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為的父母,才是成年子女最大的福氣--- 再聊“玫瑰的故事“

看玫瑰的故事,看線上線下的熱鬧。隻要國人的文化不變,別說是玫瑰,哪怕是牡丹也沒用。因為,太多的父母沒有邊界,也有太多的成年人,任由他人,包括父母,踐踏自己的邊界,活得那個一地雞毛。

自我是什麽,就是把自己的感受放在首位,任何人無權替我做決定,哪怕你是我的父母,愛人。可事實上,中國的文化是邊界不清的。如果你把自己的感受放在首位,多半會“死”得很難看。

不扯太遠,就說為人父母。怎樣的父母是好父母?玫瑰的故事中,玫瑰的父母算是不錯的。但在我看來,還是差把火。既然是大學教授,應該很懂體麵了,那去到女兒女婿家,對女婿及他媽媽,尤其要表現得格外尊重。心疼女兒是可以理解的,但畢竟女婿的媽媽照顧女兒飲食起居,基本的感恩是要有的。帶禮物也不能隻想著女兒的。言談舉止中,特別要照顧到婚姻中,“弱勢”“自卑”的女婿及家人。這點上,玫瑰和家人,包括她的哥哥及蘇蘇,都是勉強及格分。

方和他的媽媽,自然是小地方來的不大氣之人,不細說。玫瑰既然決定嫁給他,自然也就別奢望太多。人說,婚姻前睜大隻眼,婚姻後盡量閉著眼,還是有一定道理的。

婚姻家庭的話題,任何時候都不過時,她和我們的過去當下和未來都休戚相關。過去是我們的父母輩,當下是我們自身的婚姻,未來是我們子女的。我是這麽看的,我父母的婚姻,我改變不了;我自己的婚姻,成敗皆蕭何;我兒女的婚姻,我不希望我成為加減分項。成,是孩子的選擇;不成,也和我沒什麽幹係。這個態度很要緊。

我的父母輩,我的媽媽是俗氣大眾的一員。我不會因為媽媽俗氣就不愛她,但我不會給她機會,影響到我的不俗人生。我的二次婚姻幾乎都沒她啥事,都是決定之後告訴她。以我辭去高薪職位,在家全職媽媽為例,我媽沒少嘮叨。我後來重返職場,先生也短暫居家過,我的薪資夠養家,我的媽媽也沒少點評。但她從來拿我沒轍,我的性格和玫瑰一樣,我做的決定,誰都影響不了我。

我的父母輩,我非常感恩我的婆婆。婆婆自幼家境貧寒,但她是十裏八鄉有名的美人,性情好得沒話說。她嫁給了先生的爸爸,大地主家帶著殘疾的小兒子。我這個婆婆啊,人雖然不能幹,一大早上集市,午餐不到二點開不了鍋。且我吃她的飯,不誇張地說,頓頓拉肚子。我悄悄問先生,可否去隔壁嫂子家吃。婆婆絲毫沒意見,還笑嗬嗬的。要知道,她和嫂子並非多投緣。

婆婆大字不識一個,卻是我心目中最好的婆婆。首先,她養育了這麽大氣的一個兒子給我;其次,她從未在兒子麵前,說過我一個不是。要知道,她兒子可是,自己沒談過戀愛,卻娶了一個帶著娃進門的女人。我的婆婆從來沒有說NO。

我對她非常的感恩。我們結婚時,我沒有收取婆家任何的費用。他們給我了我這麽好的一個老公,足矣。我婆婆半癡呆後,每年回老家,先生顧著和老友喝酒玩牌,我這個異鄉人,獨自陪著婆婆,幫她擦身洗澡梳頭,完全自願,發自內心這麽做。照顧她的阿姨滿世界說,我這個媳婦比婆婆的閨女還好。隻有我心裏知道,我的婆婆才是真的好!因為,她從未對我的婚姻指手畫腳,我真的是無限感恩!

我如今也是婆婆。我也是媳婦心目中的好婆婆,她和她的閨蜜說,我從來不過問他們的事。在大兒的婚禮上,我發表我的西式感言,我期待你們,不論貧窮富貴,不論健康與否,都要不離不棄。兒子那年告訴我,媳婦身體不好,或許不容易懷上孩子。我說,媽媽希望你記住我婚禮上的話語。如今兩口子相識相處多年,依舊幸福如初。我這個婆婆,如我的婆婆,對他們的婚姻,什麽忙都沒有幫上。但我的媳婦說,我是她的好婆婆。

寫這貼,是想和“玫瑰的故事”的觀者說,玫瑰的故事,既是玫瑰的,也是我們的。發生在她身上的一地雞毛,她也是有責任的。與我們同理。如果我們自己,沒有擁有美好的婚姻,但至少可以把自主婚姻的權利,給予我們的孩子。

天下最好的父母,就是對成年子女的婚事不聞不問!

吾言 發表評論於
很多事不是數學有統一公式的
cwang28 發表評論於
有足夠智慧和信心的 聰明的“無為”父母功力
柏舟泛流 發表評論於
任何事情都有兩麵性。父母完全無為, 放任不管也是不行的。
Oasisflyi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扭曲時代' 的評論 : 哈哈。不僅不俗,還相當不俗。哈哈。
曉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aladirk' 的評論 : +1
baladirk 發表評論於
有時仍然需要管一管, 把個關。剛剛成年的男女都不太成熟,男人成熟相對更晚。所以父母仍然有必要對二十左右的兒子閨女管一管,否則會走了邪路。
扭曲時代 發表評論於
什麽底氣說自己是什麽“不俗人生”?還媽媽“俗氣”?自己已經是做奶奶的人了
西雅圖登山 發表評論於
有道理但不完全讚同。
Firefox01 發表評論於
你說出了一個真理。
油翁 發表評論於
寫得真棒!玫瑰的故事真是深刻,引人深思。看完感覺好像婆婆都成好人啦,果然人生如戲,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初春時節 發表評論於
不同意。
亮亮媽媽 發表評論於
非常讚!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