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洛哥紀行 (4)丹吉爾:眺望歐洲的窗口

雲遊四方,一路風塵。雲煙人生若白駒過隙。隨心所欲地塗鴉乃人生之夢。靜心賞音樂練瑜伽玩博客走世界,也是一種修煉。

申明:本博客所有博文皆為原創,本人保留著作權。禁止一切商業化轉載及盜用行為。
打印 (被閱讀 次)

摩洛哥紀行 (4)丹吉爾:眺望歐洲的窗口

快樂玉子

天黑時分,我們抵達丹吉爾Tangier。摩洛哥有 “日落之國”之稱。漫長的海岸線有迷人的日落景色,可是已經過了日落,次日晚天轉陰了。心心念念的大西洋日落就這麽失之交臂。

丹吉爾座落在大西洋直布羅陀海峽與地中海交界處,距離歐洲最近的摩洛哥城市。地中海的交通要道,自古以來兵家相爭。

早在公元六世紀,腓尼基人稱雄於地中海時已在此興邦建堡。十五世紀西班牙和葡萄牙爭奪海上霸權,肥肉誰不想搶啊,二個大霸主對丹吉爾港口眈眈虎視!

現如今,丹吉爾變成摩洛哥通向歐洲通向現代化的窗口,歐風滲透在城市的角角落落。

作為守望直布羅陀海峽的城市,與西班牙最近距離僅20 公裏。今年夏天在西班牙遙想此城,如今腳踏實地地擁在她懷抱裏。

導遊說,坐擺渡船(speed board )30分鍾可到對岸的西班牙。

由於特殊的地理位置,丹吉爾有幸成為摩洛哥的自由貿易區。稅收優惠為城市發展添了翅膀。海灘綿延數公裏,隨處可見高高架起的大吊車,新投入的基建項目紅紅火火。

在摩洛哥的經濟地位上,丹吉爾舉足輕重。摩洛哥的汽車業製造裝配基地在 丹吉爾,出產像日本尼桑轎車型的經濟車,別小看非洲城市,滿大街汽車。摩洛哥化肥工業出口占世界第三,丹吉爾化肥廠在摩洛哥名列前矛。摩洛哥重要紡織工業基地也在丹吉爾。穆罕默德五世的改革開放政策,讓百年前還貧窮落後的摩洛哥經濟迅速騰飛。

公共汽車停車站前圍了許多人,這麽多人等車?導遊說,那是郊區剛下班的工廠工人。為方便上下班,廠車在市區指定的公共汽車站接送工人。

晚上入宿丹吉爾希爾頓酒店(Hilton City Center Place Du Maghreb Arabe)。酒店旁就是商城。

趕緊去換錢。在摩洛哥,酒店餐廳都可以用歐元或美元。但身邊一定要有摩洛哥零錢。方便店買小東西買水果,上廁所付小費,都得用摩洛哥錢。摩洛哥人直接向人討小費,與當地人合個影也要給錢。一歐元大約兌換10:38摩洛哥迪拉姆

摩洛哥迪拉姆(Morocco Dirham)。上個廁所1-3迪拉姆,丹吉爾廁所最貴5 迪拉姆。

夜裏落了幾滴雨,地是濕的。

去藍色山城時發現,酒店不遠是汽車總站。歸來時太陽剛剛落山,趕緊跑出去看看。

丹吉爾的高樓大廈鱗次櫛比,樓層高且非常現代化。丹吉爾汽車總站裝飾得近乎奢華。看見那高高的棕櫚樹嗎?在室內居然也種得橫豎成行鬱鬱蔥蔥。

希爾頓酒店坐落在海濱,十五樓自助餐廳的落地玻璃窗恰好觀市景。

山坡上密密麻麻的小房子,她是丹吉爾老城。山腳下一片大海,沙灘幹淨整潔。

窗邊已有兩年輕人坐著觀景。一見我,熱情地用西班牙語與我“Hola”(你好)上了。

“那片海是大西洋嗎?”我問。

“不,那是地中海。”西班牙人答。

沒想到不知不覺已過了大西洋與地中海交界的直布羅陀海峽,走進地中海地界了。

原以為在丹吉爾能眺望直布羅陀海峽,能看到斯巴德爾角(Cap Spartel)的著名燈塔,還有形狀如非洲地圖的“非洲洞”。可惜這些都不在我們行程中。

酒店晚上的自助餐有魚有牛肉,石榴蘋果梨李子蜜瓜品種不少。邊欣賞丹吉爾夜景,邊享受新鮮海味,丹吉爾的遊程輕鬆得讓我覺得玩興未了。

2019/11/25-26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