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章 高閣登臨雨後天

  青草潤濕的山頭上,平秀吉與千宗易回頭望著寺院。

  寺院在三軍的駐紮下,顯得有些淩亂,但寺院正中的神殿,卻透露出不動如山的沉靜。

  平秀吉長歎一聲:“卓王孫,果然不愧為天下第一的豪傑。”

  “天下豪傑,無不在我掌握,隻有他,我卻看不透。”

  千宗易臉上也露出疑惑之色,顯然,他也想不到卓王孫竟會這麽輕易地放他們走。雖然他們此次夜探敵營,有著十足的把握全身而退,卻絕沒有料想到,敵人竟根本不曾出手。

  雖未出手,但卓王孫的氣度,風範,卻已令他們折服。但,這也無疑激起了平秀吉好戰的熱血。

  經曆了戰國時代悲涼的歲月後,這位梟雄麵對任何險惡之境,都從未服輸過。他的赤眉紅瞳中流露出熾烈的戰意,在山崗上逆風飛揚。平壤之戰,必將是一場前所未有的——

  血戰。

  鬱鬱錦繡的蒼光山向大同江延伸著,在山峰的另一角,交匯著另一條古老的河流——普同江。牡丹台座落在蒼光山延伸的丘陵上,是這裏最負盛名的古跡。七星門,普同門,含逑門,正陽門,長慶門,大同門將這座城市約束為三角形。與蒼光山一起,瑞氣山,錦繡山,牡丹峰點綴著大同江、普通江秀麗的景色。南麵廣闊的平原,又保證了這裏的富庶。自檀君時代起,這裏就是朝鮮最重要的城市之一。

  這就是平壤。一座美麗、古老、富足、安詳的城市。

  而今,當卓王孫率著大明將士們攀上牡丹峰,俯瞰平壤城時,卻隻感受到這座城市的破敗、荒涼。這座城市已失去了生機,不再有著千年古都的堂皇氣象,隻印滿了戰爭的殘痕。

  城中的道路上,到處可以見到穿梭的日出之國士兵。名勝古跡們已被拆除得七零八落,房屋、城牆已不顧半分美觀,被改造成最實用、最耐受衝擊的形式。

  平壤城本號稱柳京,城中到處都是低垂的柳樹,特別是大同江、普同江兩岸,柳蔭如織,朝鮮詩人鄭知常曾寫下:“紫陌春風細雨過,輕塵不動柳絲斜”的詩句。而今,合抱粗的柳樹已幾乎被砍伐殆盡,留下的是一株株三四寸高的樹樁,在風雨中凋敝。無數座鐵爐、火爐冒著滾滾的濃煙,晝夜不停地打造著兵器、鎧甲、炮彈、器械,士兵們忙碌地穿梭著,喊著號子製造著戰爭所需要的一切。

  這座城市,已成為一座巨大的戰爭機器,隨時會孤注一擲,重創敵人。

  而城中的朝鮮百姓,全都衣衫襤褸,在倭軍的皮鞭下艱苦勞作著,將這座城市變得更殘酷。大量的百姓不斷死去,化成城牆下堆積如山的骸骨。

  戰爭,在這裏剪成一個縮影,有著淚之白,血之紅。

  卓王孫與楊逸之以及各位大將、長老俯瞰著平壤城,盡皆皺眉不語。

  這座城的堅固,超出了他們的想像。這座城已完全化成了一座戰爭之城,沒有半點冗餘,每一分、每一寸,都為戰爭而設。

  攻下這樣的一座城,絕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日出之國能在三個月內就幾乎占領了朝鮮全境,朝鮮官兵竟幾乎沒有還手之力,倭軍強悍的戰鬥力,濃縮在這座城中,給每個觀看的人以切身的震撼。

  突然,山峰下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有人大喊道:“不要阻攔我,我是來報告軍情的!”

