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8章 收徒弟的和尚

  星送練成了馭劍之術,又得到了青冥劍,自然是非常高興。因為來時機緣巧合,現在他要想回到月靈山,卻已找不到回山的路。他按下劍光,落在一個小城外的樹林裏,打算先進城去再做打算。

  落下地來,整了整衣服要往前走,突然聽得後麵有個聲音叫喊:“救命呀!”星送大吃了一驚,扭過頭看時,隻見後麵影影綽綽地有幾個人,好像正在廝打的樣子。

  他念了個咒語,隱起身形趕過去,發現是幾個地痞樣子的男人正在扒一個姑娘的衣服,中間夾雜著那姑娘的尖叫和地痞們的淫聲浪語。這時他隱身坐在一棵樹上,想要懲戒幾個地痞一下。他輕輕地念了個咒語,隻見其中一個地痞鼻子裏血如泉湧地往外冒,其他幾個地痞還不知道怎麽回事,見到那地痞鼻子在冒血,就去推他,讓他到一邊歇歇,嘴裏還在說著一些打趣的下流話。

  這一推才發現不好,那地痞竟然給一推倒下了。同時身上突然著起火來,直燒得他哇哇大叫。其他幾個人正在目瞪口呆之時,才發現彼此的鼻子裏都開始流血,這一來可把這些地痞流氓嚇壞了。

  一個地痞說:“是不是我們這樣做……觸犯了哪路神仙?”

  另一個地痞看來是這夥人中領頭的,接口說:“哪有他媽的神仙……”

  話還沒說完,他的身上便也開始著起火來。這一來這些地痞們都相信了樹林裏有神仙,一個個趕緊趴在地上,叩頭不止。

  這時那第一個說話的地痞開始跪下了,對著空中禱告:“大仙饒命!我本來說不來的,可是狗剩非要把我拉上。這件事其實都怪狗剩!”說完又是一陣猛磕頭,一邊磕還一邊打自己的臉。

  叫狗剩的地痞此時身上正在被火燒,這時也叩頭說:“大仙,大仙……不要聽他瞎說,我……本,本來不願意……來的,今天,二柱子和鐵蛋,跑……跑到我家裏去,非要拉,拉,拉著我出來……尋開心,我,才來的。”他一說一喘,好像被火燒得極疼的樣子。

  那個叫鐵蛋的說:“狗剩,明明是你帶大家來的,要不,怎麽會惹惱神仙老爺,一人做事一人當,你不要抵賴。”

  二柱子也緊跟著說:“就是,大仙看得最清楚,如果不是你帶我們來的大仙怎麽會燒你不燒我們呢!”

  那個叫狗剩的地痞看看沒法抵賴,隻拿著頭在地上死命地磕。

  星送看看差不多了,況且第一個被燒的地痞,這時候像殺豬一般叫喚。他裝出嚴肅的聲音道:“你們幾個做的壞事,本仙自然知道,所以這次被本仙看在眼裏,自然不會饒過你們。本仙要考驗一下你們,看你們誰的懺悔比較誠懇,本仙就饒過他。”

  那幾個地痞磕頭如搗蒜地連連說:“請大仙指示,請大仙指示!”

  星送收回法力,那兩個身上著火的地痞看看剛才燒著的身上並沒有留下痕跡,甚至連衣服都沒有燒破,不由在心裏更加相信這是神仙顯靈了。星送接著說道:“你們先來輪流打對方的嘴巴,我看誰最賣力。先站成一排,然後從左往右依次打。”

  那些地痞果然規規矩矩地站成了一排,然後互相打對方的嘴巴。又過了一會,星送看看差不多了,又說道:“那我來考你們一下,看誰能答上我的問題來,我就放過誰。”

  狗剩說:“大仙請示下,俺們幾個聽大仙的吩咐。”

  星送問:“你們最敬的是哪位神仙?”

  二柱子嘴快,最先說:“那當然是關公爺了,關公老爺武功高強……”

  他正說著,被狗剩狠狠地敲了一下頭皮,狗剩說道:“我最敬的神仙就是大仙您,因為隻有大仙您才這樣明辨秋毫。”

  這家夥最滑頭,平時又餿主意最多,所以幾個地痞都惟他馬首是瞻。這時候看他這樣一說,其他人也跟著說:“是啊,是啊,我們以後隻拜您一位神仙!”

