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章 就這樣被你狠毒

“噗。”

浴室突然傳出一聲悶響,接著一聲痛呼,幾秒後一個驚慌的聲音響起來:“飛哥……對不起,對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隻是一時手滑……真對不起。”

“滑?!你幹你媽的時候怎麽就不滑?”呼痛的人吼起來,跟著又是一聲“哎喲”。

浴室瞬間靜下來。

白向雲對已經坐起來的李刀一使眼色,雙雙向浴室走去。他記得那個被稱之為“飛哥”的人是山雞的馬仔,也是前幾天圍攻自己和李刀最勇猛的前鋒之一。

監倉裏的其他人見有熱鬧可瞧,也跟著擠到了浴室門口。

正如以前發生過的無數次場景一樣,一個三十來歲帶眼鏡的犯人低著頭輕握手拳默默站立著,任由後麵花灑噴出的水落在背上,衝洗著殘留的香皂沫;他對麵的飛哥則揉著臀部呲牙咧嘴,口中還在不停的罵罵咧咧。而在他側後方向是一條長約一米多的白色痕跡,隨著水的流動微微的冒起泡沫,不斷變淡;痕跡的盡頭是一塊半大的看來扁扁的香皂。

當然,他們兩人和浴室內還在一邊洗一邊看熱鬧的其他人一樣,都是毫無保留的赤身裸體的。

就現場來看,事情很明顯可以看出是帶眼鏡的犯人——白向雲記得大家都叫他四眼金庫——失手掉了正在擦身的香皂,而飛哥又剛好踩到這香皂上,不輕不重的摔了一跤。

“飛哥,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在飛哥的罵咧間歇中,四眼金庫抿了抿嘴,又道歉起來——看來他還是忍下了家人被侮辱的氣。

“不是有意的?靠……我幹你妹妹也不是有意的……你小子久了不**,看來是皮癢了,竟然玩到飛哥我頭上來……哎喲……疼死了。”

頓了頓飛哥又說:“我要去檢查,要是摔到了我的坐骨神經,以後一不小心就癱瘓了的話你小子樂子就大了。”

聽到飛哥如是說,四眼金庫的眼神瞬間由驚惶變成絕望,無助的看向四周圍觀的犯人。

一圈下來,映入他眼簾的隻是或冷漠或嘲笑或無所謂的臉孔。

“什麽事?都擠在一起幹什麽?”山雞的聲音從後麵傳來。

“雞哥,飛哥被四眼金庫擺了一道。”一個犯人轉頭對他喊道,聲音中滿是落井下石的幸災樂禍,另外幾個人也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樣子怪笑起來。

山雞眼皮一掀,走進眾人讓開的路進入浴室,一眼就將裏麵的情形看了個通透。

見到山雞,四眼金庫的眼神更加絕望了。

“阿飛,傷得怎麽樣?”山雞看了四眼金庫一眼,“關心”的問還在裝腔作勢的飛哥。

“雞哥,我的P股都麻木了,不大清楚。”飛哥努力的轉頭望向自己的後麵,趁機對山雞眨了眨眼睛。

“這樣啊……”山雞摸了摸下巴,轉向四眼金庫:“四眼,你看怎麽辦?是不是要陪阿飛去醫務室檢查一下?”

沒等四眼金庫答話,飛哥又呻吟起來:“雞哥,剛剛那一下摔得好重,我怕有內傷,監區的醫務室設備那麽爛,哪能全麵檢查。還有,我懷疑這小子是故意的,大家看,我離他不近呢,誰掉塊香皂能掉那麽遠啊?”

“哦~~”山雞拉長了聲音看著四眼金庫。

“不是不是,雞哥,我真的是無意的。”沒等山雞往下說,四眼金庫急忙的擺著手分辨起來。

山雞微微一笑,走前幾步,彎腰撿起香皂,然後放手,香皂掉到地上隻在他腳邊翻了個筋鬥就靜止下來。

這一下,所有人的目光全看向了四眼金庫。

“雞哥,飛哥,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對天發誓……”四眼金庫哀嚎起來,聲音已經帶著哭腔。

“我要去監獄總醫院檢查。奶奶的,我還年輕,可不想以後就這麽不明不白的死掉或者癱瘓。”飛哥邊說邊向掛衣服的地方走去。

四眼金庫知道自己完了——無論飛哥有事沒事自己都完了——有事,飛哥他們從此以後會無有窮盡的敲詐自己;沒事,自己以後會因此被他們變本加厲的玩弄——如果自己不做點什麽的話。

四眼金庫不是傻子,進來也有一年多了,被郭老大他們敲詐也不是一次兩次。白向雲和李刀的事件他雖然沒有完全弄明白是怎麽回事,卻對監獄有了更深刻的認識,對郭老大他們的貪婪也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

“雞哥,飛哥,對不起,是我錯了。”四眼金庫上前幾步拉住飛哥:“我……我賠償你。”

