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人民共和國大皇帝習近平敦促臺灣女酋蔡英文 投降書 伊尹軒轅草 公元2016年5月20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大皇帝習近平頒詔於

來源: 2016-06-28 22:06:29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17526 bytes)

中華人民共和國大皇帝習近平敦促臺灣女酋蔡英文
投降書

伊尹軒轅草

公元2016年5月20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大皇帝習近平頒詔於臺灣新任第14屆酋長蔡英文博士,其文曰:

臺酋蔡英文閣下:

當此閣下就任臺灣第14屆酋長之際,朕今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全體官民及三軍將士頒詔謹賀。

今天,包括中國大陸,臺灣,香港,澳門,及散居於世界各地之全體中華民族的命運,均到了一個重大而關鍵的十字路口。大陸之與臺灣,是分裂還是統一?團結還是敵對?和平還是戰爭?山明水秀還是狼煙滾滾?花團錦簇還是屍橫遍野?欣欣向榮還是瘡痍滿目?兩岸共興還是兩岸共亡?朕與閣下終究是把酒言歡還是拔槍相向?所有這些攸關華夏民族炎黃子孫生死存亡千秋命運之大事,皆決定於朕與閣下今日所麵對且無法迴避之選擇題。嗚呼!可不慎歟?

閣下5.20之就職演説,朕已閱之矣。閣下自雲“依據《中華民囯憲法》就任總統之職,然而卻口口聲聲唯2300萬人之福祉是務,唯臺灣一島之責任是擔。夫依《中華民囯憲法》,領土及於外蒙,人民及於14億,閣下捨大陸之版圖與人民不顧,而自囿於臺灣一省,則是閣下自矮厥職,自降身份,自貶為一省之督酋也。朕是以以臺酋相謂,而不以總統相稱也。

或謂閣下之自矮,自貶,自囿,乃有意為之也。醉翁之意,或在台獨?

朕悉閣下及所領導之民進黨,數十年來奮鬥不息,孜孜所求者,乃是實現臺灣獨立建國之政治目標。此宗旨寫入尓黨黨綱,天下皆聞,眾所周知,無需避諱。

尓黨之《臺獨黨綱》以及《臺灣前途決議文》,朕覽之數遍,隻覺自相矛盾,異想天開,空洞可哂。既闇於歷史,又昧於現狀,且瞽於將來。無病而欲飲葯,不嫁而求有子,無磚沙石木而欲建大廈高樓。以爾黨所為,求爾黨所欲,猶入水撈月,探鏡摘花,望梅止渴,畫餅充饑,刻舟求劍,掩耳盜鈴,必以鼻青臉腫而終。

何以知臺灣獨立之必不可行?朕觀世界歷史,大抵一民族之欲獨立於另一民族者,必有其不得不獨立之理由。美麗奸之《獨立宣言》論之甚詳,曰:“過去的一切經驗也都說明,任何苦難,隻要是尚能忍受,人類都寧願容忍,而無意為了本身的權益便廢除他們久已習慣了的政府。”由此觀之,美麗奸之獨立於大英帝國也,自有其不得不獨立之原因與理由,那就是美麗奸人民的不能忍受的苦難————而這些苦難又全由英王之罪惡造成。《獨立宣言》數英王之罪二十又八條。今者臺灣人民無美麗奸人民當年之苦難,而朕又無英王對美利堅所犯之罪。試問,臺灣獨立之法理安在?觀台海兩岸歷史,情由實在相反:臺灣民衆荷澤懞恩於大陸者數十年矣,不以此時歸心向化,尚何待耶?

從歷史言之,則臺灣或殖民於荷蘭,或收歸於明鄭,或隸屬於大清,或割讓於日倭,或光復於民囯,但從未有過獨立為一囯的歷史。這至少可以證明,臺灣並不具備獨立建國之條件。

從現狀言之,臺灣有如橫亙於中國大門外之一道天然屏藩,得之,則進可攻,退可守,中華之繁榮強盛在望,失之,則進退失據,海路不保,與內陸國傢比肩,中國之貧弱可期。最糟糕者,若臺灣落入敵國外寇之手,則中華民族之噩夢必至,炎黃子孫之大難必臨,亡國滅種之禍必翹首可待也。夷敵視臺灣為“不沉的航空母艦”,朕今試問閣下,君若坐在朕之龍椅上,肯放棄臺灣否?

