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1.浙西各地的淪陷與敵我隔錢塘江對峙的局麵

抗日戰爭時期,浙江的淪陷首先是從杭州灣開始的。

1937年7月,日本侵略者在華北發動了全麵侵華戰爭,為了實現在三個月內解決“中國事件”的野心,8月中旬,日軍將戰火擴大到中國最大的工商業城市和國際貿易港口上海。考慮到上海既是中國的經濟中心又是列強各國勢力最為集中之地,中國統帥部先後調動了近1/2以上的第一線兵力用於淞滬戰場,中國軍隊的激烈抵抗打破了日軍速戰速決的圖謀,因此日軍不得不準備在杭州灣地區登陸,以期造成對上海中國軍隊側背的威脅。

杭州灣地處浙江東北部及上海東南,錢塘江口外,戰略地位十分重要。日軍早在上海抗戰爆發前就已經出動飛機、艦艇開始對杭州灣一帶進行偵察,並在這一帶到處炮擊,以試探虛實。到1937年10月初,日軍雖在上海投入了20萬以上的兵力,仍未能改變雙方膠著的戰爭狀態,於是在10月20日,日軍決定由第十八師團、第六師團、第一一四師團編成第十軍,於10月底或11月初在杭州灣實施登陸作戰。

國民黨軍事當局在淞滬抗戰爆發初期,對日軍在杭州灣登陸的企圖本來是有所戒備的。早在8月20日,第三戰區設立了杭州灣北岸守備區和浙東守備區,分別由第八集團軍總司令張發奎和第十集團軍總司令劉建緒任指揮官。其中杭州灣北岸守備區主力置於嘉興、乍浦附近,準備應對登陸日軍的進攻。浙東守備區主力置於杭州、蕭山、寧波附近,除直接警戒浙東沿海外還負有援助北岸守備區抗敵的任務,但隨著上海抗戰的不斷擴大,第八集團軍大部分兵力調往浦東作戰,致使杭州灣兵力空虛。11月3日,國民黨軍隊在全公亭至柘林一線的守軍奉令換防,被日軍所偵察,因此,11月4日夜,日軍第十軍約2萬餘人在第四艦隊的護衛下,乘100多隻艦船進入杭州灣,5日淩晨,日軍趁大霧彌漫之際,在杭州灣北岸江浙交界的全公亭、金山衛等地實施登陸,從早晨至午時,日機也不斷向沿岸轟炸。中國軍隊的陣地大部分被毀,守軍傷亡慘重,又因指揮聯絡中斷,幾乎陷於混戰狀態。國民黨軍事當局下令浦東第六十二師主力及新到楓涇的第七十九師攻擊登陸之敵,還命令新到青浦的第六十七軍向鬆江推進,以資策應。各個部隊雖然遵令移動,無奈當時下雨道路泥濘,又有敵機不斷轟炸,行動十分遲緩,根本未能擋住日軍。

在日軍實施登陸的過程中,當地軍民進行了堅決的抵抗。金絲娘橋鄉公所海防哨發現日軍登陸後,該哨事務員朱希文等10多人在迷霧中進行抵抗,在作戰中全部犧牲。此外駐在白沙灣對麵街及在大營頭和全公亭海天寺附近的少量駐軍都浴血奮戰,直到絕大部分犧牲。駐防新倉的第六十二師補充連會同當地民眾組織武裝壯丁,進行抵抗,緝私營隊長陶小大率警士15人在新廟北半裏奮勇抗敵,警士14人陣亡,陶小大也殉職。5日晚,第七十九師到達平湖縣城後即在師長陳安寶率領下布防於廣陳等地,在此後的數十天裏,多次打退前來進犯的日軍。

日軍登陸後,一部向東北直驅上海,而主力向滬杭鐵路推進。11月8日,日軍攻陷鬆江,之後即沿鐵路進犯嘉善,第十集團軍司令劉建緒令當時駐守波的第一二八師開赴嘉善,阻擊進犯之敵,以粉碎日軍企圖切斷滬杭路南段、斷淞滬中國軍隊退路的陰謀。11月10日淩晨,第一二八師三八二旅抵達嘉善,第二天上午就與進犯日軍展開激戰,該部隊雖然使用的武器多為土槍械,但他們同仇敵愾,充分發揮了近距離戰和白刃戰的優勢,一直苦戰了5天,付出了2653名官兵傷亡的代價。11月11日,日軍竄犯西塘,11月14日,嘉善縣城淪陷,成為浙江省第一個淪陷的縣份。18日,平湖縣城也淪於敵手。戰前國民政府運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所建成的乍平嘉國防工事,在關鍵的時候卻由於保存工事圖表的人員與掌管掩體鑰匙的鄉保甲長早已逃避,致使部隊無法進入既設陣地,白白地耗費了民力和財力。

