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2.瘋狂殺戮:放大鏡下的自卑心理

  老年的朱元璋內心深處充滿恐懼和懷疑,一種本能的自我保護意識從心底萌生,開始了一場史無前例的瘋狂殺戮。他的屠刀所指向的人群,就是當年與他一同打天下的好兄弟們。

  洪武十三年,胡惟庸案發。胡惟庸是開國功臣李善長提攜的,早年隨朱元璋起兵,頗受寵幸,隨著他的資曆增加,擔任丞相後,開始驕橫跋扈,結黨營私,貪汙受財,最終被朱元璋誅殺三族。胡惟庸其人罪惡滔天,應該繩之以法,但朱元璋的病態心理遭受如此刺激後,就一發而不可收。處死胡惟庸後,朱元璋借機大搞株連,造成“胡黨”大獄長達十年之久,誅殺三萬多人,其中包括二十多個功臣,也累及開國功臣李善長全家被殺,宋濂全家被貶。

  洪武二十六年,朱元璋又因有人密報大將藍玉居功自傲,圖謀造反,即刻將藍玉下大獄,處以極刑,並在之後的數年內又連累其親屬、朋友、同僚兩萬多人被誅殺。

  一文一武,兩樁大案涉及明初諸多開國功臣,牽連數萬人性命,如此之多的無辜生命受到株連,彰顯的是朱元璋內心恐懼與病態。

  除了這兩起重大規模的屠殺案,整個洪武年間朱元璋都在進行不斷的小規模屠殺,逐一清除功臣。根據《明史》記載,到他臨終前,幾乎把所有有功的大臣都殺光了:

  開國大將徐達患疽瘡病,傳言被朱元璋賜食鵝肉,病發而死;(“達在北平病背疽,病篤,遂卒,年五十四。”)

  平定雲南的大將傅友德,被賜死;(“因請田觸怒太祖,召還,次年賜死”)

  平定廣東的大將朱亮祖,父子同時慘死在鋼鞭之下;(“被召入京,鞭死”)

  大臣李仕魯在金鑾殿上辭職,被朱元璋當即命武士將其摔下殿堂,腦漿崩裂而死;(“帝大怒,命武士捽搏之,立死階下”)

  廖永忠被誣偷穿龍袍而賜死於獄中;(“坐僭用龍鳳諸不法事,賜死”)

  開國文臣之首宋濂被無辜牽連,全家流放,死於貶謫地;(“帝欲置濂死,乃安置茂州,十四年卒於夔,年七十二”)

  征虜大將軍馮勝被處死;(“宋國公馮勝坐事誅”)

  曹國公李文忠被毒死……

  對於洪武年間的官員,實在是不寒而栗,許多官員早晨上朝時與家人泣而告別,不知今天生死如何,整個官場彌漫著恐怖氛圍,全然不是一個開國新朝的欣欣向榮之景象。

  中國素有“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說法,曆朝曆代帝王在成就一番偉業後,為了穩固政權,都要清除重臣以絕隱患:越王勾踐破吳歸來,就賜死了頭號功臣文種;漢高祖劉邦平定天下,遂開始鏟除大將韓信、彭越等人;宋高宗穩定南宋國勢後,就將嶽飛下獄毒殺……

  隻是,這些人都沒有朱元璋做得絕。相比於其他開國君主,朱元璋是最狠毒、最刻薄、最缺乏心胸的一個皇帝,也是人格精神最糟糕的皇帝。他當之無愧是以“濫殺”出名,手段之殘酷遠超於其他帝王。

  明朝之前的時代,我們可以作出比較:唐太宗心胸最為寬廣,不僅沒有誅殺大臣,還能善用自己的政敵魏徵以及許多反對過他的人;宋太祖稍遜風騷,也是用“杯酒釋兵權”溫和方式解除諸多大將職務,保他們終身榮華富貴;秦始皇雖對外殘忍,但對自己的手下大將王翦、蒙恬等人一直信任,毫無誅殺功臣的曆史記錄;漢高祖以平民起家,是與朱元璋背景最為相似的一個,但他也隻是對個別功臣除之,並未株連他人,且厚待蕭何、曹參等諸多大臣。

