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金儒宋 第十回 玉清觀梅貞手談棋盤僧 黑客店頭陀刀斬護花郎 (1)

來源: 2015-10-24 21:10:33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8797 bytes)

第十回  玉清觀梅貞手談棋盤僧  黑客店頭陀刀斬護花郎        

與往年一樣,深秋,梅貞易容妝扮成雲遊女道士,化名瞿仙,離家北上,預期年底抵達白山。途經山東西路東平府聊城郊外爛葬崗,發現荒草叢中,一束破草席不停蠕動,打開一看,卻是一個氣息奄奄病重男孩,急忙給他服下九轉還陽丹,輔以瓊漿玉液,救治得活。男孩生得猴頭猴腦,頑皮多動,卻喪失記憶,問他家事,一片空白,便給他取名猴兒。梅貞見他無家可歸,遂收他為徒。起初猴兒野性難馴,很難管束,讓他東,他偏西,一路惹了很多麻煩,好不容易將皮猴調教得略懂道理。適逢蒙古漢軍與河北各路金軍在燕南廝殺正酣,到處烽火,遍地死屍,一片淒慘景象。為避戰火,有些路段隻好繞行。難民流離失所,成群結隊南逃避難。沿途遇到重傷、重病患者,他便停下來給他們療傷,治病,這便耽擱許多日程。那些被他醫好的難民,看他穿著打扮,誤以為是觀音菩薩下凡,一傳十,十傳百,便有了白衣觀音在河北救度百姓的傳說。當師徒二人走出太行山北端餘脈,已是臘月初十,雖然腹中毒丹蠢蠢欲動,尚可運功抑製,距河北奉先縣靈泉觀僅兩天路程,大道教四祖純陽子毛希琮就在那裏,他是梅貞專程拜謁之人。唯有毛掌教純陽功力,方能將散布在他體內毒素聚斂於丹田,然後繼續北行,去白山求取金銀蓮花。或是梅貞該有劫難,偏又遇汪麗危難,焉能見死不救?這便又延遲數日。那日在簫品門宋家寨,梅貞體內陰毒已開始擴散,毒丹隨時可能暴發,一旦毒氣攻心,神仙也無方。隨著毒素擴散,腹部陰陽魚輪廓變得模糊起來。梅貞已感去日無多,次日便是臘月十五,每逢十五月圓之夜,體內氣血洶湧,劇毒從渾身毛孔蒸騰而出,整個過程曆時一天,其間倍受病痛煎熬,初始猶如蚊虱叮咬,繼而又如萬蟻噬髓,終了好似烈焰焚身,直至虛脫昏厥,翌日清晨,漸漸蘇醒,每月如此。亦不知他前世造下何種惡業,今生要受這般痛苦。十幾年病痛折磨,他早已看淡生死,他常想,死也是一種解脫。每當毒發之前,他總要躲到僻靜所在,獨自忍受毒魔摧殘,不願被人看到他掙紮慘狀。每年歲末新舊時辰交替之際,也是他身體最虛弱之時,去年金銀蓮藥力消耗殆盡,若不及時補充,僅憑他的功力,無法克製陰毒。他要找一個洞穴,靜靜等死。他對猴兒說:“閻王請為師地府赴宴,為師要離開一段時間,你要牢記為師教導,切莫任性淘氣,更不可為惡,你先去淮陰梅莊,為師隨後就到。”他從懷裏取出寶玉荷包,交給猴兒,作為進入梅莊憑證,又反複叮嚀猴兒,見天色向晚,便催促猴兒上路。猴兒不願離開師父,死活賴著不肯走,梅貞假裝生氣,命令徒兒立刻動身。猴兒害怕師父動怒,更怕挨打,便磨磨蹭蹭爬上驢背,小毛驢也是戀戀不舍,幾步一回頭,啾啾哀叫兩聲,甩噠甩噠尾巴,緩緩離去。梅貞目送猴兒騎驢遠去,心中一陣難過,順著山路緩步行走,也不知走出多少路程,天色漸暗,人已疲乏,舉目四顧,卻見左前方半山腰有一座山洞,走近一看,洞口上方石刻三字,老君洞,字體樸拙渾厚,很有漢隸風骨。洞內空間不大,石供桌後麵石台上,供著一尊一人多高太上老君石像。他盤腿坐在神像下,閉目調息。洞外夜幕降臨,洞內漆黑一團。他感到一陣疼痛、暈眩,體內毒素加速擴散,痛苦加劇,身體極度虛弱,已無力固住腹內毒丹。梅貞輕歎一聲,打算在極度痛苦來臨之前,用最後一點氣力,點死穴,斷經脈。就在這時,聞到一股淡淡清香,沁人心脾,頓感痛苦全無,舒服之極。他心想:“難道這就是死亡感覺?早知如此,何必苟活至今?”神誌漸漸散亂,失去知覺。四周一片死寂,突然,老君石像後飄出一道白影,降落在梅貞身邊,端詳片刻,輕輕抱起他,如抱嬰兒,足尖點地,轉了幾轉,人已在洞外山道上,飄忽而行,須叟,消失在荒山夜色中。