乍平嘉國防線被突破後,中國守軍退向海鹽、海寧、硤石至長安、石門、崇德、南潯之線,日軍順利地在19日占領了嘉興,20日,日軍進占桐鄉,同日,先前占據平望的日軍和嘉興日軍沿太湖南側進占南潯。

日軍進占南潯後欲進一步進犯吳興,以期切斷上海中國軍隊的退路,並為進攻南京掃清障礙。國民黨軍事當局也極為重視對吳興的防守,第三戰區為了守衛吳興,命第二十一集團軍第七軍的先頭部隊在吳興以東的升山市至大錢鎮占領陣地,命第二十三集團軍的5個師集結於廣德、泗安、安吉一帶地區,作為策應。21日,南潯日軍集結重兵攻擊升山市,第七軍的第一七?和第一七二師進行了激烈抵抗,但當日即失守,第一七?師副師長夏國璋壯烈犧牲,中國守軍退入吳興城。24日,迫於日軍壓力退向朱家巷一線,日軍進占吳興縣城。25日,長興亦淪陷。此後日軍一部向泗安、廣德、宣城、蕪湖西犯,主力由郎溪會攻南京。

1937年12月13日,日軍占領南京,隨後在南京製造了人類曆史上罕見的慘案――南京大屠殺,30萬同胞被慘殺。

日軍在占領南京後,為了擴大戰果,將目標指向杭州。守衛杭州的劉建緒部先退至杭州附近,繼則轉到錢江南岸陣地,故日軍在進攻杭州過程中,所遇到的抵抗相當有限。擔任進攻杭州任務的是日軍第十軍,此外原擔任上海警備任務的第一?一師團一部也調歸第十軍指揮。日軍分三路向杭州進逼,中路第一?一師團從吳興出發,沿京杭國道南下,12月21日,陷武康,22日陷德清。右翼第十八師團從廣德、泗安出發,一部於12月21日陷安吉,進占彭公,與中路之敵會合後,23日陷餘杭,24日陷富陽;另一部於24日陷孝豐。左翼是第一後備兵團,22日從嘉興出發,一部沿滬杭鐵路兩側向杭州推進,另一部於23日陷崇德。1937年12月24日晨,日軍冒雨分三路進入杭州市區,北路從武林門、錢塘門進入城區,東路從清泰門、望江門入市區,西路由鳳山門進入。至此,浙西1市17縣(杭州、嘉善、嘉興、海鹽、平湖、桐鄉、吳興、長興、武康、德清、海寧、餘杭、崇德、杭縣、富陽、臨安、孝豐、安吉)大部淪陷,這些淪陷的縣市有的被國民政府軍一度克複過,多數則被日本侵略者長期占領,直到抗日戰爭結束。

日軍自占領杭、嘉、湖以後,其前線西邊進占富陽、餘杭、武康、吳興、長興一帶,南邊的錢塘江成了一道重要的屏障,日軍在一段時間看起來大有隔江而守,不再向西、向南前進的姿態。其實日軍對杭州的占領僅僅是完成了京、滬、杭三角地區的第一期軍事計劃,而接下來的重要軍事目標則是沿長江直上,進攻當時中國抗戰的中心――武漢,所以日軍在占領杭州後的一段時間裏沒有再向南推進。浙江境內無論是浙贛鐵路線,還是浙南方麵均處於相對靜止的狀態。從而在浙江境內形成了敵我隔錢塘江對峙的局麵。國民黨軍事委員會根據敵強我弱的實際情況也作出了與敵隔江對峙的具體布置。1938年元旦,白崇禧代表蔣介石偕第三戰區司令長官顧祝同到金華,召集第十集團軍總司令劉建緒、第二集團軍總司令廖磊和浙江省政府主席黃紹?舉行會議,會商浙江前線軍事部署,決定錢塘江南岸由劉建緒負責、北部由廖磊部負責。第十集團軍一麵憑借錢塘江南岸天險,加固海防,固守錢塘江南岸,同時也主動出擊,將第六十二師、第六十三師、第一二九師等兵力配置於杭嘉湖及蕭紹地區開展遊擊活動,此外還成立了寧波、溫州兩個防守司令部,指揮第一二八師、獨立一七八旅及當地保安部隊、民眾自衛武裝,防止日軍在沿海突然登陸。這種敵我隔江對峙的狀態,一直延續到1940年春天。

