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憶兒時愛過年

來源: 2020-01-24 00:38:09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8794 bytes)

猶憶兒時愛過年

巴黎  陳湃


 
兒時憶,
最憶是過年。
糖果紅包裝滿袋;
賭錢鞕炮樂無邊。
連續玩三天!

這闋望江南詞,反映我兒時過春節的樂趣。

春節,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節日。春節一到,無論大陸、寶島,或是散居五湖四海的炎黃子孫,都要依照自己家鄉的習俗,大事慶祝一番。我小時日盼夜盼的,就是希望這個節日早些到來,因為這個節日給我帶來無窮的樂趣。小時候,我家雖然住在柬埔寨鄉下,但還是依足家鄉東莞風俗過春節的。

每年,為了籌備過春節,我家可大陣仗了。從舊曆秋天起就開始準備:養了不少雞、鴨、豬。把雄雞閹了再養育,使它長得又肥又嫩,把鴨製成臘鴨,把豬殺了製成臘腸和臘肉,以備春節送禮和吃用。還在門前柬埔寨人冬天休種的田上,種上大白菜與生菜等過年備用的菜蔬。臨近新年時,把上乘的米炒熟,磨成米粉,做“炒米餅”。而此餅一做就多得驚人,最少要做兩三擔,要動員全村的人來幫做。其次就是做“魚龍”(即年糕),而這些“魚龍”總是做得很大很大的。日後吃不完,就把它曬幹用來煲糖水吃,據說這樣還有降火功能;最後就是趕製新衣裳,無論大人小孩都有份。當時我家沒有縫紉機,所有的衣服都是母親和姐姐們用手一針一線地縫成,當然要花很多時間。

有趣的是年尾大掃除不準叫“掃塵”,原因是“塵”和“陳”同音。一到年三十除夕晚,就要把掃帚收藏起來,直到年初二開年時才準用。更好笑的是“賣懶”和“老鼠嫁女”。“賣懶”,顧名思義就是要把孩子的懶根賣去,希望新的一年個個勤力發奮。做法是把一根點著的香,插在剝了殼的熟雞蛋上,向門外走去,一麵走一麵唱:“賣懶仔,賣懶兒……”然後把雞蛋放到屋外,放得越遠越好。“老鼠嫁女”就是在年三十晚上,叫小孩點起蠟燭,送老鼠新娘到別家,希望從此杜絕鼠患。我最喜歡的是看大人寫春聯,每年一定要爭著磨墨和拉紙頭,乘機學習大人的好書法。我的毛筆字就是從那時學的。當時我不明白,為什麽做生意的人老是喜歡寫“生意興隆通四海;財源茂盛達三江”的對聯。有時調皮起來,就故意把它念成“生意興隆凍過水;財源茂盛蝕精光”。當然,這不吉利的話,是大人們不願意聽的。

每年的年三十晚吃完團圓飯後,就等子時(零時)的到來。其他節日,男人是很少參加主祭的,惟獨春節一定由家父主祭。事前,全家都要穿上新衣服參加拜祭。禮成後,就預示新年到來,晚輩就要向長輩祝福,長輩就大發紅包(利市)。這時,家父就開箱把“傳家寶”??法國純銀大圓,每人一個地贈給兒女,春節過後,再把它收集回來保存,直到兒女成年後,才分發給各自保管。使我終身遺憾的是,我那個傳家寶,二十年前不小心當百元硬幣用去,無法找回。拜祭完畢,就是兒童最開心的新年的開始,從心所欲、為所欲為地一連大玩三天,大人是無權幹涉的,唯一不準的是不可以講不吉利的話。

每年,我頭一件事,就是放鞭炮,呯呯嘭嘭地放個不停。最好玩的是放巨型炮仗,習慣上把它稱為“大江西”(可能是江西出產的吧)。點著引信後,把鐵罐蓋上,轟隆一響,鐵罐就飛到半空,十分刺激。

從年初一到年初三,是我最快樂的日子,玩到晨昏顛倒。唯一使我耿耿於懷的,就是逢賭必輸,年年如此。這可能是壞事變好事,促成我討厭賭博,甚至連Loto彩票都不喜歡買的原因。三天過後,就不準再賭錢玩樂,要重新恢複嚴肅的學習生活。要想得到“解放”,惟有再等下個春節了,這是我兒時喜歡過年的原因。

隨著時光的流逝,環境的遷移,春節對我來說,已失去兒時的歡樂。但不管如何,春節仍然是春節。每年我都把氣氛搞得熱烈些,使孩子們不要忘記中國的傳統節日,並期望他們日後亦像自己一樣:猶憶兒時愛過年。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文學城《文革網上博物館》即將上線,征文活動啟動,進入論壇,講述你身邊的文革歲月往事>>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