  喧嘩之中,隻見一人衝上了峰頂,見到卓王孫納頭就拜:“小人申泣見過大人。”

  隻見他蓬頭垢麵,身上穿了一件破棉襖,背上背著一隻破背簍,滿麵泥灰,背簍中裝的是幾件破衣服,還有個破鍋,樣子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卓王孫道:“請起。”

  申泣站了起來,腿一軟,差點摔倒在地。旁邊的總兵們看著,都笑了起來。

  申泣道:“大人們不要見小人這個樣子就嘲笑,小人也曾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官拜巡察使,曾與倭賊大戰過十餘場。小人於今這麽狼狽,就是為了從倭賊包圍中逃脫,來投奔大人啊。”

  卓王孫問道:“你都打過什麽仗?”

  說起往日的雄風,申泣精神立即抖擻起來:“小人寒窗十年,熟讀兵書。生平最擅長的就是騎兵戰。當年女真族肆虐於朝鮮北方,凶悍之極,殺官作亂,幾十位有名的將領都奈何不得他們。小人率領三千騎兵,乘夜突襲,將他們斬殺過半。女真人逃跑,但哪快得過騎兵?被我追上去,幾乎斬盡殺絕。小人也由於戰功而拜巡察使。”

  “倭賊剛犯我時,一夜而占釜山。朝中多少將領都不敢出戰,小人親請王命,前去抗擊。小人探聽到倭賊以步兵為主,步兵哪裏能敵得過騎兵?於是小人在彈琴台旁布置了一萬騎兵,分為三隊,準備跟倭賊酣戰一場,揚我朝鮮國威。彈琴台地方開闊,適合騎兵衝鋒。且背對大江,退無可退,正是背水一戰的絕佳之地。”

  步兵敵不過騎兵,此乃常識。騎兵速度快,可以裝備比較長大的兵刃,奔跑起來衝擊力極大,的確不是步兵所能夠抗衡的。申泣布置騎兵來對抗倭賊步兵,的確是很好的戰術。當年項羽以背水一戰之戰術大敗秦軍,流芳百世,也是極為經典的策略。那麽,這一戰的結果如何?眾總兵們都豎起了耳朵聽他說下去。

  申泣長長歎了口氣:“哪知天不佑我啊!小人千算萬算,就是沒算到彈琴台旁全都是稻田,泥濘之極。騎兵根本無法行動。第一波衝鋒之後,就全陷在泥田裏,動都動不了。被倭賊砍瓜切菜般殺了個幹淨。第二波、第三波騎兵想要逃,但背對大江,逃也沒處逃去,隻能硬著頭皮衝鋒。小人奮力血戰,方才殺出一條血路,逃了出來。可憐我手下那一萬子弟兵,全都為國捐軀了啊!”

  說著,嚎啕大哭了起來。

  眾人聽得又是驚,又是笑。此事實在太過離奇。怎麽有人布下這樣的戰術,卻不實地考察?這與紙上談兵有什麽差別?

  申泣哭了一會,繼續道:“小人逃到漢城,見到我王宣祖,稟告了敗退理由。承蒙宣祖不棄,繼續命我率軍守城。但城中幾乎已沒有可用之兵,於是我就募集了幾千人,拉到城外訓練。哪知正在訓練之時,倭兵就殺了過來。我軍急忙逃跑,逃進城裏還沒來得及關門,倭兵就殺到了。漢城……漢城就這麽陷落了。”

  眾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申泣怒道:“你們笑什麽?我可是熟讀兵書的!”

  卓王孫淡淡道:“以你之見,要攻打平壤的話,該用什麽戰術?”

  申泣本說的興高采烈的,聞聽此言,臉色霎時蒼白:“攻打平壤?”

  卓王孫點了點頭。申泣哀嚎了起來:“絕不能攻打平壤!”

  “您知道嗎?鎮守平壤的是加藤清正。號稱是日出之虎的加藤清正!他不是人啊,是虎啊,老爺!平壤城內足足有守兵三萬,都是凶悍獰惡之徒,我們怎麽可能打得過?怎麽可能?”