退一萬步言之,即或臺灣足夠僥幸,在敵國外寇之幫助下脫離大陸而獨立,則此種獨立乃真獨立乎?假獨立乎?若世上無免費午餐可吃,則假獨立真傀儡之結局必也。前有滿洲國,後有外蒙古,此皆前車之鑑也,其為教圳也得無不深乎?而且,就算這種名義上的獨立,恐也無法長久。

或言歷史常常重演。如果曆史會重演,則朕依據過去已發生之歷史事件,願在此作一沙盤推演,或可預測一下臺灣“獨立”之後未來曆史的發展。 首先,台灣不可能真正獨立,因為有太多雙貪婪的眼睛盯著她,太多張垂涎的嘴巴候著她。它即使儌倖脫離大陸,不久就會被日本吞並。這正是美國意圖,因此美國不會救它。日倭吞台後,會一鼓作氣拿下韓國,朝鮮,進而占據中國東北。同時掉頭南下,吞掉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呂宋,越南,暹邏,緬泰及整個東南亞南亞,然後合圍中國。日倭拿下整個亞洲後,美夷認為時機已到,會與俄羅斯合作合攻日本,於是美俄共同佔據亞洲,進而吞滅歐洲,最後一統全球。 由於美俄均是白色人種,他們會同化為一個民族。最後,包括日本人在內的所有亞洲人種,會被他們視為"黃禍"而加以滅絕,就像他們滅絕印第安人種一樣。

或以此種推演為聳人聽聞,不經之論。然而不幸得很,上述推演之依據在歷史上是確確實實發生過的事實,並非朕之杜撰與虛構,更絕無絲毫之臆想。彼倭寇之欲並臺灣,滅中華,吞亞洲,自豐臣秀吉而至於田中義一,數百年野心不滅。稍有歷史知識者,當有所聞。

 至若美利堅之欲霸世界,則有彼囯神書《擺布爾》為之證。《擺佈爾》者,歐西諸夷之神話書也,或譯為《神經》。朕觀此書,雖曰神話,亦似歷史。按其書所載,蓋西夷之神曰狗蛋God,類中土之盤古。狗蛋造設天地日月蟲魚鳥獸,又依其形創造一男,曰二蛋Adam,旋取其脅下肋條,復造一女為其婦,曰臆婦Eve。是乃西夷諸民族之始祖也,始居臆癲Eden之園。為蛇所誘,竊食禁果,遂有娠,被逐。生二子,兄曰垓夤,務農,弟曰唖霸,畜牧。兄弟爭寵,二子相攻,垓夤擊殺唖霸,生以諾,以諾生以拿 ,以拿生米戶雅利 ,米戶雅利生瑪土撒利,瑪土撒利生拉麥,拉麥娶兩妻,生雅八,猶八,土八 該隱,拿瑪……

二蛋與憶婦又生塞特,塞特生以挪士,以挪士生該南 ,該南生瑪勒列 。瑪勒列生雅列,雅列生以諾,以諾生瑪土撒拉,瑪土撒拉生拉麥,拉麥生挪亞,挪亞生閃,含,雅弗……

如此子又生子,子又生孫,孫又有孫,孫又有子,子子孫孫,繁衍孳息,無窮盡也。那麽問題來了:生存之空間有限而裔嗣之繁殖無窮。於是乎爭鬥盛矣,獄讞興矣,詐謀作矣,殺戮生矣。於是乎遷徙,擴張,掠奪,征服,戰爭,屠滅,侵略,霸佔,便不可避免地成爲必然之選擇。

根據妖書《擺佈爾》Bible之記載,自狗蛋god創造人類以來,同一族群內以及不同族群間就為奪取生存空間而爭鬥殺戮不已,前者曰階級鬥爭,《共產黨宣言》述之甚詳,後者曰種族鬥爭,《埾經》載之甚備。

《擺佈爾》一書問世之後千百年閒,大行於歐西諸夷。其在廟堂,至今歐美諸夷,其酋首之宣誓就職也,必手撫是書,其法庭之過堂也,自判官至於捕快,亦必手撫是書而錄供詞;其在民間,則僧侶教士吟誦講讀是書,日以歪曲本旨為事,藉以麻痹屁民,擺佈衆生,聚斂錢財。由是觀之,《神經》之於歐美,猶夫《論語》之於中華,侵淫於血液,深入於骨髓,鐫刻於基因,潛藏於靈魂,蟄伏於潛意識,為一切思想及行爲之自覺的指揮。

