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五章 寶輦香輪九陌塵

  光影在兩人中間轉移,無聲無息。窗外的雨下了停,停了下。

  屋簷下墜落的水滴,仿佛無盡的更漏,敲打著石階,淅淅瀝瀝沒有盡頭。

  公主瑟縮在牆角,焦急地等著他離開。從清晨到正午,從正午到黃昏,不安就仿佛一粒種子,在雨聲中漸漸發芽、生長,藤蔓般攀爬滿整個房間。

  她幾度抬起頭,悄悄打量卓王孫,卻見他隻是淡然坐在那裏,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

  直到日色西沉。

  她終於忍不住問:“你要在這裏呆多久?”

  他淡淡一笑,仿佛聽到了很孩子氣的話:“這裏本就是我的房間。你和我的。”

  這尋常的一句話,卻讓她的臉色瞬間蒼白。

  這句話意味著,他根本不打算離開。

  那她怎麽辦?她櫃子裏那個人該怎麽辦?

  然而,她又有什麽理由趕他走?不要說她現在心中有鬼,根本不敢對他有半分觸怒。就算平時,這是他和她的婚房,不要說隻是坐在這裏,就算要留宿,也是天經地義的事。

  看著他平靜的目光,她心中卻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在升起。

  她強烈地感到,眼前這個男子,必定是已洞曉了一切。

  那麽,他為什麽還不發作?為什麽還不痛斥、責罵、甚至殺死自己?

  為什麽?僅僅是為了玩一場淩虐獵物的遊戲,慢慢欣賞她惶恐失措的醜態麽?

  她霍然抬頭,眼中有淚光閃動:“你到底在等什麽?”口氣雖然強硬,卻已毫無底氣,滿是坦白認輸的意味。

  他淡淡一笑,沒有回答,隻若有意若無意看了立櫃一眼。

  櫃子深處,仿佛有生澀的響聲傳來,仿佛尖銳的指甲劃過了鏡麵。

  公主全身一震,連心都要跳出了胸膛。然而,那絲響動又消失了,一切仿佛隻是她太過緊張產生的幻覺。

  她心驚膽戰地看著卓王孫,他卻一動不動,似乎什麽也沒聽到。

  公主的心還沒有平複,又是一聲澀響傳來。這一次,比上次大聲了許多,也長久了許多。在人的耳膜裏留下刮骨磨牙般的創痛。

  公主臉上僅有的血色也隨之消失。她已徹底絕望,不要說卓王孫,就算是一個聾子也該聽到了。

  但他卻依舊隻是微笑。

  公主的心中再度強烈不安起來。她本以為,秘密被揭穿已是最可怕的結局,卻沒想到,他臉上淡淡的笑意竟比這還要可怕一萬倍。

  她咬了咬牙,橫下心道:“你,你沒有聽到嗎?”

  卓王孫依舊望向遠方,輕描淡寫地道:“聽到什麽也無所謂了,我相信你,裏邊什麽都沒有。”

  突然,那聲音化為了連續的悶響,似乎有東西在撞擊著櫃門。

  公主禁不住霍然起身。

  他輕輕歎了口氣:“忘了告訴你,此生未了蠱有個特質,一旦被種在血肉之軀上,就與宿主一起,有了呼吸。它呼吸時消耗的空氣遠遠大於宿主本身,當空氣不足時,就會發狂,伸出所有的觸角,拚命探入宿主體內。這些觸角一旦遇到血,會像藤蔓一樣,迅速生長,刺破每一根血管,從血液中掠取養分。”

  卓王孫的神色淡淡的,仿佛在說著一件漠不相關的事:“最後,每一條血管都被纏緊,每一滴血都會被吸幹,而它的宿主,要曆盡淩遲般漫長的痛苦,才會死去。”

  “變成一具空殼。”

  公主怔怔地站在當地,麵色如紙。突然,她轉身就要向立櫃跑去。

  “站住!”他臉色陡然一冷。

  他依舊沒有動,但隨著這兩個字,一股森冷的氣息迅速在房間中蔓延,仿佛這房間裏,亦有一隻無形的蠱蟲,生出無數觸角,鉗住她所有血脈,讓她無法前進哪怕一步。

  公主再也顧不得其他,回身跪在他腳下,哭泣道:“是我的錯。你要責罰就責罰我好了,不管怎樣都行。但這個人是無辜的。他隻是無意中走錯了……”

  仿佛是不願看她聲嘶力竭求饒的樣子,他微微一笑,向她伸出手。

  公主惶然抬頭,不知他要做什麽。

  他耐心地等待著,臉上始終是溫和的笑意。

  公主不得已,隻好將手遞了過去,卻被他一把扼住,猛地拖到膝上。

  他抬起她的下顎,逼迫她直視著自己:“無論你做過什麽,我都原諒你。”

