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三叉戟迫降與發動機著火

來源: 2021-09-14 06:44:58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26141 bytes)
本文內容已被 [ 欲千北 ] 在 2021-09-14 07:01:45 編輯過。如有問題,請報告版主或論壇管理刪除.

空軍情報部長賀德全兒子賀鐵軍的回憶與分析提供了很多信息。我讚成賀德全的看法,913事件三叉戟飛機迫降的直接原因是發動機著火。發生的過程:飛機強行起飛,右機翼翼尖撞到油罐車;撞擊力強大,將油罐車頂部的鐵質手輪柄撞彎,翼尖的航行燈撞碎,鋁製蒙皮破損;撞擊力傳遞到機翼根部,力量因杠杆力矩原理被放大,造成油箱和機體結構損害;飛機在中低空飛行震動劇烈,最終在接近蘇蒙邊境時,機體和油箱破損,燃油從右翼翼根處漏出;被吸入尾部發動機,引起發動機失火,迫降;夜晚,荒原,迫降失敗,機毀人亡。

兩張圖示說明,第一張是我采用百科《三叉戟客機》,修改而成https://baike.baidu.com/pic/%E4%B8%89%E5%8F%89%E6%88%9F%E5%AE%A2%E6%9C%BA/6915566/0/718e25c743fb28c0d0006040?fr=lemma&ct=single#aid=0&pic=718e25c743fb28c0d0006040

第二張取自《40年後再看林彪256號墜毀之迷――揭開林彪256號墜毀真相(三)》http://hx.cnd.org/2011/12/31/40%E5%B9%B4%E5%90%8E%E5%86%8D%E7%9C%8B%E6%9E%97%E5%BD%AA256%E5%8F%B7%E5%9D%A0%E6%AF%81%E4%B9%8B%E8%BF%B7%E2%80%95%E2%80%95%E6%8F%AD%E5%BC%80%E6%9E%97%E5%BD%AA256%E5%8F%B7%E5%9D%A0%E6%AF%81%E7%9C%9F/

這可以解釋一係列問題,迫降地點附近蒙古大媽說看見飛機著火;機上人員集中於機艙前部;迫降速度過快+迫降前沒有釋放燃油 (發動機著火,火勢越來越大?);技偵部隊截獲的多處蒙古地麵觀察哨報告,包括“大型目標空中起火” 等等。

我覺得鄧小平堅持審判黃吳李邱等林彪線上的人,實在荒唐,他們與林立果刺殺毛的企圖無關。不知林與鄧結了多大的仇。

還有很多其他有趣的信息。下麵是賀鐵軍的回憶 《“九一三”瑣憶五紮》。

(賀德全回憶九一三事件,http://www.linbiao.org/forum/viewtopic.php?f=2&t=2465

“九一三”瑣憶五紮

·賀鐵軍·

 

一、“1號台”在林彪外飛中起的作用

1,“1號台”的設立及其功能

  隨著我軍通信專業的迅猛發展,各軍兵種陸續組建了自己的通信係統。設立總機,俗稱“1號台”,如:軍委1號台,空軍1號台,海軍1號台,中直機關“1號台”……有了“1號台”,找人極為方便。隻要拿起電話,撥1個號碼,如空軍直屬機關,隻要撥個“9”即可接入總機的人工服務。

  有了“1號台”,首長們就沒有必要背電話號碼了。打電話時也不用麻煩秘書代為撥號了。隻要拿起電話,簡單撥個號,告訴接線員想找誰就行了。

  當下級幹部找領導時,會拿著電話等話務員接通。如果遇到新提拔上來的,不懂規矩,敢放下電話等,則下次話務員會輕輕地囑咐:請不要放下電話……。如果領導不方便立刻接聽電話,會讓話務員告訴對方不能馬上接聽的原因。如果方便的話,會讓話務員馬上接通。而領導找下級幹部接聽電話時,隻需告訴話務員找誰,就可以放下電話等著。

  “1號台”有個紀律——不準竊聽!不準監聽!因此,到“1號台”查詢,隻能查到通話時間、時長,查不到通話內容。

  當年,每位“1號台”的話務員通常要熟記幾百個電話號碼。有的技術尖子可以背上千個電話號碼。當然那年代有電話的人家也不多。

  每個話務員都有分工。每個人具體負責兩三位首長。要求話務員對自己負責的每個首長的家庭、單位、常去的地方的電話號碼爛熟於心。要知道首長家屬情況,包括每個家屬的年齡,上班單位(聯係方式)、上學情況……

