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八世和他的六位王後(6)

來源: 2017-08-13 02:42:46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9832 bytes)
新主剛剛登基就要對法國宣戰,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備戰需要錢,要錢就得向貴族和百姓征稅;開戰有悖於先王立下的治國方針,況且邊境平安,新主隻是為了護教的虛名去打仗,樞密院那幫老家夥們養尊處優慣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反對開戰。

正在亨利心煩意亂的時候,沃斯利受命於樞密院,勸說國王打消開戰的念頭。但沃斯利看準了風向,新主登基,需要扶持,這是他的機會。沃斯利發現,聖上並非隻是因為年輕氣盛受人慫恿才要和法國開戰;相反,和法國開戰是亨利自己的心願,是他追求基督教國度榮耀的心願。沃斯利意識到夥同樞密院反對國王並非良策,隻有幫亨利擺脫樞密院的牽製,才能保障自己的前程。

要達到這個目標,就必須斬斷“公章之旅”。沃斯利告訴亨利,由樞密院和議會蓋章確認國王簽署文件的做法隻是慣例,並非法律;從法律角度出發君主有至高無上的權威,不需要臣子的確認。

從這一刻起,沃斯利成了亨利唯一信任的大臣,亨利很快意識到沃斯利的能力,似乎沒有他辦不到的事情,於是欽點沃斯利為戰爭大臣,負責一應備戰事務。

這時候,教皇朱利亞斯二世已將法國國王路易十二逐出教會,成立了所謂的“神聖十字軍”陣營,聯手攻打“異教徒國家”法國。為了誘惑亨利加入這個陣營,教皇給亨利運來了成桶的意大利紅酒、一朵黃金打造的都鐸玫瑰、100塊帕馬森幹酪。教皇如此屈尊,讓亨利的虛榮心得到大大的滿足。

作為費迪南德國王的女兒,凱瑟琳也是主戰派,此時她被父王重新任命為西班牙駐英國大使,因此有雙重身份。費迪南德告訴女兒,要她利用自己的影響力,誘導年輕的亨利加入戰爭。

1512年4月,英格蘭正式對法宣戰。亨利沒有禦駕親征,而是派出18艘戰船、1萬5千士兵,渡海去西班牙和費迪南德會合。

英格蘭的人馬到西班牙後才發現他們被費迪南德給耍了。費迪南德食言,沒給英格蘭士兵準備帳篷和供給,士兵們冒著傾盆大雨露營在田野裏。四月份的西班牙天氣炎熱,士兵們口渴難忍,吵著要啤酒喝,但曼說是啤酒了,連飲用水都不能保障!

沒多久英格蘭軍隊就發現費迪南德根本無意派他們去攻打法國,因為他這時候正在開小灶和西班牙北部一個叫納瓦拉(Navarre)的邊境小國開戰,他隻是利用亨利的兵力幫他守衛西班牙南部的邊境、好讓自己安心戰事而已。英格蘭指揮官戰報亨利八世,說費迪南德“說的比唱的還好聽”。天氣惡劣、供給不足、衛生條件差,士兵們好多染上痢疾,軍中威脅兵變。1512年10月,英格蘭不得不撤軍。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裏。英軍的狼狽很快在歐洲各國傳開,神聖羅馬皇帝的女兒說英格蘭軍隊是“庸兵無能、軍紀渙散”。亨利將嶽父的背信棄義和自己受到的羞辱一股腦全都算在凱瑟琳頭上,夫妻之間第一次出現裂痕。

然而,亨利八世如果這麽輕易地放棄那就不是亨利八世了。他很快就開始備戰下一輪戰事,並且決定這一次他要禦駕親征,帶兵直接攻打法國。不過這一次他不會再上嶽父的當,而是直接和神聖羅馬皇帝麥克西米蘭一世結成聯盟。

在精明強幹的沃斯利的統籌下,1513年一開年,2萬5千英格蘭士兵(大部分是從威爾士征來的)和後勤裝備全部調度完畢。沃斯利成為亨利八世不可或缺的臂膀,很快就榮升為約克大教堂的院長。

1513年開春,主力部隊先行渡海,亨利八世自己在6月份也過海到達法國的卡萊省。卡萊省在法國的北方,和英格蘭隻隔著英吉利海峽,它是自50餘年前亨利六世丟失英格蘭在法國的土地之後,英格蘭在法國唯一所剩的領土。

亨利帶到法國的是一個浩浩蕩蕩的行宮,光衛兵就有300人,外加150名宮廷人員,其中包括牧師、樂師、廚師、歌者、舞者、侍者、文書。光亨利自己就占用了9個帳篷,中間打通,成為甬道。他的主帳篷金碧輝煌,四角掛著金幣,裏麵放著他的四柱大床;無論亨利走到或騎馬到哪裏,都有十四個手捧樂器、身穿金色服裝的少年護送。他不僅要向歐洲王子們顯示自己的勇氣和風度,還要顯示自己的財富。

