現時種草菇一樣,罪魂血液不淨,發菌後便生此物。

  楊生曰:腥味撲鼻,難受異常,真想吐。

  濟佛曰:鎮靜精神,以免妨害著書任務。

  獄官曰:我叫幾位罪魂下來,向你說明自己犯罪情形。

  楊生曰:多謝獄官。

  獄官曰:命將軍將前麵所吊罪魂先放下一人,以便向楊善生自述犯罪情形。

  將軍曰:遵命……已放下了。

  楊生曰:請問這位先生,為何被吊在這裏吹冷風?

  罪魂曰:嗚嗚嗚!我好痛苦!雙腳已站不穩,太痛了,被倒吊得整個肚腸幾乎要吐出來。我生前住南部,因我叔父無子,自小我便過房到叔父家,認叔為父,由他養育長大,亦受中等教育。因叔父家中開百貨公司,隻有我一位男孩,故叔父對我疼愛,公司業務全權由我處理。年至三十七歲時,有一鄰居告訴我非叔父親生兒子,心中就時起異念,如能返回親生父母家,該是多好。從此便常將金錢暗中移至生父家中,生父未加阻止,還從中慫恿,將公司內貴重百貨大部分拍賣,並開出甚多支票,即逃離叔父家中,回到生父身邊享受榮華富貴,叔父見此情形,咬牙切齒,痛徹心肺,罵天詛地。支票到期均無法兌現,債主紛紛上門討錢,因賬戶為叔父之名,叔父被迫,走投無路,飲恨自殺,魂到冥府,向閻王控告我及生父罪過,閻王受理此案。叔父死後一年,我及生父雙雙病魔纏身,花費全部財產,仍然病入膏肓而亡。魂到冥府,我才知被折壽,三殿冥王大怒,判我入「倒吊地獄」;據說生父亦被判入地獄受刑中。

  獄官曰:逆畜!你被叔父養大,不知報恩,中途變誌,倫常倒置,所以判來此獄受刑,有何話說?命將軍押回受刑,再放下左邊二位罪魂,向楊善生招供,以登載「地獄遊記」。

  將軍曰:遵命!……已將罪魂提來。

  獄官曰:快向陽間楊善生說明自己所犯罪過!

  罪魂曰:我現時萬分痛苦,每日受此倒吊刑罰,有口難言,兩眼將要凸出。我在生時,已有家室,後來在外結交一位少女,並發生曖昧關係,由暗來成為明去,因該少女已無父親,隻有一位四十出頭之寡母,生得頗有姿色,我常借到她家中機會,用甜言蜜語引誘,她受我百般挑逗,節婦染汙。後來幹脆一不做二不休,漸漸變成公開化。享盡風流,因豔福迷人而不知自拔。後在一次車禍中,我所騎之摩托車被撞得粉碎,人昏迷不醒,在昏睡中被牛馬將軍用鐵鏈銬押到陰府,經孽鏡台現出原形,醜態難以見人,冥王大怒,判我入「倒吊地獄」卅年,現時隻有受刑二年餘,來日方長,何時出苦?

  獄官曰:畜生!人如雞狗,父母不認,奸淫為萬惡之首,淫人少女罪已不小,還敢得寸進尺,破壞寡婦貞節,母女同淫,罪該萬死,受刑畢將打入「阿鼻地獄」,永不超生。

  濟佛曰:五倫不守,敗道毀德,世人如果不尊師長,對長上出言不遜,或是不孝雙親,或母女同淫者,「倒吊地獄」隻是小小處罰,「阿鼻地獄」才是其葬身之所,世間之人當速悔過,以免死後墮落此獄。今夜時刻已到,我們師徒將回。

  楊生曰:多謝獄官及將軍之開導,我們要回堂了,向二位仙官辭駕。

  獄官曰:免禮!不周之處,請濟佛和楊善生見諒!

  濟佛曰:不用客氣,楊生快準備回堂。

  楊生曰:我已坐穩蓮台,請恩師回程吧!……

  濟佛曰:聖堂已到,楊生下蓮台,魂魄投體。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