朕覽《神經》,其書中有一言,重復率最高。二蛋臆婦之子孫,每生養一代,狗蛋即令遷徙擴張他處,並訓之曰:“吾以此地賜汝,汝必生養衆多,繁如天上星宿,數比地上塵沙,充盈天地,遍佈環宇。”

嗟夫!為《神經》所擺佈之歐美諸夷,其欲侵略亞洲,霸佔地球之野心,即出於狗蛋(God)之口,本於《擺布爾》(Bible)之書乎?果如是,則其野心之久,貪心之熾,甚於日倭之豐臣秀吉田中義一也遠矣。

然則日倭之為寇,廯疥之疾也,而美夷之為禍,則膏肓之大患也。何則?蓋日倭之民族性,知進而不知退,知取而不知予,知兵而不知“道”,知“武運長久”而不知張馳有節,其所長者,不外拚刺刀,比拳腳而已,豈足懼哉?歐美諸夷則不然,其欲取之也,必先與之,其欲攻之也,必先禮之,其欲亡之也,必先教之,其欲滅之也,必先糜之。其取攻亡滅之器,則刀也,劍也,槍也,炮也,航母也,戰機也,潛艇也,導彈也,核子也,中子也,此皆形而下者謂之器,尚不足懼。然其與禮教糜之具,則割也,洗也,耶穌也,基督也,民主也,自由也,人權也,普世也,文明也,法律也,此則形而上者謂之道,於不知不覺閒置換人之靈魂,猶如《封神榜》之狐妖置換妲己之靈魂,足可憂也。

先禮而後兵,先文而後武,先意識而後肢體,先覌念而後物理,此《神經》所傳,至今歐美諸夷所稟承之用兵滅國之道也。

不之信耶?請閱《擺布爾•狗蛋世家》第34章之“割禮”陰謀:

二蛋、臆婦之後裔,傳至第N代,曰毐不理漢,其子曰奸尻,與其兄長曰臆騷者交惡,被迫南遷。徙至龕南,紮於其都社懇城東門外,因遣其公主曰狄娜者為餌,招搖於社懇之街市。龕南之太子名曰社懇者,見而悅之,攜歸,與寢。姦尻之子怒,社懇恐,因其父皇蛤蟆Hamor求親於奸尻。姦尻與其子謀,覆曰:“姦尻者,文明之國度也,割禮者,普世之價值也。故吾國之女子,不嫁不割之男,不婚不割之邦。”蛤蟆喜,詔令全國軍民,遽行割禮。既割,創未瘉,舉國丁壯JJ之疼方劇,姦尻之子善蒙Simeon與劣偽Levi提兵攻之,殺蛤蟆,戮社懇,屠龕南,盡掠其牛羊財貨,虜其婦孺以歸,遂滅其國。

今者有美麗姦國,欲效荷馬時代脫衣城Troy木馬故事,重演《擺布爾•世家傳》第34章奸尻,善蒙與劣偽之奸謀,於華夏門外,竪一巨像,號曰“自由女妖”。其為像也,泥灰塑其體,鐵石鑄其心,粉黛畫其皮,丹砂塗其唇,金冠罩其頂,床單裹其身。纖腰裊裊兮,穌胸高高,雙峰隱隱兮,兩眸窅窅,香肩潤潤兮,金發飄飄。一手擎著鬼火,一手攬著褲腰,兩瓣肥臀左右甩,一對豪乳上下跳。口中高嚷人權,腹內暗藏兵刀。遠觀疑似仙女神,一觸原是畫皮妖。

華夏門內,有書生曉波劉之徒,見而美之,急不可待,脫衣欲納。為城墻所阻,歇斯底裏,亢奮呼曰:“美哉!自由女神,三百年來君安在?三百年後相見遲!年年思君不見君,今見君矣雞雞直。”更有甚者,國之王儲,朕之股肱,亦竟為此妖所惑,誤以“夫妻關係”自擬,不覺西裝前解,燕尾後飛,作孔雀開屏、儀態翩翩之狀,張臂欲攬??幾千年前脫衣Troy木馬龕南社懇之屠城慘劇,險些重演於中華之門。甚矣哉!吾國臣民之too young too simple too naïve也!

鳴呼,朕之苦心孤詣,誰其知之?女神雖妖,衣可輕脫乎?狄娜雖艷,褲可輕解乎?割“禮”雖普世,包皮可輕切乎?木馬雖駿,長城可輕毀乎?君不見,畫皮之下,血口張焉,櫻唇之內,毒牙獠焉,木馬腹中,甲士藏焉,神袍之後,航母遊弋焉。

項莊舞劍,其意常在沛公。今美麗奸群妖共舞,傾巢而出,其意又豈在維護“自由”而已哉?

