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14章 無望溪

  位於南荒的無望溪是一個人口數萬的縣治。對於人煙稀少的大荒原來說,有著幾萬人口的無望溪算是一個非常繁華的大縣了。

  無望溪本來地勢就高,連年隻有幹旱,從來沒有澇過。但是今年無望溪竟然鬧起了水災。由本地的大戶出頭,最近無望溪要舉行一次祭龍王的活動,希望水龍王發發慈悲不再降雨,給當地的老百姓留點活路。

  無望溪方圓幾百裏就數朱姓是個大姓。朱富貴就是朱家的族長,他就像一個土皇帝,操著無望溪的生殺大權。誰也不敢招惹。

  但是最近無望溪又突然冒出來了一個陳老爺。這陳老爺不知道是什麽來路,朱富貴曾接連派了三撥人去查這個陳老爺的老底,每一撥都是朱富貴那些護院中的高手。這些人卻沒有一個回來的,誰也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裏。

  這天,拜龍王的儀式開始了。祭拜儀式在無望溪下轄的低溪峽村舉行。這低溪峽村地勢本來就低,是受災最嚴重的地方。隻見一頂高高的八人大轎,上麵抬著一尊泥塑的龍王,金漆細描過,又是紅袍加身,看起來森嚴肅穆。巫師頭戴紙帽,手搖鈴鐺,口中念念有詞:“舉黃幡,打铓鑼,龍王派我趕邪魔,澇鬼水妖快快逃,咒語一到你難活。”

  兩邊的泥濘裏跪滿了百姓。星送和梅七這時就在這群村民當中跟著大群的人往前走。祭龍王的隊伍圍著低溪峽村走了一圈又一圈,卻未曾料到,剛才還隻是哩哩啦啦地下著小雨,突然之間隨著巫師的咒語,天色就黑壓壓鋪了開來,一刹那間竟然伸手不見五指。大雨如瓢潑一般灑在祭拜龍王的人群頭上。

  但聽得一陣“喀嚓嚓”亂響,黑暗中每個人都覺得眼前仿佛起了幻覺,覺得一個黑呼呼的龍頭在黑暗中出現了。那龍頭狂躁得向村民們眼前撲了過來。一時間隻聽得叫喊連天!

  星送和梅七正要放飛劍斬向那龍頭,還未等他們出手,天色已變得明朗,那龍頭幻象也已經消失不見了。隻留下一句隱隱約約的聲音在空中回響:“若不交出十四對十四歲酉時出生的童男女,吾必水發無望溪……”

  一眾村民都被暴雨兜頭澆了一遍,瑟瑟發抖地跪在那裏。星送和梅七遞個眼色,兩個人將身形隱沒,往孽龍飛去的方向追去。

  追了半天,沒有一點線索。越想越覺得這事情有點離奇,兩個人索性找了個地方先住下了。

  “不知道那頭孽龍為什麽要十四對十四歲的童男女?”星送像是在問梅七,又像是自言自語。

  “難道是那頭龍喜歡吃十四歲的小孩?”梅七笑嘻嘻地說著,用手捅一捅星送,“沒看出來那頭龍還很有個性啊!”

  星送對梅七說:“七弟,我在說正經的呢,你也正經點好不好?”

  梅七臉色一變,說:“你就會說我不正經,就你的月輪……”說到這裏她不說了。

  星送猛然想到,上一次在飛來樓吃飯遇到月輪,自己和梅七也是這樣吵的,不知道這個七弟為什麽這樣像女人。越想越覺得心裏好笑,臉上就浮出了笑意,梅七一見,鼻子氣得都皺起來了。大聲說:“我去睡了,不理你了!”

  說著往外走去。

  星送忙說:“噯,七弟,我還沒說完呢,今天晚上你就在這邊睡吧,咱們剛好商量一下……”

  梅七的聲音遠遠地傳了過來:“想得美,誰跟你一起睡!”人早已沒了影子!

