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隨筆:兩千多年的中國歷史都在貴州那輛清零大巴上

來源: 2022-09-22 08:25:46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12128 bytes)

中國歷史隨筆:兩千多年的中國歷史都在貴州那輛清零大巴上

9月18日淩晨2時40分,位於中國西南部貴州省黔南州三(都)荔(波)高速(貴陽往荔波方向)三都縣段K31處,實載47人的一輛客車發生側翻重大事故。截至目前,事故造成27人遇難,20人送醫救治。據《貴陽日報》報導,這輛車是貴陽市涉疫人員隔離轉運車輛。

承載隔離民眾的大巴車發生車禍,引發社會輿論嘩然。

中國2018年修訂通過的《道路旅客運輸企業安全管理規範》第三十八條規定,長途客運車輛淩晨2時至5時停止運行或實行接駁運輸。早在2012年,中國國務院就出台了相關文件,推動道路旅客運輸安全。貴州地處雲貴高原,山多路險,是中國執行該規範最為嚴格的省份之一。

世界上並不存在不折騰老百姓的專政政府。嚴防改朝換代,死守長期專政,長治久安,長盛不衰的不確定性和不安全感,本身就是專製政權折騰老百姓最高尚的理由。在中國,沒有什麼法律規定和標準可以擋得住如此高尚的理由下的任何折騰,直到專政府崩潰。但是,不管多麼多的折騰,災難和困苦,長期專政,長治久安,長盛不衰三百年的夢想,就是秦政-長期執政政製能夠延續兩千多年最高尚的理由,最頑強的生命力。雖然也有一年的下限。

在秦政-長期專政政製下,至尊的專政者的智能就是全體國民智能的天花板,不管他是聖賢還是阿鬥。這也是全體國民智能長期超穩定,數千年停滯不前的根本原因。全體國民智能長期超穩定,是社會生存狀態長期超穩定的大前提。你看白話文革命之後,大一統中國全體國民智能就衝出長期超穩定思想狀態,社會也就衝出了超穩定的生存狀態。社會生存狀態的變化令人眼花繚亂。

泱泱大國的男兒數不勝數,但是除了至尊的專政者一個人是真男兒之外,剩下的都隻能是奴才和草包的命,沒有一個是真男兒,包括我自己在內。歷史上似乎隻有陳勝和項羽兩人是例外。陳勝的“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和項羽的“彼可取而代之”之真男兒的豪言壯語,流傳至今,為泱泱大國數不勝數的奴才和草包所崇拜,所傳誦。當然也包括我自己。這個國家數不清的男兒的生存狀態也太慘,智能也太寒酸了。

這項轉圈丟人的“國恥表演”,大清至死都沒戒掉

文章來源: 海邊的西塞羅 於 2022-06-24 21:52:51

【曾看到過一則史料,說清末的時候,清政府開始向海外派大使,但同時還要講“君臣禮儀”,所以國內隻要一來人,清朝使臣,就必須到碼頭上去三叩九拜,跪接聖旨。每到了這個時候,碼頭上的那些閒散老外就跟看西洋景一樣圍在那兒看熱鬧,引為笑談。甚至當地的報紙還會畫成漫畫傳揚。滿清的愚昧落後,君權獨大,因此在世界上暴露無遺、淪為笑柄。 】

【當時清朝駐英國的大使名叫郭嵩燾,看到這種現像以後痛心疾首。就給朝廷上表,說老這麼搞實在是太丟臉人,能不能把跪拜大禮以後放到使館內進行呢?反正明尊卑、分君臣的宣誓效果也是一樣的,咱這“大清特色”的習慣,就別在老外們麵前公開表演了吧? 】

【“碼頭跪拜”的本質是什麼?它本質上不是郭嵩燾所討論的宣誓儀式。而是一種“服從性測試”,測試的是臣子們的忠誠程度。 】

【你在大使館裡對著聖旨三叩九拜,固然也算表達了忠誠。那做到這個份上可以嗎?理論上的確是可以。 】

【但在這個體係內的“局內人”們看來,你的這種跪接,就遠不如到碼頭上早早迎候,聖旨一下船馬上玉山推倒對皇上更加赤誠了。 】

【所以你要應付的其實不是皇上,而是同僚——你不到碼頭上去跪接聖旨,別的大臣、甚至是你的副使可是會上趕著到碼頭上去跪,到時你的處境,可就很尷尬了。 】

其實體係內的“局內人”所應付的不是同僚,表達忠誠那麼簡單,而是製度賦予的唯一真男兒,至尊專政者君主擁有的嚴防改朝換代,死守長期專政,長治久安,長盛不衰的極權,它可以決定所有臣子,奴才,弱智者的生死。所以為了生存,哪怕你是一方霸主,你隻能在唯一真男兒的極權之前,表現得更忠誠,更奴才,更弱智。這就是秦政-長期專政政製傳統文化的精粹:永恆的媚上欺下。因為大一統之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無處可逃。

張文木:烏克蘭事件的世界意義及其對中國的警示

【列寧針鋒相對地提出與“無產階級專政”緊密結合的“勞動階級的法權意識”[46]的概念,1906年列寧指出:專政就是不受限製的、依靠強力而不是依靠法律的政權。 [47]】

