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碑楊家將,必聞蕭太後】

來源: 2019-04-04 11:07:23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59813 bytes)

太後,不能寫成 太後。

蕭綽(953年-1009年),小字燕燕,原姓拔裏氏,拔裏氏被耶律阿保機賜姓蕭氏。遼朝皇後,政治家,遼景宗耶律賢的皇後。在民間戲曲中被稱為蕭太後。

蕭綽的父親是遼朝北府宰相及駙馬蕭思溫,母親是燕國大長公主也是遼穆宗的姊姊。

蕭綽係出自契丹審密集團拔裏氏之少父房家族,其父蕭思溫乃是四朝(遼太宗、遼世宗、遼穆宗、遼景宗)元老,又輔立景宗,可謂權傾一時。蕭太後之威名,遠播於漢地。

蕭綽有兩個姊姊,三姊妹年紀差距頗大。長姊伊勒蘭嫁宋王耶律喜隱,封為宋王妃,宋王叛亂後,被其夫牽連遭廢黜,稱為夫人。二姊和罕嫁齊王耶律罨撤葛,封為齊王妃。

蕭綽自幼便聰明伶俐,姿色豔美,而且成熟得很早。有一次,父親蕭思溫看他的三個女兒掃地,其他女兒草草地就收場了,惟蕭綽掃得最為幹淨,高興地說:“此女必成大事。”

遼景宗繼位後,因為蕭思溫擁戴有功,將蕭綽封為貴妃,保寧元年(969年),被封為皇後。

當年生下景宗長女觀音女,保寧三年(971年),生下景宗長子隆緒即遼聖宗,又生二子二女,其中二子為耶律隆慶、耶律隆祐,兩女為耶律長壽女、耶律延壽女,共生下三子三女,詳見於《遼史》“皇子表”、“公主表”。

遼景宗體弱多病,有時無法上朝,軍國大事大多由皇後蕭綽代理。保寧八年(975年),遼景宗諭史館學士:“在書寫皇後言論時也應稱‘朕’或‘予’。”這表明蕭綽可代皇帝行使職權,遼景宗的許多政績都有蕭綽的功勞。

乾亨四年(982年),遼景宗崩,遼聖宗繼位,尊蕭綽為皇太後,攝政。時蕭綽30歲,聖宗12歲,父蕭思溫於保寧二年(970年)被害,無嗣,使得蕭綽無外戚可以依靠。而諸王宗室二百餘人擁兵自重,控製朝廷,對蕭綽及聖宗構成了莫大的威脅。她哭著說:“母寡子弱,族屬雄強,邊防未靖,怎麽辦啊?”,耶律斜軫、韓德讓回答:“隻要信任我們,有什麽可以憂慮的。”於是讓耶律斜軫、韓德讓參決大政,並把南麵軍事委派給耶律休哥。後又讓韓德讓總管宿衛事,保障聖宗母子的安全。漢人大臣韓德讓很得蕭綽寵信,撤換了一批大臣,並下令諸王不得相互宴請,(不許私下串聯,結黨營私 哈~)要求他們無事不出門,並設法解除了他們的兵權。靠這樣,聖宗和蕭綽的地位才穩定下來。

統和元年(983年),聖宗率群臣給蕭綽上尊號承天皇太後。 蕭綽幼時曾許配給韓德讓,未履行婚約就嫁給景宗。據野史記載景宗死後,蕭綽認為韓德讓極有政治才能,決定改嫁韓德讓。而當時契丹的風俗也允許如此。她私下對韓德讓說:“吾常許嫁子,願諧舊好,則幼主當國,亦汝子也”(《皇朝事實類卷》),後蕭綽派人秘密毒殺韓德讓的妻子李氏。韓德讓則無所顧忌的出入宮闈,出獵聽政,兩人都在一張桌子上吃飯,並排而坐,晚上則睡在一個帳篷裏。聖宗也把韓德讓視作自己的父親來侍奉他。

