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terday Once More (5)—— Unwanted child

打印 (被閱讀 次)

 

我在F5大樓附近找到了合適的公寓,交付了定金。那裏距離Hayley家也不遠,她跟我一起去看過後表示滿意。兩居室的Condo,還帶一個小書房和一個陽台,麵對樓下的小公園。遇到特別好的天氣,能見度高的日子,還能看見遠處的雪山。

趁著我的律師執照還在走本州的Admission by motion流程的時候,我跑去State law library裏泡了好幾天。每個州都有自己的法律,多多少少會有些不同,和工作相關的部分我得把它們都盡快過一遍,做好筆記。當然,這隻是起步,以後,還需要時間不斷地再深入。

周五回到Firm裏參加例會,我的老板一點點把我拉進本地的各種律師圈子裏,讓我盡快建立起new connections。

下班的時候,我在電梯裏遇到了Matt。

他們公司有Casual Friday,他穿著帶某個球隊標識的套頭衫和牛仔褲,非常休閑的模樣。距離上一次吃午餐已經過去好多天了,我笑著走到他旁邊站著,背靠著扶手條,說:“Hey!你好嗎?”

Matt看了看我,禮貌地點了個頭,簡單地答:“Good.”

電梯停到15樓,一下子湧進來很多人,似乎是某個會議剛散會,他們還在持續著熱烈的討論。我們倆不得不朝著角落裏貼過去,讓出更多的空間來。

Matt突然低聲在我耳邊說:“You never text me back.”

“啊?”我仰頭看看他,問:“今天你短信我了?”

“好幾天之前了。”Matt輕笑了一聲,自嘲地說:“It’s ok. I get it. You are not interested.”

“不是的,你可能誤會了,”我趕緊說:“請允許我解釋一下,這段時間我。。。”

“沒關係的,Zoe,不用解釋。”Matt打斷我說:“肯定是我說了什麽。”

“你說了什麽?”

“About the Carpenter remark,”Matt垂下眼睛看著我,問:“對嗎?”

“噢,你是說我聽歌的表情?”我搖頭道:“跟那個沒關係。”

“那,是因為什麽其他的原因?”Matt稍稍側身看著我,在我還沒有來得及回答之前,他又接著道:“Ignore me. Don’t answer.”

這時候,電梯已經到了Lobby,大家一窩蜂地湧了出去,我們倆走在最後。Matt禮貌地對我說:“Have a good weekend.”

我在他走出電梯門之前抓住他的胳膊使勁朝後拽了一下,Matt沒有準備,踉蹌兩步趕緊撐住了扶手,我飛快地拍了頂層的燈,隨後電梯門就關上,開始緩緩上行。

我擋在門口,表情嚴肅地說:“我話還沒有說完呢!”

Matt雙手背在身後按著扶手,一言不發地看著我。我先拿出手機看了一下短信,果然,幾天之前他給我發過兩條,想約我周五吃晚飯。我把手機屏幕放到他麵前,說:“你看有多少信息我沒有來得及打開?”

隨後,我把行程表翻出來,對他說:“你給我發信息的時候,我在奧林匹亞,State law library,我在樹林裏租了一個木屋專門用來學習。你知道,幹我們這行跨州是最艱難的決定,不僅僅是法律法規細枝末節的不同之處,很多州甚至需要重新考試拿執照。我想要盡快上手做工作,就得抓緊時間把這些新信息補上。同時,我還要看我們Firm裏的案例,旁聽各種preliminary hearing,熟悉這裏的環境和流程。這些還不包括找公寓,準備搬家等等私人的事情。沒有及時回複你的信息,我很抱歉,但是,絕對不是故意而為的。I don’t play games.”

我覺得,Matt確實是一個比較敏感的男人,或者說更加感性一些。但是,我發現自己其實挺喜歡他,至少,完全不反感。

“今天就是周五,”我再次看了一下他的text,問:“你有沒有安排了其他的事?”

Matt搖搖頭,低聲道:“我。。。還在等你的回複。”

我飛快地打了幾個字按下發送,他的手機“叮”了一聲。他拿出來看,嘴角慢慢上揚,說:“我想請你吃的地方,這會兒肯定訂不到位了。”

“How about Chinese takeout?”我問他:“今天天氣不錯,我們可以在街心花園長椅上坐坐,邊吃飯邊喂鴨子。”

Matt想了想,猶豫著問我:“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買了帶去我家吃?”

