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七章 形勢 (上)

接下來的時間,他們除了中午下樓吃飯外,就是一直躺在床上睡覺。哦……間中他們上了一次廁所,又一次感受到了蹲著一瀉千裏的暢快——那感覺讓兩人對禁閉室再次詛咒不已。

下午醒來時太陽也差不多下山了。他們全身的酸痛疲累也恢複了七七八八,白向雲的雙手、李刀的傷口也大為好轉。

白向雲因為被吊籃球架暴曬一整天而產生的全身脫皮換膚也已經完成,在他忍著心髒為之緊縮的感覺撕下大腿上最後一塊巴掌大的皮、洗了一次澡,再全身上下揉搓了一遍後,整個人又變得儒雅英俊起來。要不是禁閉幾天瘦了好幾圈,加上個光頭實在是不倫不類的話,就算他穿著囚衣也讓人無法相信他是個犯人。

郭老大他們回來了,白向雲又屁顛屁顛的到門口去迎接,用他那消腫了不少,顏色也已經轉為紫紅的大手一邊遞煙一邊拍著他們的肩膀背說:“大家辛苦了,大家辛苦了。”

同時他還不忘回頭衝著李刀大喊:“小刀,快給老大們斟水解渴。”

眾人對他和三天前的態度轉變的幅度之大不由感到驚訝和疑惑,同時也有些鄙夷,更多的人是不敢相信自己雙眼雙耳的議論紛紛。

白向雲對此視若無睹,還是“熱情”的湊在郭老大他們身邊東家長西家短的無話找話,還不時的扯著道友成說“你說是吧”這種毫無營養卻又能讓對方感覺到受到尊重從而飄飄然的話。

“對了,你早上說的事情辦得怎麽樣了?”喝夠水抽夠煙歇夠身子後,郭老大倚著床柱對一直站在麵前的白向雲和李刀說:“這一眾兄弟都在這裏呆了不短時間了,每天青菜白飯的,嘴巴早淡出鳥來了,都等著吃頓好的補充點營養呢。”

“補你們個媽的營養……”白向雲心中暗罵著,臉上卻堆起如花般的笑容說:“托大家之福,一切順利。加上原來在看守所時轉過來的那一點點剩餘,基本沒什麽問題了。”

“對。”李刀也在一邊說:“隻是這裏不能喝酒,不然得和大家不醉無歸,以表示我們對大家的歉意。嗬嗬……”

白向雲也滿臉遺憾的附和了兩句,然後轉向道友成:“成哥,今晚吃過飯後我就叫總務處把錢轉到你的帳戶上,你看……”

道友成那會不明白他的意思,抽著鼻子很幹脆的說:“好!夠爽快。就衝你說一不二這一點,以前的不愉快就此揭過,以後我們就是兄弟。”

“謝謝成哥和大家的大量包涵。以後還得大家多多照顧,我們有什麽不對的地方,或者有什麽能幫到大家的地方盡管說。”白向雲嘿嘿笑著,滿臉的鬆了一口氣的歡喜表情。

“老實做人,好好的服從監獄管理,努力改造。一切OK。”郭老大站起來拍拍他肩膀,悠悠然的出了門口。那天在地裏和他一起吃飯的那幾個人也跟了出去,卻沒有道友成的份。

“來來來,成哥,我們抽煙。”白向雲將道友成拉向他的床鋪,再叫了幾個比較臉熟的人,一起海天闊地的侃起來。話題當然離不開女人、江湖,當然還有這個監區的事情。

吃飯的時候白向雲和郭老大他們坐了一桌,遠遠近近坐的盡是白向雲這幾天看到和郭老大關係比較親密的人。或許他們真的是難得一次集體大吃吧,一個個都情緒高漲的吆五喝六,狂放不羈。而食堂內的看守幹警們對此並沒有過多理會。

桌子上擺滿了食堂特別供應的小菜,說不上精細,但也色香俱全,讓嘴裏真正的淡出鳥來的白向雲和李刀饞誕欲滴,和郭老大他們客氣幾句後就狂吃起來。

郭老大旁邊坐的是阿中,也就是那天來試探白向雲兩人的隔壁二隊一室的老大,更是二隊的副領隊。

最近的一桌坐著的是一個滿臉橫肉,滿臉凶狠樣的光頭——油光滑亮到連發根也沒有的真正光頭。他姓莫,人如其名,就叫光頭莫;他旁邊是個塌鼻大眼醜漢,和光頭莫一樣被人根據他個人“特點”稱之為大眼;兩人對麵是山雞和大拽八。

山雞麵目瘦削,樣子頗為英俊。他不大說話,轉顧間目光冷厲,看來不但狠辣,還是個頭腦不錯的家夥。

對比起來大拽八就浮躁多了,不但嘴巴三句話不離三字經的說個不停,兩隻眼睛也一副天下老子第一的拽樣四處亂飛,一看就知道是個隻會惹事的主。聽郭老大介紹,大拽八是阿中的副手,和同桌的其他三人一樣,加上老梁,都是二隊的“積委會”成員。

“和道友成一樣,他們隻是你手中的槍吧。”白向雲看著大拽八那目中無人的樣子,心中暗想。

郭老大和阿中吃得很斯文,抽幾口煙才夾起一點菜細嚼慢咽,飯也吃得不多,倒是喝了兩碗魚頭湯。但他們對白向雲兩人的狼狽吃相並沒什麽異樣,在吞雲吐霧時反而饒有興趣的看著。

“喲~~好豐盛的晚餐啊,郭老大你發財了?”

