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千年第一評傳:《陳武帝評傳》第三章(龍耳東.著)

來源: 2020-05-02 18:52:31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25284 bytes)

 

第三章 建康淪陷

 

 

蕭正德的公開叛變,著實令梁武帝、太子蕭綱及文武大臣們感到震驚!

有了蕭正德這樣的敗類相助,侯景率叛軍順利地攻入了南京外城,直逼近皇宮。拱衛宮城的石頭城、白下城之守軍相繼逃亡.....

站在石頭城牆上,侯景躊躇滿誌地對蕭正德笑道“梁軍外表看來,個個忠君愛國,真的打起來,他們跑得比兔子還快。嗬嗬......”侯景帶著嘲諷的意味看了蕭正德一眼,覺得蕭正德麵色胡難堪。侯景連忙安慰他,笑道:“看來宮城指日可待!拿下皇宮,就立你為帝。”

可是,宮城(台城)的守軍拚死抵抗。加上皇宮的城門堅固,久攻不下。侯景用火攻、水攻都不湊效。侯景的軍師王偉獻計,用大木頭猛撞東掖門,眼看將被撞開,羊侃鑿開門扇,刺殺數人。侯景軍士不敢再撞門了。侯景又命軍眾在箭簇上綁桐油火撚子,成千上萬的火星隨著飛箭射向城中。一時間城內木樓、亭閣、民房、商鋪火光齊天,濃煙彌漫。然而,金陵都城固若金湯,城高牆厚,難動分毫。侯景又作擲石機,向城內擲石頭。守軍反而用這些石頭,從城牆往下扔,砸死砸傷侯景叛軍無數。叛軍無奈,隻得停止攻城。

侯景圍困宮城,並向城內射文書,要求誅殺奸臣中領軍朱異、太子右衛率陸驗、兼少府卿徐膋、製局監周石珍等人,以清君側。城內也射出懸賞文書:“凡是能斬景首級者,授以河南王、大將軍、都督河南北諸軍事之位,並賞錢一億萬,布絹各萬匹,女樂二部。”

嗬嗬......這一招還真行,嚇得侯景一身冷汗!他也耽心身邊的有人,提著他的腦袋去謀求富貴啊!侯景立即擁立新皇,安定眾心。於是,太清二年十一月,侯景把蕭正德推上了皇帝寶座。

蕭正德終於穿上了袞冕,在儀賢堂登位。侯景率眾兵將朝謁,亂哄哄的人湊在一起,看起來也算是蠻熱鬧,大家齊呼萬歲。偽皇帝蕭正德早已樂開了花,盼了多少年的事,終於被無腦巨幫助實現了。偽皇帝蕭淵明立世子蕭見理為皇太子,授侯景為丞相。他對侯景感恩戴德,恨不得喊聲親爹。把自己的親生寶貝女兒奉上,給了侯景妻。任憑這個渾身長滿野毛的羯人去滿足他的淫欲。

侯景為了“鼓舞”士氣,侯景把數百兵東宮女官賞賜給將士,任其奸淫取樂。侯景一麵發文指責梁帝各項罪責,一麵招降納叛,號召臣民團結在新皇的旗幟之下。

侯景進攻東府城,殺掉梁朝守將東浦侯蕭推,斬殺梁朝士兵三千多,皆移屍成垛,堆在台城外,嚇唬守軍說:“若不早降,就當如此!”叛軍久攻不下宮城,侯景耽心士兵泄氣潰散,便放縱士兵在城外四處搶糧搶錢搶女人。這些金發碧眼的白種野蠻羯族本係來自蠻荒之域,還保留著原始的食人獸性,羯人及胡人大發獸性,逢人便殺,遇女便奸,然後殺死;民居中凡是值錢的東西,搶劫一空,又放火燒掉民居;把金陵城外燒光、殺光、搶光。但見金陵城外,血流成河,屍積如山,塞滿道路。

侯景繼續攻打東府城,設置百尺高的樓車,把城上的女牆全都鉤倒下來,東府城被攻陷了。侯景派他的儀同盧暉略率領幾千人,手持長刀排列在城門兩邊,驅趕城裏的文武百官全部光著身子出來;兩麵賊兵交叉用刀砍殺他們,被殺死的有兩千多人。侯景讓蕭正德的兒子蕭見理、儀同盧暉略守衛東府城。

