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六章 披著羊皮的狼 (下)

廖警司滿意的點了點頭:“回去再寫個深刻的檢討,明天交來。”

然後他又轉向操場上的數百犯人說:“大家要引以為戒,不要犯同樣的錯誤,不然將加倍處罰。我在這裏重申一遍,監獄是抑製和打擊犯罪的國家機關,也是改造你們重新向善再次做人的地方,不允許任何犯罪行為的再次發生,為了能讓大家好好改造,早日獲得自由,我們更會打擊一切牢頭獄霸……”

不知道誰帶頭鼓起掌來,整個監區頓時一片熱烈的掌聲,在晨曦中傳出老遠。

白向雲和李刀一邊“鼓掌”一邊長長的吸著氣,壓抑著心中狂噴的屈辱、憤怒、還有嘲弄。

散隊回到監倉,兩人又對整個監倉的犯人再次上演了一次檢討道歉,並再次承諾對大家的損失進行賠償。

最後,白向雲走到郭老大麵前說:“郭老大,一切都是我們的不對,給您帶來麻煩,真是不好意思。經過這次教訓,以後我們會懂得好好做人的。”

郭老大嗬嗬笑起來:“知錯能改是漢子,改過還是好同誌嘛。大家都是一條船上的人,以後什麽事情好好商量就是了。”

“對啊。”他身邊的人也叫起來:“我們都是犯人,就應該團結友愛,有福同享,有話好說。”

“是是……”白向雲一邊應諾著,又掏出煙來到處分發,大家倒是不客氣的接過了。氣氛一時間融洽起來。

“郭老大,”見時機成熟,白向雲又湊到郭老大麵前:“你也知道禁閉室那惡劣的環境,我們倆這三天的日子過得可真是苦不堪言,骨頭都快要散了。你看……我們能不能請一兩天病假。”

說到最後一句時,白向雲再次將聲音放低放軟。

“這怎麽行,”郭老大打起官腔來:“監區的生產和勞動都是有計劃的,少一個人就會把進度拖慢,完成不了生產任務大家都沒好日子過呢。我可負不起這個責任。”

“是是,郭老大你說的是,這些我們也知道。可是……”白向雲將又腫又紫的雙手擺到他眼前,可憐兮兮的說:“你看我的雙手,這樣子根本連工具都拿不了,怎麽勞動呢?!加上我們的身體目前根本受不了這太陽,還不如好好養傷,這樣才能早日參加勞動。”

“再說……”白向雲將頭向他湊近了些,壓低聲音說:“我們也要點時間和家裏人商量,叫他們把賠償金匯來。要不然連今晚請大家的賠禮飯都請不起啊。”

郭老大不由一呆,左右看了一眼,見眾人都是一副“理應如此”的臉色,終於說:“好吧,看你們的身體也參加不了勞動,還會給大家帶來麻煩……那就休息一天好了。最多我幫你們在幹警麵前多擔待些。”

“謝謝老大。”白向雲笑了起來:“以後我們會好好謝謝你的。”

郭老大擺了擺手,丟下煙頭洗漱去了。

“兄弟,在這裏隻要懂得做人,誰的日子都能過得很滋潤。”

一直坐在郭老大身邊的一個犯人跟著站起來,拍了拍白向雲肩膀意味深長的說。

“是是……”白向雲又是點頭哈腰連聲應諾。

一邊的李刀見他有如哈巴狗的樣子,雖然明知到他是裝的,卻還是心酸不已。在看守所時,白向雲可是老大中的老大呢。

“狼披上羊皮還是狼,虎落到平陽也還是虎。”

在眾犯人散開後,一眼就看穿了李刀在想什麽的白向雲低聲如是說。

李刀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麽。出來混的都知道,一切策略、手段、方法都是隻是過程而已,重要的是目的和結果。

何況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吃早飯的時候兩人終於能夠坐下來好好享用。看著碗裏的稀飯,盤子裏的饅頭,兩人竟然有種感動的感覺,完全無視食堂內不時射來的異樣目光。

“感謝主恩賜給我們食物。”李刀誇張的在胸口劃了個十字。

“三天的禁閉帶給了我們太多的改變。”白向雲低聲感慨的說:“如果之前我能好好想想高凡再三叮囑的話,或許我們不會有現在的感動。”