隨著這不冷不熱的聲音響起,一個膀大腰圓,渾身黝黑,眼睛有點斜視的大漢夾著煙抱著手來到桌子旁,而他那斜斜的目光卻在白向雲兩人身上掃來掃去。

“在山豬老大你的麵前,那有我郭某人稱大的份呢。”郭老大哈哈笑著彈了彈煙灰,又說:“這頓是白兄弟和李兄弟慷慨我們二隊這些營養不良的苦命人的,我郭某人窮鬼一個,那有錢請啊?!不然二隊的人也不會人人麵有菜色了。”

“郭老大真會說笑,”這被郭老大稱之為山豬的大漢還是沒有看他,聲音卻提高了八度:“誰不知道二隊月月超額完成生產任務,怎麽會沒錢呢?該不是郭老大你……嗬嗬……難怪他們麵有菜色。”

“哈哈……”另一個角落的的數十人哄笑起來,還有人吹起了口哨大叫著說:“二隊的兄弟,早說你們沒菜吃啊,我們一隊常有吃剩的。”

大拽八騰的站起來:“山豬你什麽意思?誰不知道郭老大為人公平,為弟兄們著想。”

“這裏什麽時候輪到個小嘍囉說話了?!”山豬終於轉向郭老大,笑得連眼睛也眯了起來。

白向雲不由暗呼厲害,這山豬看來粗豪,卻每一句話都能捏中別人的痛處,讓人下不了台。看了看周圍的幹警,都一副沒事人般搖著警棍叼著煙,見怪不怪的樣子。

郭老大臉色數變,突然又平靜下來,笑吟吟的說:“我們二隊在監獄的有力管理下,都是和睦相處團結友愛積極改造的好兄弟,可沒什麽老大嘍囉之分,幫忙說句話,更說明了我們的關係親密呢。倒是山豬你……說話句句帶刺,就像小八說的,到底是什麽意思呢?不會是想破壞監區中的團結吧?”

白向雲和李刀對望一眼,都暗暗點頭,這郭老大還真的有兩把刷子,這幾句話連消帶打,不但轉移了山豬的話題,還拉攏了人心,更害了山豬一把。

山豬窒一窒,幹笑兩聲:“怎麽會呢。嗬嗬……郭老大團結人的手段不錯,給人扣帽子的本事也不小……哈,我也隻是關心二隊的兄弟而已,就像郭老大你說的,我們身為領隊,更要團結大家是不?!”

“這樣就好。”郭老大吐了口煙,轉向大拽八喝道:“小子,好好向山豬老大學著點,別老是將人家的良心當狗肺了。”

“是,郭老大。”大拽八響應如斯,向山豬抱了抱拳:“山豬哥,不好意思。小八我人笨,什麽都不懂,誤會了你,對不起哈。”

山豬麵色一變,連說了三聲好,又以無比關心的語氣說:“大家慢點吃,可別噎到了。”

然後他再轉向白向雲和李刀:“兩位就是這幾天的風雲人物吧,嗬嗬……能得到郭老大這樣和人團結對人友愛的領隊帶領,可真是你們的福氣。哈哈……”

“謝謝關心,不勞掛懷。”白向雲不鹹不淡的說了幾個字,又舉起筷子吃夾起菜來。

“對啊。”郭老大也說:“山豬老大你還是早點吃飯吧,不然等會什麽都沒有了,餓死了兄弟可幫不上你,一隊可不能沒有你呢。”

“餓死?”山豬一擺手臂,彈了彈上麵墳起的結實肌肉:“謝謝關心。”

說完他就向剛剛喧嘩聲援他的那群人走去。

“吃飯。”郭老大對身邊自山豬來到就一直麵寒如水沒有說話的阿中說。

“哪天我要一次讓他永遠不能翻身。”

阿中握著筷子用力一插,將菜盤裏的雞腿插了個對穿,然後食指和無名指穿進兩根筷子中猛地一叉,就將雞腿扯了個稀爛。

“會的。”郭老大將煙蒂狠狠的在菜盤裏擠熄,然後轉向一邊看著他們的大拽八他們喝道:“吃飯。”

白向雲沒有說話,放下筷子,低頭捧起湯默默的喝著。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