敵我隔江對峙時期浙江境內發生的最大的一次戰役是東洲爭奪戰。抗日戰爭進入相持階段後,日軍在華中地區部署了11至12個師團的兵力,一方麵要確保其占領區,另一方麵在占領區的外圍,日軍也不斷地發動局部進攻,以打擊中國的軍事力量,摧毀中國人民的抗日意誌。1939年3月,日軍第一?一師團和第一?六師團等部為了控製長江下遊航道並截斷浙贛交通,作出了進犯南昌的準備,為了配合對南昌的進攻,日軍大本營命令在杭州的第二十二師團於現駐地附近發起進攻,造成國民黨軍隊的錯覺,以策應南昌作戰,在戰役上牽製第三戰區的國民黨軍隊,防止向南昌增援。在此方針下,日軍第二十二師團派出一個聯隊,從杭州西南不遠的周浦、關東沙、橫山嶴蠢動,企圖經東洲沙,向錢塘江南岸進攻;另派一部兵力在杭州灣巡邏,搜索第三戰區的軍用船隻。為了進一步造成日軍要向錢塘江以南地區發動大規模進攻的假象,日本華中派遣軍指揮所也於3月19日至23日由南京移至杭州。

東洲沙位於富陽縣城東郊,是富春江上一個大沙島,四麵臨水,麵積約20多平方公裏。自1937年12月24日日軍侵占富陽城後,這裏與日軍的駐地僅一水之隔,成為浙東軍民抗日的前沿陣地。1938年11月,浙江省國民抗敵自衛團第一支隊派部分兵力駐防東洲沙,他們常常出其不意地潛渡過江予敵以沉重打擊,擾得日軍日夜不安,因此“東洲的遊擊隊,是敵人所感覺最頭痛的東西,所以必欲除之而後安。”同時日軍也想利用這裏的有利的地形,以大沙島為跳板,伺機突破富春江天塹,進一步進攻浙東地區。

為了做好進犯東洲沙的準備,日軍首先修築了淩家橋至周家浦的公路,並調集了4000餘名日軍集結於淩家橋附近。1939年3月19日到20日,日軍先是連續炮擊東洲沙,3月21日拂曉,霧幕彌漫,駐杭州的日軍土橋一次師團一部約120餘人,在富春江北岸的周家浦一帶乘橡皮船在炮火的掩護下從東洲的浮沙、紫沙一帶強行登陸。守衛東洲沙的第一支隊官兵雖經奮力抵抗,但由於日軍施放毒氣,並增兵至500多人,守軍不得不撤退到富春江南岸,日軍占領了東洲沙中部的陸家浦。

陸家浦失守後,第一支隊立即予以反攻。他們組織了約100多人的隊伍從靈橋、裏山一帶渡過富春江,於當日夜晚占領了陸家浦前沿陣地。22日淩晨便從東、南、西三麵向陸家浦之敵發起突然襲擊。麵對第一支隊的迅猛攻擊,日軍手足無措,稍加反擊後便撤離陸家浦,退守浮沙。

日軍丟失陸家浦惱羞成怒。22日上午,日軍再次增加兵力至800多人,並在炮火的配合下向第一支隊發起瘋狂反撲,雙方激戰達8小時之久,自衛團官兵損失60餘人,第一支隊不得不再次撤出陣地,陸家浦二陷敵手。

第一次反攻由勝轉敗後,第一支隊馬上又進行了第二次反攻。22日深夜,他們在小沙、長沙兩處分別設下伏兵,將主力布置在裏山和茅庵,另外派出一部分繞道淩家橋以北地區襲擾日軍後方,待夜幕降臨後,小沙伏兵潛渡過江,進入周家浦以北地區,長沙伏兵經東洲西端直到大嶺腳,兩股部隊分別潛伏於日軍之左右。午夜時分,主力部隊強行渡江,向日軍發起反攻,左右兩翼也同時襲擊日軍,遂使日軍處於四麵受敵之處境。為防後路被斷,進犯東洲沙之日軍於23日倉皇逃向餘杭方向,第一支隊乘勝挺進,將殘餘日軍逐出東洲。23日下午,東洲沙再度光複。