  星送心裏偷笑,問道:“你們都說要拜我,那你們可知道知道本仙的洞府月靈山紫華殿在哪裏嗎?”這才是他想問的。

  幾個地痞大眼瞪小眼,誰也沒聽說過這個地方。

  星送心裏暗歎一聲,知道他們並不知道月靈山在哪裏。其實他也是小孩天性,想一想也會知道,茫茫北溟山脈綿延橫亙幾千裏,除了一些修道者,幾乎沒有人煙,這些地痞流氓又怎麽會知道月靈山在哪裏呢。

  其實這隻不過是他心裏存著的一種僥幸心理罷了。再看看那位姑娘,這時候已經昏厥了過去,星送對她施個咒,那姑娘從昏迷中醒來。看見周圍那幾個地痞還沒有走,不由得又驚叫起來。在這空曠的樹林中,聲音傳得很遠,幾個地痞想要製止,又不敢。不製止吧,又怕姑娘的叫喊聲,被人聽到報給官府。

  這時星送說:“你不必害怕,有本仙在此,他們不敢把你怎麽樣。”那姑娘聽見半空裏傳來了聲音,知道是遇見神仙了,這才止了哭聲。

  星送又對那些地痞說:“本仙今天心情好,就不再懲罰你們了,但是你們的一舉一動本仙都清清楚楚,所以如果你們以後再做什麽壞事讓我知道的話,決不會饒過你們。今天就罰你們把這位姑娘送回家去,我就在後麵跟著你們,若有什麽不妥,馬上就會賠上你們的小命。你們可聽清楚了?”

  那幾個地痞一聽,沒想到懲罰這麽輕,頓時又是一陣叩頭。匆匆忙忙地扶起姑娘就要走。星送喝道:“去給這個姑娘叫個轎子來。”

  狗剩連忙說:“是,是,小的這就去。”邊說邊一溜小跑地去叫來了一乘轎子,幾個人七手八腳地抬著轎子走遠了。星送這才想起忘了問這小城叫什麽名字了。

  正在這時,耳邊突然聽到“噗嗤”一聲輕笑,四麵看看卻並沒有人影。

  他心下疑惑不已,喝聲:“誰?!”

  四下裏空曠,並沒有回音。想想肯定是哪位劍仙術士從此路過看到了自己所為才不自禁地發出了笑聲。也沒有多想,舉步往城裏走去。

  龍潭鎮是懸居於北域離北溟山脈很近的一個小城鎮,也是這周圍最大的一個城鎮。它的四周圍全是崇山大川,或許是因為偏僻幽深的原因,這裏奇異之事極多,佛道之教也頗為旺盛。所以,在這個小小的鎮子上竟然就有十幾座寺廟和道觀。

  正是中午,星送從鎮外的樹林裏走出來。肚子開始有點餓了,但是摸一摸身上卻沒有一文錢。孤身一個人又身無分文走在這樣一個酒菜香味四溢的繁華小鎮可真是一種折磨了。

  秋已經深了,街道上剛剛落過一層微雨,青石板的地麵看上去給人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星送沿著大街往前走,突然看到一群人圍在一個地方邊看熱鬧邊起哄。

  他從人群裏擠進去,隻見場中的空地上一個瘦猴子一樣的和尚盤腿坐在那裏。身後有一塊白布,上麵用朱筆寫著“眾武之源”四個大字。看一看周圍幾個人在竊竊私語。他不由問身旁的一人:“這是怎麽回事?”

  旁邊一個羅圈腿說:“小夥子有所不知,這瘦和尚不知是從哪裏來的,前兩天來到我們這裏,設下一個場子,說是以武會友,如果他輸了情願輸紋銀五百兩,如果他勝了隻需給他叩上三個響頭,拜他為師父就行了。”那人緩了口氣,又說:“兩天來來的人不少,結果都被他打敗了,全都拜倒在他的門下。”

  星送聽得一愣。

  這時候又有人上場,隻見那和尚睜開眼睛,露出一道犀利的目光,寒森森的好不怕人。上場的是一個滿臉橫肉的胖子,手裏拿著一把日月彎刀。

  那胖子一上場就粗聲說:“瘦和尚,俺趙拜今天就是來拿你那五百兩銀子的。你還不吃俺一刀!”