  反觀明太祖朱元璋,在他有生之年幾乎清洗了所有的功臣,文臣如李善長、胡惟庸、宋濂、劉基,武將更是多不計數,藍玉、徐達、馮勝、傅友德、朱亮祖、廖永忠等等諸多,且累計族人、親戚、朋友等達數萬人,抄家、發配、流放,造成上千件無辜冤獄。這種血腥赤裸裸的殺戮,無不映襯出朱元璋人格的病態,幾乎近於瘋狂。

  明代人鄧士龍編撰的《國朝典故》中,有一個故事很好體現了朱元璋的心理:

  皇太子朱標性格柔弱,為人仁慈,看到功臣們的悲慘下場,心中不忍,就勸諫朱元璋說:“陛下殺人太濫,恐傷和氣。”第二天,朱元璋把一根棘杖丟在地上,讓太子拿起來,太子麵有難色,不知何故。朱元璋告誡他說:“棘杖有刺紮手,你拿不住,我替你把刺都除掉,再交給你,不是更好嗎?”(“今所誅者,皆天下之險人,猶荊棘之能觸手也”)

  在朱元璋眼裏,那些隨他打天下的功臣們就像是棘杖上的刺,隨時都會紮手,為了日後安穩放心,因此必須全部鏟除。

  朱元璋雖是帝王,可早年的心理陰影無法抹去,自卑情節嚴重,在他成為君王之後被無限放大,甚至更加敏感。他內心深處藏有極大的報複感、虐待衝動、懲罰快感,甚至一點小小的細節,都造成精神上的極度敏感,惱怒不已,欲毀之而後快。

  一次,朱元璋在京城街上微服私訪,聽見有一老婦人在背後稱他“老頭兒”,不禁大怒,召來士卒,一聲令下,將老婦人家打砸搶光,毀壞殆盡。

  又一次,朱元璋於上元夜微服觀燈,見一燈上畫一婦懷抱西瓜,猜出謎底是“淮西”,於是憤恨不已,因為朱元璋是淮西人,江南人對淮西人的粗野頗為鄙視,一怒之下,朱元璋命大肆屠殺觀燈百姓,悲慘哀號聲不絕。

  又有一次,朱元璋賜大將傅友德宴,命葉國珍陪飲,宴間,葉國珍命歌妓穿華麗衣服混坐,朱元璋大怒,下令將葉國珍與歌妓捆綁入獄,並殘忍地削去鼻尖,毀壞她們的容顏。葉國珍不服氣:“死就死,為何把我與這些妓女關在一起?”朱元璋惡狠狠地說:“你不遵守我的貴賤製度,所以我就用這些賤人來羞辱你!”(“爾不遵我分別貴賤,故以此等賤人辱之”),然後用鞭子使勁抽打。

  在潛意識中,朱元璋對別人的評價異常敏感,更對自己的身份地位難以權衡。他極端害怕別人談及他卑賤的經曆,更莫名其妙地懷疑他人以文字形式進行嘲諷,這種多疑導致的常常是冤案、錯殺:杭州府學教授徐一夔在賀表中有“光天之下,為世作則”之語,朱元璋竟認為“光天之下”是喻自己是禿僧,“作則”是喻自己做賊,下令將兩人處死……

  諸如此類的事件,層出不窮。朱元璋具有強烈的施虐傾向和報複心理,作為一個擁有天下的帝王,他竟然缺乏安全感,始終覺得周圍人對充滿敵意,這真是一種可悲,也是自我內心的折磨。