“不會影響你兒子嗎?”我問。

“他一部分時間是住他媽媽那裏的,”Matt告訴我:“這個周末他都不在。”

“噢,好。”我點頭,邊給Hayley發text邊道:“我和朋友說一聲,不回家吃飯了。”

Matt帶著我去了他熟悉的中餐館,趁著他點餐等待的時間,我跑到隔壁的超市拎了兩瓶葡萄酒和一些小零食。看著籃子裏很豐盛的裝著各種好吃好喝的,我覺得自己特別需要好好放鬆一下緊繃的神經,非常期待今天跟Matt的這個spontaneous date。

Matt的房子距離公司並不遠,在略靠近Salmon bay的地方。那裏可能開發得比較早,房子看起來起碼有8、90年的歲數了。不過,這裏算很不錯的住宅區,安靜的小街,樹木鬱鬱蔥蔥,房屋與房屋之間的間隔很大,相對來說花園也大,私密性好。

停車後,Matt抱著東西下去,打開門讓我先進去。

跟我預料得差不多,他的屋子擺設簡單,東西收拾得很幹淨。客廳靠近花園的角落裏有個孩子的遊戲區域,堆著一箱箱的玩具還有Xbox等設備。

“我喜歡你家的窗戶。”我放下超市的袋子,在客廳裏轉了轉,說:“很大,很明亮。”

“房子很老了,但是結構和功能都很好,”Matt對我說:“我換了新的窗戶,現在在慢慢地更換車庫門,通往後院的台階等。”

我讚同地點頭,說:“我在Law school的時候住過老房子,很喜歡,它有自己的個性和脾氣。新的房子呢,材料什麽的也許是先進了,但也失去了很多東西,每一棟看著都差不多,流水線出來的產品。”

“我也是這個感覺。”Matt對我笑:“跟你一模一樣。”

我們倆麵對麵站了一會兒,Matt看著我發了會兒愣,突然驚醒似的說:“噢,你要不要掛外套?給你拿點什麽喝的?”

“喝水就行了,”我還穿著小西裝,被他提醒了我趕緊脫了下來遞給他,然後踢掉高跟鞋光著腳踩在地板上,邊朝廚房走邊說:“開瓶器在哪兒?我先開一瓶醒一醒。對了,外賣你想倒出來還是就在盒子裏吃?我覺得,在盒子裏吃可以少洗幾個盤子。”

“和我之前計劃地相比,已經很隨意了,不能再偷懶。”Matt從櫃子裏取出兩個很漂亮而厚實的大盤子,再拿出兩個水晶葡萄酒杯放在料理台上,輕鬆地問我:“要不要我帶你看一下我家?”

“不用了,我又不是來看房子的,還是吃飯吧!”我衝他眨眨眼睛,說:“如果等一下還有時間和精力,我再看不遲。”

Matt在冰箱裏取了一瓶水捏在手裏,咬著嘴唇說:“Zoe,我發現你想什麽就說什麽,確實,不繞圈子玩遊戲。”

我哈哈笑起來,坦白地說:“主要是沒時間,也不想浪費在這些地方。”

這時候,他家的電話響了起來,他對我說了聲抱歉,就過去接聽。我穿上鞋子,踱步到後麵去看花園,給多他一些私密空間。沒一會兒,我聽到他說話的聲音逐漸增大,幾乎有些火藥味在裏麵,果然,Matt從屋裏伸出腦袋來看我,臉色很不好地說:“I’m so sorry Zoe.”

“怎麽了?”

“兒子媽媽有事,要把他放我這裏來,”Matt深吸一口氣,道:“他們已經在路口了。”

“Oh,”我很快地說:“It’s Okay. 隨便給我兩盒外賣,我帶回去吃,下次我們找機會再約唄!”

“NO!”Matt大聲道:“I don’t want you to go.”頓了頓,他接著道:“我會跟她說,今天肯定不行。”

“Don’t!千萬不要!”我快步走過去阻止他:“孩子已經在車上了,你一定要接下來,不能讓他走。你有沒有考慮過他的心情?被你們推來推去的,當他是什麽?要走,也是我走。”

“我不是要趕孩子走,我隻是不能接受她這樣的行為。”Matt正色道:“這是兩碼事。”

“對你來說也許是,但是,對孩子不是。”我想了想,說:“這樣吧,你留下他,我也留下來吃飯,吃了飯再走,可以嗎?”

Matt遲疑著沒有回答,我瞪他一眼,說:“你在擔心什麽?我是不擅長跟小孩子相處,不過,I’m not gonna throw a knife at it.”