梅貞朦朧記得,一輛馬車風馳電掣將他送到一座廟宇,一位花白胡須老道,從葫蘆裏倒出一粒黃色藥丸,塞入他嘴裏,又給他喝下一碗藥湯,然後將手掌放在他肚子上,他感到一股巨熱湧入體內,熱流在腹內形成一個漩渦,將寒毒從血脈末梢吸回丹田,冰冷四肢開始溫暖,意識逐漸清晰。

梅貞在廟中住了十日,體力恢複一成,每天喝一碗稀粥,勉強下地行走。那個給他療毒的花白胡子老道再也沒露麵。道童告訴他,此地就是靈泉寺,那個花白胡子老道就是純陽子毛希琮。梅貞想要麵謝毛掌教,道童說:“師祖為給施主療毒,元氣大傷,現已閉關靜修。”梅貞心裏很感激,問道童:“何人送我到此?”道童道:“蔡仙姑。”梅貞又問:“誰是蔡仙姑?”門外女聲答道:“我就是。”聲如玉磬,門簾一挑,走入一位道骨仙風女道士。梅貞躬身施禮,拜謝道:“感謝仙姑救我。”蔡真人含笑說:“我隻是送你,救你另有她人。”梅貞問道:“請問仙姑,何人救我?”蔡真人道:“我也很想知道。”梅貞一頭霧水:“難道仙姑也不知…?”蔡真人說:“賢侄休多想,安心養病,到時便知。”梅貞不明白,這賢侄一說,從何而來?蔡真人道:“看賢侄氣色,好了許多。過兩日,姑姑接你去玉清觀,我那裏有許多專治毒症的丹藥。”梅貞說:“多謝仙姑。晚輩還要去白山,向金蓮聖母求取金銀蓮呢。” 蔡真人道:“你已吃了金銀蓮,還去白山作甚?”梅貞一愣,問道:“晚生何曾吃過?”蔡真人道:“毛掌教給你服下的黃藥丸,就是以金銀蓮花配製而成。”梅貞越發糊塗,心中又多了幾個疑團,很多問題想問蔡真人,一時卻又不知先問哪個。蔡真人看出梅貞滿腹疑惑,對他說:“冥冥之中早有定數。賢侄去姑姑那裏小住幾日,姑姑有話說給你聽。”梅貞道:“毛掌教救了晚生,總該麵謝才是。”蔡真人道:“賢侄無需遵循繁文縟節。毛道長欠令堂一命,此番救你,也算兩清。”聽蔡真人這麽一說,梅貞覺得她知道許多母親往事,因此願意隨她去玉清觀。

梅貞拜別靈泉寺,隨蔡真人往玉清觀,住了半月,悟真子負責他起居。蔡真人每日給他吃解毒丹,喝玉蜂漿,又以綿陰掌力化解他體內劇毒,連續治療九日,梅貞基本可以行動如常,臍下毒丹因毒素擴散而顯模糊的輪廓又逐漸清晰起來,病痛也隨之減輕。梅貞兒時曾有異人以神奇掌力將他體內數種奇毒聚集到丹田,形成一顆毒丹,並灌以真氣將毒丹封固,從外表看,肚臍之下有一塊黑紅兩色圓形胎記形狀,好似道家陰陽魚圖案,紅色是陽毒,黑色是陰毒,平時這兩種毒性相克相融,倒也相安無事,但到月圓之夜,便有劇烈反應,需以內力加持封固,以防毒丹發作,這樣卻要耗損許多元氣,每到歲末,毒丹運動最為強烈,單靠自身內功難以控製,因此要北上求取金銀蓮,煉成丹藥,雖不能消除毒丹,但卻可以緩解毒性,確保毒丹聚而不散。

蔡真人告訴梅貞,江湖上曾有四位色藝雙絕奇女子,她們是林晚風,柳落花,龔梅雪,蕭霜月,人稱:風、花、雪、月。可歎天妒紅顏,之中三人芳年早謝,空留下一些殘香遺韻讓後人追憶。她們四人曾是琴棋客女弟子,彼此關係非常親密,情同姐妹。自從琴棋客與北冥王東海決鬥失蹤後,琴棋門便從江湖上消失了,龔梅雪與蕭霜月因一冊棋譜反目成仇,積怨很深,有人說龔梅雪是被蕭霜月害死的。龔梅雪就是梅貞母親,她臨死托付林晚風、柳落花三件事,其中一件就是保護貞兒。此後,林晚風、柳落花相繼病故。剩下蕭霜月,便是後來狐門洞主,銀狐蕭妃。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