侯景在台城東、西兩處起土山,驅趕軍士和民眾,不分貴踐,挑石擔土,修築高台。叛軍以刀槍相逼,動作慢的老弱疲贏者,就被叛軍當頭一刀,“殺以填山,號哭動地”。百姓不敢躲藏,都出來跟著幹,十天的時間,聚集的有幾萬人。

城內,守軍和居民也相應對壘土山,除太子以外,王公士庶都背負土石,堆土成山。雙方晝夜交戰不息。建康軍民展開了慘烈的宮城保衛戰。

陳霸先之的兄長陳道談時任梁東宮直閣將軍,正在城中,帶領弩手二千援守宮城。當時,天降下雨,城內土山崩毀。城外叛軍洶湧攻城。陳道談將軍令二千弓箭手放箭,飛箭如蝗,殺敵無數。又有羊侃將軍率軍士執火炬向城外叛軍拋擊,斷其進路。又一次守住了宮城。此次血戰中,東宮直閣將軍陳道談突中流矢而亡。

侯景攻城不下,內心焦躁。他想利用被俘的陳昕,便與陳昕一起飲酒。讓陳昕招集舊部為他所用。陳昕不為所動。侯景惱怒不已,便派他的儀同三司範桃棒把陳昕關押起來。陳昕便趁機勸說範桃棒,讓他率自己的部下襲擊王偉、宋子仙並殺掉他們,然後到建康城去投降。範桃棒聽從了陳昕的勸說,寫信射入建康城中,夜間暗中用繩子把陳昕縋到建康城內。

梁武帝知道後,非常高興,下令賜給範桃棒銀券,上麵刻著:“事情成功的那天,封你為河南王,擁有侯景的人馬,賜給你金銀、絹帛以及歌伎!”

但是,皇太子蕭綱擔心有詐,猶豫不決。梁武帝生氣地說:“接受對方投降是常理之中的事,你為什麽突然又疑神疑鬼的!”。太子召集公卿大臣們開會商議此事,朱異、傅岐說:“範桃棒投降梁朝一定不是假的,範桃棒投降後,叛賊侯景一定會驚慌,乘此機會攻擊他,可以大敗叛賊。”

太子蕭綱卻謹慎太過,說:“我們堅守城池,等侯外麵的援兵,援兵到來後,叛賊何悉不平!這才是萬全之策。現在如果打開城門接納範桃棒,萬一情況發生變故,後悔莫及;事關江山社稷,必須再仔細地考慮。”朱異說:“殿下若以國家危機為重就應該接納範桃棒;如果您猶豫不決,我不知道結果會怎樣。”蕭綱當時做為太子,年輕處事不多,判斷力差。又太過於小心。始終不能下定決心。這都不是他的錯!他錯就錯在既不聽老父親蕭衍的,又不聽大臣的,更不信朱異的話。他錯失此機,也導致梁朝失去唯一的挽救之機!

範桃棒又派陳昕寫信說:“現在僅帶所領五百人,如果到城門,都自己脫甲,乞求朝廷開門賜容。事成之後,保證擒侯景。”。太子蕭綱見其懇切,迫切地要求進城,就更加懷疑他。朱異捶胸感歎道:“失去這次機會,國家就完了!”梁朝太子和官員都因為侯景造成的禍患而責怪朱異。朱異憤恨、慚愧,漸漸發病,庚申(初四)死去了。梁庭按以往的製度:尚書官不能作為追封的。獨梁武帝對朱異的死感到痛惜,特地追封他為尚書右仆射。

範桃棒久等,沒見城內動靜。陳昕和範桃棒都很焦急。部下也不再相信範桃棒了,他的部下耽心有變,就告發了範桃棒。侯景砍去範桃棒的四肢,殺掉了。侯景身長不足七尺,性格猜忌殘忍,喜好殺人。殺人有時先砍手腳,或割舌削鼻,過一天才能死。

陳昕不知範桃棒已出事了,仍然如期出城接應,被侯景擒住。侯景逼他射書入城中稱“桃棒且輕將數十人先入”。侯景想把鎧甲穿在裏麵,跟隨這些著甲胄的士兵進入建康城。陳昕寧死不肯,侯景就把他殺掉了。陳昕是梁朝大將陳慶之的兒子。果真英勇,無愧將門。

可惜!一場可能扭轉曆史走向的小插曲,卻以悲壯犧牲而結局。皇太子蕭綱眼光短淺,無謀又無膽略,且不聽忠言,也是自尋死路。後來他死在侯景之手,其實也不冤!

