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知不可為而為之——文天祥起兵抗元

  文天祥(1236-1283),初名雲孫,字天祥,後以字為名。吉州吉水(今屬江西)人。南宋末年著名民族英雄。寶祐四年(1256)奉進士第一。恭帝德祐元年(1275),元兵大舉進攻,文天祥在家鄉聚兵抗元。次年臨安被圍,除右丞相兼樞密使,奉命往敵營議和,因堅持抗爭被拘,後得以脫逃,轉戰於贛、閩地區,兵敗被俘,堅貞不屈,英勇就義。時年四十有七。

  @@飽學躍龍門勤王自奮兵

  寶祐元年(1253),文天祥參加廬陵邑校“簾試”名列榜首。兩年後,入學吉州白鷺書院,同年選為吉州貢士,並於歲末年初赴臨安應試。文天祥20歲的文天祥高中進士第一名。在殿試時所作的《禦試策》一文中,他針砭時弊,提出了“法天不息”的改革主張。理宗認為是“切至之論”。但就在此時,其父病逝於臨安。文天祥隨即扶柩還鄉,在家治喪守製。開慶元年(1259)年初,文天祥守製期滿,便陪弟弟文璧進京應試。到達臨安後,文天祥被任命為承事郎。自此開始了他艱難坎坷的仕宦生涯。

  文天祥開始擔任官職的時候,蒙古軍隊已經開始了大規模進攻南宋的軍事行動。他們首先用重兵在川、滇作戰,企圖先占據西南,然後攻占鄂州(今湖北武昌),再自西向東一舉消滅南宋權利。開慶元年(1259)九月,忽必烈率蒙古軍隊突破長江天險,包圍了鄂州。南宋朝廷上下震動。當時在朝中掌權的董宋臣等人提出遷都四明(今浙江寧波)的逃跑主張。許多官員雖認為這一提議可恥,但迫於權勢都不敢提出異議。隻有一向嫉惡如仇的文天祥,敢於逆風而動。他向皇帝上書說如果想穩定軍心和民心,就絕不能遷都,並“乞斬宋臣,以一人心”。然而,皇帝沒有批準文天祥的建議。文天祥於是辭官返回故裏。在朝廷的多次召喚下,他才又出仕,後任刑部郎官。然而,宦官董宋臣卻已升至都知。文天祥於是又上書數說董宋臣的罪行。建議仍未被采納,文天祥又一次憤而辭職。後在朋友的斡旋下,文天祥出知瑞州(今江西高安),又任江西提刑。在江西提刑任上,他因仗義平反冤獄遭人誣陷,於鹹淳元年(1265)四月被彈劾罷官。鬱鬱不得誌的文天祥返回老家,決意遁跡山林隱居。

  鹹淳三年(1267)九月,朝廷重新起用文天祥為吏部尚書左郎官,次年正月又命他兼任學士院權直、蒙古軍攻擊圖國史院編修、實錄院檢討官。但上任僅一個多月就遭忌被參彈,文天祥罷職再回原籍。鹹淳五年(1269)四月,朝廷任命文天祥出知寧國府;一年後調任軍器監兼崇政殿說書、學士院權直、玉牒所檢討官。因在為皇帝起草誥詞時無意中觸犯了權奸賈似道,幾個月後文天祥又被親賈的禦史彈劾罷官。鹹淳九年(1273)春,文天祥複出任職湖南提刑。是年冬季,文天祥以便於奉養祖母、母親為名,獲準遷知贛州事。從開慶元年(1259)到鹹淳九年(1273)的14年間,因忠正剛直,文天祥竟然四次被貶,三次布衣還鄉!回鄉後的他“性豪華,平生自奉甚厚,聲伎滿前”。看來,此時的他已經對仕途不抱什麽希望了。若南宋朝廷不遭變故的話,恐怕他也就會歌舞燕宴地了卻一生了。

  文天祥草書墨跡鹹淳十年(1274),20萬元軍分兩路大舉進軍南宋。十二月,西路元軍攻克鄂州,南宋朝廷告急。主持朝政的太皇太後發出《哀痛詔》,號召各地迅速組織勤王之師抵抗元軍。德祐元年(1275)正月,接到詔書後,文天祥迅速發出文告,在全省征集義士、糧餉。他把家小送往愚州交給弟弟奉養,捐出全部家產作軍用。在文天祥的感召下,各路英豪紛紛前來投奔。四月,一萬多名義師已經集中在吉安。

  其友阻止說:“今大兵三道鼓行,破郊畿,薄內地,君以烏合萬餘赴之,是何異驅群羊而搏猛虎?”天祥曰:“吾亦知其然也。第國家養育臣庶三百餘年,一旦有急,征天下兵,無一人一騎入關者,吾深恨於此,故不自量力,而以身殉之,庶天下忠臣義士將有聞風而起者。義勝者謀立,人眾者功濟,如此則社稷猶可保也。”

  “故不自量力,而以身殉之”,多麽豪邁的語言!作為軍事統帥的嶽飛曾言“直搗黃龍,與君痛飲耳”!文天祥僅是一介書生,但他同樣擁有錚錚鐵骨,言辭同樣擲地有聲!

