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二十四:刮痧

來源: 2020-06-26 20:14:26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3188 bytes)

爸媽:

關於中醫最早的記憶,就是我媽那時候天天喝中藥。通常一副藥煮三次,混合後分成三份,裝在玻璃瓶,深褐色,在窗台上擺一溜。藥裏偶然有棗,吃起來帶著藥的苦澀。

上次回國時,老三好朋友送我們一套真空拔罐,和一片光滑圓潤的刮痧板。我們圖拔罐容易,用得比較多,前兩天把抽真空的扳手崩斷了,一時買不到新的,老大就想著要刮痧。她的網球課最近恢複了上課,肩膀和腰背酸痛。

胳膊上她自己可以刮,可是背上就要我幫忙。那片小刮痧板找不到了,我拿著敲背用的木仗代替,順著經絡(書上瞥了兩眼,權當自己找到了正確的線路)往下刮,很快,背上就紅了一片。尤其腰側,順著肋骨紅成一條一條的。她嫌木仗太大,不過癮,建議我用硬幣。我很奇怪,為什麽要用硬幣?她說是朋友推薦的。她朋友的媽媽經常用硬幣給她刮,刮得滿背紅彤彤的。

我好驚訝,她居然有相信刮痧的同學?!她笑:“我同學是菲律賓人。”哦,都是亞洲文化,難怪。

老三對我們刮痧很不以為然。看著老大胳膊上一道道紅印子,很擔心:“疼不疼?會不會淤血?”

老大笑得很輕鬆:“一點都不疼。刮完痧可舒服了。”

說起來她們不怎麽相信中醫,唯獨對拔罐和刮痧情有獨鍾。今天刮痧的時候,老大還懷疑地問我:“紮針真的不疼?有效果嗎?”

我實話實說:“反正我沒覺得疼。應該也是有效果的吧?要不然你姑姑二十多年的頭疼病,紮針以後怎麽就不痛了?”

她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也許是年紀漸長的緣故,老大對中國文化越來越有興趣。前兩天看了很有民國風味的一部中文電影《花樣年華》,對女主角穿的旗袍很是驚豔。說起明天是端午,她又問了很多農曆、節氣的事,還說想要把二十四節氣畫出來。

我很欣慰。期待著有朝一日,老二也能像她那樣,正視自己作為中國人的事實。——現在已經有了點苗頭,她最近學中文很是耐心。

昨天看微信上老爸能獨立走動,還能去鄰居家串門兒。我特別開心。看來,回到老家真的比在城裏要舒服、舒心、舒暢。

即此,你們多保重。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