  作為一個心理施暴者,朱元璋不僅僅是單純心血來潮,還把暴力強化為製度。

  他發明了許多殘酷的刑法,如淩遲、廷杖、抽腸、剝皮。淩遲俗稱“剮千刀”,把犯人身上的肉一塊塊割下來,中途不能讓犯人猝死,必須割滿三千六百刀,方可結束;剝皮是用來懲罰貪官的,隻要貪汙40兩銀子以上,就處以極刑,把犯人整張人皮剝下來,填塞稻草,掛在大庭廣眾之下;廷杖通俗白話就是“打P股”,這種方式被朱元璋開創用於朝廷之上,以羞辱人格為主要目的,終明朝三百年,許多大臣們被強行脫光褲子挨打,堂堂大殿上,毫無臉麵,恥辱不堪,乃至有的人不是被打死,而是羞愧自殺而死——通過辱沒他人自尊心的方式,使朱元璋的心理得到極大滿足。

  不僅如此,朱元璋對自己殘忍的作為還極為欣賞,他將人皮完整剝下,懸掛示眾;他更加喜歡折磨人致死,觀察其痛苦之慘狀,有一次,朱元璋強迫一名醫官服下自己配製的毒藥,觀看他毒發難忍,再把大糞混入水中讓他喝,讓他解毒,又嘔吐不止,慘狀難看,這樣折磨了一天後,第二天再將犯人斬首示眾。

  太子朱標其人性格柔和,朱元璋始終不滿。為了激勵他的“堅強心理”,朱元璋命人用車裝滿屍骨陳列於太子麵前,刺激了太子精神,最終導致太子朱標承受巨大的心理壓力,抑鬱而死。

  觀朱元璋其人,病態人格讓人發指,如果他不是皇帝,是像唐朝來俊臣那樣掌管刑獄的官員,想必比來俊臣還更加恐怖,手段也超級毒辣,心理變態的程度已經達到喪心病狂,堪比石勒石虎。

  作為一個影響整個帝國的帝王,尤其是作為一個影響整個朝代的開國帝王,朱元璋立下了太多負麵消極的榜樣,給後世以效仿的模板。整個明王朝三百年,皇帝們都如接力賽般將太祖朱元璋的病態人格延續下去:

  明成祖朱棣極大地繼承了其父嗜殺變態的心理,再一次對整個文官群體、文人精神進行摧毀,以“腰斬”、“刷肉”等極刑處死反對他的舊臣,甚至株連十族,殺光舊臣們親人、朋友乃至學生,並把他們的妻女送去妓院遭受輪奸致死;明武宗、明世宗遺傳了太祖的偏執、執拗性格,畢生都與朝臣們對著幹,以奚落、羞辱大臣們為發泄;明神宗則極其自私、吝嗇、斤斤計較,聚斂了大量財富到自己內庫,不管國庫虧空;亡國皇帝崇禎最像其先祖朱元璋,生性多疑,敏感暴躁,一樣的吝嗇小氣,一樣的盲目狂熱卻又毫無章法,在位十七年間更換了五十多位內閣大學士,殺死、逼死的大臣多不計數,尤其是以“淩遲”極刑處死忠臣袁崇煥,最讓後世人們痛心長歎……

  始作俑者朱元璋本身的心理不健全,導致他開創的大明國先天不足,缺陷甚多,為整個華夏精神複蘇後再次遭受摧殘開了先鋒。明朝帝王們的濫殺、專製,沿朱元璋一脈繼承,造就了這個時代的黑暗,更猛烈摧殘了文人士大夫們的精神。

  朱元璋是漢民族複蘇的締造者,也是漢民族心理扭曲的施虐者。相比之下,宋朝開創者趙匡胤、趙光義的人格是比較健全的,製定的“崇文抑武”政策雖然成為亡國根源,也依然在文化方麵有很大的正麵效應;明太祖朱元璋的諸多弊端,則是完全地扭曲了整個帝國心理,打擊了文士的精神,最受人詬病。