【1918年列寧再次堅持並進一步發揮了這個觀點,指出:專政是直接憑藉暴力而不受任何法律約束的政權。無產階級的革命專政是由無產階級對資產階級採用暴力手段來獲得和維持的政權,是不受任何法律約束的政權。 [48]】

【列寧的觀點在今天看來也是深刻的,列寧的這個觀點之所以為所謂“自由主義”學者憎恨,隻不過是因為它將國家問題的實質簡單明了和赤裸裸地展示了出來。 】

所以,在我看來,專政和極權是孿生兄弟,它的實質就是在行使權力的時候,不受任何法律的約束。在秦政-長期專政政製之下,無論是古代中國,近代中國,還是現代中國,為了嚴防改朝換代,死守長期專政,長治久安,長盛不衰的高尚目的,專政府擁不受任何法律約束的極端權力(極權)。

上海市於 5 月 6 日召開“堅決打贏大上海保衛戰”動員大會,層層立下軍令狀。浦東新區區長說即使“粉身碎骨”也一定要完成任務,這隻與嚴防死守的專政極權有關,與法律無關。

有人指責認為此舉是用行政手段違法幹預公衛。這太輕描淡寫了。其實在秦政-長期專政製度之下,在中國歷史上,所有的專政府都在不遺餘力,不惜代價的使用不受法律約束的極權手段,幹預國家的所有的一切領域,而不僅僅是公衛。因為嚴防死守改朝換代,死守長期執政,長治久安,長盛不衰的高尚目的,高於所有的法律。也因此,在秦政-長期專政製度之下,談論法律秩序意義不大。在迄今為止的中國歷史上,沒有嚴格意義上的法律秩序,因為一切法律在嚴防死守之下,都可以瞬間變通,甚至推翻。不惜代價嚴防死守清零新冠隻是小巫見大巫。不惜代價維穩嚴防改朝換代,死守長期執政才是大巫。中國的的嚴防死守抗疫總動員,就是不惜代價維穩,嚴防改朝換代,死守長期執政的總動員的縮影。延伸下去,任何東西,一旦被專政府認為是病毒,無論是物理上的病毒還是思想意識上的病毒,特別是可以迅速蔓延的思想意識病毒,例如自由民主的思想意識病毒,都在嚴防死守清零之列,當然也包括那些感染思想病毒的人。因為約有生命的病毒,也就越危險,更需要不惜代價的清零。在嚴防改朝換代,死守長期執政,長治久安,長盛不衰的高尚理由之下,無需法律認可,任何物理上的和思想意識上的病毒,隨時可被送上貴州那輛清零大巴上。

秦政-長期專政製度之下的國家,聲稱擁有世上最先進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卻不得不視自由民主為嚴防死守的思想病毒;聲稱擁有世上最無私的革命政黨,卻滿朝貪官;聲稱擁有最燦爛的文化,三千年來執政隻有嚴防死守之術;擁有最多的男人,隻有致尊一個人是男兒,剩下的都是奴才;擁有最多的腦袋卻隻有一個人的思想,擁有最多的嘴巴,隻有至尊一個人的聲音,其他的都是傳聲器。

中國人是一貫善於閃躲的,但是數千年來沒有一個可依賴的避難所。因為秦政-長期專政政製之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之下,無處可逃。孔夫子說“道不行,乘桴浮於海”,蘇東坡講“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逃?又能逃到哪裡去呢?這偌大的國家,竟然沒有我的閃躲之地。

說了那麼多的不堪,隻是貪圖口爽,實質說不說都一樣。因為一個國家的政製,不管是什麼類型,多麼的不堪,令人憤慨,如果是該國家生存和延續的唯一出路,是該國家和人民生存的命根子,哪怕再邪惡的政製,你也別無選擇。為了生存,國家和人民也必須助紂為虐同流合汙維護該邪惡的政製。如果大一統中國祇能在秦政-長期專政政製下才能生存,如果秦政-長期專政政製隻能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所有製上生存,成為長期專政政製不可或缺的空氣和土地,你就無處可逃,社會主義的旗幟就會永遠不倒。政製邪惡與否已經不是最重要,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國有所有製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生存,哪怕是生不如死。保衛秦政-長期專政政製也就保衛生存的權利,成了沒有選擇的,正義的壯舉。

沒有什麼比為國家和人民生存和延續而戰更正確,更正義的事業。在極端的惡劣的環境下求生,這是人類最可貴,也是最可怕的生存意誌,哪怕是擁抱別人眼中邪惡的秦政-長期專政政製,哪怕是擁抱別人眼中萬惡之源的自由民主政製。兩個勢不兩立的政製互相抹黑,也是一個有求生之道,彼此也都樂此不疲。我終於明白什麼是價值取向,什麼是世界觀。價值取向,世界觀就是被生存狀態形塑的求生意誌。

微信用戶Hayami寫道:“所以有時候我覺得很悲哀,就像原罪一樣。我們生下來就在那輛無處可逃的大巴上,往後用盡一生的力氣,也隻是駛向一片白茫茫的無依之地。”

危害人民的清零是以保護人民的理由實施的。猶如不惜代價的嚴防改朝換代,死守長期執政,是以長治久安和長盛不衰為高尚的理由。我們每天都在高尚的理由之下來回倒騰。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