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共和國長大(8)- 六六年我周圍發生的事兒

來源: 2021-09-21 23:41:50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8892 bytes)

六六年我周圍發生的事兒

文革開始時,我們還在涿縣分校四清, 突然被叫回來,學校讓我們都回北京。我們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麽事,就卷起鋪蓋打道回府。

 到了學校一看,沿著我們宿舍樓兩邊全安了架子,上麵貼滿了大字報,說是文化大革命開始了。那是在五一六之前,攻擊的人全是過去被打成右派,或有曆史問題的老師,教授, 甚至工人,幹部。我前邊說了跟我們去的老師們全都挨批了。他們那裏竟是幹部子弟,就更複雜了。我們是兩眼一抹黑,為了了解發生什麽事,記得我們去北京大學, 清華大學看他們的大字報, 記得我們都得去北大看鬥爭彭真,羅瑞卿,陸定一和楊尚昆,其場麵之大可比這裏的宣教大會。

我們班的大多數家庭成分都高,都受到衝擊,所以大家也顧不上別人,人都瘋了似的,懷疑一切,打倒一切。我們沒什麽可寫得就抄別人的大字報,回來刻蠟板印傳單,那是我第一次夜裏不睡覺的經曆。當時學生也被分成了左,中,右。我說過我家因受過教育的多,當幹部,當教授,學者的親戚也多,再加上海外親友也是國民黨著名人士,自然被列為右了。這還是馬家爸爸後來告訴我的,他們幾個偷著看見了老師的本子,記得有位左派同學就對我說:“我們就是要帶著有色眼鏡看你們”。

 到了8.18“毛主席的我的一張大字報”之後,風向就改了,目標直對黨內走資派了,這以後大字報就貼到了校領導身上,我們就更不了解情況了。海軍司令蘇振華的前妻是個寧當雞頭不當鳳尾的人,屈就在我們學校做黨辦主任,她的孩子都從爸爸那裏跑回她身邊,她打頭寫了一張大字報攻擊副校長高鵬先(賀龍手下的老紅軍)是叛徒。我們校長是王觀瀾(毛選裏寫“既來之,則安之”就是給他的),是個好老頭兒,因為他身體不好在房子外邊按了個爐子給房子加溫,就有人攻擊他是資本主義封資修,別的也沒什麽。後來聽說果樹專業的(他們班裏麵成份好的多)還想刺殺過王校長,別人通報了才沒幹成,學校裏亂開了,國家也亂開了。
      
 我的四舅生病住在了301醫院,我回家去,才知道城裏更是一片混亂,抄家,打人,我們院子裏住著一位北京建材學院留英的田教授。他們學校來了一幫人抄他家,把田奶奶的香水全摔在院子裏,整整香了兩個月。富大媽是個滿清後裔,但因沒錢成了城市貧民,那時她把在門口,每當有街道小孩來搗亂,他就衝他們喊:“回家去,沒準兒明天你們家就被抄!“果不其然,好多家都如此。

我回到家見我媽正在燒掉大姑的那些過去的雜誌,其實有新青年等進步刊物,有我大姑的大學文憑,校刊等等,我媽她認為可能惹禍的東西。正好我的一位遠房不著邊的的親戚和我同班,來叫我一起回學校,看到了,就和我們班的另一派的說了,他們說因為我們班所有北京同學家全被抄了,就我們家沒動,所以浩浩蕩蕩地叫了我的一個好朋友帶路就去了,但她不認識路,就去叫了我的入團介紹人也是我中學到大學的同班同學老哈帶路。他們抄了一通也沒抄到什麽,我媽一個護士能掙多少?他們隻把幾件皮襖封在箱子裏,把我媽住的屋子封了,把她的結婚戒指和存折拿走給了銀行。文革後,戒指作價90元國家拿走金子,我媽拿了紙幣,但是存款因為十年沒動長了快一倍。我們畢業時我的同學都來我家聚聚,其中一位抄過我家的人也來了,我媽跟我說就是他來抄家時很凶,我說沒關係,別說什麽。本來麽,大家都是聽上頭的。 

我們班裏北京城裏人一共有七個,全部被抄。石同學的姥姥被嚇得跑出去再也沒找著,畢業時,她說人家在水溝裏找到個老太太,可是都看不清了誰知道是誰家的。馬家爸爸的爸爸在大連長大,會說日語,所以在日本人開的店裏當過學徒,就被控是日本特務,和馬家爸爸的四個弟妹被轟回大連新金老家。史同學的爸爸是留英工程師當然沒躲過。劉同學的爸爸是私人開業醫生,他把他的鳳頭車騎回農大,結果班裏有同學說他轉移財產。哈同學的爸爸過去跟著馬鴻奎軍閥當副官,被從她家院子攆出來,搬到鄰院一間小屋。王同學家一直照顧他們的舅姥姥被趕回老家,家具等被抄走,她舅舅家的金條全被沒收,文革結束抄走的東西都沒找回來,舅舅的金條當然也便宜作價了。