侯景為招攬民眾,頒令凡是梁朝軍民為奴客歸降者,一概免為良民。朱異有個家奴出逃,投奔了侯景。侯景馬上封他儀同三司,並把朱異在建康的家產全部賞賜給他。這個奴才乘良馬,衣錦袍,親到城下宣教,大罵朱異:“朱老王八,你伺侯皇帝五十年,才得一中領軍官職,我剛剛投靠侯王爺,已被封為儀同!”。真個是榜樣力量是無窮的。三日之內,從都城內外及附近跑出投靠侯景的奴客,竟有數千之多。“侯景皆厚撫以配軍,人人感恩,為之致死”。打東家,分田地,一下子翻身做了主人,怎能不致死效忠新政權呢?!

侯景從招攬社會底層民眾和中下級官員中,嚐到了甜頭。他差人四下送書,許以高官厚祿,向全國各地官員遍招歸順者。

 

侯景圍困京城,有許多梁朝軍將,從各州郡前來勤王。邵陵王蕭綸率領西豐公蕭大春、新淦公蕭大成、永安侯蕭確、超武將軍南安鄉侯蕭駿、原譙州刺史趙伯超、武州刺史蕭弄璋、步兵校尉尹思合等,馬步軍三萬人,從京口出發,前進占據鍾山。侯景的黨徒大驚,準備舟船都打算撤退逃走。又分派出一萬多人去抵抗蕭綸,蕭綸把這支部隊打得大敗,斬下一千多首級。天亮以後,侯景又在覆舟山北列陣,蕭綸也陳兵相峙。侯景不發動進攻,兩軍對峙。等到日暮,侯景領兵撤退,南安侯蕭駿帶領幾十騎兵挑戰,侯景回兵迎戰,蕭駿敗退。這時趙柏超在玄武湖北列陣,看到蕭駿危急,不前去援救,竟率軍先自逃走,各路軍隊因為混亂沒有統一指揮,便全麵潰敗。

梁朝荊州刺史、梁武帝第七子湘東王蕭繹聽聞此訊,即移檄其所督統的湘州刺史河東王蕭柞、雍州刺史嶽陽王,命他們率兵勤王。同時,梁朝江州刺史當陽公蕭大心、郢州刺史南平王蕭恪等人皆發兵入援。連日來,在都城外,陸續集結了各路援軍多達二三十萬。但諸軍互相猜阻,宗室諸王。更是坐觀城破,以便爭奪帝位,並無真正勤王救援之心。

前來京城救駕的柳仲禮把新亭的軍營遷往大桁。剛巧遇上大霧籠罩,四周一片混沌。韋粲率部行進中迷失了方向,好不容易摸索到了青塘,已過子時。大霧已散去,韋粲令疲憊不堪的兵眾軍隊安營紮寨。可是,還沒來得及把外圍的柵欄合攏,侯景見韋粲連夜行軍,遠道而來,必定兵疲將乏。就立即率軍,趁機攻擊韋粲的疲憊之師。

韋粲令軍主鄭逸率所部迎擊,又命令劉叔胤率部從後麵截擊。但劉叔胤害怕不敢進。侯景率軍輕而易舉地擊潰疲憊的鄭逸所部兵眾,乘勝掩殺韋粲的軍營。兵眾本已疲憊(半夜大霧行軍),還沒紮營休息,就遇到強大攻擊,哪擋得住侯景率領的羯人騎兵的衝殺?眾軍大敗。部屬急拉韋粲躲避賊兵,韋粲卻率子弟兵拚力奮戰。因寡不敵眾,韋粲的子弟兵也徹底覆沒。韋粲與兒子韋尼以及三個弟弟韋助、韋警、韋構,還有堂弟韋昂,以及親戚共有幾百人一起戰死。

侯景攻擊韋粲軍營時,柳仲禮正在吃飯。聞訊,當即就扔下筷子,穿上盔甲,率他的百來部屬,跨馬急馳,前去救援。與侯景所部在青塘展開激戰。一陣勇猛衝殺,竟然把侯景的羯人騎兵打得落荒而逃。侯景陣營的步兵潰逃到秦淮河,被踐踏、淹死的達千餘人之多。柳仲禮橫起一槊,飛快地刺向侯景,眼看就要紮死這個天下共討之的叛逆了。可誰知,恰此時,逆賊將領支伯仁從後麵揮刀砍中了柳仲禮的肩膀,柳仲禮騎的馬陷入泥淖裏。眾賊兵見此狀,大喜,呼喊著將長矛齊向柳仲禮刺去......就在這生死關頭,隻聽得一聲大吼,柳的部將郭山石飛馬奔來,護住柳仲禮,左砍右殺,上打下攔,救出柳仲禮。