“賠償?”飛哥戳了戳他的眼鏡:“你看清楚,我阿飛的命雖然賤,卻也不是錢能買到的,身體雖然被砍過十幾二十刀,平安快樂也能活個幾十年吧。不過因為剛剛這一下……嘿嘿,我還真不敢保證了。”

“可是……我……我……”四眼金庫明知道飛哥想幹什麽,卻因為他的話硬是“我”不出個所以然來,不由又無助的望向山雞和周圍的犯人。

李刀望向白向雲,眼中滿是憤慨。經曆過一次類似事情的他當然明白四眼金庫現在是什麽感受。

白向雲搖搖頭,沒有說話。

身後又有聲音響起,眾人掉頭一看,原來是大眼、光頭莫和大拽八他們來了。

“更大的熱鬧來了。”白向雲輕聲的對李刀說:“好好看。”

李刀看看他的臉色點點頭,明白了他的意思:越多事情發生,他們就越能了解郭老大他們一夥人。

光頭莫他們當然也是很快就了解了事情的始末,看山雞和阿飛的臉色不用想也知道怎麽回事,臉上均浮起一絲興奮。

而四眼金庫則更加沮喪。

“四眼,光頭我進來做次好人,幫你做次和事佬吧。”光頭莫“拉”住正在穿衣服的阿飛,對四眼金庫說。

四眼金庫猛點頭,眼中瞬間燃起希望:“謝謝光頭哥……”

眾人的目光一下子都聚集到光頭莫身上來,看他如何處理這事情。

“貓哭耗子。”白向雲撇撇嘴,以隻有李刀能聽到的聲音說。

“我打賭他隻會比山雞更狠。”李刀也低聲應和著說。

這時光頭莫已經繞著香皂和阿飛摔倒的殘存痕跡“勘查”起現場來,一邊轉圈一邊摸著他連發根也沒一點的光頭,眼睛忽閃忽閃的不知道轉著些什麽念頭,眾人也安安靜靜的等待著。

“四眼,阿飛時因為你而摔倒的是吧?!”三圈後,在眾人快要不耐煩的時候光頭莫終於開口說,還特別強調“摔倒”這兩個字。

“是的。光頭哥。”四眼金庫有點畏怯的回答。

“現在是你不想事情鬧大,才阻止阿飛去醫院檢查的是吧?!”光頭莫又說,聲音充滿平和。

四眼金庫明顯噎了噎,才說:“是的,光頭哥。”

“既然這樣……”光頭莫轉向阿飛:“阿飛,大家都是室友,忍讓一步算了,何必把事情鬧大呢。”

阿飛攤攤手:“我也不想啊,可是我總得知道自己傷成什麽樣吧?當時可是鑽心徹骨的疼呢,現在也不好受,我懷疑傷到了坐骨神經,要是以後……”

“得了。”光頭莫一擺手打斷他的話:“身體可以以後慢慢檢查,現在都幾點了?先私下解決吧,要是事情鬧大驚動了幹警,我們隊又要被扣分了,對大家都不好。”

眾人互望一眼,對光頭莫的話深以為然。

“是是是,光頭哥說的是。”四眼金庫連聲應和著,他也希望現在私下一次性解決,以後就算如何如何阿飛也不能找他麻煩了。

阿飛看看光頭莫,不知他打什麽主意,但周圍越聚越多的人的臉色卻讓他勉強點下了頭:“好吧。一切聽光頭哥和各位老大作主。”

“光頭轉性了?”李刀輕輕碰了白向雲一下。

白向雲搖搖頭:“我想隻是個讓人更加心甘情願跳下去的陷阱而已,看下去就知道了。”

果然光頭莫踱到四眼麵前:“交情是一回事,私下解決又是一回事,是你令阿飛受到有可能留下後患的傷害卻是事實,這個……多少得有點表示吧?”

“是是是,光頭哥說的是。”四眼彷佛鬆了口氣,再次重複著前麵的話。

光頭莫點點頭:“按照規矩,因為你的過失,阿飛突然摔倒,因此受到驚嚇,腦細胞肯定死掉不少,這精神損失多少得表示表示。”

“是。”四眼金庫點點頭。

“因為摔倒了,阿飛怎麽說也受了點傷,這湯藥費怎麽也得算進去。”

“是。”四眼金庫再次點頭。

“因為摔得很重,”光頭莫指指那道被水衝到現在僅僅隱約可見的長長痕跡:“很有可能留下隱患或者後遺症,到底嚴重道什麽程度現在很難估計,這個賠償更是少不了的。”

“是。”

四眼金庫額頭開始冒汗,聲音也低了許多。而阿飛則是完全明白了光頭莫的意圖,臉上雖然還是一副痛楚樣,眼睛卻開始放光。圍觀的犯人更是清楚四眼金庫已經跳進了個越來越深的陷阱裏。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