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三章 詭謀 (上)

一直處身黑暗中,白向雲現在已經習慣不去想時光的流逝了,又鬆了鬆全身關節,平靜一下心情,再次十指交叉靜了下來。

黑暗依舊,死寂依舊,惡臭依舊,身處其中的兩人卻有了很大的改變——至少在心態上是如此。

在氣血一點點轉為流暢,疼痛慢慢的減輕,麻木逐漸被忘卻時,兩人完全被自己體內的狀況所吸引,以至於完全沉浸其中,最後竟然就這樣進入了夢鄉。

“咿呀~~”

外麵柵欄鐵門打開的輕響將兩人驚醒過來,不用說也知道是事務犯送晚餐來了。隻是兩人有點奇怪,開門時門柱與柱套摩擦的聲音並不大,怎麽就能將自己驚醒過來呢?今天早上他們還要事務犯拍門叫醒呢。

動了動手腳,兩人發覺和早上相比,多呆了十多個小時的狀況並不比早上壞多少,在頭腦方麵反而更清醒靈活。

“看來這就是冥想的功勞了。”兩人同時在心裏想道。

受了中午的教訓,兩人也不再浪費口舌求事務犯這樣那樣了,用腳接過他照慣例遞進的煙,多謝一聲就靜默下來,深深的呼吸著煙,想用焦油氣味來衝淡並沒逃逸多少出去的惡臭。

事務犯有點奇怪,但他對呆在這裏和兩人拉家常的同時又要呼吸臭氣的事情顯然並沒什麽興趣,好心的對兩人說了聲“多吃點”後就走了。

三下兩下拉完他們平時不屑一顧的劣質煙,白向雲又慢慢的活動著四肢腰骨五官,以至於臉皮。而李刀也不用煙灰灑傷口以求盡快愈合了,有了“冥想”這種能讓身體好轉恢複的法寶,他對這雖然速效卻會讓傷口留下醜惡疤痕的方法已經失去了興趣。

“雲哥,如果我們能讓身體保持現在這樣不再惡化,那我們也應該會是這監獄有史以來呆‘小黑屋’三天,身體和精神狀況最好的人。”

李刀的語氣無奈中有點笑意,甚至有點自得。

“應該可以,”白向雲說:“雖然我現在看不清楚傷得最重的雙手的情況,但感覺到氣血已經能到達每一根手指,疼痛也輕了很多。”

頓了頓他又說:“你沒發覺我們雙腳的麻木與腫脹情況要比早上還要好些麽?”

“感覺到了。”李刀笑了起來:“所以我有這樣的感慨啊。”

“吃飯吧。”白向雲以命令的語氣說:“多補充點體力,或許我們能恢複得更好。”

“是,雲哥。”李刀興奮的響應如斯。

這一頓他們雖然不能說吃得香,但至少有了吃的心情,幾乎將事務犯送來的飯菜都吞進了肚子,然後“心滿意足”的以水當茶,不時輕輕的活動著身體侃大山。

大小便依然是不能移動分毫的進行,甚至連清潔工作也不做——也沒東西來做。但兩人總覺得排起來酣暢了許多,味道好像也沒那麽難聞了。

相互嘲笑苦中作樂了一會後,兩人又靜下來專注於自身的恢複。

有了前次效果顯著的鼓舞,他們很快就進入狀態,忘記了環境惡劣,忘記了惡臭纏身,忘記了全身苦楚,全身心的沉浸在死寂中的平和裏,一點點的體味著身體的每一點一滴變化。

這時他們才第一次覺得,這個身體是屬於自己的,自己就是這個身體。

他們心底深處都有一種渴望和預感,當有一天這些變化都能隨自己如意時,自己就能超越現在,真正的主宰自己的人生、掌控自己的命運。

夜漸深,又一次更加清晰更加長久的體味了血液循環和麻癢酸痛後,兩人的身體和精神又好轉不少,一時間竟然沒有睡意。

“雲哥?!”李刀湊近縫隙試探的輕輕叫了聲。

“兄弟,你也‘醒’過來了啊。”白向雲嗬嗬笑著回答,然後又呸了一口:“他媽的臭死了。”

“你聞過香的屎尿嗎?”李刀哈了半聲就嘎然而止,想來他那邊也好不到那去。

“一身膩膩的,又酸又臭更難受。靠……他媽的禁閉,總算見識了。”白向雲憤憤然嘶啞的說。

李刀哀歎起來:“我寧願一輩子也不長這狗屁見識。”

