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遊墨西哥 (4)魔幻小城,驚喜連連

來源: 2019-01-25 20:05:27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19625 bytes)
本文內容已被 [ 賦閑翁 ] 在 2019-01-26 08:34:50 編輯過。如有問題,請報告版主或論壇管理刪除.

四、非常值得一遊的幾個魔幻小城

若按照我的計劃,這次的墨西哥遊應該住在墨城、以墨城為中心,然後參加去周邊小城市的一日遊。顯然女兒不同意我的計劃。在新老一代不同思維的碰撞中,青勝於藍。我們計劃在墨城住兩晚,在庫埃納瓦克(Cuenevaca)住兩晚,然後在Puebla住一晚。最後回到墨城再住兩晚。為了節約時間,節省精力,我們通過旅店找了一家當地的旅遊公司包了一輛車。司機兼導遊陪著我們遊了三天。事實證明,我們的旅遊路線設計得較合理,關鍵是人不怎麽累。更重要的是隨著計劃的展開,它給我們帶來的驚喜不斷,使我對剛到墨西哥時的髒亂差的印象大為改觀。

在去庫埃納瓦克的路上,順道參觀了霍奇卡爾科(Xochicalco),鮮花之屋的意思,盡管我們自始至終都沒看到鮮花。霍奇卡爾科在墨城的西南麵,距墨城大約七八十公裏,是一座墨西哥土著人(可能是瑪雅人)的古城。古城建於公元700年至900年之間。算起來應該相當於中國的唐朝時期。那時的中國已是詩詞賦樂、錦箔綢緞、農工商學、威震四方的天朝。而這裏還處於新石器時代。古城的建築風格受到特奧蒂瓦坎古國和瑪雅古文明的影響。霍奇卡爾科古城的鼎盛時期大約有兩萬人居住。主要住著醫生,商人,和宗教人士。後來由於幹旱缺水或其他原因,古城被廢棄了。霍奇卡爾科古城的最高處就是它的金字塔和廟宇。廟宇的石牆上刻有長著羽毛的蛇形石雕。在古城的遺址中,還有兩個據說是球場的遺址。相傳那時候如果發生部落之間的爭執,爭執雙方就會各自派出自己的選手在球場上一見高低。勝者也會成為爭執方的勝出者,從而得到更多的利益。這點說明那時的人還比較溫和,沒有為了利益而大打出手、不是你死就是我傷。所謂球賽,就是在一個石頭牆上的突出部分鑿出一個小孔,球員們用自己的胯部將裹著毛皮的石球拱入小孔裏。其難度說不定要超過現代籃球。解決爭端的方式也強於現代。另外,古城還有一個地下的太陽觀察室。每當五月十四和十五號以及七月二十八和二十九號,陽光從頂部的笮縫裏射進來,在地上會形成一束圓形的光盤。但是由於地震的破壞,現在不讓遊客去參觀。

 霍奇卡爾科 - 被遺棄的古城

 霍奇卡爾科的金字塔

刻有蛇形圖案的廟宇

霍奇卡爾科的主要居住區

霍奇卡爾科離庫埃納瓦克隻有38公裏。所以我們參觀完霍奇卡爾科,正好趕到庫埃納瓦克去午餐。我們的司機是庫埃納瓦克的當地人,知道在哪兒午餐是最好的。他把我們送到就在市中心最熱鬧的街上的一家餐館,裏麵客坐滿盈。坐在室外的陽台上就餐。下麵是摩肩接踵的攤販市場,對麵是庫埃納瓦克的標誌性建築科爾特斯宮(Palacio de Cortes),庫埃納瓦克繁華鬧市一覽無遺。科爾特斯宮是一個中世紀的雕堡式樣的建築。裏麵原來還有金字塔。西班牙人科爾特斯打敗了阿斯塔克皇朝以後,摧毀了金字塔並建起了這座歌德式的建築作為他和家人的私人宮殿。十八世紀時,殖民統治者又將其改造為監獄。墨西哥獨立以後,這裏又變成了莫雷洛斯州的州府。現在它是一座博物館。由於時間關係,我們沒有進去參觀。