  每一個字都無比溫柔,卻沒有它們該有的溫度。公主驚慌地搖著頭,仿佛看到了魔鬼,在陽光下露出讓人寒冷的微笑。

  他輕輕拂去她額上的亂發,就像拂去一縷塵埃:“可你發過誓,裏邊什麽也沒有。”

  “而我也發誓,絕不打開它。”

  他凝視著她,眸子中有冰冷的笑意,在緩緩散開:

  “永遠。”

  永遠兩個字,仿佛是一道閃電,將她的心徹底劈開。

  那一瞬間,公主完全明白了。她不顧一切地奮力掙紮起來。羞憤與仇恨烈火般燒灼著她的心,讓她再顧不得風度與尊嚴,用手肘,用牙齒,用指甲撕扯著周圍的一切,想掙脫他的掌控。

  他手腕一沉,溫柔而果斷地將她拉入懷中,緊緊抱著她。無論她在懷中如何死命掙紮,嘶聲咒罵,他都隻是抱著她,目光冷冷望向對麵。

  撞擊櫃門的悶響越來越急,一聲聲敲擊在寂靜的暮色裏,發出空洞的回音。

  那隻巨大的紫檀立櫃,仿佛一具華美的棺木,在夕陽的餘暉下發出死亡的光芒。

  他的懷抱如此之緊,控製住她所有的掙紮,卻又不讓她昏迷。整整一個時辰,直到她親耳聽著這一聲聲悶響,從零星,到連續,到撕心裂肺,再到一點點衰竭。

  她的哭喊也一點點孱弱下去,最終化為一串低沉而斷續的詛咒。

  那是世間最惡毒的詛咒。打通生死,貫穿輪回,在幽暗的空氣裏一遍又一遍反複著,任何人聽到都會禁不住心驚膽寒。

  卓王孫卻隻是付諸一笑。

  直到她連詛咒的力氣也失去了,隻能伏在他膝上抽搐時,他才鬆開手,俯下身,在她耳邊輕輕道:

  “你一定很想知道,我為什麽不殺死你。”

  為什麽?

  她抬起頭,死死地盯著他,那張原本清麗的臉被淚水與鮮血染得一片模糊,布滿血絲的雙目中仿佛有鬼火閃動。

  是他要故意留自己在世界上,永受痛苦?

  還是她太卑賤,她的血已不配染紅他的劍?

  卓王孫淡然一笑:“因為你對我還有用。”

  有用?公主滿是仇恨的目光中,閃過一絲茫然。她曾是金枝玉葉,如今卻不如一株敗草,還有什麽用?

  “你來朝鮮的目的,不是建功立業,也不是和親日本。”

  “而是殉國。”

  公主的身子顫抖了一下,蒼白的臉上卻沒有表現出特別的驚訝。如今,她的心已成死灰,沒有什麽能讓她動容。

  卓王孫看向遠方:“一年前,我痛失摯愛。事出突然,我甚至來不及好好安葬她。於是,我決心要一場天下縞素,來作為她的陪葬。這時,你父皇和師父一起找到了我,求我出征朝鮮。”

  “天下縞素,是他們唯一能說動我的籌碼。”

  “但,即便明天子駕崩,也無法號令朝鮮、蒙古、日出之國同時縞素。而我要的天下,正是全天下。隻有你,能做到這一點。”

  公主的手抽緊,長長的指甲幾乎刺入了他的肌膚。

  卓王孫的聲音依舊平靜而溫和,仿佛隻是在給她講一個故事:“你能做到,不是因為你的身份,而是巧合。你無意中成了諸多因緣的樞紐。你曾和親於蒙古俺達汗,又曾嫁與日出天皇。有了你,要完成天下縞素,就隻要有兩個條件。其一,日出之國戰敗。其二,你要在最關鍵的一戰裏,親征漢城,並舍身殉國。”

  “如此,你公主之尊,卻提兵血戰,為國捐軀。想必你父皇昭告天下,讓明朝七千萬子民為你服喪默哀,並不荒唐。朝鮮是大明屬國,更當緬懷這位為他們贏得勝利的公主。日本已然戰敗,你又曾為天皇之後,迫令其舉國服喪不難。至於蒙古……”

  他嘴角挑起淡淡冷笑:“蒙古人民至今仍以為,為他們修造起不滅都城的,不是相思,而是你。當發現舉國百姓自發為你默哀時,俺達汗等少數王公即使知道真相,想必也不會說破。”

  “這就是天下縞素。”

  “因為你,讓不可能成為可能。”

  雖然卓王孫早已鬆手,但公主卻沒有掙脫,而是維持著當初的姿態,一動不動地伏在他膝上,久久沉默著。

  夕陽在緩緩退去,隻在他身上留下最後的光明,卻將她的身體埋葬入蝕骨的黑暗。

  陽光就像是一柄利劍,在他和她之間,分割出人間與地獄。

  終於,她嘶聲道:“這些,是你和父皇、師父商量好的?”