“Him,”Matt終於笑出來,說:“Not IT.”

很快,他的兒子Cody就背著小書包進來了,Matt堅持要跟他媽媽認真談一下這個事情,就走到門外,並且關上了門。

Cody脫掉球鞋後看見我,有些意外地問:“Who are you?”

“I’m Zoe,”我說:“你爸爸的朋友。”

“女朋友?”

“No.”

他把書包扔到玩具角,然後一屁股坐在墊子上開始找遊戲玩。我看著他的側臉,頭發跟Matt頭發的顏色一樣,皮膚很白嫩。跟jimmy相比,他身上多了不少沉鬱的氣質,感覺安靜很多,沒有那種滿屋子鬧騰的勃勃生氣。

我不懂怎麽跟他玩,於是就在廚房裏把外賣朝盤子裏撥拉。我們倆都能聽到一點兒外麵爭執的動靜,Cody看了看門口又看了看我,說:“My dad is very upset.”

“別胡說。”我反駁道:“他很高興你來了。”

“Yeah,right.”Cody給了我一個眼神,說:“你是新來的吧?肯定還不知道,我是一個unwanted child.”

我感覺到渾身的血液一下子湧進腦子裏,心怦怦地跳動,大聲對他說:“You,come over here!We need to talk.”

Cody看著我,不肯挪窩。

“I said,come!”我繃著臉衝他喊了一嗓子,指著吧台前的高腳凳,說:“Sit here!”

他磨磨蹭蹭地過來,爬到凳子上坐下,趴在吧台上看著我。我從玻璃櫥櫃裏取出兩個小小的烈酒杯shot glasses,放了一個在他麵前,放了一個在我麵前,撐著台麵問他:“Want a drink?”

“我隻有八歲多,”Cody驚訝地瞪著我:“還不到9歲。”

“你還穿尿布嗎?”

“No,早就不穿了。”

“那就行了,”我去我包裏取了一個玻璃瓶出來,對他說:“對我來說你足夠年齡了。”

Cody警惕地看著玻璃瓶裏奶白色的液體,問我:“What is that?”

其實,裏麵是我最喜歡的養樂多益生菌酸奶,隻不過,那些瓶子量太小,我通常都把它們倒出來裝進大玻璃瓶裏。今天的還沒有來得及喝,瓶子仍然是滿滿的。

“Magic liquor,”我一邊告訴他,一邊打開瓶子朝烈酒杯裏注入一丁點兒,然後打開冰箱瞧了一眼,裏麵有蘋果汁,便拿出來假裝小心翼翼地倒在養樂多上麵,說:“來,咱們倆先走一個!”

Cody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慢慢地拿起杯子來,跟我的碰了碰。我一仰頭喝了下去,隨後把酒杯拍在桌子上。他看了看我,吸了一口氣也灌了進去,砸吧砸吧後說:“Not bad.”

“Another?”我舉著瓶子問他。

“Yeah,”Cody對我笑了,說:“Hit me!”

我再給他倒了一份,正色道:“以後,不要再說自己是unwanted child,連想都不要這樣想。尤其是,不要在我麵前這麽說。”

“為什麽?”Cody握著小小的迷你酒杯,趴在吧台上歪著腦袋問我。

“因為,你根本不懂什麽是真的unwanted child,你這麽說,爸爸會很難過的,知道嗎?”

“你覺得你懂啊?”Cody對我說:“是別人告訴我的,我爸從來都沒有跟媽媽結過婚,他也沒想過要我這麽一個小孩子。”

“I’m the queen of the unwanted children.”我告訴他:“我爸媽試圖在我沒出生的時候就不要我,出生後,我被丟在別人家裏。你說你八歲,對吧?我八歲的時候,還沒有真正看見過幾次我的父母。你看看你有多少玩具,你爸給你買的都是最好的,我在你這麽大的時候,沒有見過什麽叫玩具。”

我做了一個深呼吸,拿起酒杯一口喝光,重重地拍了一下桌麵,對他說:“想跟我比誰是unwanted child,你且得排隊了!”

 

(未完待續)

 

寫一首詩 發表評論於
天天晚上來逛一圈????
June67 發表評論於
攢了幾天,看了三章,真過癮!
leeyan 發表評論於
前一章的Papa納悶著呢,這又是the queen of unwanted children.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1

太好看了!又有新小說了,謝謝瓶子。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Zoe還說自己不會跟孩子打交道,她明明是Queen of 孩子王。
采薇兒 發表評論於
Cool! I'm an unwanted child, second daughter. I survived.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