庫埃納瓦克是一個人口約36萬的小城市。由於海拔1500米左右,地處山腰,所以常年溫度穩定適中,非常適合居住。人們稱它為常春城。所以這裏是墨城人周末度假的勝地。據說這裏也是美加等國人熱捧的海外房產投資的理想地。導遊說,有些美加人的豪宅價值高達一兩千萬美元之巨。在熱鬧非凡的街市上閑逛,遊客和商販個個都顯得悠閑自在。沒有墨城的擁擠、緊張、和雜亂無章。

庫埃納瓦克 - 飯店陽台上看過去

庫埃納瓦克的羅馬大教堂

這裏的羅伯特.布拉迪博物館(Robert Brady Museum)是絕對值得一去的地方。羅伯特.布拉迪 (1928-1986) 出生於美國愛荷華州的一個富裕人家。一生熱衷於旅遊和收藏。他在歐洲旅行時曾在意大利的威尼斯住過幾年。1926年他來到庫埃納瓦克定居,買下了一座名為Casa de la Torre的16世紀修道院的一部分。他將其改造成了完全符合自己意願的藝術宮殿。裏裏外外空間裏的每一個角落,都擺放著他在世界各地包括墨西哥收集到的各種藏品,繪畫、雕刻、家具、手工藝品、掛件,貴賤並存,無奇不有。他本人也有極高的繪畫才能和藝術鑒賞力,他自己的畫作與芙烈達.卡羅、米格爾科·瓦魯比亞斯等的畫作並存。據說他的朋友無數,但是要做他的朋友,必須與他氣味相投,起碼在藝術愛好上如此。傳說他是一個同性戀者,一生未婚,無子嗣。他死後這裏成了非盈利的私人博物館,開放的十四個房間裏展出他的1300多件藏品。房間布局錯落有致、布置非同尋常,格調和色彩無處不彰顯主人的藝術氣質和喜樂嗜好。門票收入主要用來維持博物館和培養青少年藝術人才。

布拉迪博物館 1

布拉迪博物館 2

布拉迪博物館 3 - 裝修別致的廚房

布拉迪博物館 4

布拉迪博物館 5

另一處值得一去的地方就是當地的羅馬大教堂。它是西班牙人來到墨西哥後最早修建的教堂之一。它的主教堂當時隻供西班牙人和土著裏的貴族人使用,而南麵的露天式教堂則用來為土著人受洗和做禮拜之用。露天式教堂的推廣使用據說是因為當時的土著人不習慣到封閉的教堂內做禮拜。大教堂幾經休整和擴建,裏麵的操場可供上千人同時做禮拜。

羅馬大教堂的次教堂

因為價格便宜,我們這次遊墨西哥的住宿都是選的當地五星級酒店。女兒說,花驢店的錢享五星的福,何樂而不為?我想也對。在美國旅遊時,除非找到Deal,三四星旅館將就將就,要麽就是Air B&B是我們的一貫伎倆。這些五星酒店的服務質量和設施可不是吹的,完全與國際標準接軌。這樣保證了我們每天都得到較好的休息。第二天,我們來到了使我們更為喜歡的銀都-塔斯科(Taxco)。

