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五節 愛情(2)

  趙果就笑一笑:參加抗日,人人有份。

  馬起義就搓著手說:那是,那是。

  兩個人邊說邊往前走,馬起義走得深一腳、淺一腳的。

  趙果問:馬團長,你找我到底要聊什麽啊?

  馬起義還真的沒有想好要聊什麽,自從遇見趙果,他就靈魂出竅,怎麽也忘不掉眼前這個姑娘了。他來這裏,就是想看一看趙果,他一天看不見她,心裏就空落落的。於是,他問道:你今年多大了?

  趙果認真地回答:報告首長,我二十了,再過兩個月就二十一了。

  馬起義就說:好,好哇。

  他不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和趙果的談話讓他感到艱難,比攻打一個陣地還要費力氣。沒說兩句話,他就口幹舌燥,頭上的汗都流下來了。他用袖子去擦汗,一邊擦一邊說:你看這天,熱死個人呐。

  趙果就笑,抿著嘴,低著頭。她覺得馬團長這個很有意思,也很可笑。

  馬起義又說:參加革命好啊,那你以後就要隨時隨地為革命作出犧牲。

  是,首長!趙果不笑了,一副嚴肅的表情。

  馬起義糾正道:你以後不要叫我首長,叫我馬起義同誌就行。我叫馬起義嘛,你看你這小鬼,怎麽老不記不住我的名字。我是秋收起義參加的革命,名字很好記的。

  趙果又笑,偷偷的。

  說完這些,馬起義無論如何也想不起該說什麽了,手足無措地立在那兒。

  趙果就不失時機地問:首長,不,馬起義同誌,還有事要談嗎?

  馬起義憋了半天,抓了抓頭,再也想不出什麽名目,就說:這次就這樣,下次再談。

  趙果如同出了籠的小鳥,匆匆地給他敬個禮,一邊“格格”笑著,跑遠了。

  馬起義望著趙果遠去的背影,在心裏說:這丫頭。

  當馬團長一步步接近趙果時,趙大刀什麽都明白了。此時,他在梁上遛著馬,想著馬團長卻在梁下和趙果風花雪月,他的心就難過得要死要活。他一遍遍在心裏說服著自己:那丫頭跟自己沒啥關係,不就是一路同行來的陝北嘛,再也沒別的了。可他越是這麽想,心裏就越不是個滋味,認識趙果後的一幕幕生動地又浮現在眼前,思來想去的結果,讓他愈發忘不下趙果了。他沒地方撒氣,就騎著馬在梁上跑來跑去。那段日子,細心一些的人就會看見這樣的場景――馬起義在梁下的空地上和趙果談心,一邊走一邊說著;有時兩個人就立在樹下,一個低著頭,一個仰著臉。梁上的趙大刀身背大刀,策馬揚鞭地在梁上奔跑。訓練有素的棗紅馬,經曆過大大小小數不清的戰鬥,它知道該怎樣去跑,但趙大刀還是嫌它慢,不停地用巴掌拍著馬的P股,棗紅馬在主人的命令下,揚蹄疾奔,一路的煙塵把人和馬都籠罩了。趙大刀一邊讓馬跑著,一邊說:狗日的,狗日的。他不知道自己是在詛咒著誰,直到馬團長大搖大擺地走過來。

  馬團長每次回來時的心情得很好的樣子,背著手,順手還揪下朵野花柳條什麽的,顯得很有情調。他滿臉潮紅,嘴角眼角向上翹著,走過來時還哼著一曲支離破碎的歌。

  趙大刀早已勾著頭,牽了馬迎著他立在那兒。

  他看見趙大刀就大呼小叫地說:大刀,看你那個樣子,咋的了?三天沒吃飽飯似的。

  趙大刀不說話,仍垂著頭,把馬韁繩遞給他。馬團長接過韁繩,伸手摸了摸馬脖子,才發現馬已是通身透汗,噅噅地打著響鼻,粗重的喘息仍沒平息,馬團長就心疼地說:哎呀,咋就跑成這個樣子,這是咋了?

  趙大刀仍不說話,垂著頭立在一邊。

  馬團長就轉過頭,看著趙大刀:以後遛馬可不能這麽遛,又不是急行軍。

  馬團長批評完趙大刀,牽著馬就往前走。

  馬團長的心情很好,批評趙大刀時一點也不嚴厲,他搖晃著身子,哼著歌在前走,趙大刀氣呼呼地隨在後麵,故意用腳踢跺著地麵。

  馬團長頭也不回地問:大刀,你看趙果那丫頭咋樣?

  趙大刀抬起頭,張了張嘴,沒好氣地說:我怎麽知道。

  馬團長就回了頭道:咦,你們一路上走了兩個多月,你不知道誰知道。

  趙大刀憤憤地說:那時我又知道她是女的。

  馬團長就笑,這時有三兩顆星星從天幕中跳了出來。他抬起頭,望著那些星星說:這丫頭不錯,有味道,我看不錯。

  趙大刀的火氣已經無遮無攔了:好壞跟我有啥關係,我又不是她什麽人。

  馬團長終於發現趙大刀的情緒不對勁兒了,便慢下腳步,等他和自己走到一起,然後扭過臉問:你小子今天吃槍藥了,你這是咋的了?

  趙大刀見馬團長較真兒了,便不再說話,脖子仍一梗一梗的。

  馬團長翻身上馬,說了聲:咦,真是怪了。

  說完,打馬跑開了。趙大刀弓下身子,撒開腿向前追去。

  馬團長的心裏長草了,隔個三兩天的不見趙果,就無著無落,急得直搓手,一邊搓著,一邊說:嘁,我馬起義這是咋的,就是為了一個丫頭?

  他這麽問過了,心裏的草就變成了一棵樹,根深葉茂的樣子,蓬勃得他幾乎就要爆炸了,他得動真格的了。

  紅軍到達陝北後,根據地是日新月異,一天一個樣,部隊也跟滾雪球似的壯大起來,引得全國眾多有識之士,和懷揣夢想的熱血青年投奔到延安。這些投奔者中,男人智慧,女人美麗,招惹得這些紅軍泥腿子的心火燒火燎的。許多人都談起了戀愛,有的還隆重地舉行了婚禮,把兩個人的鋪蓋卷往起一搬,再請上領導和下級,打個牙祭,就算結婚了。那一陣子,偉人毛澤東和美女江青的愛情已經成為一段佳話。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