蕭綽治國有方,聽到好的建議必定采納,賞罰分明。為了籠絡群臣,她給許多大臣加官進爵、或是繪像於景宗乾陵,使群臣盡其忠而效其力。又為了取得人心,她又作了許多平反工作。例如統和元年十二月,下令凡是結案發落而有冤枉者,可以到禦史台上訴。統和二年四月、同年六月從朔日至月底、以及次年六月,蕭綽都親自審訣滯獄。後來她又把以前契丹人和漢人發生糾紛時重責漢人,改為契丹人和漢人同罪同罰,調整兩族關係,鞏固於燕雲十六州。

統和四年(986年),宋太宗認為遼聖宗年幼而母後攝政,再度大舉北伐,以收複石敬瑭獻給契丹的燕雲十六州。正月,宋軍兵分三路,東路攻幽州,中路攻蔚州,西路攻雲州朔州,其中西路軍中有宋朝名將楊業。蕭綽命耶律休哥守幽州,耶律斜軫抵禦中路及西路宋軍,她自己親率遼聖宗駐紮駝羅口居中策應。起初宋軍取得很大進展,攻陷岐溝關、固安、涿州等地,寰州、朔州、應州等地降宋。而蕭綽與遼聖宗支援耶律休哥,大敗宋大將曹彬所率的東路軍,宋軍死傷不計其數。七月,又命耶律斜軫對東路和中路宋軍反擊。由於東路軍慘敗,宋的北伐其實已經失敗,宋太宗下令全線撤退。在撤退途中,遼軍俘宋將楊業,後者不降絕食而死。(戲劇 楊業 / 楊繼業 在兩狼山被北遼軍圍困,寧死不屈,頭撞李陵碑殉國。

統和二十二年(1004年)閏九月,蕭綽以索要周世宗收複的關南地為名,大舉伐宋。除了在瀛州遭到抵抗外,遼軍勢如破竹,十一月就至宋都開封的門戶澶淵(今河南濮陽)。宋真宗畏敵,一度欲遷都南方,而後在宰相寇準的堅持下禦駕親征,到達澶淵前線,宋軍士氣大振。遼大將先鋒官南京統軍使蕭撻凜在前線察看地形督戰時被射中頭部,當晚死去。遼軍士氣受挫,又孤軍深入,十分疲憊,加之後方宋軍襲擊其後路,遼軍敗局已定。蕭綽利用宋真宗急於求和的心態,與宋朝談判,在軍事上宋朝稍見上風的情況下,達成澶淵之盟,平安撤回。宋朝此後每年需向遼朝繳納白銀十萬兩、帛二十萬匹。

統和二十四年(1006年),遼聖宗率群臣給蕭綽上尊號睿德神略應運啟化法道洪仁聖武開統承天皇太後。 統和二十七年(1009年),蕭綽全麵歸政於遼聖宗,不再攝政。同年十二月,病逝於行宮,享年五十七歲。次年,葬乾陵。

《遼史》記載,遼國景宗和蕭太後的合葬墓在今錦州北鎮的醫巫閭山下,名為乾陵。根據《遼史》記載的地理位置,乾陵應該就在龍崗村附近。古墓的附近已經挖掘出了陪葬墓的墓誌銘,“歸葬於乾陵附祖宗之寢廟”、“葬於乾陵附孝貞皇太弟(耶律隆慶)之塋順也!”而墓穴的下方,也就是村落之內,有兩處高高隆起的墓穴,經確認是蕭太後的兩個孫子。根據遼國祖製,後代的墓穴要在長輩墓穴的下方,根據這個規矩,遼景宗的墓地應該在龍崗山的頂端。據稱,金太祖完顏阿骨打痛恨遼人,所以合宋滅遼之後,將遼國皇室的陵墓通通挖掘,墓穴內的金銀器物搶掠的搶掠,毀壞的毀壞,顯陵和乾陵也不例外。

乾陵中國遼景宗耶律賢及其皇後蕭綽的合葬陵園,位於遼寧省北鎮市新立村駱駝山,地麵建築已毀,封土無存。遼乾陵 不是 唐乾陵(陝西省鹹陽市乾縣縣城北部6千米的梁山上,為唐高宗李治與武則天的合葬墓。)