  當此之時,泱泱大宋,僅有贛、閩等地可以回旋,勤王之兵僅有文天祥和張世傑兩支。大廈將傾,獨木難支。然而,知不可為而為之,這才是文天祥,這也就是文天祥!

  文天祥排除種種阻撓,帶兵到了臨安。右丞相陳宜中派他到平江(今江蘇蘇州)防守。這時候,元朝統帥伯顏已經渡過長江,分兵三路進攻臨安。其中一路從建康出發,越過平江,直取獨鬆關(今浙江餘杭)。陳宜中又命令文天祥退守獨鬆關。文天祥剛離開平江,獨鬆關已被元軍攻破,欲再回平江,平江也已失守了。文天祥於是回到臨安,向朝廷建議集中兵力跟元軍拚個死活。但是膽小的陳宜中不同意。

  不久,伯顏帶兵到了離臨安隻有三十裏的皋亭山(在今杭州東北)。朝廷裏一些沒骨氣的大臣,包括左丞相留夢炎都溜走了。謝太後和陳宜中驚慌失措,忙派了一名官員帶著國璽和求降表到伯顏大營求和。伯顏指定要南宋丞相親自去談判。陳宜中害怕被扣留,逃往南方;張世傑不願投降,帶兵乘海船出海。謝太後隻好任命文天祥接替陳宜中做右丞相,要他到伯顏大營去談判。文天祥毅然臨危受命,但不是去投降,他考慮到,“戰、守、遷皆不及施”,“國事至此,予不得愛身”,又想借此機會觀察一下敵營的虛實,以謀“救國之策”。但是他沒有想到,正當他指斥伯顏扣押使他不能返回宋營的時候,他的義兵則在同時被投降派命令解散。敵人的凶殘不曾使文天祥受困,昏庸的朝廷和無恥的投降派卻使他遭到了嚴重的挫折。

  隨同文天祥到元營的吳堅、賈餘慶回到臨安,把文天祥拒絕投降的事回奏謝太後。謝太後一心投降,便改任賈餘慶做右丞相,到元營去求降。接受降表後,伯顏再請文天祥進營帳,文天祥痛罵賈餘慶,但投降之事已無法挽回了。

  @@南天獨一柱遭擒敗猶榮

  1276年,伯顏帶兵占領臨安。謝太後和趙出宮投降。元軍把趙押送大都(今北京),文天祥也同時在押。一路上,他一直在考慮怎樣從敵人手裏逃脫。路過鎮江的時候,他和幾個隨從人員趁元軍沒防備,逃出了元營,乘小船到了真州(今江蘇儀征)。真州守將苗再成聽到文丞相到來,打開城門迎接,並表示願意跟文天祥一起,集合淮河東西的兵力,打退元兵。守揚州的宋軍主帥李庭芝卻聽信謠言,認為文天祥已經投降,是元軍派到真州去的內奸,命令苗再成把他殺死。苗再成不敢違抗李庭芝的命令,隻好把文天祥騙出真州城外,將揚州的來文呈現給他看。

  文天祥又帶著隨從連夜趕到揚州。到了揚州城下,才知道揚州正在懸賞緝拿他,文天祥等改名換姓,喬裝打扮,日行夜宿,曆盡千難萬險,終於從海口乘船到了溫州。其時,他得到張世傑和陳宜中在福州擁立新皇帝即位的消息,於是決定奔赴福州。

  原來,小皇帝趙被俘虜到大都去後,趙的兩個哥哥,九歲的趙昰和六歲的趙昺,在南宋皇族和大臣陸秀夫的護送下逃到福州。張世傑、陳宜中之後也到了福州。三人決定擁立趙昰即位,是為端宗。

  文天祥趕到福州後,向陳宜中建議,從海路進攻元軍,收複兩浙地區。但是陳宜中認為這樣做太冒險。文天祥隻好到南劍州(今福建南平)建立都督府,招募人馬,準備反攻。隨後轉移至汀州(今福建長汀)。

  文天祥遣一支義軍取寧都(今屬江西);參讚吳浚取雩都(今江西於都),劉洙、蕭明哲、陳子敬等自江西起兵來會,聲勢大振。但因南劍州於十一月降元,陳宜中、張世傑等攜趙昰逃往海上。元軍得以長驅入閩,文天祥被迫移屯漳州(今屬福建),進攻江西之軍也相繼退出。

