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節

  文君和韋曉晴就這樣慢慢地確立了比較友好比較信賴的關係。這為他們下一步成為情人關係奠定了基礎,他們最終走到一起,還是那次會議。

  那是全國本係統的一次會議,來參加會議的人很多,在郊縣包了一家賓館,文君和韋曉晴都是會務組的成員,在分配完房間之後,他們才發現這家賓館的房間不夠了,會務組多出了兩個人沒法安排,於是文君和韋曉晴主動提出住另一家賓館。另一家賓館和開會的這家賓館相距有十幾分鍾的路程,晚上沒有會議,安排與會人員娛樂,無非是打保齡球、遊泳什麽的。文君和韋曉晴忙完這些,都有些累了,他們本來也想玩一玩,但看玩的人很多,他們就沒了玩的興致。倆人一商量便回了賓館,這家賓館和開會的那家賓館比顯得安靜,一切都靜悄悄的,倆人走回賓館的時候,互道了晚安,便各自走回了自己的房間。

  文君衝了個澡,打開電視,倚在床上吸了支煙。本來有些乏累的身體這時又恢複了正常,他想找點事幹,正在這時,電活響了,電話是韋曉晴打來的。

  她在電話裏說:幹嗎呢?他說:沒什麽事,看電視呢。

  她又說:那咱們聊會兒吧,反正沒事幹。

  他說:就是。

  不一會兒,韋曉晴推門就進來了。她就住在他的隔壁,她顯然也剛洗過澡,頭發還是濕的,穿著睡衣,浴後的韋曉晴更顯得多了幾分楚楚動人,他聞到從她身上散發出的浴液香氣。房裏隻是亮著床頭燈,加上電視的亮度,也足夠了。

  韋曉晴坐在另一張床上,倆人閑聊起來,從這次會議,聊到機關工作現狀,不一會兒,他們就聊到了各自的大學生活。其實他們都有一個共同感受,那就是,上大學時,覺得並沒有什麽,甚至想早點跨出學校大門,走向社會,他們一走向社會便發現,還是學校的生活最讓人懷念。於是,他們就一同說到了學校,說到了學校的幸福時光。他們念念不忘有一次同學之間的爭吵。還有一次歌詠比賽。他們說起各自的經曆而發出會心的微笑。韋曉晴在那晚顯得很激動,臉龐微紅,眼波神采飛揚,在韋曉晴為了文君的一個笑話而大笑時,文君不經意間看到了韋曉晴睡衣下麵的紅色短褲。這時,文君的心就跳了跳。韋曉晴跟沒事人似的,倆人越說越熱乎。

  後來韋曉晴說:要不咱們就聊到天亮吧。

  文君這才注意到時間,已經是下半夜兩點多了,電視裏的節目已說再見了,因為他們聊得開心,而忽略了電視和時間。文君隨手把電視關掉了,房間內的光線又暗了一些。韋曉晴已半躺在另外一張床上了,她的頭枕著床頭。文君是個很守時間的人,平時在家裏,他早就睡下了,今天不知為什麽,他竟一點睡意也沒有。他也選了一個比較舒服的姿勢躺在了床上,不知為什麽,倆人突然間沒話了,他們不知該順著怎樣一條思路說下去。

  倆人的目光碰在了一起,都顯得有些不自然,韋曉晴紅著臉說:我一個人睡不著。

  文君說:在家時你不是一個人睡?她說:在家有父母呀,雖說各睡各的房間,但那樣踏實。

  接下來,倆人就不說什麽了,沉悶了一會兒,韋曉晴說:要不你睡你的,我躺一會兒就行。

  文君說:沒事。

  韋曉晴坐起來伸手來關文君的床頭燈,文君側過頭在韋曉晴的衣服裏看到了韋曉晴小巧結實的乳房。不知是怎樣一閃念,他抓住了韋曉晴伸過來的手,韋曉晴便順勢撲在了文君的懷裏。在這一過程中,倆人一句話也沒說,韋曉晴有些主動地把睡衣褪了下去。

  文君是過來人,他和馬萍已結婚四年了,孩子都上了幼兒園,因此,他在男女的事情上顯得輕車熟路。讓他驚訝的是,韋曉晴一一點也不做作,也是駕輕就熟的樣子,第一次倆人配合得很好。在這一過程中,她從始至終也沒把眼睛閉上,就那麽幽幽地望著文君。當倆人平息下來之後,倆人的身體才分開了一些。直到這時,文君下意識地去看身下的床單,韋曉晴突然笑了。

  文君怔怔地望著韋曉晴。

  韋曉晴說:你失望了?

文君:什麽?

韋曉晴:我不是處女呀?