眾人欽佩柳仲禮英勇頑強,見他身受重傷,會稽人惠臶(jian)為他吸吮傷口止血,柳仲禮才得康複。此戰後,侯景也有些害怕,不敢再渡河到南岸來攻擊;而柳仲禮也在治療養傷,似乎失去了原來的勇氣。雙方都沒有交戰。

邵陵王蕭綸重新聚集逃散的士兵,聯絡東揚州刺史臨城公蕭大連、新淦公蕭大成等人,率領各自的兵馬,趕到南岸集中。討賊大軍在南岸連營紮寨,共推柳仲禮為大都督。

侯景站在石頭城上,看到梁朝的援軍四麵而來,心中極為恐懼!——他耽心梁軍如果內外夾攻,那他侯景就死無葬身之地。於是,侯景令各軍將加緊攻城。侯景令築土山攻城,城內掘地道以破壞叛軍所築土山。

梁材官將軍宋嶷,見侯景的叛軍勢力強盛,料想這城是守不信的了。於是,跑去投降了侯景。侯景真的是喜出望外,道:“得君來投,吾大事可成了!”,並以高官厚祿厚賞了宋嶷。侯景問宋嶷有什麽攻城妙計,道:“宮城堅固,久攻不克,宋將軍定有妙計吧”。

宋嶷新得高官厚賞,當然用心效力。他獻計道:“宮城地勢低窪,不如引玄武湖水以淹台城;更將民居焚燒一空,以絕外援,城必可破。”

侯景、王偉聽了,當即騎馬,同宋嶷一同到玄武湖戡察。馬上命令兵眾決玄武湖水以淹宮城。霎時之間,湖水奔騰翻滾,直淹宮城。皇城宮闕前的禦街,也是洪波泛濫、濁浪滔天。整個金陵城,全是一片汪洋洪水。侯景縱兵燒殺奸掠,無惡不作。不僅是金銀珠寶搶掠一空;而且良家婦女也在劫難逃。到處是雞飛狗跳,遍處是鬼哭狼嚎.....羯人沒受過教化,不獨搶民居,就連佛寺,也照樣搶掠。搶完之後,還順手扔一把火。建康外圍,幾成廢墟。

當初,梁朝兵馬援助都城時,建康民眾扶老攜幼盼望“王師”早來平叛,挽救民眾於苦海之中。可誰知,等梁軍真的到了之後,竟然也與叛軍一樣的搶劫、強奸、蹂躪江南百姓。於是,梁朝軍隊也大失民心。就連叛軍中的一些原本想投降官軍的人,看到梁朝官軍的種種劣行,大為失望。也打消了“反正”的念頭。

 

兩軍對壘多時,糧草越發難繼。方圓百裏,燒殺一空,人跡罕至,不獨稻米無處可覓,就是想吃人,也無從尋找。士卒饑腸轆轆,侯景心中不由十分著急。軍師王偉獻策:“以退為進。佯裝求和,等梁軍內外鬥誌鬆懈下來,我軍突然一舉攻入,必破宮城。”

於是,侯景派人在梁宮城下跪伏,獻表求和。表示請賜還原鎮壽春。太子蕭綱與梁武帝商量,希望他答應和議。梁武帝聽了勃然大怒。太子再三請勸。梁武帝躊躇多時才同意,太子下詔許和。侯景又請求割江右四州之地,並派宣城王蕭大器出送,然後退兵。中領軍傅岐爭諫道:“哪有與叛軍許和的道理?胡人獸性未除,哪裏可信?!宣城王係皇室嫡孫,國脈所係,豈能送為人質!“

太子蕭綱無可奈何地說:“有什麽辦法?援軍雖然到達,但看得到他閃並沒死戰解圍。當今糧食不濟,軍眾疲憊。不許和,難道等死麽?!”

