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一章 榨光我所有財富

“唉……”李刀輕歎了口氣,而白向雲則是饒有興趣的看著光頭莫,想看看他嘴裏還能吐出點什麽東西來。

“阿飛以後要是被這次摔倒的暗傷或者後遺症弄得無法勞動,得不到那一點點報酬倒在其次,無法得到各種獎勵減刑就嚴重了,這點雖然很難估計,卻不得不預防,你看……”

“是……”四眼金庫徹底軟了,跌坐在地上有氣無力的喃喃應道。

“既然你也這樣認為,那你認為該賠償多少給阿飛合適呢?”光頭莫走到四眼金庫麵前,蹲了下來湊到他那副厚厚的鏡片前說。

四眼金庫嘴唇張了張,最後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你呢?你認為怎麽樣?”光頭莫轉向阿飛。

阿飛看看他,又看看山雞和大拽八他們,滿臉笑容的說:“照光頭哥你剛剛算的損失,就算是十萬八萬也賠不過來。看在大家室友一場,我就大方點,他給個五萬就算了。”

“五萬?!”四眼金庫猛的轉向他:“你搶劫啊?”

光頭莫輕輕擰過他的頭轉向自己:“這麽說……你是不認同我的方案了?”

四眼金庫看著他冷冷的眼睛,抖了一下哀然的說:“我那還有什麽錢啊,以前你們都……”

“我們怎麽了?”山雞打斷他的話,目光如刀。

四眼金庫縮了縮:“我真的沒錢了啊……你們就放過我吧。”

“什麽叫我們放過你?”大拽八走了過來:“你做錯了事就得付出相應的代價,關我們什麽事?!”

頓了頓,他也蹲下來微笑著說:“你不是號稱金庫麽?不是侵吞了國家不少財產麽?這麽一點賠償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

“早被抄家抄光了,剩下的那一點點也早被你們……”

“嘭”的一聲,大拽八一拳將他打倒在地上:“給臉不要臉,有錯不知改。找死。”

白向雲看著掉在地上的眼鏡,不知怎的就想起以前在軍隊時候的一件事來。

那次是地方國安局暫時借調他們部隊,要追捕一個間諜。部隊由白向雲帶領,經過千辛萬苦後終於在山區捉到了那名間諜,而白向雲手下的士兵也因此一個受傷,兩個摔斷了腳。

這結果讓白向雲憤怒不已,以當場突擊審訊的名義用盡了手段折磨那名賣國的間諜,在被燒掉了恥毛腋毛、兩隻山螞蟥鑽進鼻孔、無數尾指一半大的螞蟻爬上P股後,嚇得屁滾尿流的那名間諜終於連祖宗十八代的族譜也交代出來。

“自己當時也應該和他們現在一樣吧。”白向雲看著麵容扭曲的怪笑著的山雞他們,心中默默的想道,心底竟然慢慢的湧起一絲快意。

“你認為多少才合適呢?”光頭莫用腳尖輕輕的挑動四眼金庫胯下同樣被嚇得軟軟的東西,悠悠的說。

“我真的沒有那麽多錢啊。家裏因為我的事情,早就連房子都賣了交罰金來保我這一條命……”四眼金庫渾然不覺自己的命根隨時會作廢,以頭擂地痛苦的哀嚎著。

隨著他的動作,鼻血一點點的灑在地板上,在緩緩流過來的水中慢慢擴散,化成一縷縷血絲。

“哦……還不至於揭不開鍋,比我家好多了。”阿飛怪笑著走過來,腳丫踏上他肩膀:“聽說你老婆很漂亮呢,你也認識不少達官貴人,幾萬塊嘛……叫她去陪人家睡幾次就夠了。”

“不然叫她多來探幾次監也行,”大眼的瞳孔燃起火焰:“當然,對象是我們,而不是你。嘿嘿……我們辛苦右手的日子太久了。”

“嘿嘿嘿……”浴室內刹時充滿淫褻的笑聲。

四眼金庫伏地真正的痛哭起來…………

白向雲碰了碰李刀退出浴室,長歎一聲躺倒在床鋪上。李刀也默默無言。

幾天來的點點滴滴閃電般掠過白向雲腦海,良久後他緩緩的吐了口氣:“這才是真正的監獄,這才是真正的人性吧。”

“外麵也一樣,隻是這裏更集中而已。”恢複冷靜的李刀淡淡地說。

白向雲默然,又想起自己剛剛那絲快意,象極了自己折磨那個間諜時候的心情,也象極了在看守所時揮拳放倒整棟犯人時的感覺。

那是在軍隊經過無數次訓練而滲透血液的東西:冷酷、狠辣、無情,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掌管他人生死悲歡、俯覽眾生的渴望。

“難道我竟然喜歡這樣的生活?!”

