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津湖戰場上冰雕連的真相zt

來源: 2019-12-06 13:29:13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8570 bytes)
長津湖戰場上冰雕連的真相

提起長津湖戰役,人們最耳熟能詳的恐怕就是誌願軍冰雕連的故事。如果以“長津湖戰役+冰雕連”為關鍵字進行搜索,一大堆文章都是談論這個話題的。不過,若點開幾篇看看立即就會發現,這些文章基本是互相抄來抄去。如果你再仔細點兒還會發現,這些文章甚至沒有指明這幾個冰雕連究竟是哪天在哪場戰鬥中成建製凍死的,更不用提這些文章從未給出任何引用文獻了。那麽長津湖戰場上誌願軍到底有沒有成建製地凍死成冰雕連?

這些文章中提到,長津湖戰場上誌願軍曾有三個連隊被成建製地凍死,他們是60師180團1營2連、59師177團2營6連、80師242團2營5連。其實熟悉長津湖之戰的朋友立即就能看出問題,242團是81師的,根本就不屬於80師。不過也許是筆誤呢,咱們還是來一個一個的來看看。

先來說說60師180團2連。陸戰隊開始撤出下竭隅裏時,180團部署在黃草嶺以南公路兩側的1081高地、門峴和堡後莊一線,負責阻擊真興裏的陸戰1團1營向北增援,同時控製美軍撤退必經之路上的水門橋,其中180團2連守在1081高地的主峰。其實該部成建製凍死的說法恐怕是唯一一個在公開出版物中曾被提及的。1999年出版的《百旅之傑:20軍史話》是這樣記載的【1】: 
 

按《百旅之傑》的說法,誌願軍“在第二天打掃戰場時”,發現180團2連全部凍死在陣地上。不過,這個說法是無法成立的,因為“第二天”誌願軍根本無法去打掃戰場。無論是中方資料【2】還是美方資料【3】,都記載美軍於12月8日上午開始進攻1081高地,其A連於12月9日下午3時攻占180團2連把守的1081高地主峰。水門橋也是12月9日下午才修好,美軍的撤退行動一直持續到12月11淩晨。攻占了1081高地的陸1團1營一直到12月11日上午才從1081高地上撤下來,那麽誌願軍如何在戰鬥結束後的第二天(12月10日)去打掃戰場呢?其實20軍軍史對180團2連的記載並非是全員成建製凍死,也並沒有說第二天去打掃戰場,更沒有冰雕連的說法:
 

20軍軍史的記載是“全員陣亡或凍死在陣地上”,也就是說能夠確定的是2連全員犧牲,但是戰死還是凍死無法確定。其實,2連確實打的非常英勇。陸戰隊戰史和美軍參戰將士回憶錄記載,2連在承受了美軍空中火力、榴彈炮和迫擊炮的輪番轟炸後,依然堅守陣地。當A連從兩個方向向1081高地主峰發起最後的衝鋒時,2連幸存人員竟然發起反衝鋒,做最後的抵抗。最終2連全部陣亡,無一人投降【4】。其實,12月8日有暴風雪,當天夜裏極度寒冷,美軍都有幾十名凍傷減員,可以想象沒有棉鞋和手套的誌願軍凍傷減員隻會更大,有戰士被凍僵或凍死也不足為奇。但宣傳口的人真是腦門被夾了,瞎說2連全建製凍死,硬是造出個冰雕連出來。英雄奮戰至最後一人的2連戰士若在天有靈,不得被他們氣死。