  “倭兵太厲害了!十個朝鮮兵都打不過一個倭兵!他們都是地獄中的惡鬼!要想攻打平壤城,至少要三十萬軍隊才行!大人萬萬不可不聽啊!”

  卓王孫笑了笑,道:“你累了,且下去休息吧。”

  幾個士兵上來,領著申泣下去更衣休息。申泣一麵走一麵還扭過頭來對卓王孫道:“大人千萬要聽小人的,小人熟讀兵書,是不會看錯的!”

  卓王孫環顧了眾人一眼,道:“你們怎麽看?”

  李如鬆笑道:“大人過慮了。申泣此人雖說熟讀兵書,但不過是紙上談兵,於用兵之道可以說是一竅不通。朝鮮將領若都是這樣的廢物,無怪乎會被倭兵打得一敗塗地。如此看來,不是日出之國太強,而是朝鮮太弱。但我大明則不同,諸位將領都是千錘百煉出來的精英,身經百戰,計謀精熟。從申泣的敘述來看,倭兵也不過是一味勇猛而已,並沒有什麽謀略。我軍作戰,隻要智勇結合,倭兵算得了什麽?”

  此言一出,眾總兵紛紛附合。

  曇宏大師掀著胡須笑道:“當日南海之上,傳言倭寇多麽剽悍,但還不是被我們全部剿滅?賊性是好則聚,壞則散,隻要一開始將他們的氣焰壓下去,他們自然就氣餒了。不用我們打,自己就會瓦解。”

  正道群豪們點頭稱是。鎮海城外,南海飛雲島、暮雪島之戰,倭寇傳說多麽凶悍,還不是被他們打得一敗塗地?倭寇將領們的指揮更是亂七八糟,根本沒有計謀可言。哪裏會是天朝各路文官武將的對手?

  牡丹峰上陣陣歡聲笑語,眾人初見平壤城時感受到的震撼,已經被對倭賊的蔑視取代。大家摩拳擦掌,準備大戰一場,將倭賊徹底從平壤城中剿滅。

  楊逸之無聲地歎了口氣。

  這件事絕不可能這麽簡單。誠然朝鮮官兵的確無能,但倭兵能在這麽短的時間內占領朝鮮全境,戰鬥力決不可小覷。這些倭兵全都剛經過日出之國的戰國時代,每個人都是身經百戰的勇士,不但武藝超群,而且意誌堅定,格外耐戰。而大明官兵卻剛遭吳越王之亂,倉促募集而成,根本沒有經過係統的訓練。若是再這麽輕敵,恐怕必要遭遇大敗。

  隻看平壤城裏的防禦這麽嚴密,就知道這座城絕不可能會被輕易攻破。

  他忍不住道:“申泣雖然屢敗,但畢竟曾剿滅女真,也有些真本事。朝鮮也不乏死戰抗倭的將領。倭兵猶能這麽快攻陷全國,戰鬥力之強勁,不得不防。而且倭兵擅長火槍,都是由紅毛國製造的,火力極強。近戰威力巨大,我軍裝備的火銃遠遠不能及。萬不可掉以輕心。”

  李如鬆笑道:“盟主多慮了。紅毛火槍就算厲害,它還是要發一槍裝一次彈藥。兩軍對壘,能夠讓他發幾槍?隻要我軍衝鋒到近處,火槍就施展不開了,那時,倭兵豈不任由我宰殺?末將請將隊伍分為兩支,一支由末將率領,攻七星門;一支由李如柏率領,攻大同門。兵分兩路,殺倭賊個措手不及。請大人下令!”

  其餘的總兵也都豪情萬丈,跪倒在地:“請大人下令!”