你們看看這個蕭綱,前次懷疑梁朝自己的將軍陳昕和姚桃棒襲擊侯景的計劃,而錯失良機,導致陳昕將軍和姚桃棒死難;現在,竟然那麽相信侯景,三番二次地被侯景牽著鼻子走。若非蕭綱無才,那就是天意要亡梁朝?此前該信卻不信;現在不可信卻又偏偏信!

梁武帝沒有辦法,隻得答應侯景的要求,命蕭大器的弟石城公蕭大款為侍中,到侯景軍營裏當作人質。同時,梁武帝下詔,給各路援軍,不準再攻打侯景。還詔授侯景為大丞相,都督江西四州諸軍事,領豫州牧,仍封河南王。並且,在西華門外設壇,派遣仆射王克、吏部郎蕭瑳,與侯景所率的將領遙遙相對,歃血為誓。

這樣足夠虔誠了吧?本來,作為一個統治萬民的朝庭,就不應該屈服於叛逆的淫威,答應叛逆的種種要求。太子蕭綱的懦弱無能,梁武帝就不應該順從。以致於助長了叛逆侯景的得意和荒唐!

這不是嗎?梁朝庭與叛軍盟誓後,並不見侯景遵約撤兵。叛軍仍然把宮城團團圍住,水泄不通。太子蕭綱無奈,隻得再派人去問情況。侯景隨便扯了一個理由:說是沒有船艦,不能渡江還鄉。接著,把蕭大款遣回宮城,非得要求宣城王出送。侯景真是百般刁難。牽著朝庭的鼻子玩遊戲。

侯景又找了一個借口,說南康王蕭會理、永安侯蕭確,及直閤將軍趙威方等援軍,威脅了叛軍的安全。要求梁武帝把他們召入宮城,侯景就“解圍還鄉”。太子蕭綱也就按侯景的意思,招回了諸將。

可侯景還是圍城不撤。並且又扯了一個理由,上奏說:“東魏高澄攻占壽春、鍾離,我無處安身。權且借廣陵、譙州以安足,待臣收複壽春、鍾離,即以奉還朝廷。”

太子又隻得允諾。如此再三再四,叛軍就是不退。又過了幾天,侯景探知東府有米,將米運入石頭城後,糧草豐足。又看援軍雖多,但並非真心救援。於是,侯景決計背約,大舉攻城。還發檄文,指責梁武帝十失:一貪侯景河南之地,見利忘義;二任將非人。失地千裏;三不該與魏通和;四欲以侯景換貞陽侯;五羊鴉仁無故棄河南之地,梁武帝也不責罰;六信納誣陷;七聽信奸臣;八禦下無方;九奏章多被小人抑遏;十招叛失禮。

梁武帝蕭衍見了侯景奏表,慚憤交加,便於太極殿前設壇,禱告天地,說侯景背盟,不可不討。一麵舉烽征軍,再擬交兵。

 

然而,建康城外有梁軍30多萬大軍。超過侯景叛軍的好幾倍。如果真心救援,不消半天就可以全殲侯景叛軍。

但是,援軍統帥柳仲禮終日與眾將招集許多妓女待妾,飲酒作樂,隻不出戰。柳仲禮傲慢狠毒,平常欺侮怠慢諸位將領。邵陵王蕭綸以部將的身份和禮節,每天去柳仲禮的營門求見主帥,柳仲禮還愛見不見。讓他在營門口等了大半天。因此,蕭綸以及臨城公蕭大連對柳仲禮非常不滿。蕭大連又和永安侯蕭確有矛盾。湘東王蕭繹率所部駐紮在郢州武城,湘州刺史河東王蕭譽率所屬部隊紮營於青草湖,信州刺史桂陽王蕭的部隊在西峽口安營。他們都借口要等待四麵來的援兵,實際上是靜觀局勢的變化,以最有利的時機,去搶奪帝位。救駕的援軍部隊看起來勢力很強盛,但,各諸皇族宗親、諸王之間相互猜疑、提防,甚至互設障礙。生怕哪個王爺運氣好得了皇位。根本沒有真心救駕的心思。

圍在建康城中的柳仲禮之父梁右衛將軍柳津,登上金陵城樓,喚柳仲禮,斥責道:“你的君王和父親天天被叛賊圍攻,你卻不力戰解圍,是叫天下人笑你嗎”。柳仲禮竟然麵色如常,不以為然。梁武帝向柳津詢問情況,柳津歎息地回答:“陛下您有邵陵王這樣的兒子,我有柳仲禮這樣的兒子,他們不忠又不孝,叛賊怎能平定呢?”