  第二天,兩個人在無望溪晃悠了一天,想打聽到一點消息,但是沒什麽收獲。

  因為水災的緣故,城裏大街上的人少了很多,一個耍猴戲的人周圍稀稀拉拉地圍著幾個人在看。正在大街上走著,星送突然感覺到不對,後麵有人在跟著他們。

  他扯了扯梅七的衣服,拉著他去看耍猴戲。果然見到那個人也跟了上來。他們故意站在那裏看得津津有味,那個跟在他們後麵的人也站在那裏一直看著,卻不斷地用眼光去打量他們兩個。

  兩個人知道所猜不錯。看了一會就又有說有笑地向前走去了,那人也跟在後麵往前走去。

  兩個人拐來拐去就拐到了離城挺遠的一個地方。看看四下無人,星送一拉梅七的手,隱去了身形。那人跟著跟著突然發現所跟的人失去了影蹤,心底大吃了一驚。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感覺有有人在自己身上一點,剛好點到了穴道,那人頓時定在了那裏。星送撤了法力,拉著梅七現出了身來,哈哈大笑。

  那人沒有想到星送竟然有如許高的法力,眼中不由得流露出了驚懼之色。

  梅七過去敲敲他的頭:“說吧,誰派你來的?”

  那人眼巴巴地看著他們,卻不說話。星送接道:“剛才一不小心連他的啞穴也給一塊點了。”

  言畢用手碰了那人一下。

  隻聽那人說:“你們憑什麽抓我?”

  星送問:“你又為什麽一直跟蹤我們呢?”

  那人狡辯說:“我隻是有事情要去辦,剛好和兩位公子同路罷了。”

  梅七臉上笑嘻嘻的,道:“你所做之事急還是不急?”

  那人以為梅七要放他走,趕忙說:“急,急,非常急!我家老爺還等我快點回去交差呢!”

  梅七臉色一肅:“既然是這麽急的事情,你還有心情跟著我們在街頭看猴戲!”

  那人一愣,知道落入梅七的套裏了。但是他卻冷冷地看著星送和媚寂,沒有說話。

  “好吧,不說也好,”梅七說著舔了舔舌頭,自言自語似的輕輕說,“好幾天沒有喝人血了呢!”說著手指對著那漢子的脖子就掐了下去。

  那漢子剛才還故作鎮定,其實心裏早就怕了。這時一看不好,“噗啦”一聲竟然嚇得拉到了褲子裏。

  星送趁勢一拉梅七道:“兄弟,咱們還是問一下他吧,若他實在不說,再給你喝血不遲!”

  那漢子慌忙說:“我說我說,我見你們兩位是生麵孔,便想,便想從你們手裏弄些銀子花花……沒想到,沒想到……”似乎還是對梅七不放心,臉上驚恐擔憂的神色一覽無餘。

  星送說:“你還說謊!到底是誰派你來的?”

  “真的,真的不敢騙你們!”

  梅七眼一瞪,大聲道:“你說什麽?”

  那漢子這時怕極了梅七,身子隻一個勁地發抖說:“我,我,我是畜生!我不該貪財的!我不該賭博!”他說著,鼻涕眼淚的全流了出來。

  “算了,七弟,送給你吸血吧!”星送話剛說完,那漢子“啊”了一聲,昏死過去了。

  兩人知道這漢子所說不假,本來還以為遇到點什麽頭緒了,看來隻不過是遇到了一個地痞流氓。

  “現在該怎麽辦呢?”梅七說。

  “我也不知道怎麽辦了,回去睡覺吧。”

  “呀!那是……”兩人正說話的時候,梅七突然低叫了一聲。星送沿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隻見在不遠處有一團光暈,那光暈呈暗綠色正在旋轉,越來越快,如同鬼火一般。那團光暈之下是一個土丘,那土丘此刻像是被打開了一扇門。

  星送這才發現,兩個人無意中落到了一個墳地內。剛才沒注意,這一注意才發現,周圍遠遠近近的全是墳塋。

  隻見那個被光暈罩住的土丘裏仿佛有什麽東西要出來似的,那土丘的一側,突然憑空多出來一個黑洞。過了不久,一道綠色的光團毛茸茸地從那墳內冒了出來,與墳上籠罩的光一遇見,馬上合而為一。在那兩團光合成一體之後,一個瘦骨嶙峋的人形怪物出現了。

  那個瘦骨嶙峋的怪物從墳墓裏一出來,仰天打了個哈欠,像是剛剛睡醒一般。接著往四周看了一圈,隻見四野寂寂,並沒有人影兒,這才長吼一聲,腳下踩著一團綠光浮上了天空。

  星送看看梅七,梅七此刻竟然像是害怕似的,手緊緊地抓住了星送的手。一雙小手裏竟然沁出了汗來。

  “噯,七弟!”星送晃晃他。

  “哦!”梅七猛地回過神來,“是綠毛屍怪,這地方怎麽有……一定是什麽東西要出現了!”