  楊逸之深深擔憂。驕兵必敗,這個道理已被驗證了無數次,但,總有人不明白,必須要用鮮血才能證明。

  他輕輕搖了搖頭,欲言又止。

  卓王孫道:“好,我將朱雀軍分為兩隊,各一萬五千人。軍中所有的馬匹全都歸你支配,這樣便可裝備三萬騎兵,明日一早,你便可率領大軍,突襲平壤。”

  李如鬆、李如柏轟然答應。

  卓王孫笑道:“出兵不可無賞。這便是我的獎賞,你需要好好記住了。”

  說著,袍袖輕拂。帥帳旁邊的大石上,猛然一陣嗤嗤聲響,竟被他用指力淩空刻下了一個大字:“貝。”

  字下麵,是一行小字:四千零七百。

  卓王孫道:“楊盟主,你的獎賞是什麽?”

  楊逸之沉吟著,長身而起。

  帥帳另一邊的大石上,也出現了一個大字:“文。”

  字下麵,也有一行數字:五千零兩百。

  李如鬆李如柏對望了一眼,有些莫名其妙。但卓王孫跟楊逸之不解釋,他們也不敢問。既然是獎賞,那麽“貝,四千零七百”就是賞金四千零七百兩嘍,那麽“文,五千零兩百”呢?是不是楊盟主兩袖清風,沒什麽錢,所以等他們獲勝之後,就寫一篇五千零兩百字的文章來讚頌他們?一定是這樣的。

  兩人這麽一想,立即又雄心萬丈,高昂著頭下山去。

  第一縷曙光照在牡丹峰上。青翠的山峰,像是美人頭上的一隻玉簪,直插碧天。連綿的雨終於停了,但陰雲仍密密地遮著天空,令人心中不由生出一股煩悶之感。

  迷蒙的曙氣將平壤城裹住,這座城似是還沒有醒來。但偶爾閃爍的刀劍的鋒芒,卻讓人感覺到山雨欲來的壓抑。

  城中最高的萬景台上,擺了兩隻小小的蒲團。一人峨冠博帶,踞坐中間,麵前擺著一隻小小的鐵釜,釜中茶湯正熟。千宗易跪坐在另一隻蒲團上,恭謹而寧靜地點著茶。

  濃茶。

  甲光向日金鱗開。殺氣彌野,大戰前夕的緊迫感壓著每個人的心,那人竟絲毫不在意,舉著手中的茶碗悠然一笑。

  正是廢寺之中,拜會卓王孫的平秀吉。

  卓王孫亦含笑點頭。

  他站著的地方,卻是平壤城正南方的七星門。

  一支巨大的戰鼓擺在陣前,戰鼓鮮紅,韓青主手裏握著牛筋纏成的鼓槌,肅然立在鼓前。

  卓王孫抬頭遙望遠方,他身上的青衣卻像是一片雲。一片飛揚的雲。

  第一縷陽光射下來的時候,卓王孫的衣袖輕輕抬起,斜指戰鼓。韓青主的雙手立即揚起,鼓槌轟炸在戰鼓之上。

  悶沉的鼓聲,猛然響了起來。

  鼓聲撕破了清晨的寧靜。太過巨大的銅鼓經過韓青主真氣的轟擊,仿佛是九天落下的雷霆,連整座平壤城都震動起來。

  而與他相隔三裏外的大同門,一身白衣的楊逸之身旁,清商道長也在一瞬間敲響了另一座銅鼓。

  一東一南,兩支戰鼓仿佛兩匹咆哮的上古巨獸,對著平壤城發出了一陣猛嘶。

  緩緩地,無數頂盔貫甲,手握鋒利雪亮的兵刃的士兵,從牡丹峰後轉出,在李如鬆與李如柏的帶領下,兵分兩路,越過卓王孫、楊逸之,向著城池進發。他們踏著激昂的鼓聲,要將自己的熱血灑在這座城頭,成就千秋不朽的傳說。

  一隻、兩隻、三隻……越來越多的鼓跟著響起,聲音越來越大。更大的,是三萬士兵齊步行進的踏步聲。這單調的聲音催生出炙熱的戰意,每個人都感覺到喉嚨一陣陣撕裂的痛疼,不由得緊緊攥緊了手中的兵刃。