再來看看59師177團2營6連。長津湖戰役中,整個59師負責切斷柳潭裏和下竭隅裏的聯係,其中177團負責攻占德洞山口(死鷹嶺),2營在死鷹嶺以東的西興裏陣地,負責阻擊從下竭隅裏增援柳潭裏的美軍【2】。177團此役打了個大敗仗,自始至終未能拿下美軍負責防守德洞山口的的1個連。但2營在西興裏的阻擊打得不錯(特別是副營長周文江親自指揮的5連),守了7天7夜陣地沒有丟,戰後20軍副軍長廖政國在總結大會上點名表揚周文江和5連。不過20軍軍史和《百旅之傑》自始至終沒提到過177團6連,想必是打的一般,沒有什麽英雄事跡值得宣揚,更沒有提過6連被全建製凍死這回事兒。周文江從朝鮮戰場上幸存,後來也接受了很多采訪,但也沒聽他提過跟他一起戰鬥的6連被全員凍死的事情。59師在死鷹嶺上確實有戰士被凍僵的記載,但那是守在死鷹嶺主峰上177團僅剩的60餘名戰士,他們被凍僵了,從陣地上下不來,最後被人背下來了【1】。

最後來看看所謂的80師242團2營5連。前文說了,242團是81師建製,新興裏戰場上的前三天附屬給了80師指揮,參加了新興裏戰鬥,於11月30日歸建81師。我們姑且認為是242團5連吧。242團在新興裏戰場上自始至終的任務基本就是負責斷路,切斷新興裏美軍退路,阻擊美軍增援。11月27日晚,242團3營占領了公路西側的1221高地,1營占領了東側的高峰,當晚2營是預備隊。11月28日淩晨,2營從1221高地前出,進攻誌願軍所稱的新岱裏,也就是新興裏西南側、美軍57炮兵營營部所在的山溝。誌願軍材料正好記載了2營5連在進攻過程中遭受了重大傷亡,何來242團5連全建製凍死的冰雕連之說?27軍軍史也從來沒有過所謂冰雕連的記載。


關於242團5連這個所謂的冰雕連,有的文章中這樣說:“242團5連除一名掉隊戰士和一名通信員,成建製被凍死”。這個說法應該來自九兵團司令員宋時輪將軍“對東線作戰的檢討”(長島風網友曾貼出該檢討全文),相關內容見下文截圖。實際上出版時宋時輪檢討中提到的連隊被打了馬賽克,不過即使這個連隊真的是242團5連的話,宋時輪也並沒有說全員(除一個掉隊與一個通信員外)凍死,而是說“大半屍體無任何傷痕與血跡”。換言之,該連可能大半被凍死(恐怕主要是因為極度饑餓才凍斃)。 

其實長津湖戰場上,天氣極度嚴寒,誌願軍後勤保障不足。據美軍的記載,九兵團戰士僅穿單鞋,且沒有手套。棉衣是有的,不過是薄棉衣【3】。而很多中文資料也都提到,誌願軍除了衣服鞋子不足以保暖外,更重要的是經常斷糧,一天隻吃一兩個煮土豆,有的部隊更是斷糧兩三天甚至更久。如此一來,嚴寒之下肯定會有戰士因凍餓而死。事實上誌願軍不少材料,包括宋時輪的檢討,都提到了戰士們因凍餓而亡的情況,並未隱瞞這一現象。不管是後勤部門失職也好,還是作戰部隊不重視後勤也罷,它的確反映了誌願軍後勤方麵的嚴重不足。但奇怪的是,宣傳部門竟然炮製出成建製凍死的冰雕連的傳說,目的何在?部隊被成建製的凍死難道不是奇恥大辱嗎?不得不說,這是一種非常奇特的邏輯,但網上又有眾多的文章互相抄來抄去宣揚這件事兒,似乎它於誌願軍而言竟然也許是正麵的?
也許隻有秉持“多難興邦”邏輯的人才會有如此清奇的腦回路吧。

【1】百旅之傑:二十軍史話 1999 【2】陸軍第二十集團軍軍史 1996 【3】Lynn Montross, U. S. Marine Operations in Korea Vol lll, 1957 【4】William Hopkins, One Bugle, No Drums: The Marines at Chosin Reservoir, 1986
 

文學城《文革網上博物館》即將上線,征文活動啟動,進入論壇,講述你身邊的文革歲月往事>>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