  “綠毛屍怪?那是什麽東西?”

  “是一種屍體修煉成的魔怪。有的人死的時候還有一些怨念在支撐著,一般便會形成鬼魂,或者叫地縛靈。但是有一種情況是這個人還沒有完全死去便被埋入地下,並且又有怨念。這便會形成屍怪。屍怪形成之後,就是一種半生半死人,你說它是人,它身體已經死掉了,說它是怪,它既有獰厲的魂魄,又能用魂魄來控製一具屍體。因為這屍體本就是屬於它的,所以便能凝合為一體。也就是說,它有鬼魂和僵屍的所有力量。在這些屍怪剛形成時還沒有綠毛,隻有經過千年以後,屍怪才會長綠毛,這樣的屍怪,也就成了精了。但是好在它們一般不會出來,除非是有人許下諾言,在召喚它們。”

  梅七一口氣說完,星送心裏一緊,心想,又是一個大麻煩。不知道是什麽人,是什麽事,竟然使得這小小的無望溪縣充滿了烏煙瘴氣。

  “咱們跟在這個綠毛屍怪後麵吧,看看究竟是什麽人在召喚它。”星送看看梅七建議說。

  “好的,咱們隱去身形,最好動作輕一點。這種屍怪感覺特別靈敏。”梅七說著,手不自覺地牽住了星送的手。

  星送突然感覺心中一陣異樣,為什麽七弟的手跟女孩子似的,這麽軟綿綿的,像沒有骨頭一樣。

  隻看那綠毛屍怪駕著綠光往前走,一直到了城裏。星送和梅七二人跟在後麵,左轉右轉,不多時間來到一個大院子上方。那綠毛屍怪按下綠光,往大院裏落去。

  兩人來到無望溪就聽說了本地最大的家族是朱府和陳府,當然也知道這個院子,就是朱家的府第了。

  梅七疑惑地望了星送一眼,星送此刻心裏也在想:難道朱家竟然是魔道中人?

  “壞了!”梅七一聲驚呼。

  “怎麽了?”星送問。

  “會不會是陳府召喚了綠毛屍怪來暗殺朱家的人?”

  “對!咱們快進去看看。”

  綠毛屍怪一落入朱家之後便沒了聲響。

  星送和梅七從前往後逐漸找去,正找著找著,忽然聽到一聲痛呼。

  “壞了!”星送對梅七道,“綠毛屍怪得手了!”

  “咱們先去看看,反正那朱家老爺也不是什麽好東西,死了就死了。”

  兩個人往發聲處奔去,隻見一處房間還亮著燈火。透過門縫望進去,隻見一個幹巴巴的老道士正坐在地下的一個蒲團上。那個綠毛屍怪正在房內,嘴巴上還有淋漓的鮮血,此時它把舌頭正伸出來舔著嘴邊的血。

  在那老道士身後的是一個胖胖的中年人,地上躺著一個已經死去的人,因為全身的血都被那綠毛屍怪吸去,此時蜷縮成一團,看不出是什麽樣子。

  兩個人對望了一眼,知道這事蹊蹺,絕對不是兩個人想像的那樣,這綠毛屍怪是朱家召來的。

  隻聽那老道士口中念念有詞,念完說道:“汝既已飲罷鮮血,當為吾等了卻心願!”右手一伸,一張符紙貼在了綠毛屍怪身上。

  屍怪喝完了人血,像是醉醺醺地提不起精神。這時被那符紙一貼,竟然倒在地上睡去了。

  躲在老道士身後的胖胖的中年人這才走了出來,道:“師父,這屍怪果真有那麽厲害嗎?”

  那老道士並不答話,隻是閉目養神。

  胖中年人見老者不說話,又接著說:“弟子曾經派出了五個護院去陳府打探消息,都是有去無回,看來那邊準備得……”

  老道士打斷了他的話:“你已經派人去過陳府了?”

  胖胖的中年人馬上恭恭敬敬回答說:“師父有所不知,我故意派了幾個略通武功的人去,讓他們以為咱們這邊並不知情,隻是我嫉妒陳府之富罷了。”

  老道士搖搖頭:“你以為那邊是好騙的麽?他們應該早就知道為師已經來了,若不是這樣,哪裏還有朱家?”