  在即將到來的時刻中,他們或者殺死敵人,或者被敵人殺死。但無論如何,他們的生命都將會轟轟烈烈地燃燒。

  轟轟烈烈生,或者轟轟烈烈死。

  黑壓壓的軍隊逼近了城門。猛然,同時停住。

  李如鬆騎馬立在隊伍的正前方,艱難地咽了一口唾沫。他是大將,本不應該衝在隊伍的最前方,然而對倭軍的輕視,讓他親自披掛上陣,決定用一場幹淨利落的勝利,揭開朝鮮戰爭的序幕。

  倭軍能夠這麽迅速地攻占幾乎整個朝鮮,那隻不過是因為朝鮮人太無能而已。我大明乃上國天兵,日軍陬爾小國豈能當?

  但,或許,他沒有想到,當時這個陬爾小國,竟然有四千萬人。而大明這個泱泱大國,也不過才六千七百萬人而已。

  兩國之間國力的差別,絕不想他想像的那麽懸殊。

  但此時的李如鬆,卻固執而簡單地相信,上國天兵一到,倭兵必定會瓦解。

  他抬起了手,準備用一個瀟灑的姿勢發起衝鋒的號令。

  城門,就在這一刻,驟然打開。

  一匹馬,像是狂風一樣卷了出來。馬上騎士大喝道:“加藤清正,前來領教!”

  狂風大作,黝黑的鐵槍被他舞成一團黑氣,轟然向李如鬆怒砸而下!李如鬆大吃一驚,本能地兩支手臂往上一抬,耳聽喀喇喇一聲響,他手中的兩柄精鋼大刀被砸的粉碎。胯下的戰馬一聲悲嘶,竟被這一槍砸得跪倒在地上!

  李如鬆駭得心膽俱裂,急忙就地一個打滾,滾到了軍隊之中。大聲慘叫道:“開戰!開戰!”

  但他的喊叫聲完全被狂風吞沒。漆黑的風,漆黑的騎士,漆黑的馬。加藤清正就像是漆黑的猛虎,一頭撞進了明軍陣營中。頓時,火星四濺,無論什麽沾到他,都被擊得粉碎!

  他身後,權右衛門、小早川隆景兩員猛將,手中的長槍宛如兩隻蟒蛇,狠噬明軍!

  良久,李如鬆才恢複了意識,他發現,自己已經逃出去了幾十丈遠了。沉雄的鼓聲在背後催促著他,使他意識到,他不能後退。他接過一把大刀,怒吼一聲,向陣前衝了去。

  一陣猛烈的火光,猛然在他眼前閃現。他身邊的士兵,立即倒下了一片。

  紅毛火槍!

  李如鬆一凜。但他瞬間就清醒過來,狂吼道:“上!不能讓他們有開槍的時間!上!”

  騎兵的威力,在這一刻發揮了出來。中央帝國的驕傲讓明朝官兵們沒有那麽容易被打垮,他們齊聲咆哮,展開了衝鋒。

  火槍的距離,被一瞬間超越。悍勇的日出之虎加藤清正,也湮沒在了滾滾的騎兵鐵流中。

  但日本兵對火槍的熟悉,卻超出了李如鬆的想像。他們有條不紊地開火,填藥,上彈,再開火。流暢得就像是呼吸一樣。紅毛火槍的威力,也遠遠不是中原火銃所能匹敵的。竟能夠輕易地穿透明朝士兵身披的鋼甲。衝到陣前的騎兵們在成片地死亡,但,終於,他們成功地逼近對手。

  李如鬆揮舞著大刀,第一個衝入了日軍陣中。他感到,自己像是衝入了一片粘稠的血海中。刀切入人體的聲音,骨頭碎裂的聲音,慘叫咽在喉嚨裏的聲音,混雜在火槍的轟鳴中,讓他的聽覺迅速地衰竭。他的大腦也漸漸變得空洞一片,隻剩下一個堅定的意誌:衝鋒、殺!