外地的也一樣,最慘的是施同學父親上吊自殺,L同學母親跳河還好被救起來,至於挨鬥就更不用說了,即使出身好的,也都受了衝擊。說要帶有色眼鏡看我的同學的父親雖然是中農,過去在國民黨時代作過縣參議員沒多久也被鬥。另一位告訴另一派抄我家的同學是革命軍人出身,後來說他爸爸是國民黨軍隊起義的也受到批鬥,這次同學聚會,她說我們班 的同學到天津把她拉回來批。

我哥趁我去301 醫院看生病的舅舅的時候對我說,別忘了反右派的事,暗示我要小心。後來他也被關了三個月因為是中學的工會主席。我隻記得母親去看他告訴他,無論如何不可以想不開自殺。

 學校裏的活動我參加過兩次,一次全班集合去劉步洲老師家抄家。我沒進去就在門外站在劉先生和劉師母身邊,他是我最敬佩的老師,平時來往最多。在涿縣他每天和我們一起抓糞,一起勞動,教了我們很多知識。何況他沒孩子,我有個高年級畢業的好朋友像她的女兒一樣,回來吃住在她家,那天他們抄出我朋友的相冊還問我為什麽我朋友的東西在劉教授家,我怎麽知道。我們班團支書去找馬家爸爸讓他參加整劉先生的清查小組,被馬家爸爸一口拒絕了,他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硬漢子敢對他們說不。

另一次活動是讓全體同學去抓聯動,大隊人馬被帶到頤和園後邊和八一學校牆外等著。我問等什麽?組織人說等聯動,我又問怎麽知道誰是聯動?他們說穿軍裝的。我說你們不是也穿的是軍裝嗎?笑話嗎,就這樣等了幾個小時才讓回學校。

後來我因為舅舅生病,也沒顧上學校的很多事。他們還衝過中南海,鬥譚震林等等等等,因為我們同學有相機,馬家爸爸跟他還上了後台去照了像,他還有一張照片是在人民大會堂鬥譚震林的時候,周總理來陪鬥,領大家唱大海航行靠舵手。

總之,就這樣不上課瞎胡鬧地到了年底,我們就串聯去了。

我沒資格當紅衛兵,也沒入上東方紅,那是紅衛兵的外圍組織,為什麽?因為我不同意說王觀瀾校長是反革命,頭頭說不反對王觀瀾就不能入東方紅,所以我這前半輩子除了帶過紅領巾,別的都沒當上。   

不過我覺得中國人最大的好處就是善於忘掉那些傷痛,挺好,為什麽讓這些往事折磨自己,折磨別人哪?本來每個人都是罪人,罪人整罪人能整出什麽名堂嗎?我看還是我的神好,他是十全十美的神,給我們做榜樣,用愛免我們的罪,讓我們愛人如己,我們有什麽不可以饒恕哪。

~~~~~~~~~~

2015年百年校慶後補記

四十年過去了,百年校慶,同學們又見麵了,玩得挺愉快,好友寄了相片來,老的都認不得了,黃老板讓我標上人名在給他看。我花了好幾天工夫也沒猜出來,打了電話才鬧清誰是誰。

寫這些是希望曆史不重演。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整個文革周某人都是忙著給毛澤東擦P股。 -立竿見影-1- 給 立竿見影-1 發送悄悄話 立竿見影-1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22/2021 postreply 07:31:49

不容易。 -加州花坊- 給 加州花坊 發送悄悄話 加州花坊 的博客首頁 加州花坊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22/2021 postreply 19:21:46

一個基督徒的博愛胸懷。比仇恨滿腔,嫌毛主席殺人不夠的強太多了。 -欲千北- 給 欲千北 發送悄悄話 欲千北 的博客首頁 欲千北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22/2021 postreply 07:41:55

好奇-海軍政委蘇振華的前妻後來結婚了嗎? 她也是個敢想敢做的新女性! -znr0505- 給 znr0505 發送悄悄話 znr0505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22/2021 postreply 09:38:06

說這蘇某當年是在貴州當頭,老婆個性強,不願當生孩子的機器。 -立竿見影-1- 給 立竿見影-1 發送悄悄話 立竿見影-1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22/2021 postreply 10:16:49

沒有吧,上學時沒關心這些。 -加州花坊- 給 加州花坊 發送悄悄話 加州花坊 的博客首頁 加州花坊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22/2021 postreply 12:52:50

文革時鬥人最狠打人最凶的前三學校:煤炭、農業、戲曲(不是戲劇)學校(文革前戲曲沒有本科院校) -清邁- 給 清邁 發送悄悄話 清邁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23/2021 postreply 20:30:02

您那時候在哪兒? -加州花坊- 給 加州花坊 發送悄悄話 加州花坊 的博客首頁 加州花坊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24/2021 postreply 20:18:48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