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四章 詭謀 (下)

李刀哈哈笑起來:“好。雲哥,就照你說的做。哈,你真是天才。”

“我媽媽說,做人要低調。”白向雲也有如公鵝般嘎嘎啞笑著:“他們是老大,以後出頭指揮的事情當然由他去做,好處卻少不了我們這些跟屁蟲的份,你說是不?!”

聽到他的話,李刀的笑聲轉為嘿嘿陰笑。他當然明白白向雲沒說出來的話:一旦有什麽三長兩短,責任就讓郭老大他們去背。

又商量了些細節和須要相互配合的地方後,兩人又靜下來專注於自身的恢複。用白向雲在軍隊中常聽常說的話來說:身體是革命的本錢。

在逐漸沉靜的冥想中,兩人慢慢的睡了過去。睡得很熟、很沉,比昨晚累到受不了而睡著滿足多了。

他們交叉的十指並未放開,若有若無的意念還在經脈中穿行,調動著盡量多的能量和潛力一點點緩慢的修複著他們疲累的身體和傷口。

柵欄鐵門的響聲將白向雲從沉睡中喚醒過來,聽腳步聲知道又是事務犯送早餐來了。

感覺下身體,除了因為長時間的站立而雙腳酸痛全身虛軟外,並沒其他不妥當的地方,手腕和肩胛的疼痛也輕了點,不知什麽時候自然下垂的雙臂可能是因為一晚活動過少而有點酸漲,兩個手掌的情況卻有所好轉,不但沒那麽疼痛,也消了點腫。雙眼有些酸澀,而鼻子也聞不到什麽臭氣了——不知道是被熏到嗅覺失靈還是完全習慣了的原因,反正他知道這裏的臭氣決不會就這樣消失就是。

總體來說整個身體狀況是比昨天差了那麽一點點,但比起事務犯昨天的估計卻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老哥,你終於來了。”白向雲將聲音刻意的放得虛弱無力的樣子:“這一晚可真難過。”

“再忍一忍吧。”事務犯的聲音中有點同情:“明天下午你們就能出來了。”

“老兄……那還要兩天一夜啊……我們真的要死了。”那邊的李刀也哀嚎起來,那聲調讓人情不自禁的想象他現在肯定是一副聲淚俱下的慘狀:“老哥,幫我們向廖警司求求情吧,讓我們早點出來。”

“對,老哥,幫我們向廖sir求求情吧,我們以後保證服從監獄管理,老老實實改造。”白向雲也附和“哀求”道。

“求情的事誰也幫不了你們。”事務犯打開小口子,一邊放稀飯和清水一邊說:“你們也不想想,這裏是什麽地方啊?這裏是監獄!我們是犯人,他們是警察。犯人向警察求情?他們不給臉色看就應該偷笑了。”

“唉……”白向雲達到了裝佯的目的,以一聲長歎結束了無謂的廢話。

“老哥,那就多給幾根煙吧。”李刀話頭一轉,懇求道:“我的傷口都惡化了,監獄不給藥,你讓我用煙灰麻木多一會自己也好啊,傷口也能快點愈合。”

事務犯沉默了一下,好像在猶豫,過了一會才說:“好。但明天出去後你們可不能說我給過你們東西。”

“老哥,我們感激你還來不及,怎麽會害你呢。”李刀“虛弱”的聲音充滿誠懇。

最後,事務犯給兩人各半包他自己抽的劣質煙和十來根火柴,並且再三叮囑不要玩火。然後在兩人不絕的感激聲中歎息了一聲後出去了。

為了預防萬一,兩人不敢過於得意這次小小的勝利,有滋有味的抽起煙來。

他們都兩天沒刷牙了,嘴巴很不好受,巴不得有點東西來麻木或者刺激一下。

至於李刀的傷口,早在昨晚就開始結疤好轉了,現在他隻要小心不碰到牆就行。可能是因為這裏過於陰涼吧,白向雲的皮膚脫落情況並不是很明顯,但全身猶如萬蟻爬行的感覺讓他忍得很辛苦。

抽完煙,兩人以清水漱了漱口,就一邊哼著小曲活動著身體,一邊嗒嗒有聲的吃著稀飯,還對屈指可數的幾粒醃蘿卜的味道讚不絕口。

所有的事情都想通了關節,他們對自己被陷害冤屈的事實都心中有數了。雖然內心氣憤難平,但形勢比人強,打落牙齒也得往肚子裏吞了。

“笑到最後才能笑得最好。”白向雲對李刀說:“我們的時間都長著呢。”