  爾後的繼任者朱棣,沿襲朱元璋的行事作風,在“嗜殺”方麵更有過之而無不及:太祖滅胡惟庸尚隻有“三族”,成祖滅方孝孺竟達“十族”!這種大規模的屠殺,無疑對明朝文士的心理產生巨大打擊,乃至於當時人說“殺方孝孺後世無讀書種子矣”。

  據《明史》記載,當初朱棣發動叛亂欲奪皇位時,被中央政府鎮守濟南的鐵鉉屢次擊敗,後來朱棣奪位成功,成為皇帝,下令抓捕鐵鉉,把他綁在庭前(“燕王即位,鐵鉉被執,入見”),割去耳朵和鼻子(“割其耳鼻”),然後塞進鐵鉉的嘴裏,問道:“你自己肉,好吃嗎?”鐵鉉忍痛大罵朱棣,罵不絕口。於是朱棣惱怒至極,把鐵鉉千刀萬剮,淩遲處死,再將他的屍骨丟進油鍋裏煮,待油煮沸,鐵鉉屍體燒爛,隻剩下骨頭,再命人用鐵夾夾住其屍,讓屍體對自己朝拜。當做這些殘忍舉措時,朱棣還在喪心病狂地大笑:“你活著時不肯朝拜我,死了隻得朝拜我了吧!”(命盛油大鑊,投屍煮之,撥使北向,輾轉向外。更令內侍以鐵棒夾之北向。成祖大笑曰:耳今亦朝我耶?!)其嗜殺心理可謂變態。

  之後,朱棣又把鐵鉉八十歲的老母發配到海南,屠殺全族男人,把鐵鉉的妻子、女兒全送去當妓女。除鐵鉉外,建文朝大臣齊泰、黃子澄等人的妻女、姐妹全被充作妓女,據魯迅引過的《南京法司所記》中的一段史料記載:永樂十一年正月十一日,教坊司於右順門口奏:齊泰姊及外甥媳婦,又黃子澄妹四個婦人,每一日一夜,二十餘條漢子看守著,年少的都有身孕,除生子令做小龜子,又有三歲女子,奏請聖旨。

  這些婦女遭受非人虐待,每天被二十多個人輪奸,都懷了身孕。明成祖朱棣聽完奏報,卻高興地說:“生出來的‘小龜子’長大後又能繼續充當妓女了!”(“到長大便是個淫賤材兒”)

  禦史茅大方也被處死,他的妻子已經五十六歲了,被關押起來,不久死去,朱棣便下旨:吩咐上元縣抬出門去,著狗吃了。

  種種言行,朱棣的變態心理畢露,這些史料在今人看來,無不聳人聽聞。作為朱元璋的兒子,朱棣比其父可謂有過之而無不及,殘暴、變態,青出於藍勝於藍。揣測朱棣的心理,當是這樣:你們這些人越是想流傳千古,我就越糟踐你和你們的家人!

  朱棣處死建文朝舊臣的記錄如下:

  黃子澄,淩遲,滅三族。齊泰,淩遲,滅三族。練子寧,淩遲,滅族。卓敬,淩遲,滅族。陳迪,淩遲,殺其子。方孝孺,腰斬,滅十族!

  僅是屠殺方孝孺的家人、朋友,就達八百多人!明成祖朱棣的殺戮,與朱元璋大殺功臣不相上下。回首一千多年前的秦始皇“焚書坑儒”,也才隻殺了五百個書生,就被罵作“暴君”,秦始皇要是知曉後世的朱元璋、朱棣父子,真是要自愧不如了。

  自古以來,“家天下”是國人一貫觀念。江山百年更迭,不過是由一個家族掌權換為另一個家族罷了。高坐在龍椅上的皇帝們把國家看做是自己家的,臣子們也是自己的奴才,想殺便殺,想剮便剮,這種專製集權製度下,成就了一個又一個殘暴的帝王。