城內的守將、邵陵王世子蕭堅,駐守在太陽門。但他卻整天飲酒,不體恤兵眾,動輒打罵。書佐董勳華、白曇朗等人不堪忍受蕭堅的打罵。於是,在丁卯(十二日)深夜從台城的西北樓接引侯景的叛軍登城而入......

永安侯蕭確突然之間發現敵軍,立即率眾奮勇抵抗,死戰多時。眼見敵軍越來越多,勢不能當。蕭確急忙從小門入宮,匆匆跑去向梁武帝報告:“城被陷了!”

梁武帝蕭衍聽了,卻安臥不動,喟然歎道:“江山由我打下,又由我失去,又有什麽遺恨啊!”他對蕭確說道:“你快些離開,告訴你的父親不要記掛我和太子。”

堅守待援多時的台城皇宮,就這樣淪陷了!

侯景率兵把梁朝宮殿裏的奇珍異寶,搶劫一空。史書記載:“乘輿服玩、後宮嬪妾,或收歸已有,或賞賜將士,恣意妄為。”

侯景還假造梁武帝的詔書,大赦天下。並自封為大都督、督中外諸軍事、錄尚書,其侍中、使持節、大丞相。

史載侯景叛軍洗劫建康城,“縱兵燒殺搶劫,屠城一空”。把梁武帝積四十年耗資無數所修建的“南朝四百八十寺”縱火燒毀殆盡。可憐建康城裏的百姓無一活口。積屍都沒人來收拾。侯景令士兵把屍體都運往長江邊依次排放,長達百裏!江水波濤翻滾,衝涮屍體,江麵血染紅透.....下遊數省百姓,不敢飲用江水。

都城內仍有許多屍體潰爛,以及未斷氣之人。侯景令兵眾都聚而焚燒。時任梁朝尚書外兵部待郎鮑正,病重未死。侯景令兵眾拖出來焚燒。鮑正在火中淒慘呼號,許久才絕。都城內隻有皇宮保存完好,其餘府院、寺廟、民居一片殘破、形同廢墟。

 

偽皇帝蕭正德在攻入皇宮之前,曾與侯景私下約定,進入宮城後,立即把梁武帝及太子蕭鋼殺死。因此,侯景攻破宮城後,蕭正德急不可待地率領部下,揮刀欲入宮中去殺梁武帝。沒料到,宮門都被侯景派軍守住,不準放入。

偽皇帝蕭正德正在大發淫威,要守軍讓開。突然,數匹飛馬奔馳而至,遠遠就高聲道:“蕭正德接旨!”

蕭正德一愣,大怒:“我是皇帝,接什麽旨!”

來使令人將蕭正德按倒在地,口誦侯景敕書,革去蕭正德的皇帝,令他為侍中大司馬。這一下,氣得蕭正德滿麵發青!他恨侯景負約不殺梁武帝及太子,又無把他的皇帝革去。又氣又恨的蕭正德在內心罵了一萬個”侯景小人!”都無濟於事。與侯景相比,蕭正德的行為連豬狗都不如,小人都算不上,更無廉恥!侯景改任蕭正德為侍中、大司馬。其他文武百官也都恢複了原來的職務。蕭正德厚著臉皮,進入皇宮晉見梁武帝。他一邊跪拜一邊哭泣。梁武帝譏諷道:“你哭個不停,是感歎不能再跟他在一起了吧?”蕭正德又羞又愧,不敢言語。連滾帶爬灰溜溜地退了出來。

侯景探知蕭正德被廢後極其怨恨。擔心他發動政變,於是偽造了一份梁武帝的詔書,說他勾結外寇顛覆國家,罪該萬死,派人一刀結果了他的性命。

蕭正德可恥的一生,集中體現的就是一個“貪”字。他隻不過是梁武帝的侄子。因梁武帝先前無子,就立他為太子。後來梁武帝生了親生兒子後,肯定就立親生子為太子。改任蕭正德為臨賀王,仍然高官厚祿供養著他。可蕭正德不知感恩,反而與侯景這等野蠻外族叛軍狼狽為奸,結果僅做了幾個月的偽皇帝,年紀輕輕就斷送了性命。更嚴重的是,給京都建康和江南百姓帶了毀滅性的打擊。

蕭正德這種亂臣賊子,永遠釘在曆史的恥辱柱上!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