李刀哈哈笑起來:“對。沒些插曲,沒個對手,生活豈不是太單調了。”

“你倒是比我還阿Q。”白向雲笑罵起來。

心情開朗起來後,漆黑中的時光速度流逝得快了許多。冥想、打屁、睡覺、吃飯……不知不覺,三天的禁閉期限到了。

“哐啷”,鐵門打開,兩人沒有立刻歡欣鼓舞迫不及待的衝出去,而是一邊虛弱的應付著開門事務犯的話,一邊慢慢的讓雙眼適應隨著鐵門打開而逐漸增強光線。

事務犯在叫他們動作快點後就跑了出去,想來是實在受不了隨著鐵門打開、狂噴而出的兩人“積累”了三天的糞便和體臭的混合味道。

兩人的虛弱可不是裝的,任誰被這樣關了三天,也難有海鮮的生猛。雖然冥想幫了他們許多,但在昨天和今天,隨著身體進一步得不到很好的飲食、調理和休息,自我恢複的效果大打折扣,現在他們不立刻軟到趴在甬道裏已經算是奇跡了。

他們在門**進微弱的等光中相互打量著對方:頭發蓬亂,胡子拉碴,兩眼深陷,臉色蒼白,肮髒不堪的囚衣包裹的身體更是小了一大圈。

相對苦笑一下,他們扶著牆壁慢慢挪出了禁閉室,深深的吸了口有了點流通跡象的空氣,雖然還是惡臭黴爛,但總比緊閉室裏的好得多。

“快點出來。”

柵欄鐵門外的兩個武警喝道。

兩人不約而同鄙夷的看了他們一眼,都知道他們怕被禁閉室的臭氣熏到了,才讓個事務犯來開門而已。

費了好大的勁,兩人才挪出甬道,來到柵欄鐵門口,武警捏著鼻子用高亮的手電筒對他們照了照,關上了鐵柵門,然後對一邊的事務犯說:“如果須要,你可以幫他們一下。”

說完就忙不迭的走了。

白向雲兩人心中一鬆,挨著牆滑到了地上,對捏著鼻子躲得遠遠的事務犯說擺了擺手,軟軟的說:“謝謝了。我們歇一會就能自己回去。”

剛才聽聲音,白向雲知道眼前這事務犯並不是這三天給他們送飯的那個,也就沒什麽值得感激和交談的,再說,就算他和李刀想,別人還不願意呢。在監獄這鳥地方想找樂善好施的活雷鋒?那是在做白日夢。

果然那事務犯巴不得他們這樣說,點了點頭連嗯也不嗯一下就溜了。

兩人當然也不會放在心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清新的空氣,一副要將這三天的缺失補回來的樣子。

最後,兩人幹脆躺在地上,在昏黃的燈光下靜靜的看著夜空。雖然在監區宿舍的範圍內,在規定的時間裏犯人們都可以自由活動,但這陰森而且氣味非常不好的緊閉室前麵是沒人願意來溜達的。

“雲哥,你見過比現在更美的夜空麽?”

好一會後李刀輕輕的說。

“沒有。不過我知道怎麽能見到,你想麽?”白向雲的聲音中有些捉夾的意味。

“怎麽見?”李刀奇道。

“你進去再多呆兩天就行了。”白向雲以很難讓人聽出是笑的聲音哈哈笑起來,隻不過笑了兩聲就沒力氣繼續下去了。

“靠……這樣的好事情還是老大你帶頭吧。”李刀笑罵起來。

“兄弟,你的傷口怎麽樣了?”

又一陣後白向雲有點低沉的問道。

李刀聽出了他聲音中的內疚,不在乎的說:“沒事。還有……既然真當我兄弟了,就不要再用這樣的語氣和我說話。”

白向雲沉默了好一會,輕輕的說:“謝謝。”

“雲哥,你是在謝禁閉室吧?!”李刀笑了起來。

“都謝。”

白向雲也笑了,笑聲中有酸澀也有歡喜。

兩人不再說話,不約而同的各伸出一隻手握到了一起。

一切盡在不言中。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