無論從什麽角度去看,塔斯科都是美不勝收的魔幻小城。早年阿茲塔克人時期就知道這裏有銀礦。後來西班牙人來到這裏,開采銀礦,辟山修路,按照西班牙人的喜好修建城池。外鄉人到這裏乍一看,好像置身於西班牙的某一個小城一樣。上千家的銀鋪遍布小山城的各個角落。紅頂白牆的小屋錯落有致地偎依在茂密蔥綠的群山之中。市中心廣場小商販和遊人擦肩接踵、比比皆是。市容整潔,鬧而不喧。太太和女兒不知疲倦地在一家一家銀鋪裏進進出出,情緒高昂。我們的司機也助紂為虐,領前伺後,說是要為他太太買一枚銀戒作為他們二十年婚姻的禮物。囊中羞澀的錢袋屢發警報,我暗自叫苦不跌。逛了半天,我已前胸貼後背,才想起還未進食。我們的司機推薦我們在廣場上的一家飯店午餐。該餐館不僅價格適中,還使我們飽餐之餘,大飽眼福。坐在地勢很高的兩層樓的陽台上,品賞正宗的墨西哥美食,放眼望去,半個小城盡收眼底。遠處群山環抱,眼前美食誘人,腹中饑腸轆轆,杯裏墨脾沁肺。忘不掉的美景,享受這一瞬間的榮華富貴。對酒當歌,人生幾何!何其有理!中心廣場高高聳立的巴洛克式Santa Prisca教堂仿佛時時地提醒人們,謙卑地信奉上帝,不為金銀財寶誘惑,才能平安度日。這座教堂建於1751之1758年之間。是一個靠開采銀礦發了財的富豪(Don Jose del la Borda,到底出生在西班牙或法國尚不得而知。)出資修建的。他家祖傳的座右銘是:上帝給了La Borda一切,La Borda應獻身上帝。1716年,16歲的Don Jose del la Borda 與他的兄弟為了開礦來到了Taxco。據說1743年的一天,他騎著馬路過後來Santa Prisca教堂所在的地方。馬忽然被什麽東西絆了一下,結果發現了價值連城的銀礦石。接二連三,洪福不斷,老天開恩,讓他快速成為土豪一族。為了回饋社會,他出資修建了Santa Prisca教堂。 後來由於過度的開采,塔斯科的銀礦資源很快就枯竭了。塔斯科從此變得簌瑟蕭條。直道1929年,天開慧眼,派了一個叫威廉姆.斯珀納特林(William Spratilling)的美國人來到這裏,改變了一切。威廉姆是一個建築師、教授。他精通銀器製作工藝。他來到塔斯科設立銀器作坊,教會了當地人如何製作銀器製品。人們競相效仿,銀作坊如雨後春筍般地湧現,從此這裏成了享譽世界的銀都。

天色漸晚,我們又爬上了小城的最高點-塔斯科的耶穌塑像。張開雙臂的耶穌,俯瞰著整個山城,仿佛給人們一個“人在做,天在看”的警示。很明顯,這座塑像是仿照巴西裏約熱內盧的基督像建的,隻是規模小得多,做工粗糙得多。不幸的是,兩年前的地震不聽上帝的指揮,把塑像頸部震開一道裂縫,一隻手也震殘了。也許是上帝看到人們的貪婪發怒了。不知是因為這裏的銀鋪裏的人太忙,還是什麽別的原因,好像沒人在乎一樣。

塔斯科的中心廣場

巴洛克式Santa Prisca教堂

塔斯科的街道

塔斯科古屋前的小販

塔斯科街景

聖誕過後的塔斯科中心廣場

俯瞰塔斯科

耶穌塑像

製作銀器的工匠

塔斯科是滿身披銀的魔幻小城,而處於墨西哥中部的普埃布拉(Puebla)則是磁器裝點的世界。在去磁都之前,我們順道參觀了另一座小城,喬盧拉(Cholula)。據傳喬盧拉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教堂城市,那裏有365座教堂。每座教堂都有自己特有的供奉神靈的一天,所以聖事每天不斷。實際上現在這兒的教堂隻有37座。盡管如此,對於隻有不到二十萬人口的小城來說,已經是多之又多啦。當我們接近喬盧拉時,首先印入眼簾的是Nuestra Señora de los Remedios大教堂。黃色的大教堂矗立在山頂之上。它腳下踩踏著的則是喬盧拉金字塔。我們順著人流排隊參觀了目前所挖掘出來的金字塔內部。人太多,又沒有講解和英文說明,在昏暗的地道裏磨蹭半個多小時,覺得有點物非所值。倒是大教堂的輝煌和肅穆,給人一種震撼。當年西班牙人在墨西哥建立新西班牙時,在幾乎所有的過去的宗教建築之上建立天主教堂,強製統一人們的信仰,現在看來,相當殘酷。但是客觀地講,西班牙殖民又使當時處於新石器時代的部落文明向前邁了一大步。從曆史的長河中梳理曆史事件:一個具有炮艦的強大國家,征服一些僅有冷兵器的弱小部落或國家;或者一個馬背上強大而又野蠻的民族,征服了同樣是冷兵器的相對更加文明的民族;或者是一個軍事強國,征服或欺負一個弱國,在世界上的每個角落和曆史上的各個時段層出不窮。當今的世界,我們要譴責殖民的殘酷,同時要總結曆史的教訓。人們總結出來的對人的普世價值的認識,是人類共同的財富,不會因為某一個製度、西方或東方而改變。

