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憶當年的房東們(二)

來源: 2021-11-23 19:11:17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9129 bytes)
本文內容已被 [ shparis ] 在 2021-11-23 19:23:30 編輯過。如有問題,請報告版主或論壇管理刪除.

(續上篇)今天經過西43街,到我當年曾住過的樓瞄了一眼。本想看看當年的房東還在不在那兒住,但大樓換了門衛呼叫係統,看不到住戶的名字了,取而代之是數字號碼。

第6位是就是我來紐約後住在地獄廚房的女房東。她的故事最多,她的人生非常紐約,要單獨起一篇。

~~~~~~~~~~~~~~~~~~~~~~~~~~

我當年初到紐約,麵試完律師事務所的工作,就開始找地兒住,目標曼哈頓。記得當時看的是《Village Voice》上的廣告,標準就是東、西86街以南,越便宜越好。我福氣很好,就看了這一家,西43街/9大道,離我東53街的辦公室是走路的距離,月租$500。當時曼哈頓分租的平均價大約是$800-$1,000,這也是我的預算。看到這個這麽便宜,我馬上打電話約時間當天就看房,並帶好了支票本,誌在必得。女房東當時49歲(第二年我幫她過的50歲生日),住的是rent control 的公寓,一臥一衛。她自己住客廳,把臥室出租。她麵試了我半個多小時,問了N多個問題,我的回答大約她覺得還行吧?然後她提出了諸多要求問我能不能接受,我看中了房,她提什麽我都點頭。於是當場成交,我付了定金和第一個月的房租,馬上回馬裏蘭開始準備搬家,兩天後殺進紐約。後麵我會一一舉例她的“非人”要求以及我和她從一開始的鬥智鬥勇到後來我很同情也佩服她,對她很尊敬也很友善。及至我後來自己買了房子要搬走時她非常舍不得我離開。

先說說她的“非人”要求,幸虧我是中國人不覺得太“非人”,她後來告訴我以前的房客都住不長,受不了她設定的限製:

1. 冰箱裏不準有奶製品,包括牛奶、cheese、冰激淋。我當時聽了覺得OK,我不喝牛奶,不常吃cheese,冰激淩嚒,到時再說。後來為了冰激淋和她起爭執:我有一次買了一罐哈根達斯的冰激淋,特意放在黑色塑膠袋裏包好,外表看不出是冰激淋,擱冰箱裏。第二天起床到廚房一看,桌上一張紙條:說好了不允許有奶製品,為什麽我放了冰激淩?她已移除。我氣就上頭了,憑什麽?!我都包好了不讓你看見,你幹嘛自找不痛快要看我的東西?晚上我們都在家時她說,你要吃冰激淩可以,我隨時下樓到對麵的超市給你買。家裏就是不能存放有冰激淋。我覺得她不可理喻。我當時年輕氣盛,第二天故意氣她,又買了cheese大明大放的擱冰箱裏。於是第二張紙條出現。我覺得這不是辦法,要好好和她講講道理。我們之間有了一次比較深的談話,也因此她向我打開了她的世界的一角。

她是50年代中期出生在紐約的意大利後裔。父母酗酒,她很早就獨立自己一個人生活。她熱愛唱歌,是街區的教堂唱詩班的一員,偶爾也會在百老匯歌舞劇中客串客串。隻要我們都在家,我就會經常聽到她在客廳裏吊嗓子,對唱歌她那是真愛。不知是遺傳還是外界影響,她青年時期也染上了酗酒還吸毒。她70年代開始就住在地獄廚房,當時那裏是非常混亂的地界。按她自己的話說,什麽壞事她都幹過了,能活下來是奇跡。但對唱歌始終不棄。她一輩子打短工,我住進去的時候她在酒吧當調酒師,很是辛苦,因為一直要站著。她渾身是病,關節炎、糖尿病、等等,我都沒搞清。我們住的是5層樓爬樓梯的老式公寓,她爬個5層樓要10分鍾,走一步停一步,非常慢。正是因為她身體的某種病,她不能碰奶製品,但奶製品對她極具吸引力、誘惑力,隻要看到她就不太忍得住要吃。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家裏不進奶製品。她這樣一解釋,我懂了。我和她說,我明白了你的難處,我配合你,我不會再進奶製品。以後我買了冰激淋就放在了辦公室的冰箱裏。聽了她的身世,我蠻佩服她的,一輩子一個人自己掙紮,酗酒吸毒全戒掉了,老了渾身是病,但仍自食其力,對自己一生的愛好唱歌,不離不棄。

2. 我臥室的窗不準開。窗外是防火樓梯,我不在時我的確是關上鎖住的。但大夏天的,我人在屋裏,為什麽不能開?尤其是我喜歡開窗睡覺。她堅決不同意,說非常不安全。我說要是有人從房頂沿防火樓梯下來,要攻擊的話也是先攻擊到我,她在客廳,有時間逃跑。我沒覺得那麽可怕。我的臥室和她的客廳當中隔著條走廊,兩邊是廚房和廁所。為了這個要求,也是好幾個回合爭論,我不想讓她看見我把窗開著,不得不把我的房門關上,但她又覺得憋氣,要我開著。也是聽了她講以前的故事,我了解到當時的地獄廚房很亂,她年輕時受過驚嚇留下的後遺症。我理解了也就釋然了,和她商量我要買個空調裝在窗戶上,這樣我就不用開窗了,也不會覺得熱。房門開著她的客廳也涼快些。電費就算我的吧,每月多交幾十塊。我後來很是同情她。