  “是。”

  她的聲音更加沙啞:“他們送我來朝鮮,目的就是要我死在戰場上,換一場天下縞素?”

  “是。”

  “你們在決定將我嫁給天皇時,就算計好了這一切?”

  “是。”

  公主卻笑了,笑得淚痕滿麵。那一刻,她一直緊繃的身體坍塌下來,軟軟地滑倒在地上,卻是那麽輕,連一點聲音都沒有激起。

  卓王孫注視著她。

  他清楚地知道,他已摧毀了這個女子的一切。她的身,她的心,她的意,她的信仰,她的神髓。這毀滅是那麽徹底,挫骨揚灰,洞徹輪回,絕無複蘇的可能。

  但,又能如何呢?看到此刻的她,他快意麽?

  他低頭,交叉的十指觸到額前,微微苦笑。

  四周寂靜無聲,隻剩下最後一線光明在房間中轉移,照出他如冰玉鏤刻的側容。卻第一次,顯得那麽疲倦。

  他緩緩起身,歎了口氣:“我也厭惡了這一切。”

  “我已為你準備好一場偉大的戰爭,亦是你體麵的葬禮。”

  “從此,所有的恥辱都一筆勾銷,你名垂青史,萬古流芳。億萬子民為你麻衣喪服,痛聲哀哭。而我,得到我想要的回報。”

  他默然片刻,輕輕歎息。這歎息中有淡淡的悵然,為這荒唐醜陋而悲涼的一日,劃上中止的符號。

  “然後,這一切就結束了。”

  他轉身離去。空氣中最後的日影,也隨他的離去消逝了,整個房間終於完全淪入了暗夜的懷抱。

  風停雨歇,巨大的虛生白月宮靜如永夜。

  黑暗中,公主緩緩點頭,她眼中的光芒,宛如冰冷的星辰:

  “你放心,我會好好活著,活到你給我準備的葬禮上。”

  一夜驟雨初歇。天地開闊,空氣清新,仲夏的初晨,太陽還沒有變得灼熱時,是一天中最愜意的階段。

  卻仿佛孕育著風暴即將來臨前的寧靜。

  公主靜靜地坐在窗台前,夏日的風已相當溫暖,她卻隻感到清寒刺骨。她蜷縮著身子,身上的衣衫淩亂不堪,沒有絲毫溫暖。

  已經整整三天,她沒有喝一滴水。隻是怔怔地望著窗外,一動不動。

  窗外,雨急風驟,又漸漸消歇,她的眼睛,卻似乎從沒有閉過。

  身後,是那個黑沉沉的紫檀立櫃,她就倚在這個櫃子上,臉上掛著恍惚的微笑。

  門,輕輕被打開了。

  一隊隊宮女悄無聲息地走了進來,將手中托著的東西放在公主麵前,隨即慌忙走了出去。

  綾羅綢緞,奇珍異寶,頓時,將公主映襯得像是在雲端中一般。

  公主一動不動。這些,於她,已沒有了半分意義。

  “該是你出征的時候了。”卓王孫的聲音淡淡傳來。

  公主震了震:“出……出征?”

  她喃喃地重複著。這個詞仿佛喚起了她許多回憶,令她暫時清醒了一些。她慢慢地扭過頭,深陷的眼眶發出森冷的光芒,直勾勾地盯著卓王孫。

  極度虛弱的身體幾乎無法負荷這個簡單的動作。她依靠在木櫃與窗欞間,仿佛一隻斷了線的木偶,輕輕喘息著。隻要一陣風,她就會跌倒下去,在他麵前裂為支離的碎塊。

  卓王孫一把將她拉起來,徑直拖到妝台上。揭開大大小小的妝盒,擺在她麵前:

  “起來,打扮得像一位公主,去履行你該做的事情。”

  該做的事情?