喬盧拉眾多的教堂,幾乎每天都有不同的慶典。他們的經費主要來自信徒的捐贈。我們的司機兼導遊說,若想在一所古老的教堂裏辦一場婚禮,不但要有錢,還要等教堂有檔期。

Nuestra Señora de los Remedios大教堂

聖城喬盧拉的教堂

喬盧拉附近的原住民街頭表演

我們在喬盧拉的午餐,照例是得到我們司機的指點迷津,價格不貴、味道不賴。當我們趕到瓷都,已經是下午一點多。在熱鬧非凡的瓷都,要想找到合適經濟的停車位置,真是不太容易。普埃布拉城市規劃完全由西班牙人白紙上畫畫,街道整齊劃一,方正有規。幾乎所有的重要景點,都集中在以普埃布拉大教堂為中心的一公裏見方的範圍之內。

普埃布拉是墨西哥第四大城市,由西班牙人於1531年開始建立。由於眾多的古跡保持完好,她被UNESCO命名為世界遺產地。始建於1575年的羅馬天主大教堂曆經上百年的修改和擴建,一直到1690年室外建築才告完工。此後,又花了近兩百年的時間,擴建和裝修內部。大教堂氣勢恢宏,裏麵有幾個大廳,可以供信徒們同時在不同的牧師帶領下聆聽宣教,進行祈禱。巨大的風琴演奏時發出的聲音足以使有罪之心震撼。她的兩個塔頂是全墨西哥所有教堂中最高的(70米)。其中一個塔裏掛有銅鍾,而另外一個則沒有。據說是因為塔底有一條暗河流過,如果掛上鍾,塔就可能坍塌。當夜幕降臨,大教堂雙塔上的霓虹燈使得大教堂在黑暗中顯得更加莊嚴肅穆,令人敬畏。就在一街之隔的廣場和步行街上,夜市才開始拉開序幕。玩雜耍的、叫賣食物的、販賣小商品的、和川流不息的遊人經久不息地上演著永遠延續的夜市肥皂劇。我們來到這裏,也成了劇中的角色。沒有焦慮和懼怕,隻有參與的熱忱和興奮的情緒。

西班牙傳道人把他們的瓷器製作技術帶到了這裏。經過多年的發展和工藝改良,製作工藝和圖案裏又加入了意大利、阿拉伯、中國、和菲律賓瓷藝的元素,使得這裏的瓷器更加豐富多彩。據說這裏的製瓷工藝已經超過了西班牙人。人們競相來到這裏以便買到上等的瓷器。

值得一提還有當地的極具曆史價值的圖書館-The Biblioteca Palafoxiana。裏麵的藏書多達50000多冊。圖書館始建於1646年,由當地的Palafox y Mendoza大主教捐贈了自己收藏的5000冊書。其目的是使所有的人、不分貧賤富貴都有機會來此讀書。後來經過西班牙大主教和好幾位知名宗教人士的捐贈和擴充,達到了現在的規模。這裏的藏書、包括手稿的年代跨度從15世紀到20世紀。珍貴至極。

吃貨們注意了,普埃布拉不僅瓷器有名,它的美食也是享譽整個墨西哥的。司機推薦給我們的EL Mural de los Poblanos餐館果然名不虛傳。餐館裏觥籌交錯、座無虛席。外麵門庭若市、排隊等待入座。該餐館在當地屬於高檔級別。但是對於口袋裏揣著美刀的人來說,還是可以三九天穿褲衩,抖一把的。

普埃布拉街景

普埃布拉的夜市

原來Churro源自墨西哥

四百多年曆史的圖書館

夜幕下的、始建於1575年的羅馬天主大教堂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墨西哥我也處處都喜歡。 -樂學樂遊- 給 樂學樂遊 發送悄悄話 樂學樂遊 的博客首頁 樂學樂遊 的個人群組 (347 bytes) () 01/25/2019 postreply 21:24:30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