這裝了空調我付電費,後來又有了幺蛾子:她酒吧上班都是晚上,一般4、5點出門,淩晨2、3點才回家。白天我去上班了,她在家。我走時我會把我的房門關上。後來有幾次我覺得她白天有進我的房間,我倒是沒什麽秘密,但總覺得不舒服。我也很鬼,要想搞清她是不是進我房間,有一次我就在門縫裏夾了幾張小紙片然後關上。等我下班回來,餐桌上一張紙條:你為什麽要在門縫裏夾紙條?懷疑我偷你東西?我哈哈哈大笑一陣,我隻是要證實你在我不在時進了我的房間,用了我的空調,因為遙控器放的方向動過了。她不知我有強迫症!於是,我和她又開誠布公的談話:你要用我的空調,行,我不介意,也不要你付電費,但你要讓給我知道。我也告訴了她我對她的看法,告訴她我其實挺佩服她的,算是個意誌堅強的人。我們是房東房客的關係,但我也願意把她當朋友看,我能幫的地方我會盡量幫。

我在她那兒住了快兩年,直到我自己買了房搬走。我後來回去看過她兩次,她已經不能做調酒師了,關節炎太厲害,無法長久站立,爬5層樓也是個艱巨的挑戰,她都很少下樓了。她說後來的房客都不行,對她一點不尊重,有時還半夜三更帶不同的男朋友回來,讓她感到非常不安全,因為要穿過她睡覺的客廳才能進入出租的臥室。所以她三天兩頭換房客,不滿的搬出去的房客有時會在樓下亂按門鈴騷擾她。

我越發同情她,但無力相助。唯一能做的就是有幾次經過那個區域,就在馬路對麵的超市買些吃的給她送上去,順便看看她。最後一次也是十幾年前了。不知她是否安好?她應該快70歲了。

一個小插曲:我住在那兒的期間,斜對門的房客是個獨身的黑人,年紀看著也不大,4、50歲的樣子。我是狗鼻子特別靈。那年夏天,有幾天我一上樓就聞到怪味道。我以為是自己神經過敏,沒提。有一天下午回家,房東也在。聊天。我就順嘴提了一下氣味。她打開門在過道裏聞了聞,回來馬上關上房門說打電話給警察,她懷疑有人死在了裏麵。她以前經曆過,有經驗。於是打電話報警,不一會兒警察來了,馬上知道是怎麽回事,叫大家關門不要出來。隻聽外麵一陣忙亂,過了蠻久,安靜下來。我們還是不敢開門,怕怪味道進來。直到第二天早上我要上班,不得不出門。過道和樓道裏一股消毒水的味道,昨天大概來了好幾波人,最後清理幹淨。後來她聽公寓管理人說,那個黑人在自己的公寓裏心髒病突發死去,好幾天才發現的。又過了一陣,那個公寓開始重新裝修。再出租時就是市場價了,不按原來的rent control 出租了。

紐約的公寓樓那麽多,裏麵該有多少故事啊!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珍貴的回憶,,, -南俠- 給 南俠 發送悄悄話 南俠 的博客首頁 南俠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1/23/2021 postreply 19:19:48

有意思 -joshuamama- 給 joshuamama 發送悄悄話 joshuamama 的博客首頁 joshuamama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1/23/2021 postreply 19:24:11

被嚇著了。 -nydct- 給 nydct 發送悄悄話 nydct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1/24/2021 postreply 00:33:11

剛來我家也租房子,都是和房東分門,不聯係的。 -霧中發絲飛- 給 霧中發絲飛 發送悄悄話 霧中發絲飛 的博客首頁 霧中發絲飛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1/24/2021 postreply 09:27:32

很有意思,小事情也有很多戲劇性。 -文取心- 給 文取心 發送悄悄話 文取心 的博客首頁 文取心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1/24/2021 postreply 11:13:00

地獄廚房 -Helensburgh- 給 Helensburgh 發送悄悄話 Helensburgh 的個人群組 (134 bytes) () 11/24/2021 postreply 12:27:30

我很喜歡讀你的短篇,都非常有溫度 -彈指一瞬間- 給 彈指一瞬間 發送悄悄話 彈指一瞬間 的博客首頁 彈指一瞬間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1/24/2021 postreply 16:46:06

謝謝大美女!hug! hug! -shparis- 給 shparis 發送悄悄話 shparis 的博客首頁 shparis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1/24/2021 postreply 16:50:26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