白向雲覺得自己有些顫抖。

隨後一股讓他渾身酥麻、汗毛直豎的電流漫過全身,顫抖嘎然而靜。

“是的,我喜歡這樣的生活。我也必須喜歡這樣的生活。”

白向雲囁動著嘴唇無聲的吐露著自己的心聲——想要不受一切掌控,就必須掌控一切。

尊嚴、榮譽、快樂、金錢……一切由此而來。

半小時後,在四眼金庫一次又一次的苦苦哀求下,取樂夠了的光頭莫他們終於答應以三萬五千元放過他,結束了這次事情。

看著僅僅穿了條內褲,連身子也不擦就爬上床的四眼金庫,李刀百思不得其解的說:“雲哥,前幾天我們的事情比他要大得多,他們怎麽就向我們要那麽一點點小錢就完了?”

“很簡單。”白向雲聳聳肩:“狗要是被逼急了跳牆逃走的話,別說狗肉,連狗毛也得不到一根。用另一句話說……羊要養肥了才好宰。”

“你是說四眼金庫就是那隻被牧羊人用各種手段馴得很溫順的肥羊?想吃的時候隨時可以去割一塊下來?!”

“嗯。”

李刀沉思了一會:“我們什麽時候可以做狼?”

“幹嗎做狼?我改變主意了。”白向雲輕笑起來:“做老板不好一點嗎?”

“老板?”李刀轉頭不解的盯著他。

“牧羊人圈羊,我們就圈牧羊人。”白向雲詭異的笑了笑:“我們就找一塊好草地,放牧、趕狼、遮風擋雨、防雷避電什麽的全讓牧羊人去做好了。”

“那樣的話……”李刀臉上慢慢浮起笑容。

“我們就等著吃羊肉好了。”

兩人異口同聲的說,然後齊聲高笑起來,惹得一室為之側目。

“兩位兄弟什麽事情這麽高興啊?”道友成踱了過來:“讓兄弟我也開開心。”

白向雲掏出煙丟了過去:“在說四眼金庫的女人呢,你見過嗎?是不是真的象阿飛剛剛說的是個大美人呢?”

“當然見過。”道友成一聽他說的是這個,嘿嘿淫笑起來,兩眼放光的說:“這是真的。年初的時候她來探監遠遠的見過一次,那臉型那身材……嘖嘖……可真要人命啊。”

點燃煙,他又坐到白向雲身邊,一副緬懷向往樣繼續說:“聽近距離見過的兄弟們說,這娘們不但身材好臉蛋美,那皮膚更是嫩得一掐就能掐出水來,加上那成熟的少婦風韻,見過她而不想和她上床的就不算雄性。”

說完他不自禁的吞了吞口水,空著的左手胡亂的在下體掏摸著。

“怎麽我們就沒那福氣?!”李刀“充滿遺憾”的感歎。

“就是,老天太不公平了。”道友成狠狠的吸了口煙,一邊噴一邊羨慕:“雖然象我這種人對女人不大感興趣,不過能和那樣的女人睡一次的話,少一年半年的壽命也值得。”

“真的有這麽漂亮?”白向雲來了興趣。半年多了吧,他隻有兩次機會見過異性,一次是去開庭的時候,一次是來這個監獄的路上。他都快要忘記自己是個男人了。

“騙你幹嗎?!我還見過一個大明星呢,那個美啊……”道友成又口沫橫飛的吹噓著自己的見識,響亮的聲音將監倉內的其他無聊人吸引過來,一聽是在說女人,都興致勃勃的參與進來。白向雲和李刀當然也流水帳般的遞煙打哈哈。

男人離不開女人這是永恒不變的。就算人離開了,嘴巴也離不開;就算連嘴巴也離開了,心裏還是離不開。

人人如是,處處如是。

經過一夜對“共同興趣”的交流探討,白向雲兩人和整個監倉的犯人們的關係又進了一步。無論和他們是否對過拳頭的,是否接受過他們“賠償”的都開始了稱兄道弟。李刀更是到監區的商店裏一次性的買了十多條高檔煙,一人至少兩包的分發給所有犯人。

表麵上,白向雲兩人開始融入了真正的監獄生活,真正的融入了犯人中間。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