  明軍人數雖多,但訓練有素,非常有規律地發揮了機動能力,各自完成任務,有人架梯子,有人運送傷員。有人負責防守,有人專注於進攻。不管是攻擊的時候,還是受到攻擊的時候,他們都維持著既定的陣型,堅守著自己的崗位。

  這在戰鬥的初期,令明軍取得了極大的優勢。倭軍隊的陣型迅速被四麵八方湧入的明軍截斷。但他們並沒有恐慌,一麵揮舞著刀槍與明軍展開肉搏戰,一麵采取將明軍引入日方槍炮的射程之內的戰略。這,讓他們緩慢地扭轉著戰爭的局麵。

  李如鬆驚駭地發現,當自己的士兵體力已幾乎透支,疲倦、恐慌幾乎將他們折磨得站立不穩的時候,倭軍仍然像瘋虎一樣衝刺、拚殺著。他心中感到一陣恐懼,他所與戰鬥的,仿佛不是人,而是鬼,是惡魔,是為戰鬥而生的殺戮的機器。沒有人,能真正戰勝他們。

  在如血的殘陽下,他的士兵,也幾乎在同一時刻湧起了這樣的想法。

  這,幾乎讓他們的鬥誌在一瞬間瓦解。他們仿佛是在與地獄中攀爬上來的惡鬼作戰,永遠無法殺死對方,永遠無法取得勝利。這念頭讓李如鬆手中的大刀變得那麽沉重,幾乎無法舉起。

  而倭兵,卻仍在發動著一次又一次瘋虎般的攻擊。

  他們,將用自己的鮮血,在武士刀上盛開一朵霜紅之菊。

  戰國時代積累下的經驗,讓他們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就修補好被砸爛的城牆。他們的陣型被一次又一次地衝散了,但他們極高的單兵作戰能力使他們即使在落單的情況下,也能有效地作戰。他們手中的火槍,即使在近戰之中,也能有效地發揮著威力,將敵人轟得血肉橫飛。

  不知什麽時候,明朝的士兵開始敗退。

  他們不再相信,自己能攻下這座城。他們不再相信,自己能戰勝這群惡鬼。

  騎兵的優勢,在這一刻再度發揮出來,他們調轉馬頭,瘋狂地向後奔去。殺紅了眼的倭兵,狂喊著,瘋狂地追趕著他們。

  沉悶的鼓聲,依舊轟炸著這座城池,但明朝人的心中,卻再也沒有了勝利的信念。

  逃!

  李如鬆的馬狂奔而過卓王孫。幾乎在同一時刻,李如柏也逃到了楊逸之身邊。青衣與白衣,頓時被戰場上的塵煙染滿。

  卓王孫緩緩抬起頭來。

  如血的殘陽照進他的眼睛裏,讓他感到了鮮血的暖意。他身子一錯,宛如一隻蒼鷹般飛了起來。

  “權右衛門!”

  一聲厲嘯怒發,卓王孫身子如電,掠過蒼茫長空!

  權右衛門正殺紅了眼睛,手中長槍像是出水的巨蛟一般,不斷吞噬著敵兵的血肉,這一聲厲嘯才起,他不由得一凜。仿佛,林中的鳥雀,被龍蛇盯上了一樣。

  他不由得抬頭。

  長空中沒有一絲陽光,他的眼前一片黑暗。

  這讓他感到一陣迷惘,本能地將長槍向上一舉。一股雷霆轟然自空中劈下。他手中的長槍,斷成了一截、又一截。

  他一聲狂吼,身子倒縱而出,血光,瞬間在他眼前炸開。他坐下的戰馬,化成一團熱血,迸濺在他臉上。

  他的驚駭並沒有持續太久,因為一雙冰冷的眸子,已將他鎖住。青衣凜冽,就像是北海道冬天的海風,讓他冷徹透骨。

  他死了,甚至,不知道死亡是怎麽來臨的。

  周圍的人忍不住狂喊道:“開火!開火!”