  景炎二年(1277)三月,文天祥率軍複梅州(今屬廣東),整訓軍隊。五月,文天祥親率大軍進攻江西。六月,大捷於雩都,開府於興國(今屬江西)。文天祥的初勝,鼓舞了江西的抗元勢力。統兵數萬的江西安撫副使鄒鳳至興國相會;隱居撫州(今屬江西)家中的何時也聚兵入崇仁(今屬江西)返正,以應同都督;文天祥的元代武士複原圖兩個妹夫孫桌、彭震龍也從龍泉(今江西遂川)、永新(今屬江西)至興國會文天祥;分寧、武寧、建昌(今江西修水、武寧、永修西北)三縣豪傑皆表示聽從節製。文天祥因勢利導,分兵三路進攻:以督謀張汴等率兵數萬攻贛州(今屬江西);安撫副使鄒鳳率贛州諸縣兵攻永豐、吉水(均屬江西);招撫副使黎貴達率吉州諸縣兵攻太和(今江西泰和)。七月,文天祥所部收複贛州九縣,吉州四縣複,宋軍軍勢大振。寶慶(今湖南邵陽)的張虎、衡山(今屬湖南)趙瑤、司空山(今安徽太湖北)的張德興、傅高等,皆起義響應。元軍為進討文天祥,於江西隆興(今南昌)設行中書省。八月,李恒遣軍援贛州,以鐵騎衝擊圍城的趙時賞軍,宋軍潰敗。與此同時,李恒親率精兵偷襲同都督府,文天祥未料李恒突然進攻,倉皇北撤,欲與永豐的鄒鳳會合。不料鄒鳳軍已先行潰敗。文天祥退至方石嶺(今江西吉安東南)被元軍追上,部將鞏信為掩護其脫險,率一部兵擺疑陣全部戰死。退至空坑(今吉安境)時,宋軍被元軍擊潰,文天祥由小路得脫。趙時賞等亦於贛州撤退時,被俘死。張汴、劉欽為亂兵所殺。文天祥收集殘部屯駐南嶺(今廣東紫金南),整肅軍隊。至元十五年(1278),在潮陽(今屬廣東)與鄒鳳、劉子俊等部會合,軍勢稍振,乃進兵討盜匪陳懿。陳懿戰敗,引元軍攻潮陽,文天祥率部向海豐轉移,十二月二十日至五坡嶺(今廣東海豐北)兵敗。文天祥自度難以逃出重圍,當即吞服所帶冰片自殺,在昏迷之中被元軍所俘。鄒鳳自殺,劉子俊被俘死,所部潰散。

  文天祥的被俘,使支撐著南宋殘局的軍事力量喪失殆盡。

  @@霜重知鬆節千古頌英雄

  元兵把文天祥送到張弘範大營,張弘範假意殷勤,給文天祥鬆了綁,把他留在營裏,接著,就下命令集中水軍進攻抗元將領張世傑擁立宋皇室殘餘退守的厓山。

  文天祥·謝昌元座右自警辭張弘範知道張世傑平日很敬佩文天祥,就要文天祥寫信給張世傑招降。文天祥說:“吾不能捍父母,乃教人叛父母,可乎?”

  張弘範不聽,一再強迫文天祥寫信。文天祥於是將自己前些日子所寫的《過零丁洋》一詩抄錄給張弘範。當張弘範讀到“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兩句時,不再強逼文天祥了。

  厓山背山麵海,地勢險要。張世傑在海上把1000多條戰船排成一字長蛇陣,用繩索連接起來,船的四周還築起城樓,決心跟元兵決一死戰。元軍用小船滿裝了茅草,澆足了油,點著了火,乘著風勢向宋軍發起火攻。張世傑早已在船上塗上厚厚的一層濕泥,還縛了一根根長木頭,頂住元軍的火船。火攻失敗了,張弘範就用船隊封鎖海口,斷絕了張世傑通往陸地的交通。宋兵在海上餓了吃幹糧,渴了喝海水,兵士們紛紛嘔吐。張弘範指揮元兵發起猛攻,宋兵誓死抵抗,雙方相持不下。

  這時候,元軍副統帥李恒也從廣州趕到了山。張弘範增加了實力,重新組織力量進攻。他把元軍分為四路,圍攻宋軍。潮落的時候,元軍從北麵衝擊;潮漲的時候,元軍又順著潮水從南麵進攻。宋軍兩麵受敵,拚命招架。各路元軍一起猛攻,從晌午到傍晚,厓山的海上,海潮洶湧,殺聲震天。

  陸秀夫見大勢已去,就背著趙昺一起跳進了大海。

  張世傑指揮戰船,突圍撤退到海陵山。1000條戰船隻剩下十幾條。這時,海岸刮起颶風,張世傑堅持不肯上岸。一陣巨浪襲來,這位誓死抵抗的宋將也落水犧牲。1279年二月,元朝統一了中國,南宋宣告滅亡。

  在被押往燕京的途中,文天祥告訴對手:“我南朝狀元、宰相,但欠一死報國,刀鋸鼎鑊,非所懼也。”在得知了張世傑、陸秀夫及小皇帝的死訊後,文天祥打定主意,隻求一死而不求苟生。他幾次身殺不成,便以絕食為計。絕食八天後,他竟然又做出了一個知其不可而為之的舉動:恢複進食,坦然麵對逆境!