“變態才會想見識。”白向雲說完靜了一會,接著有點疑惑的說:“李刀,廖警司應該比誰都更清楚監獄裏大欺小老欺嫩的情況吧,‘新人’被偷東西應該是很正常的事情,至少聽老梁的語氣是這樣。”

“我是覺得有點不對頭,可是我們真的拿不出有力的證明啊。”

“這裏人都有各自的東西,沒誰會把自己的大號鑿在自己每一樣東西上吧?這點他們不可能不知道。就算真的不清楚,以我們‘新人’的身份來說,也不可能在這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冤屈‘老人’,這點就算白癡也明白。”

“對。他們身為監獄管理人員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管理的地方這些最基本的情況。我們的事情沒理由這樣草草下定論,這對任何一個‘新人‘來說都不公平。”李刀也醒悟過來。

“而且郭老大早上的時候不見人影還說得過去,晚上發生事情的時候他也一直消失,無論是對於剛勞動回來的犯人,還是對於他身為監倉老大的身份來說,這也太不合理了。更加蹊蹺的是,幹警們一到,他跟著就出現了。可是當時他說他就在隔壁監倉。嘿嘿……隔壁,好遠的隔壁,這麽大的動靜也聽不到。”

“所以……”白向雲又說:“除非廖警司是白癡,郭老大是聾子,不然我們之所以會淪落到現在這地步,隻能說明這其中必有不可告人的地方。”

“雲哥,你的意思是說……”

“他們是一夥的!”白向雲斷然說。

“可是目的呢?這樣陷害我們好像對他們並沒什麽好處。”李刀有點猶疑的說。

“目的?!”

白向雲靜下來,腦海浮現起廖警司的冷狠殘酷,郭老大的高深莫測,道友成的有恃無恐……最後,他腦中慢慢的響起和回蕩著道友成的兩句話“五千塊,桶給你。”“現在小爺我加價了,一萬塊。”

跟著他又突然想起前天勞動回來第一次去飯堂的時候,郭老大遲了好一會才進來吃飯。而之前他們是前後腳下樓的,自己和李刀進食堂,郭老大和兩外兩人好像是向辦公樓走去。而阿中和自己兩人東扯西扯問了不少東西,在郭老大進來後就立馬轉台了。

回憶起當時和阿中的談話,很像是探消息套口風的。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自己和李刀從進入郭老大視線開始,就一步步走進了他們的陷阱。

白向雲想起第一眼看到郭老大時的感覺:這人並不像他表麵那樣粗豪。

幾年的商海搏殺證明他的感覺一向很準,他也一直很自信這點。

“李刀,我們中計了。”

白向雲咆哮起來。

“雲哥,怎麽說?”

李刀的聲音沉下來,心中慢慢燃起火焰。現在他也覺得事情絕不像表麵看來那樣簡單了。

身為黑社會老大,現在卻被別人黑到頭上來了。可說是終年打雁,反被雁啄了眼,怎不叫他氣憤難平。

白向雲一點點的說出自己的所見和推測,最後說:“他們隻是想給個下馬威讓我們屈服而已,隻是我們沒那麽軟弱,以至造成現在這情況。不過……我相信他們還會有後著的。”

“媽的道友成,如果是在外麵,我早讓你死無全屍了。”

李刀一拳轟在鐵門上,又發出巨大的轟鳴。

“不,道友成隻是個被利用的工具而已。如果我們吞下這口氣認命讓他們敲詐,最終得益的將是廖警司和郭老大。”

“雲哥,你是說他們隻是想要錢而已?”

“這個世界上,特別是在這種地方,還能有比錢更讓人不擇手段的嗎?”

黑暗中的李刀點點頭:“雲哥,你剛剛說他們應該還有後著,估計到應該是什麽手段方法了麽?我們又應該怎麽做?”

白向雲沉默下來,好久才低沉的說:“兄弟,現在我們鬥不過他們的。”

“難道我們就這樣讓他們騎在頭上每天拉屎拉尿麽?”

李刀吼起來,又一腳踢才鐵門上。

“忍。百忍成金。”白向雲咬牙切齒一字一句的說。

“成金?!”李刀有點醒悟:“雲哥,你是說……”

“對。隻要忍過這一關,我們同樣能從他們身上得益。而且……不會比在看守所得到的少。”

白向雲的聲音中充滿奸商的詭味。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