  倭兵一齊蹲下身子,手中的火槍噴出無數火舌,向著卓王孫轟擊。卓王孫的身影,卻在刹那間消失。

  “小早川隆景!”

  厲嘯聲宛如死神的追索,在倭軍上空響起。

  倭軍陣中,一名滿麵黝黑的大漢手握一柄大鐵錘,厲喝道:“殺……”

  但,他隻說出這一個字。

  他整個人刹那間粉碎。

  就像是一蓬紅色的蝶。

  卓王孫靜靜地站在那裏,負手而立,就像是從來沒有動過一樣。他淡淡道:“還有誰?”

  呼啦啦一聲響,倭兵退下去十幾丈遠,竟沒有人敢靠近他半步!

  這個人,絕不是人,他是魔,是魔中之魔!他所說的話,是魔咒,隻要喊出誰的名字,誰就必須得死!

  卓王孫冷冷一笑。

  李如柏瘋狂地抽擊著戰馬,風吹進他的嘴裏,無比地腥鹹。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逃得了,倭兵的火槍就在他耳邊炸響,他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

  倭兵追擊的速度遠超他想像,騎兵在倉促下並不能奔馳太快,有些倭兵已經搶進了明軍陣營中。他們糾纏在一起,無法逃脫。

  白衣一閃。李如柏被淩空提了起來。一閃,他的身影倏飛兩丈,落在另一匹馬上。楊逸之淡淡的聲音傳了過來:“棄馬。”

  李如柏猛然驚醒,大喝道:“後麵的士兵,放棄馬匹!調轉馬頭!”

  這幫明兵本就是騎兵,雖然訓練時間並不長,但騎術已相當了得。聞令齊聲答應,前麵的士兵伸出手,與後麵的士兵握在一起。一用力,後麵的士兵騰空而起,落在前馬上,跟著一鞭子將後馬抽得掉頭而跑。

  立即,幾十匹馬悲嘶著向後奔去。追趕的倭兵的陣型,立即被打亂。明軍抓住這片刻的機會,與追兵的距離拉開了幾十丈。但倭兵的反應也極快,一群騎兵立即從城中衝出,加入追趕的行列。

  李如柏大驚,連忙喝罵著下命令,更多的馬匹被放棄,向倭兵衝去。這稍稍打亂了倭兵騎兵的陣腳。但李如柏知道,即使如此,他也無法逃脫,因為馬匹馱著兩個人,絕對跑不快,倭兵早晚會追上來。

  他們的鬥誌已完全瓦解,一旦被追上,必將全軍覆滅。

  怎麽辦?

  騎兵衝過山崖,向牡丹峰後奔去。

  白衣突然一閃。

  楊逸之淩空躍起,白衣就像是一枚利箭,直射蒼天!一聲清越的嘯聲,就像鶴鳴般在九天震響。

  追趕的倭兵,忍不住都抬起頭來張望。

  日光,倏然一暗,跟著,轟然炸開!

  九天上的白色,是那麽耀眼,幾乎讓他們的眼睛都花了。日光凝聚在一起,倏然射出。牡丹峰一陣猛烈地搖晃!

  懸在山頂的巨石,一陣劇烈的晃動,猛然向山下滾了下來!

  倭兵嚇得臉色蒼白,大喊道:“退!退!”

  他們紛紛掉轉馬頭,瘋狂地城中奔去。巨石形成的黑影霎時將他們覆蓋,一連串骨肉碎裂的聲音像爆竹一樣傳來。大地上,留下一道觸目驚心的血痕。

  白衣如雪,楊逸之眉頭微皺,凝視著掌心逐漸淡去的光芒,臉上滿是悲憫。

  再沒有一個倭兵敢追趕。再沒有。

  於時,平秀吉飲完最後一杯茶,蕭然而去。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