  元世祖忽必烈對於俘獲文天祥之事極為重視。時世祖皇帝多求才南官,王積翁言:“南人無如天祥者。”王積翁的回答其實也是元世祖自己的判斷。他下決心要把文天祥收為己用,甚至樂觀地認為,就像那些在南宋受盡窩囊氣的文臣武將一到了自己手下就立刻生龍活虎起來一樣,文天祥也會很快成為自己的耶律楚材。

  1279年十月,元平章阿合馬來文天祥囚所勸降,結果碰了大釘子。阿合馬自討沒趣,灰溜溜地走了。

  陸秀夫元朝丞相孛羅親自開堂審問文天祥,文天祥與之唇槍舌劍辯論一番。“天祥入,長揖。欲使跪,天祥曰:‘南之揖,北之跪。予南人,行南禮。’孛羅叱左右曳之地,天祥不屈。問有何言,天祥曰:‘自古有興有廢,帝王、將相,滅亡誅戮,何代無之!我盡忠於宋以至此,願求早死。’有問:‘晉元帝、宋高宗有所受命,二王立不以正,是篡也?’天祥曰:‘景炎乃度宗長子,德祐親兄,不可謂不正,即位於德祐去國之後,不可謂篡;陳丞相對太後命奉二王出宮,不可謂無所受命。’……天祥曰:‘天與之,人歸之,雖無傳授之命,推戴擁立,亦何不可!’……孛羅曰:‘既知其不可,何必為?’天祥曰:‘父母有疾,雖不可為,無不下約之理。盡吾心焉,不可救,則天命也。天祥今日至此,唯有一死,不在多言。’”

  南宋在厓山滅亡後,張弘範向元世祖請示如何處理文天祥,元世祖說:“誰家無忠臣?”命令張弘範對文天祥以禮相待,將文天祥送到大都(今北京),軟禁在會同館,決心勸降文天祥。

  元世祖首先派降元的原南宋左丞相留夢炎對文天祥現身說法,進行勸降。文天祥怒不可遏,對其厲聲訓斥,留夢炎隻好悻悻而去。元世祖又讓降元的宋恭帝趙來勸降。文天祥麵向北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地說:“聖駕請回!”趙怏怏而去。元世祖大怒,下令將文天祥的雙手捆綁,戴上木枷,關進兵馬司的牢房。入獄十幾天,獄卒才給文天祥鬆了手縛,又過了半月,才給他褪下木枷。

  接下來被派遣的是文天祥的親弟弟文璧。這時的文璧已投降元朝。文天祥的回答是一首詩,其中有“弟兄一囚一乘馬,同父同母不同天”之語。文璧在宋亡之後為保百姓而降無可厚非,文天祥對他並沒有過多地責備,他令其帶走自己已經整理好的詩文稿,並商議將其一子過繼到自己的名下以繼承香火。

  文天祥進牢的第三年,河北中山府發生了一場農民起義。“至元十九年,有閩僧言土星犯帝坐,疑有變。未幾,中山有狂人自稱‘宋主’,有兵千人,欲取文丞相。京城亦有匿名書,言某日燒蓑城葦,率兩翼兵為亂,丞相可無憂。”文天祥紀念館忽必烈到了該做出選擇的時候了。三年裏與文天祥間接的多次交鋒,使他明白了文天祥“如虎兕在柙,百計馴之,終不可得”,清楚自己對文天祥的看重早已引起了那些主動投降的南官和部分北人的不滿。然而,忽必烈仍然心有未甘,決定親自出馬作最後的嚐試。文天祥以外臣之禮長揖不跪,對元世祖以宰相之位相邀婉言以謝。最後,忽必烈問:“汝何願?”文天祥對曰:“天祥受宋恩,為宰相,安事二姓?願賜之一死足矣。”忽必烈無語。文天祥知道自己死期已到,如釋重負,他的使命和牢獄生活都快要結束了。第二天,文天祥被押往燕京城北的柴市處斬。臨刑前,監斬官告訴文天祥,此時反悔還可以當丞相,文天祥答,“吾事畢矣。”南向拜而死。數日後,文天祥的妻子歐陽氏前來收屍。其衣帶中有字曰:“孔曰成仁,孟曰取義,惟其義盡,所以仁至。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