“是啊。”李刀輕輕的轉著手中的饅頭:“我們什麽時候把饅頭當作過是食物了?!現在卻覺得它是如此的可愛。人生啊……值得珍惜的東西真的太多了,可是大部分我們都還沒發現。”

“兄弟,很多事情我們都想做卻無法做到,”白向雲想起商海中的波雲詭譎,心有所感的歎了口氣:“我們能做好自己,爭取自己應得的,好好的珍惜所有就行了。”

“一時感謂而已。”李刀輕笑起來:“我不會心軟的。”

“我也不會。”白向雲聳了聳肩:“弱肉強食本來就是自然法則,也是人性的必然。想活得好,就必須做強者。”

正在這時,有人走過來搭台,李刀閉上張開了一半的嘴巴,一點一點的啃起饅頭來。

吃過早飯後,兩人到值班事務犯處備了傷病假檔案(這是監獄裏為了預防萬一而必須履行的程序手續),然後目送數百犯人列隊浩浩蕩蕩的開出監區去勞作,心中終於有了點解放的放鬆感。

到監區總務處查詢了下,兩人滿心歡喜的發現,不但在看守所時候的結餘款轉了過來,白雁雲和李刀外麵的兄弟的匯款也到了,兩人的“戶頭”裏的錢總計不少於三萬塊。

而且李刀的兄弟還留言,隻要有需要,不論多少,立馬專人送錢過來。

“看來你的兄弟們混得不錯。”白向雲看了看留言,笑著說。

“還不是因為你的計劃。”李刀哈哈笑起來,讓鐵窗裏正在工作的幹警為之側目。

“錢有了,事情好辦了。”走出總務處,白向雲從樓間空隙看向遠處一望無際的田野,悠悠的說。

兩人買了些藥,又買了水桶和日用品,這才晃晃悠悠的回監倉,你幫我我幫你的以跌打消腫止痛藥酒擦遍全身每一處不舒服的地方。

除了兩人發出的聲音外,監倉很寂靜,一切物品也都擺放得很整齊,讓人看起來賞心悅目。如果不是汗臭味重了些刺激著兩人剛剛恢複嗅覺的鼻子,相信這樣難得的時光會更使他們覺得愉快。

白向雲兩手相互輕輕的按摩活動著,雙眼一邊在監倉內駿巡,當他看到道友成床底下那個原來屬於自己的桶時,眼中又慢慢的燃起怒火:“這小子也太囂張了吧?!竟然還敢把我的桶放在床底,還有臉皮每天使用。操!!!”

李刀停下在他肩胛揉捏的手:“或許他們隻是想激怒我們而已。”

白向雲點點頭:“既然他們一開始就看上了我,當初就算我們忍下來,他們也會想別的辦法算計我們。”

“嗯,”深明江湖手段的李刀點頭讚同:“如果我們忍辱負重接受他們的敲詐,以後他們還會繼續伸手的,而且……這個無底洞要比外麵的更大更深。”

白向雲轉過身來看著他說:“現在會有什麽區別麽?我們一樣被敲詐,被當著幾百人的麵羞辱。我之所以也忍了,隻是想把一切穩定下來,慢慢反擊而已。”

“好漢不打笑臉人。”李刀笑了笑:“就算他們還不滿足,以後也隻能做得更加隱晦,更有分寸。別忘了,在這裏……大家都是出來混的。”

白向雲一呆,突然豁然開朗,哈哈大笑起來:“對!我怎麽就想不起來呢。兄弟,還是你行。”

“我是真正出來混的人。”李刀聳聳肩說。

“那我們今晚就把錢給他們。”白向雲沉吟了一會,又說:“以後我們就當這事情沒發生過,象在看守所一樣瘋狂花錢,嘿嘿……我想用不了一個月,我們又能把這些錢賺回來了。”

“你究竟又有了什麽鬼主意?”李刀想起他在禁閉室時說過的話,好奇的問道。

“以後再說,事情還得一步一步的來。”白向雲故作神秘,跟著臉色又轉為陰狠:“跟我玩手段,哼……我看最後誰玩誰。”

李刀看著他冷狠的目光,想起在看守所時他那完美的賺錢策劃,臉上情不自禁的浮起一絲微笑。

道友成他們是不值得他去擔心的。

“雲哥,跟你在一起坐牢也不覺得寂寞無聊,不知道要是在外麵的話,和你在一起又是怎麽一番景象。”

最後李刀哈哈笑著一臉憧憬的說。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