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水勺中(2)

來源: 2022-10-02 18:36:34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5423 bytes)

父親身為教師,自然重視子女教育,也比一般人有遠見。七七年恢複高考之後,父親果斷決定,讓已經讀到高一、但是沒有讀過初三的二哥,重新回到初中,插入新辦的初三,重新參加中考,進入重點高中。很多人以為,我們能讀書,是父親手把手教我們。我的印象中,他沒有,隻是指引方向、創造條件,讓我們自由發展。

父親脾氣暴躁。但對我們的學業,他沒有暴躁過。我小時候笨死了,在升入小學四年級前,一竅不通。父親偶爾過問,以了解情況為主,略加指點,但並不下死力輔導,從未發急。他對小學各年級的語文、算術課程,都亂熟於心。但是他尊重教學規律,因材施教、循序善誘,不急於求成、拔苗助長。因材施教的結果是,在四年級以前,他很少教我,因為不堪教化;進入四年級以後,我發蒙開竅了,他沒教過我,因為不用再教。算術裏麵,雞兔同籠是經典難題。他給我講,我也沒聽,堅持自學。他給我一部算術書,紙頁發黃,足有兩寸厚;翻弄這部書,我邊學算術,邊學繁體字。

我當過好幾年老師。輪到自己才知道,麵對學生、尤其是自己的孩子,在他們表現欠佳的時候,能耐煩、不發急,有多麽不容易。何況是對於一個像父親那樣,本身脾氣暴躁的人。

我進入縣一中後,各方麵都不適應。想家,不適應集體生活。作文寫不過縣城的孩子,尤其令人沮喪。農村的孩子基本沒有課外讀物,閱讀量不夠。見識也少,隻見過農作物,哪見過城裏的花卉和景致。連續幾個周末回家不想返校,要求轉學到父親身邊就讀。父親問了緣由,沒有同意,哭也沒用。幾個星期後回家,父親給我一本作文選,他親自編的,謄寫得工工整整,老式紙繩裝訂,近一寸厚。

偶爾翻一翻父親編寫的作文選,我逐漸適應了一中的學習生活。但是小孩子隻認花花綠綠的印刷品,並不格外珍惜父親的苦心孤詣。這本作文選,是父親在子女教育上,付出心力較多的一件事。幾十年之後,我自己有了孩子,也麵臨著孩子教育的問題。時光逝去,父親往生,那本作文選早已不知所蹤,我才體會到其中父愛的殷切和寶貴。感激和痛悔,令我不能自已,孩童一般哭泣。為什麽,為什麽人要到為人父母的時候,才知道該怎麽做個孩子?

 

七三年,大哥剛進高中。父親因為他在重慶的“曆史問題”,被貶到鄰村的民辦小學。回到家中,他將烈酒摻到開水裏,一口一杯。我們寄居在同村姨父家,我才四歲。那酒氣味刺鼻,霧氣在屋中繚繞,一如人的愁緒。

家境困難、缺少主勞力,父親飯碗不保,大哥盡管學習出眾,還是自行退學,搬著行李回家了。當時沒有高考,父親沒有要求他複學。大哥開始掙工分,在田野裏,在民辦小學。後來遠赴襄樊,建設三線鐵路。母親說起來,總是心疼,“才十六歲。”但是從三線回來,父親還罵了他一通。我太小,不知道原因。

教師不能保障自己子女的教育,這不僅發生在大哥身上,此前大姐二姐先後都失學了。父親薪水微薄,母親雖然務農,卻不算主勞力,要糊口活命,須要更多的人掙工分。在我的記憶中,隻有大哥在家務農的那一年,我們家才不是缺糧戶。基本每次年終結算,我們都是缺糧戶,母親被叫去開會,接受沒完沒了的批判,末了領回一張《一年早知道》,預告我們下一年度,還將是缺糧戶。計劃經濟,真是神機妙算。

批鬥地主,那是批鬥極少數人。批鬥缺糧戶,批鬥的是村裏那些缺少主勞力的人家,倒是有些陪鬥的。一次周末父親回家,母親又被叫去開會。父親憤憤然:“什麽共產黨?連國民黨都不如。”他經曆過民國,倒是有個比較。母親也委屈,說你隻是周末回家,這樣的會我都連開好多天了。說來好笑,母親是個文盲,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認。讓她去開會,又有什麽用?這樣的會,讓誰去開都沒用,是吧?