  中年人馬上垂頭說:“是,是!”

  老道士並不看他:“你不要不服氣,你知道那個陳先生是誰麽?”

  “不就是南方尊者的弟子麽?”

  “糊塗!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我怎麽會有你這種弟子!”

  中年男人臉上露出了驚恐神色,說:“你也知道,弟子雖然記在師父門下,卻並不曾學過仙術。”

  那老道士搖搖頭:“這確實也不能怪你。唉,你要是知道這個人也是朱家的人不知道你會怎麽想。”

  “師父是說他也姓朱?並不是姓陳?”

  “這個人叫朱名山。”

  “啊!”那中年人看來非常吃驚,竟然猛地叫了出來!

  “師父是說他是朱桓的兒子?”

  “正是。當年你殺了他父親,搶了他父親的小老婆,這種仇他當然要報。他既然來了,並且一直沒有對你出手,就是因為忌憚為師。現在他們那邊就是在等著一個老妖怪的出現!”

  “師父是說……”中年人頭低低地垂了下去,似乎要附耳聽老道士要說什麽。老道士卻揮了揮手說:“你先不用打聽是誰,為師已經準備妥當了。這些人來了也是因為看上了一樣東西,並不是真心實意要替他報仇。”

  “師父是說必要的時候可以把那東西讓他們拿去?”

  “你不用問了,為師自有妙計。為師這些年在山中修煉,也該出來積修一些外功了,你父親當日把那天書送給為師,讓為師收你為徒,就是為了今日吧。為師今天召喚綠毛屍怪的法術正是從那天書中得來的,哈哈哈哈……”

  “是,是!”中年人似乎對這老道士特別害怕,低著頭,不敢正對老道士。

  “好了,你先退下吧!”

  看著中年胖男人退了下去,那老道士左手拂塵輕輕一揮,隻見那本已睡下的綠毛屍怪輕輕地浮在了空中,往一個空大箱子中躺了進去。

  星送和梅七大氣也不敢出,不知道這老道士是誰。

  那老道士做完這一切,突然“咦”了一聲,眼光輕輕地掃過星送和梅七隱身的地方。星送知道不妙,一拉梅七便要縱身逃去。

  剛騰身到空中,就見一道劍光刺了過來。

  那劍光靈動無比,威力無窮,在星送看來竟然非常熟悉。他心裏同時閃過一個念頭,難道是本門中的人?

  但是折劍門誰有這麽厲害的功力呢?不論是靜亦弧還是卻道孤劍光都沒有這麽厲害。況且在折劍門中劍氣為紫色的實在不多見。

  心中念頭電轉,那邊劍光眼看就要往他當頭劈下,他喝一聲“疾”,懸身半空,靠升空法術穩住身形,青冥劍已經當頭迎上對麵的紫色劍氣。

  那道紫色劍氣開始並沒有把星送的劍光放在心上,直到兩劍相碰,才聽那老道士口中“咦”了一聲,似乎很是詫異。緊接著就見那紫色劍氣越催越緊,一劍淩厲過一劍。

  青冥劍的自身靈性又一次被激發了出來,一股青蒙蒙的霧氣升了起來。那劍光猛地爆開,像一隻蓬開了羽翼的猛禽。

  紫色劍氣見之似乎猶豫了一下,老道士突然問道:“你怎麽會有道一真人的青冥劍?”

  星送回答說:“道一真人正是家師,你是哪一位?”

  他剛才見那老道士竟然用陰損的手段召喚綠毛屍怪,所以對他沒有什麽好印象,說話間也就少了尊敬之意,直接以“你”呼之。

  老道士臉上神色一變說:“好!道一真人也有弟子了!”鼻子裏悶哼一聲,星送感到青冥劍上的壓力重了起來。

  突然間心中一個閃念,想起了一個人,猛地一驚,心道,莫非是他?

  他知道今天再拖延下去也討不了好,況且梅七正在跟自己在一起,怕是要受連累。因此劍上一緊,轉身就要走。

  梅七見星送一直跟那老道士答話,早就留下心了。這時見星送來拉自己,立時抓住星送的手,兩人就要駕劍氣而去。

  那老道士悶哼一聲道:“小輩,既然來了,就不如多留幾天吧!”說著那紫色劍氣便直向星送梅七二人飛了過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