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睥睨天下 4 | 歎重重(中)

來源: 2017-11-17 08:04:19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8634 bytes)

原著:遠歌

第四章:睥睨天下 4 | 歎重重(中)

除了蔻兒,下一個目標便是大太監張敏。隻是這張敏因保護撫育皇子有功,已升遷在乾清宮當差,乃每日伺候皇上梳頭穿衣之人,天天在駕前走動。他深知因皇子一事大大得罪了萬妃,聞聽蔻兒暴斃,更是料知自己身處險境,處處多加堤防,竟是出入不肯離開乾清宮半步。小雨連日加派人手對他多加監視,卻不曾尋出機會下手。

眼看直接動手已非可行之舉,小雨隻得轉行他策。好在他主管昭德宮日久,上下事務,裏外關係,打理得頭頭是道,巨細無遺。皇子認宗之事既出,便算計到貴妃定是哪日便要拔了張敏這根眼中釘,因此早在得令之前,就有了相關的部署。這日小雨夜訪宮正司,一番交代,隔天奏報有宮女斂財貪贓的徹查請示就遞到了皇案前。

負責調查此事的司禮監秉筆太監素來與小雨交好,這斂財貪贓的罪名三查兩查,居然卻被扣定在乾清宮門監張敏身上,證據是其“恃寵而驕,連身邊一眾下人也花費無度。”

張敏眼看著連身邊親近的小太監們也咬定銀錢所來皆張公公所賜,隻氣的渾身亂顫。明知是早有人在這些孩子身上使了銀子,卻口說無憑。隻得被人帶離乾清宮接受徹查。

是夜,人靜燈闌,張敏默坐在窗口,對身後不知何時潛入的黑影了然一笑道:“來者是萬貴妃身邊的小蘇還是小李啊?”驀地回頭,見身後端坐之人一襲薄紗覆麵,露出一彎輕簇的秀眉,白淨的臉上黑曜星般的雙目閃著冰冷的輝光。不禁莞爾,“貴妃這些年在昭德宮培養出不少身負絕頂武藝的宮人,不想今朝卻是指派小雨公公親臨,如此重視老夫,卻叫老夫受寵若驚了。”

 

小雨見自己不能騙過張敏的眼睛,一笑扯下薄紗,露出俊美的麵龐,微微一揖道:“張公公不愧是萬歲駕前之人,心明眼清,在下欽佩。”

張敏哈哈一笑,“小雨公公不需自謙,老夫千防萬躲,仍是逃不出小雨公公的策謀,到底被拉出乾清宮,如今怕是隻有死路一條了。”不待話落,突然反身一個倒縱,雙掌閃電般擊出,想攻小雨一個措手不及。

小雨見他發難趕忙向後躍出,哪想被張敏掌風掃到的腰帶,瞬間便斷成數截飄落地上,心下暗驚,萬沒料到這老太監居然身負武藝,深藏不露。

張敏去勢未衰,毫不遲疑地翻手再攻,使出以命相搏的殺招,密集的拳掌迅猛如飛向小雨身上連續擊落,招招陰狠致命。無奈對手那人年紀雖輕,武功卻堪屬大內一流,眼看那雙素手幻出無數掌影,身形靈巧躲閃,防得滴水不漏。

張敏眼見久戰不下,心中大為惶恐,一伸手拔下頭上簪子,路數一轉,已使出一套古怪的打穴功夫,原來他在皇上身邊,伺候梳洗之餘也替皇上鬆骨按摩,皆因其在在穴道經絡上頗有造詣,並自創了這套打骨針的套路。

小雨望著老太監一頭白發飄散,模樣甚是可怖,簪子在月光下顯出碧綠冷絕的色澤,不用想都知道上麵喂有劇毒,不敢怠慢,收攝心神專心迎戰。

兩人在狹小室內纏鬥了數十回合,仍是不分勝負。但張敏卻暗暗發覺其實對方周旋於自己密集的攻勢下,步伐靈巧,體態輕盈,論功夫自己還是輸了一籌。平生得意的一套打骨針套路用盡,卻始終沒機會傷他毫發,更別說是戳破些許嫩皮,憑簪上劇毒取勝了。再鬥數個回合,張敏已額頭漸汗,眼見對方仍然遊刃有餘,心知大事不好,原來他遲遲沒有猛下殺招,出手間刻意放輕放緩動作,避免帶倒房內一件物件,驚動周圍一個人,除了殺人滅口,卻還有掩人耳目的目的!想不到這個後輩小兒心思如此細密歹毒,依他此番行事,自己若再不聲張出聲,隻怕片刻便要不明不白死在此屋內。想到這裏,心下駭然,趕緊拚盡餘力,招招皆出重拳相擊,打骨針的目標也從攻擊小雨改為撥倒屋內器物,隻盼趕快撞翻幾個杯盞桌椅,引人注意。

小雨豈容他這般聲張,知道必須盡速結束戰鬥,因此內力傾吐,出手再不留情。張敏畢竟武功不及,加上年老力衰,在小雨真氣的壓製下,更是不敵,轉眼間已露出敗勢。小雨哪待遲疑,見張敏舊招用老,便拍出一掌取他麵門,張敏矮身欲躲,小雨翻腕為切猛地在他頸後劃過,身形一動,眨眼間人已翻到他身後,前臂猛收,便將張敏脖子鎖在臂間,勁力頃吐,張敏被勒得張大了嘴巴,便想出聲呼救,卻不知小雨早準備好一塊金條,趁他張口,在他喉間一勒一鬆,金條已被強行塞入腹中。

 

張敏再想慘叫,卻發不出絲毫聲響,金條在腹中急速墜脹,片刻間已痛得他麵容扭曲,汗如雨下。隻是那滿含恨意的老眸,卻死死盯住小雨。模糊間見他眼彎如月,笑意盈盈,一襲黑衣,身姿輕靈,哪像是索命閻羅,分明是下凡謫仙。

小雨伸手奪過張敏手中那根簪子,看著他幹嘔了幾回,已是痛得捧腹在地,命在頃刻,不禁輕輕一歎,扶老太監起身躺在床上,又替他梳理了鬢發,束好簪子,道:“張公公也是前輩,如今畏罪吞金,在下自當侍奉周全。”

張敏知道他要營造出自己自殺假象,氣憤難平,喘息道:“蔻兒和我當年都曾追隨萬貴妃當差,你……你卻看看我們的下場!你縱然如今得寵,卻不知天妒紅顏,指不定下場比我們更加淒涼……”從牙間勉力擠出這幾句斷續的言語,卻已是入氣少,出氣多,眼見是活不成了。

小雨聽著張敏惡毒的詛咒,好似被那根淬毒的簪子紮在心口,一陣難受。見那具軀體已沒了生氣,便彎下身幫他脫下鞋子,拉平衣褶,哪想突然間,肋下一陣劇痛,宛若死人的張敏突然直起上身,一把抓住小雨衣領,另一隻手運指如風,關節處嘎嘎作響,拚上垂死氣力,戳在小雨章門穴上。小雨隻覺得一股陰冷之氣透入骨髓,待要掌斃張敏,卻發現他已直挺挺倒下去,氣絕身亡。


文中主要圖片由遠歌國際遊戲團隊原創開發

其他圖片取自網絡,版權屬原作者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