  皇帝也是人,人有七情六欲喜怒哀樂,既有善的一麵也有惡的一麵。按心理學家弗洛伊德分析,人具有兩種本能欲望:生本能和死本能。生本能代表積極向上、進取發展的良好狀態,使自己更好的生存、生活;死本能標誌自私利己、攻擊破壞、恐懼憂傷等狀態,很多時候表現為通過對他人的攻擊來求得自己的安全感。

  皇帝們常常將“死本能”極端擴大化。在正常社會環境下,人們的性格缺陷會受到道德、法律的約束,但在皇權統治下,皇帝本人不同於其他人,皇帝具有至高無上、不受約束的強大力量,這使得他性格上的缺陷放大,從而危害到整個國家,殃及無辜。

  朱元璋、朱棣父子並非昏君,也頗有治國能力,之所以被重點提及,是因為他們的表現最為典型,時間較為長久,身上集中了曆代帝王諸多陰暗麵。與他們相似的偉大帝王在曆史上數不勝數,秦始皇焚書坑儒,漢武帝大下詔獄,武則天濫用酷吏,雍正帝打擊異己……這些皇帝們都是頗有成就、建有功業的,也正因為如此,他們的人格心理才成為後人研究對象。平心而論,他們的殘暴行為恰恰反映了內心的恐懼,當他們在屠殺異己時,潛意識裏有個聲音在呼喊:這是我的皇位,你們不要過來!……

  這種殺戮與整個社會氛圍有極大關係,可以說是相輔相成,相互影響。

  唐初社會開放,人們觀念豁達,不刻意講求綱常倫理,所以皇室內部動蕩的負麵影響不大,臣民們也較為通融。如太宗李世民的殺兄奪位、武則天自立女皇,朝臣們都覺得可以接受,反過來,統治者也顯得豁達,很快撥亂反正,恢複國家繁榮;在宋初同樣如此,宋朝繼承五代而來,五代的民眾觀念對“篡君奪位”頗為淡漠,習以為常,如名臣馮道、範質等都是曆經數個朝代的元老,所以趙匡胤的政變沒有激起什麽反抗,反過來,這種寬和的社會氛圍使宋朝統治者們也采取柔和政策,言論自由,相安無事,不計較從前是非,相互間其樂融融。

  相比較下,秦朝、明朝、清朝的社會環境則較為嚴峻,上層與下層對立嚴重。戰國末期,秦朝滅六國,其本身的軍事強權激起舊貴族的反抗,當時的社會氛圍非常凝重,促進了秦政府使用強權,乃至禁錮思想、殘酷鎮壓;元末明初,明朝是繼承異族統治地位,加上程朱理學對“忠貞”、“氣節”的宣揚,使得明朝社會氛圍頗為強調“正統人倫”,當朱棣篡權奪位時,臣子們不可能像宋初那樣容易接受,紛紛反抗,態度激進,也從而刺激了統治者,導致衝突升級;清朝最為糟糕,其本身是少數民族統治,社會民眾普遍有排斥反抗心理,促使清統治者采取嚴厲打擊政策,即使康熙這樣的皇帝寬仁大量,到晚年依然不免對漢人終存戒心,至於雍正皇帝得位不正,下層反抗力量更大,也使得雍正帝不得不以鎮壓手段維護統治。

  皇帝們自身的性格缺陷,加上當時社會整體氛圍的反作用,導致了一次次悲劇慘案發生,最終後果是曆史留下太多陰影。

  明朝朱元璋、朱棣父子是這些皇帝中的典型,他們加強了曆代王朝的負麵影響:嗜殺、文字獄、八股文、特務政治、相權的消滅……這些消極負麵的因素又被後世清朝帝王繼承、學習,更加專製集權,再加上其本身濃厚的“主子、奴才”思想,最終導致整個中國的衰落、崩潰。

  由此,我們須從明朝的製度上進一步挖掘其弊端,這其中,諸多政策、製度都重重打下了朱元璋的心理烙印,也波及了整個華夏文明。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