母親被迫去開會挨批,家裏貼著《一年早知道》的符咒,全家陰雲密布,氣氛可想而知。大人心情不好、鬱悶壓抑,小孩動輒得咎、戰戰兢兢。我雖是得寵的幺子,但也得小心翼翼。缺糧戶為什麽要挨批鬥,當年作為小孩不知道;幾十年後回想起來,還是不知道。“共產黨讓窮人翻身,當家作主!”那是牆上的標語、書上說的,我們家沒感受到。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好文,繼續! -Undine- 給 Undine 發送悄悄話 Undine 的博客首頁 Undine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02/2022 postreply 21:50:52

謝謝你! -馮墟- 給 馮墟 發送悄悄話 馮墟 的博客首頁 馮墟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02/2022 postreply 21:57:14

這裏也能看到老兄,讚 -jinjiaodw- 給 jinjiaodw 發送悄悄話 jinjiaodw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03/2022 postreply 00:11:31

對,目前我還把自己歸入中年。 -馮墟- 給 馮墟 發送悄悄話 馮墟 的博客首頁 馮墟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03/2022 postreply 05:01:58

金角大王....那我是奔波兒灞..? -有個用戶名- 給 有個用戶名 發送悄悄話 有個用戶名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03/2022 postreply 05:02:50

你是古怪刁鑽。。 -borisg- 給 borisg 發送悄悄話 borisg 的博客首頁 borisg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03/2022 postreply 06:41:49

我還十惡不赦。。 -有個用戶名- 給 有個用戶名 發送悄悄話 有個用戶名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03/2022 postreply 06:44:05

還以為是銀角... -jinjiaodw- 給 jinjiaodw 發送悄悄話 jinjiaodw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03/2022 postreply 14:50:31

我不敢,萬一銀角已經有人了呢?況且,我也還在等我的灞波兒奔... -有個用戶名- 給 有個用戶名 發送悄悄話 有個用戶名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03/2022 postreply 16:23:14

歡迎樓主來中壇玩,好文,繼續期待下集。為啥要批鬥缺糧戶,不可思議。 -未完的歌- 給 未完的歌 發送悄悄話 未完的歌 的博客首頁 未完的歌 的個人群組 (105 bytes) () 10/03/2022 postreply 05:15:17

缺糧戶是指的掙得的工分不夠實際領取的口糧。理由是什麽?就是說你吃多了,貢獻少了。我記得,我們那裏叫啞米機,第一個字是哪個 -馮墟- 給 馮墟 發送悄悄話 馮墟 的博客首頁 馮墟 的個人群組 (39 bytes) () 10/03/2022 postreply 07:08:52

我查了一下,70年代前,農村吃的米主要靠石碾碾出來的。70年代以後電動碾米機出來了。 -未完的歌- 給 未完的歌 發送悄悄話 未完的歌 的博客首頁 未完的歌 的個人群組 (330 bytes) () 10/03/2022 postreply 07:18:18

石碾可以將米壓出來。但是穀殼要成糠,得磨,或者用機器。我們那裏一般用機器。機器壞了、或者排隊太長,才有人用人工。糠也有粗 -馮墟- 給 馮墟 發送悄悄話 馮墟 的博客首頁 馮墟 的個人群組 (70 bytes) () 10/03/2022 postreply 07:27:23

但是很多農村,比如我老家到80年代都還沒有通電,所以還都是用石碾,記得老家做糯米糍粑要用村頭的石臼搗米 -風過之無痕- 給 風過之無痕 發送悄悄話 風過之無痕 的博客首頁 風過之無痕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03/2022 postreply 07:29:09

機器用油。 -馮墟- 給 馮墟 發送悄悄話 馮墟 的博客首頁 馮墟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03/2022 postreply 08:14:15

我老家在武漢一個很窮很窮的小村,二十幾戶人家每家隻2畝水田,不過我父親兄弟姐妹7個除了最小的姑留在了農村,其他6個 -風過之無痕- 給 風過之無痕 發送悄悄話 風過之無痕 的博客首頁 風過之無痕 的個人群組 (114 bytes) () 10/03/2022 postreply 07:09:58

社會自由度改善之後,出路才多。以前是沒有高考的。 -馮墟- 給 馮墟 發送悄悄話 馮墟 的博客首頁 馮墟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03/2022 postreply 07:28:36

那是肯定的,但是任何社會的發展必然和經濟掛鉤。非洲人也好亞洲人也好不比歐洲人低等,是貧窮限製了他們,這次歐洲的經濟衰退 -風過之無痕- 給 風過之無痕 發送悄悄話 風過之無痕 的博客首頁 風過之無痕 的個人群組 (99 bytes) () 10/03/2022 postreply 07:46:11

現在過得好就行了,你父親是很好的父親,有智慧有骨氣,亂世敢於思考,沒有妥協被麻痹。 -燕然山- 給 燕然山 發送悄悄話 燕然山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04/2022 postreply 05:37:18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