---------

澶淵之盟,曆史上中國最重要的條約(恐怕沒有之一 ~)

北宋契丹(遼朝)之間於公元1005年在澶州(古稱澶淵郡,今河南省濮陽市)訂立的和約,條約所確定的宋遼兩國邊界構成了現代意義上的真正的國際邊界

 

宋真宗鹹平六年(1003年),遼蕭太後遼聖宗耶律隆緒以收複瓦橋關(今河北雄縣舊南關)為名,親率大軍深入宋境。四月,蕭撻凜攻破遂城,生俘宋將王先知,力攻定州,俘虜宋朝雲州觀察使王繼忠,宋軍憑守堅城。[2]由於遼軍已直撲黃河沿邊的澶州(今河南濮陽),威脅與之甚近的首都汴京,故宋廷朝野震動。宋真宗畏敵,欲遷都南逃,王欽若主張遷都昇州(今江蘇南京),陳堯叟主張遷都益州(今四川成都)。因同平章事(宰相)寇準畢士安堅持,無奈親至澶州督戰。

遼軍至定州,兩軍出現相峙局麵,王繼忠乘間勸蕭太後宋朝講和。遼恐腹背受敵,提出和約,初為宋真宗所拒。十一月,遼軍在朔州為宋軍大敗,岢嵐軍的遼軍因糧草不繼撤軍。遼軍主力集中於瀛州(今河北河間)城下,日夜不停攻城,宋軍守將李延渥死守城池,激戰十多天未下。蕭撻凜蕭觀音奴二人率軍攻克祁州,蕭太後等人率軍與之會合,合力進攻冀州貝州(今河北清河),宋廷則“詔督諸路兵及澶州戌卒會天雄軍”。遼軍攻克德清(今河南清奉),三麵包圍澶州,宋將李繼隆死守澶州城門。

遼朝南京統軍使蕭撻凜恃勇,率數十輕騎在澶州城下巡視。宋軍大將張瓌(一說周文質)在澶州前線以伏射殺蕭撻凜,導致後者頭部中箭墜馬,遼軍士氣大挫,蕭太後等人聞蕭撻凜死,痛哭不已,為之“輟朝五日”。《遼史》載:“將與宋戰,(蕭)撻凜中弩,我兵(遼兵)失倚,和議始定。或者天厭其亂,使南北之民休息者耶!”此時宋真宗一行抵澶州。寇準力促宋真宗登上澶州北城門樓以示督戰,“諸軍皆呼萬歲,聲聞數十裏,氣勢百倍”。帝還行宮,得知寇準竟然與知製誥楊億在北城城樓上喝酒下棋,泰然自若,十分鎮定。帝喜曰:“準如是,吾複何憂!”

雙方於十二月初(1005年1月)達成停戰協議,宋廷方麵由曹利用蕭太後談判,協定宋每年輸遼歲幣銀十萬兩、絹二十萬匹,即“歲幣”,遼聖宗宋真宗為兄,宋真宗遼聖宗為弟,稱蕭太後為叔母,互約為兄弟之國,“所有兩朝城池,並可依舊守存,淘濠完葺,一切如常,即不得創築城隍開拔河道”,共同聲明“質於天地神祇,告於宗廟社稷,子孫共守,傳之無窮。有渝此盟,不克享國,昭昭天鑒,當共殛之”。

盟約締結後,第二年,宋朝派人去遼國蕭太後生辰,宋真宗致書時“自稱南朝,以契丹為北朝”,因澶州又名澶淵,遂史稱“澶淵之盟”。

 

對此盟約,褒貶各異:

宋、遼之間百餘年間(約120年)不再有大規模戰事,禮尚往來,通使殷勤,雙方互使共達三百八十次之多,遼朝邊地發生饑荒,宋朝也會派人在邊境賑濟,宋真宗崩逝消息傳來,遼聖宗“集蕃漢大臣舉哀,後妃以下皆為沾涕”。