東洲保衛戰曆時50多個小時,它是日軍占領杭州後發起的第一次大規模的進攻。在這次戰鬥中,第一支隊傷亡將士200餘名,但經過英勇戰鬥終於收複了東洲,粉碎了日軍“掃蕩東洲,強渡富春江”以配合對南昌進攻的圖謀,進一步穩固了敵我隔江對峙的局麵。

在抗戰初期敵我隔錢塘江對峙的局麵下,國民黨正規部隊紛紛它調,留下的少數部隊僅能擔任前哨防務,兵力極為單薄,擔任守衛錢江南岸的部隊是抗敵自衛團第五支隊,僅有一個團兵力。日軍於是決定乘國民政府軍戒備疏忽之際發起新的軍事行動,進一步入侵錢塘江南岸。1940年1月22日晨,日軍土橋一次師團千餘人趁漫天大雪偷渡錢塘江,在蕭山西北六百畝登陸,上午10時竄入蕭山縣城。

日軍占領蕭山後,中國軍隊也組織了小規模的反攻,1月25日,第六十三師一部與地方武裝配合,將主力布置於蕭山城外,派小分隊假裝成難民進入城區吸引日軍,將日軍誘至城外,然後發起猛攻,日軍不支,駐杭日軍立即向蕭山增援,中國軍隊才主動撤退。之後,日軍在白馬山及浦陽江兩岸左右迂回進擾,企圖襲擊諸暨,切斷國民黨軍隊後路。2月15日,杭州、蕭山之敵分三路進犯,一路在浦陽江口兩岸之下獅子山登陸,一路在浦陽江口東岸之孔家埠登陸。日軍在侵占了浦陽江兩岸後,其汽艇由江口侵入,直趨義橋鎮以南地區;還有一路日軍由蕭山城向湘湖南岸的大灣山登陸,並向義橋逼進。兩天內日軍左翼竄至義橋,右翼至龕山,中路進陷臨浦鎮。據守在浦陽江西岸及蕭山外圍的浙江國民抗敵自衛團總部第一支隊、第七十九師及第一九?師等部隊與竄擾之敵展開激戰,相繼收複了義橋、臨浦。駐富陽新關村的第一九二師也奉命增援,該師蔣鑫團進駐蕭山沈村,在何家橋、塘塢村、潘山、蔣家塢一線與日軍對峙,並以一部兵力據守琅嶺山製高點,迫使竄犯浦陽江西岸之敵退到塘塢村。2月27日,第一九二師在得到塘塢村村民沈佩蘭的敵情報告後(當時日軍將指揮所設在沈佩蘭家)立即派出一個團的兵力,三路迂回襲擊塘塢村,予敵以重挫。與此同時,竄至諸暨湄池的日軍在得悉後續部隊遭殲滅後當即折回蕭山,鞏固橋頭堡陣地。

日軍渡江入侵蕭山結束了敵我隔江對峙的局麵,使浙江的抗戰形勢發生了重大變化,此後日軍可以將蕭山作為進一步擴大侵略戰果的據點,牽製了浙東戰場眾多的中國兵力。
更多

編輯推薦

1中國股民、基民...
2拿起來就放不下...
3青少年不可不知...
4章澤
5周秦漢唐文明簡...
6從日記到作文
7西安古鎮
8共產國際和中國...
9曆史上最具影響...
10西安文物考古研...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西安文物考古研究上)

    作者:西安文物保護考古所  

    科普教育 【已完結】

    本書共收入論文41篇,分7個欄目,即考古學探索、文物研究、古史探微、遺址調查報告、地方史研究、文物保護修...

  • 中國古代皇家禮儀

    作者:孫福喜  

    科普教育 【已完結】

    本書內容包括尊君肅臣話朝儀;演軍用兵禮儀;尊長敬老禮儀;尊崇備至的皇親國戚禮儀;任官禮儀;交聘禮儀等...

  • 中國古代喪葬習俗

    作者:周蘇平  

    科普教育 【已完結】

    該書勾勒了古代喪葬習俗的主要內容,包括繁縟的喪儀、喪服與守孝、追悼亡靈的祭祀、等級鮮明的墓葬製度、形...

  • 建國以來劉誌丹研究文集

    作者:中共陝西省委黨史研究室  

    科普教育 【已完結】

    本書收錄對劉誌丹同誌的研究文章,包括《論劉誌丹對中國革命的重大貢獻》、《劉誌丹在創建西北革命根據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