  星送聽得心中暗暗好笑,找敗,果然是來找敗的。他一眼就看出這和尚來頭不小,這趙拜肯定不是對手。

  隻見瘦和尚緩緩站起身形說:“趙施主,你可知道我們比武的規矩,如果你贏了我,我們自然奉上紋銀五百兩,如果趙施主輸了可就要拜小僧為師,情願聽小僧調遣了。”聽他說話倒是很和氣。

  趙拜說:“你就別羅嗦了,我當然知道你那臭規矩,既然都來了,俺還能說話不算嗎?出手吧,俺趙拜讓你先出手。”

  瘦和尚說:“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邊說著也不拿出武器,輕飄飄一掌就向胖子趙拜擊來。趙拜日月彎刀一錯,迎著瘦和尚的掌勢攔了下來,一邊攔一邊嘴裏猶自說著:“瘦和尚,快拿出你的家夥,俺趙拜不打手無寸鐵之人……”

  可惜他這句話還沒說完就發現這個手無寸鐵之人實在是不好對付。

  那一掌輕飄飄地擊過來,到他麵前突然像一股凶猛暗流。趙拜一收腹,活生生把後半句話咽回了肚子裏。同時身形向上一提,來一招“鶴舞白沙”,日刀護住下身,月刀斜刺裏劈下來,直取和尚的麵門。

  這和尚果然不是好惹的,看看月刀已到麵前,用袍袖輕輕一帶,就把月刀帶得失去了準頭。但是趙拜原本護襠的日刀又從上麵砍過來了。

  和尚一矮身,用指輕輕一彈,那刀如流星一般飛了出去。和尚腿往上舉,腳尖踢向即將落地的趙拜。

  匆忙中趙拜月刀刀尖對準了和尚的腳尖。沒想到和尚此時不慌不忙,一隻腿著地尚能憑空升起,往下對著趙拜就是一腳。趙拜卻哪裏還躲得及,被那一腳踹在地上,竟半晌爬不起身來。

  那趙拜也是個直腸子,此時見自己不出三招就敗在了瘦和尚手裏,跪在地上就磕了三個頭,但是“師父”兩個字卻無論如何說不出口。

  這時後麵走出一個人來,和尚對那人一點頭,那人就把趙拜帶往人群外麵去了。星送不由一時好奇之極。想不通這瘦和尚要收那麽多徒弟幹什麽。又想一想贏了和尚就可以得到五百兩銀子,將身一搖早跳入場中。

  那和尚本已坐在了地上。此刻見有人跳入場中,便馬上站了起來,對星送施禮說:“施主可是來比武的?”

  星送將頭一點:“正是,不知道大和尚意下如何?”

  和尚說:“既然擺下擂台,當然歡迎天下英雄,請問施主可知道我們的規矩?”

  星送說:“已有耳聞,大和尚不如再詳細地說一遍。”

  瘦和尚說:“此次比武係兩人自願,如果施主能夠勝得了我,那貧僧情願奉上紋銀五百兩。如果施主輸了,貧僧也不需施主給貧僧五百兩銀子,施主隻拜貧僧為師,聽候貧僧差遣便了。施主可清楚了?”

  星送看問不出什麽來,於是點頭說:“好,可是沒有其他規矩了?”

  那和尚點點頭,星送雙手相恭一禮:“請!”

  瘦和尚細眼一睜,兩道寒光直射出來。星送心中一寒,暗想:“好犀利的目光,看來這和尚有點來頭,今天的事還真的是有些古怪。不知這和尚收了這麽些徒弟將要幹些什麽?”