和亨利的排場相比,戰事本身可以說是無足掛齒。1513年8月,亨利八世連下兩城,守城的法國士兵基本上沒有還手,可以說是聞風而逃,拱手讓出兩座池城,泰魯安(Thérouanne,在法國北方,離卡萊以東約15公裏)和圖爾奈( Tournai,在今天的比利時)。這兩座城,都在攻城一個星期左右就淪陷,仗打得如此之快,英國曆史上將它們戲稱為“策馬揚鞭之戰”(Battle of Spurs)。

亨利八世能夠出師告捷,和沃斯利的精心策劃和高效及時的後勤調度是分不開的。在泰魯安,亨利八世的行宮和馬克西米蘭一世的行宮自由自在地交融在一起,兩位國王肩並肩手拉手一起欣賞著馬術長矛錦標賽、歌舞、美酒,亨利的臉麵大增。攻城三星期之後,亨利八世躊躇滿誌地回到倫敦,留下英格蘭貴族和士兵在這兩座城裏大興土木,建築城堡。
老亨利苦心經營二十四年,為小亨利攢下一百二十五萬英鎊的皇家小金庫,折算成今天的價值相當於十個億英鎊,而當時英格蘭一個文職人員的年收入不到二十英鎊。小亨利登基三年,這筆錢已經花去大半!

亨利八世很快就發現他根本無法和法國拚國力,法國國王有三倍於英格蘭的子民,而西班牙國王的子民人數是英格蘭的六倍!光人頭稅就讓亨利望塵莫及,更不用說附屬國和諸侯的進貢了。亨利的錢袋滿足不了他對戰爭與榮耀的胃口。要保存顏麵,唯有和談,於是雙方回到談判桌上。

作為和平條約之一,亨利將自己年僅十七、如花似玉的妹妹瑪麗公主嫁給51歲的路易十二。路易十二已經娶過兩任王後,都已經去世,沒給他留下男祠,而法國是不允許女人即位做國王的,所以路易要生兒子的壓力比亨利的還大。作為交換條件,路易同意亨利可以暫時保留那他攻下的那兩座池城。

瑪麗公主不僅繼承了她母後伊麗莎白的美貌,而且繼承了約克王室女人的桀驁。她知道自己是王兄唯一未婚的姐妹,雖說公主聯姻責任不容推卸,但要嫁給一個黃土已經埋到脖子根的風燭殘年之人,瑪麗死活不願意。在亨利八世的軟硬兼施之下,瑪麗同意嫁給路易,但有一個條件:路易死後,她可以隨意嫁給自己想嫁的人。亨利口頭同意了,1514年10月,18歲的瑪麗嫁給52歲的路易,成為法國王後,婚後不到3個月,1515年的元旦,路易一命嗚呼,史稱是死於“房事過度”。

瑪麗的心上人是王兄亨利的發小,薩福克公爵查爾斯·布蘭登(Charles Brandon)。路易十二死後,亨利八世派布蘭登去法國接回瑪麗,但逼著布蘭登在出發前發誓不和瑪麗私定終生,但是在法國煎熬了三個月後重獲自由的瑪麗沒有忘記王兄的許諾,說服了布蘭登冒一次大不韙,兩人於1515年3月3日在巴黎秘密結婚,隻有十人見證了婚禮,其中之一是法國新君、十九歲的法蘭西斯一世。
 
路易十二隻有兩個女兒,弗朗西斯是他的女婿,娶的是大女兒克勞德公主(Claude of France)。弗朗西斯隻比瑪麗大兩歲,瑪麗到法國宮廷後,他給了瑪麗很多幫助,兩人成了好友。
 
作為法國新君,弗朗西斯當然不願意瑪麗寡居後回英格蘭再被作為亨利八世的政治資本聯姻歐洲其他王室。瑪麗嫁給布蘭登,有利於法國,加之對瑪麗的同情,就為他們創造了見麵的機會。瑪麗作為公主,下嫁布蘭登,可以說是掉價,弗朗西斯很可能心中竊喜。他和亨利八世都是新君,未來的歐洲將是他們爭雄的天下,任何讓亨利八世掉顏麵的事情,對於弗朗西斯來說都是好事。

瑪麗和布蘭登回到英格蘭後,亨利八世龍顏大怒,樞密院上書亨利將布蘭登以欺君罔上之最判斬刑,是沃斯利說服亨利放過瑪麗和她的丈夫。亨利最終原諒了瑪麗和布蘭登,但判了布蘭登24,000英鎊的巨額罰款,後來氣消了才減免了罰款數額。
(待續)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