富弼認為歲幣的支出不及用兵的費用百分之一(真宗繼位當年光光是錢幣收入即達2200萬銀兩以上,另外布匹、糧食的收入還不計在內),“則知澶淵之盟,未為失策。”“生育繁息,牛羊被野,戴白之人(白發長者),不識幹戈”; 在宋真宗時,一場中等規模的戰爭(約十萬人左右),即需300萬兩,就算沒有戰爭,隻是重兵防備一年的開支,也十分驚人。

 

王安石富弼認為澶淵之盟之後,宋朝真宗、仁宗、英宗三朝政府“忘戰去兵”,河北軍和京師軍“武備皆廢”,隻剩下陝西軍可用,馬知節曹瑋王德用等武臣被排擠,文臣掌握了西府的支配權。

此外,“澶淵之盟”後宋內部對於沒有收回燕雲之地且每年給遼朝大量歲幣是一個恥辱,仍然希望有一天能夠收回燕雲之地並免予向遼人交納歲幣。宋神宗就曾“有取山後之誌”、“一日,語及北虜事,曰:‘太宗自燕京城下軍潰, 北虜追之,僅得脫。凡行在服禦寶器盡為所奪,從人宮嬪盡陷沒。股上中兩箭,歲歲必發,其棄天下竟以箭瘡發雲。蓋北虜乃不共戴天之仇,反捐金繒數十萬以事之為叔父,為人子孫,當如是乎!’,已而泣下久之,蓋已有取北虜大誌。”。像宋神宗這樣,認為宋朝沒有收回燕雲之地且向遼交納大量歲幣是一個恥辱的宋人,不在少數。

 

澶淵之盟後,宋朝不得不放棄收複燕雲十六州。至宋仁宗慶曆年間,與西夏三戰皆敗,遼借北宋內外交困之際,進一步提高了對宋朝上繳歲幣的要求,史稱慶曆增幣

 

-------

 

宋朝雖然是中原王朝的正統,但宋朝做得一些事情上,的確讓後人感覺不地道。宋遼曾簽訂《澶淵之盟》,互稱兄弟國。此時宋遼關係可以說達到曆史最好時期,也使兩國實現了百年和平。但宋朝從戰略上和內心上總想把燕雲十六州拿回來。這塊土地既不是宋朝以前所有,也不是後周所有,是遼國打下來的土地。宋朝如此糾結於這塊土地,使其喪失了很多戰機。

 

--------

後話

 

 

File:é?????é??è?????????????????.png

 

金滅遼之戰

發生於1120年至1125年間,始於金朝攻擊黃龍府,終於1125年金占領遼的燕雲之地,為之後南侵北宋打下基礎。

金朝建國之前,女真人一直為遼朝契丹人所壓迫。後來完顏阿骨打成功於1115年統一女真各部,建立能與遼抗衡的金朝。金朝屢屢戰勝遼朝,因此與南方的宋朝聯盟,聯合宋朝滅掉遼朝宋徽宗其好大喜功的心理,在急功近利下,立即同意聯金滅遼。

金朝先攻下遼朝的黃龍府,於1120年再攻打臨潢府,於1121年攻占遼陽府,於1122年再攻下大定府,於1124年攻陷析津府大同府,成功消滅遼國

金朝在攻打遼朝時,知道宋朝皇室及軍隊的軟弱及腐敗無能,便於翌年進攻宋朝,攻占宋朝首都汴京,侵占宋朝黃河以北的領土,徽欽二帝被俘,及後宋徽宗九子趙構在南京應天府稱帝,是為宋高宗,不久建炎南渡,宋朝進入南宋時期。

 

宋兵敗國敗,靖康之恥! 嶽飛 有 滿江紅 嘯:

 

滿江紅·怒發衝冠

[宋] 嶽飛
怒發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
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三十功名塵與土,
八千裏路雲和月。
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
臣子恨,何時滅!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
壯誌饑餐胡虜肉,
笑談渴飲匈奴血。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
金與宋合夥 滅了 遼
金 再滅 宋
蒙古 滅 金,南宋,建 元
明 滅 元
後金(清)滅明
。。。。。。
中國自宋以來的曆史 梗概如是。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