  如果,她還有一件該做的事,那就是天下縞素。

  這也是她來到這個國度的目的,她的父皇跟卓王孫訂立的契約。

  她笑了。是的,為什麽不履行呢?她已經被賣過一次了,已經沒有討價還價的權力。隻能被蹂躪。羞辱。

  她望著滿地珠翠雲裳。她認得這一切。那是她曾被許為日出之國皇後時所準備好的一切。輝煌的衣裝,豐厚的嫁奩,足以匹配一位公主,或者一國之後。

  可惜,她配嗎?她還有高貴、風華、榮耀、尊嚴嗎?她隻有一身屈辱,遍體傷痕。

  她的心忽然一震,仿佛燃燒起來。

  她還剩下什麽?如果屈辱與傷痕是她唯一擁有的,她也要用它們做武器,刺入兩個人的心裏,讓他們永生難忘。

  一個叫楊逸之。

  一個叫卓王孫。

  望著鏡中的自己,她慢慢地笑了。

  “讓我死可以,但我要死在一個人麵前。”

  “楊逸之!”

  她猛然站了起來,極度憔悴的身體卻被一股慘烈的力量支撐著,逼視著卓王孫。

  卓王孫凝視著她。她的決絕在他看來是多麽可笑。

  為了見心愛的人最後一麵嗎?

  為何不能成全呢?

  他淡淡道:“我答應你。”

  陽光緩緩升起時,平壤城的大門打開了。

  首先奔出的是十二匹桃紅戰馬,馬上騎著十二名窈窕少女,卻都穿著桃紅色的戰裙,英姿颯爽。她們手中拿著淨瓶,用楊柳枝挑著瓶中的甘露,灑在道路上,騎馬穿過城市,一直向對麵七裏地的平原處而去。

  那裏,戰雲滾滾,旌旗飄揚,營帳連綿出數十裏地。

  正是戰場。

  左側,是楊逸之的飛虎軍駐紮之處。右側,卻是安倍晴明的十萬大軍。

  紅衣少女恭謹地傾灑著甘露,讓這荒涼的戰場也灑滿芳香。馬上的鑾鈴叮叮響著,點滴甘露仿佛一張長長的紅毯,向楊逸之駐地鋪去。

  整座都城都沸騰了起來,人們爭相湧上街頭,去目睹這場比日出之國迎親時還要宏大的慶典。滿城都已被錦緞、彩燈裝點滿了,煙花從城中每個角落射向空中,樹木上都披上了紅緞,宮殿上都新描了金漆,顯得喜氣洋洋的。

  隻是,沒有人知道這慶典是為了什麽。

  突然,虛生白月宮門前的二十四尊禮炮一齊轟鳴,一駕鳳輦,緩緩自宮中駛了出來。

  禦駕的八匹駿馬,無一例外,都是通體潔白,就像是雪山上的精靈,曳著這座鳳輦緩緩前行。鳳輦極其龐大,就像是一座浮動的行宮。為建造這座鳳輦,幾乎窮盡了平壤城所有的財力,它之上的每一小片裝飾,都價值連城。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卷起的簾帷之中。

  鳳輦的最前頭,簾帷高卷,公主凝妝端坐。

  從沒有人見到公主如此美麗過。在他們的回憶裏,也從沒有任何人曾如此美麗過。當鳳輦緩緩走過街道時,兩邊雲集的民眾竟忘了歡呼,仿佛呆住了一般,看著公主的容顏,緩緩自他們麵前飄過。

  那麵容中,卻有淒傷,深深印在他們心底,將最後一縷歡樂窒住。

  他們望著公主,似乎感到了一絲不祥,有些不知所措。

  公主微笑,皎潔的臉上有旁人永遠無法模仿的雍容,向四周的人揮手致意。

  所有人都呆呆望著她,望著他們從來不曾見過的美麗,高貴,榮華。

  望著她緩緩出城,注定不會回來。

  終於,鳳輦行了七八裏,才緩緩停在楊逸之的駐地前。

  楊逸之率領著飛虎軍,麵色蒼白地看著公主。

  他從這驚人的美麗中,感受到了瀕死的寂靜。

  緩緩地,卓王孫倚馬仗劍,跟隨在公主鸞駕之後,出了平壤城。他身後,朝鮮所有官員都穿戴著朝服,或騎馬,或坐轎,踟躕而行。官員之後,是大明朝的所有士兵,共八萬餘人。黑壓壓的,就像是東來紫氣。

  這,或許會是朝鮮戰爭的最後一戰。

  慌亂的號角聲響起,駐紮在平壤城外的倭兵也被驚動,不由得布成了整齊的陣型,提防明軍偷襲。十萬倭兵,全都緊緊握著手裏的火槍,警惕地打量著明軍。

  那一刻,三軍列開恢宏戰陣,對峙在這方小小平原上,鼎足而立。

  三方軍隊,十八萬大軍,齊齊注視著這駕華美莊嚴的鳳輦。

  炫目的陽光中,公主盈盈一笑。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