  有個小故事:一個周末下午,吳法憲要找一位軍級幹部。“1號台”查遍了單位、家裏、其愛人單位、平常喜歡去的地方……都找不到。此時已經過去了4分鍾。期間吳法憲催了一次。當班的三四個話務員都急了……忽然,有位話務員想起:今天是周末,下午學校要開家長會,而這位幹部的孩子在這個學校上學,會不會是去參加家長會了?馬上打到學校傳達室,用學校廣播找人。果然,這位幹部在參加家長會。因為一般周末下午機關放假,所以沒有告訴值班室自己的去向。

  事後,吳司令員表揚了“1號台”。

2,毛下令切斷林彪與中央軍委的聯係,導致葉群等鋌而走險

  舒雲調查文章裏寫到:葉群接到周恩來的電話後,還“安靜”了半個小時〔1〕(半個小時的時間不對!——本文作者)。這半個小時葉群在幹什麽?無人回答。筆者發現,周恩來警衛披露周恩來在接到張耀祠報告後,特意回到人民大會堂的新疆廳,叫與會的政治局委員誰也不許離開,也不許接電話。周恩來出來後布置警衛嚴密封鎖新疆廳,不許外麵的人進去,也不許裏麵的人出來。裏麵有誰?有黃永勝。葉群得知周恩來要來北戴河,又得知北京封了飛機,按常理她會想到問問黃永勝,看北京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可是卻找不到黃永勝了!辦公室沒有,家裏也沒有,哪裏也沒有。黃永勝怎麽可能找不到?於是葉群認為黃永勝被抓起來了,她才臨時決定連夜走……

  其實,舒雲沒有考慮到“1號台”的作用。那就是周恩來通過1號台,通知了林彪,毛對他的態度和已經采取的措施。

  過程應該是這樣的:

  與周通了電話後,一定是有涉及黃永勝的事情,因此葉群要找黃。

  葉群首先給軍委1號台打電話,告訴話務員:接黃永勝。然後放下電話,等。軍委1號台很快找到了黃永勝。通過中南海總機,知道了周恩來下令(包括黃永勝在內的開會人員)不許離開,也不許接電話。1號台隻能將了解到的情況如實向葉群報告。

  此時,就算葉群搬出林彪,中南海總機也不會讓黃永勝出來接聽電話。

  就這樣,利用電話總機,周恩來給了葉群足夠的信息。

  周,做為三把手,林彪的下級,居然敢對二把手進行封鎖?!葉群不用多想,就知道這背後是毛的命令。因此得出“北京已經動手,扣壓了黃永勝……”的結論。於是驚慌失措,走上了亡命出逃之路……

  因此,是毛先動的手,導致林彪出走。

  周恩來秘書張樹迎在其回憶錄中提到:“1971年9月12日23點20分,葉群在96樓中段原來的辦公室接到周恩來的電話。接完周恩來的電話,葉群試圖給黃永勝打一個電話,探聽北京的動靜。此時,按照毛的指示,周恩來將正在人民大會堂參加四屆人大報告討論會的黃永勝等人集體辦公,並不準他們單獨活動,不要出門,也不要接電話,同時在門口布置警衛……”〔2〕

二、我了解到的“256”墜毀真相〔3〕

  1971年9月12日夜,山海關機場,載有林彪全家的256號三叉戟飛機強行起飛,衝入茫茫夜空……

  256在跑道滑行時,右翼翼尖與跑道邊上沒有來得及開走的油罐車相撞。撞擊力之大,將油罐車頂部直徑在1·5cm以上的鐵質手輪柄撞彎;機翼翼尖的航行燈撞碎,鋁製蒙皮破損,漆皮掉落不少(事後在現場撿到了這些撞落的物品)。這個巨大的撞擊力傳遞到機翼根部,會造成該部位應力集中,結構出現微變形。經過長途飛行,在飛機速度、高空氣流等各種複雜因素作用下,飛機結構變形部位集中的應力逐漸加大,致使變形加劇,最後會導致蒙皮出現裂縫,甚至破裂。三叉戟兩個機翼內部是油箱,而且飛機右機翼下方有個加油口。從機翼裂紋處漏出的航空煤油被吸入尾部發動機,引起發動機失火。迫使駕駛員潘景寅不得不馬上采取野外迫降措施,希望能僥幸迫降成功

  256在空中的情況被駐紮在大同的北京軍區空軍第8技術勤務團(俗稱“技偵8團”)掌握。當時8團一台偵測車前出到距離中蒙邊境100多公裏的地方。上機偵聽員叫“宮子越”(事後榮立了二等功),他截獲到多處蒙古地麵觀察哨用無線電向上級報告的內容,包括:“一架大型目標入侵”“一架大型目標空中起火”“大型目標尾部發動機起火”“大型目標墜落在××地區。方位××,××”……