  那和尚可能也已經看出星送不是弱者,此時相對一禮,一股暗流湧了過來。星送默用元氣抵抗,表麵上不動聲色。和尚看看星送絲毫不受影響,也在默默運氣,一股更強烈的氣流湧來。

  場外的觀者這時見兩人站在那裏不動,都已經大叫起來:“打啊,打啊!和尚是不是怕了啊?”他們卻哪裏知道此刻兩人正在內力相較的緊急關頭上。

  不知不覺中,星送的仙家內息已經用上,那瘦和尚見星送這麽年輕本來還沒放在心上。剛才一股內力湧過去,卻發現星送動都沒動地受了他一擊,心中已暗自吃驚。此刻兩人相較的緊要關頭,星送的仙家內息又被激發了出來,他突然感到一種錐心的疼痛,像利刃一樣向他皮膚上割來。這正是仙家內息萌動之後,劍氣也跟著發動造成的。

  和尚顯然識貨,心裏一驚,合什說:“小僧認輸了,這裏有五百兩銀子,施主且拿去。”邊說後麵有人托出五百兩銀子出來。星送毫不客氣地拿走了。隻是心中的疑惑更重了。這到底是什麽樣的人?他們到底想幹什麽?

  他決定把這些事情弄清楚。

  飛來樓是一家酒樓。此時星送正坐在飛來樓上憑欄飲酒。

  酒是美酒,肴是佳肴。可是此刻他的心卻顯然不在這美酒佳肴之上。

  正在他吃著的時候,一個人走了過來。一個穿藍衫的公子哥,長相極其俊美,對他笑著說:“兄台似有心事,不如我們一起喝酒如何?”

  星送猛然從發愣狀態中醒了過來。看一看,眼前這個相貌俊美到有些嫵媚的公子哥身上。那公子正對著他一笑,說:“不知道兄台介意不介意?”

  他這才反應過來,笑一笑說:“當然不介意,人生相逢總是有緣。”

  那公子對店小二吩咐道:“麻煩小二哥把我的酒菜挪到這位公子這裏,我要與這位公子共謀一醉。”說完又是一笑,把星送都看得呆了,不由自慚形穢起來。

  星送舉起杯,說:“星送,偶然從此路過,本說形單影隻,沒想到遇到兄台。來,我先幹為敬。”說完將手中的酒一飲而盡。

  那藍衫公子說:“兄台果然豪爽,在下梅七,梅花的梅,北鬥七星的七。”說完也幹了杯中酒。接著說:“在下剛才看到兄台,不由起了惺惺相惜之念,倒是冒昧了。”

  星送微笑道:“哪裏話,在下高興還來不及呢。似兄弟這般人品,倒是在下高攀了。”

  兩人正在客套,隻聽得樓梯山響,兩個大漢和兩個僧人這時走上樓來。隻見那兩個大漢長得滿臉橫肉,眼睛卻是不相稱的小。兩個人長得竟然一模一樣。那和尚卻是一高一矮,一胖一瘦。高的比常人高出兩個頭,再加上瘦,更顯其高。矮的比常人偏偏又要矮上兩頭,加之肥胖,更增其矮。

  梅七在星送耳邊說:“那長得一模一樣的兩個是孿生兄弟,一個叫木龍,一個叫木虎,兩人自幼習武,後來被人打傷,兩個人不知道跑到哪裏學了些旁門左道的伎倆,現在是城南金鍾寺裏的幫凶。”接著又說:“你再看那一高一矮兩個和尚,都是金鍾寺住持金鍾和尚的弟子,又矮又胖的那個叫落日,又高又瘦的那個叫細竹。這兩個人都是那金鍾和尚的得力助手。”

  聽梅七這麽一說,星送心裏更疑惑了,可是此時又不便問太多問題。因此,衝梅七一笑,這一笑笑得梅七臉上竟紅了一紅,像個姑娘似的。

  那邊四個人一上來就大叫:“小二,給大爺上酒來!”

  眼角的餘光不斷地看往星送和梅七這邊,臉上似乎還帶著敵視的神氣。星送心想,難道剛才打敗的那個瘦和尚就是金鍾寺的。如果是,那他們收那麽多弟子肯定是有原因的。如果不是,那又是哪裏的和尚?他來到這裏是想做些什麽?

  這樣一想覺得有很多問題都急需解答,看看梅七此時正看向窗外。於是低聲問道:“梅弟,你吃好了沒有?如果吃好了咱們先下去吧。”

  那梅七對他點點頭。

  兩個人就離開酒桌向樓下走去,沒想到那個矮和尚突然一聲厲喝!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