此時此刻,內有奸雄蠢蠢欲動,外有強虜虎視眈眈,國內帶路黨猖獗,國外普世派囂囂。朕之舉措稍有閃失,包括台港澳中國大陸在內的全球中華民族的命運,就將陷於萬劫不復之境地,一千多萬平方公裏的神州大地上,十五億炎黃子孫將被亞伯拉罕的子孫全部置換,猶如今日之美洲澳洲大陸所發生的土著印第安人被置換一樣。

綜上所論,台灣無不得不獨之理由,而大陸有不得不統之原因。

因而,台灣之解放,祖國之統一,已成為朕絕不容許後退半步之必然選擇。

為著這一神聖使命,朕不惜拋頭臚,灑熱血,粉身碎骨,千刀萬剮,在所不辭。

朕知網路上有以齊奧賽斯庫、薩達姆、卡紮菲之“下場”威脅於朕者,朕今自明:朕不嗜血,然朕不暈血,朕不窮兵,然朕不懼兵,朕不黷武,然朕亦習武,朕不好戰,然朕不厭戰,朕愛生命,然朕不惜死。為著中華民族不被盎格魯撒克遜猶太民族所吞噬,為著炎黃子孫不被毐不理漢的子孫所置換,為著龍的傳人不被捷速死疾妒的傳人所取代,為拯救盤古女媧的後裔免受亞當夏娃後裔的魔掌,朕生不懼刀砍斧剁,油炸鼎烹,死不懼掘墓鞭屍,揚灰挫骨。朕之頭骨,若被作為飲器,那算抬舉了朕,就算作了夜壺,朕亦死得其所。彼等明裏暗裏威脅於朕之鼠輩,若真有種,盡管放馬過來!

朕今正告台酋蔡英文閣下及民進黨成員,為著華夏民族之崇高利益,台灣之解放,祖國之統一,朕將不惜一切代價。朕決心為林肯之所為,請問閣下決心為華盛頓之所為乎?

若然,何不早戰?若否,何不早降?

昔有賢君曰古公亶父,彼有一言,朕甚欣賞,曰:“民之在我,與其在彼,何異?”朕既不避死,又安肯私天子之利乎?閣下誠若率全台灣歸降,朕將宣旨天下,詔告全球,嘉奬閣下之降為“偉大之降,光榮之降,正確之降,勝利之降”。兩岸一統之後,以君之功,則大中華帝國儲君之位,非君而誰?以君之學養,苟能率領全體華夏子孫走向團結統一,走向繁榮強盛,走向民主自由,走向長治久安,倘若天下華人皆欲附閣下,則朕亦何難乎禪天子之位於閣下,朕則退處悠閒,隱於林泉,躬耕南畝,采菊東籬,擁姬戲妾,抱子弄孫,豈不懿歟? 

誠得若是,則君之降於朕,與朕之降於閣下者,何異之有哉?

噫籲嚱!閣下果能建此經天緯地之奇功,朕即改口尊閣下為陛下,呼足下為萬歲,朕亦何羞之有哉!

朕苦口婆心,萬言鑿鑿。朕之底線,有以下四句,與君共勉,曰:
不畏掘墓與挖墳,不準不做中國人,不懼揚灰與挫骨,堅決不許搞台獨!

朕之寬仁也無涯,然朕之耐心也有限。倘若閣下及民進黨成員仍然要一意孤行,堅持台獨,死硬到底,走那曾有過眞龍天子身份的愛新覺羅•傅儀都未能成功的死路,逼朕於無路可走之境,則朕必捐堯舜之禪而效周公之討,捨古公亶父之讓而行管蔡之誅。

朕深知,戰端一開,殺人必多,朕甚痛心。然朕亦深知,此亦苦難深重的中華民族為求自救而必須付出的代價。這個責任,必須由堅持台獨路線的閣下及民進黨徒承擔。朕今莊嚴承諾,閣下授首,獨黨伏誅之後,朕將立紀念之碑,鐫緬思之文,以祭奠兩岸陣亡將士及罹難百姓在天之靈,然後下罪己之詔,禪天子之位,明朕之不私天下也。

降耶?戰耶?統耶?獨耶?其慎思之。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