文君忙掩飾著說:不是,不是。

  韋曉晴就用手指點著文君的頭說:你們男人呀,就對女人的那個膜感興趣。

  文君的臉紅了,掩飾著幾分尷尬道:才不是呢,我是怕把人家的床單弄髒了。

  韋曉晴的身體動了動,那裏果然濕了一片,韋曉晴把身子偎過來,望著文君說:我打過胎你信不信?現在韋曉晴說什麽,文君都信。

  文君說:在學校裏?韋曉晴說:當然在學校,我們那一屆四十幾個女生,我敢說沒有一個是處女了。

  文君就笑一笑,他比她早幾年畢業,那時他在學校時,不少同學都談戀愛,但誰是處女誰不是處女,他一點也不清楚。文君在學校時也談過戀愛,那是比他低一屆的女生,倆人大概談了一個多學期,後來就不了了之,倆人沒怎麽樣,最多就是拉拉手,親個嘴,隔著衣服摸摸身體某個部位什麽的。後來就沒什麽了,直到他畢業後和馬萍談戀愛。他們那一屆學生,談戀愛的不少,可都隻開花兒不結果。

  文君沒想到隻幾年時間,現在的學生都發展得這麽現代了。

  文君想到這就問:後來呢?韋曉晴說:沒有後來,現在就是昨天的後來。

  文君在這時想到了馬萍,想到了日後和韋曉晴的關係,他有些擔心,甚至還有些後悔。隨著文君漸漸了解了韋曉晴,他才發現韋曉晴果然很現代,並沒有把男女關係看得那麽傳統,一顆懸著的心放進了肚子裏。

  此時,韋曉晴正躺在他的胳膊上,睜著眼睛幽幽地望著他,他似乎受到了鼓勵,俯下身去,去吻韋曉晴,手上也有了動作,他顯得從容老到。這次,韋曉晴閉上了眼睛,仿佛在用全身心感受著文君的愛撫。這一次,倆人都覺得比第一次更徹底,更暢快。韋曉晴控製不住叫了起來,文君怕聲音傳出去,把嘴去堵她的嘴,最後她咬住了的嘴唇,差點咬破了,他第一次體會到了韋曉晴在這事上的瘋狂。

  後來,倆人擁在一起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當倆人醒來時,韋曉晴一點也沒有顯得不好意思,她很響地在文君臉上親了一口便回到自己的房間換衣服去了。

  會議依舊,搞會務的人依舊忙碌,又到了晚上,該玩的都去玩了,倆人又回到了賓館。在路上,韋曉晴大方地挎著文君的胳膊。文君左右看看,小聲說:不怕被人看見。

  書曉晴嗔道:在這裏誰認識咱們呀。

  倆人說說笑笑地回到了各自的房間。

  文君迫不及待地抓起電活,他要給馬萍打一個電話,似乎隻有這樣,他那顆不安的心才能踏實一些。可家裏的電話沒人接,平時馬萍在晚上這時候是很少出門的。他們的女兒在幼兒園裏上全托,文君出來就隻有馬萍一個人在家了。馬萍沒有接電話,反倒讓文君鬆了一口氣,他和馬萍不知道該說什麽,心想,馬萍也許和同事逛街去了吧。以前他也經常在外麵開會,馬萍就約同事去逛街,想到這,他的心放鬆了下來。

  脫下衣服,走進衛生間,用最快的速度洗完了澡,當他穿著睡衣等待韋曉晴時,卻發現韋曉晴並沒有過來的意思,他等了一會兒又等一會兒,他終於沉不住氣,推開門走了出去。他先敲韋曉晴的門,沒人應聲,他懷疑她睡下了,想走回去,但又有些不甘心,去推門,門卻開了。他試探著走了進去。發現床上扔著韋曉晴脫下的衣服,就是不見韋曉晴,正疑惑問,韋曉晴突然在身後把他抱住了,他嚇了一跳,韋曉晴嬉笑著把他推倒在床上,他回身抱住她時,才發現她身上隻穿了一條短褲。她有些迫不及待地去脫他的睡衣,他隻解開了扣子,還沒有脫去睡衣,她早就三兩下把脫去了短褲,騎在了他的身上。她是瘋狂的,一邊瘋狂地吻他,一邊獨自動作著。他被她喚醒了,也跟著瘋狂了起來。

  他在她身上體會到了男人該是什麽樣子,同時覺得女人在這時就應該是韋曉晴這個樣子。他又想到了他和馬萍的初次,沒什麽感覺,慌張、忙亂,後來好了一些,也有一夜幾次的經曆,仿佛隻有他一個人在努力,而沒有馬萍什麽事,她隻是承受著。漸漸地,馬萍也有了些感覺,但總不能盡興。後來他們就有了孩子,懷孕、生孩子,自然對性有影響。漸漸地,相互對做愛都失去了興致,直到女兒長大,送進了幼兒園,他們才又恢複了一些興致,不過這半年來,馬萍似乎又變得冷漠起來。他並沒有往心裏去,隻是想,男女關係也就該是這個樣子。

  韋曉晴讓他認清了自己,也認清了女人,倆人齊心協力,一路高歌猛進,忘了時間,忘了地點。

  三天會議,令倆人樂不思蜀。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