  當256飛出國境線不久,我軍的雷達就已經跟蹤不到了,隻有技偵部隊還能截獲到一些情報。因此,周恩來命令“三北”地區、總參三部……所有技術偵查部隊全部開機。目前已知新疆軍區情報處、北京軍區情報處、總參三部、空軍情報部等幾個單位有偵聽情報上報。

  當時,技偵8團將截獲到的情報及時上傳到空軍情報部在西山的情報分析中心。經過進一步校核,形成正式情報上報。開始時,用電話報告到空軍情報部值班室,後來直接報到地下指揮所,由當時在地下指揮所值班的情報處處長王玉林接聽、抄錄後,交給部長賀德全。(本文作者之父——編者)賀審核無誤後,將電話記錄報給已經在空軍指揮所坐鎮的李德生手裏。

  當李德生拿到256空中起火的情報時,不敢相信。先問在場的空軍副參謀長白雲:(跑出去的)飛機有沒有可能空中起火?

  白雲肯定地回答:不可能!那可是專機啊!

  將信將疑的李德生轉身打電話給三部部長胡備文,向三部要情報。

  不久,胡備文來電話,稱三部得到的情報是:一架大型目標在邊境地區移動。

  李德生告訴他空軍截獲的情報。讓胡盡快落實。

 

  胡備文打電話給賀德全,了解空軍截獲的情報。提出拉條專用電話線,讓8團把情報直接報三部的要求。賀德全回答:“哎呀,這涉及到兩個軍兵種的關係。我要請示一下吳司令”。婉拒。此後,胡部長再沒有提及此事。

  這時,來自8團的情報一條一條報到指揮所……直到“大型目標墜毀。方位××,××。”

  由於三部上報的情報與空軍上報的情報不一樣,加上李德生此時不敢相信空軍了,所以他索性將兩方麵收集的情報一塊提交給了周恩來。之後,周恩來向毛澤東報告時,特意提到:空軍有個情報,林彪的飛機已經墜毀了。

  由於技偵8團截獲的情報準確、及時,在黨中央正確處理這起突發事件中起了巨大作用,因此全團被記一等功。

  9月14日上午,李德生在空軍司令部大樓的走廊裏遇到賀德全,高興地說:“看來你們的情報搞得真準啊!”

  賀問:主任怎麽知道的?

  李說:昨天,蒙古方麵來抗議了〔4〕。通報的墜機地點就是你們報告的地方。

  賀德全是9月17日被隔離審查的。初,關在亞療。一年多後,送秦城羈押。後被空軍法院判刑12年。刑滿釋放後,被送回老家泰安,“養起來”了。

  賀德全出獄後,接觸到中央下發的有關林彪罪行的材料,知道中央將256墜毀原因歸結於迫降失敗。因此不再提及當時8團截獲的情報。直到2005年以後,中央放鬆了對林彪事件的輿論控製,民間關於林彪事件的討論逐漸公開。他看了許多這方麵的資料,終於開口,講出了他了解到的256墜毀真相。

  他肯定地告訴我:(256)就是空中尾部發動機起火才墜毀的!這是由8團情報搞到的。

  我問:有文字記錄嗎?

  告訴:有電話記錄啊!被專案組收走了。一查就清楚!

  2010年7月30日,在大冶市委湛月賓館,湖北籍空軍技偵8團戰友們舉行了第三屆(大冶)戰友聯誼會。主持人劉炳坤在8團當過多年的首長司機兼警衛員,知道的機密多。借著閑聊和酒興,大家的話題就很自然地談到“九一三事件”真相。他表示:“九一三事件”許多高度機密的證據就掌握在技偵8團和技偵1團手上。如果公開,有可能影響目前對林彪問題的結論。告誡大家:團長、政委有言在先,永遠不要談及“九一三事件”的核心機密。

  說明:根據原山海關機場參謀長佟玉春介紹,256右翼翼尖與油罐車相撞的事情,被山海關機場隱瞞了多日,不敢上報。一個多月後,老百姓到機場附近農田裏收割黃豆,將撒落在地裏的飛機蒙皮,航行燈罩,等等碎片交到部隊(此時機場已經被陸軍接管了)。眼看紙裏包不住火,機場方麵才正式向上級報告了256滑行時撞到油罐車的事情。

三、我了解的“南逃黑會”的一些實情

  1971年9月12日下午4點多,我和賀德全在空軍大院2號樓西側馬路上散步。見到於新野從馬路南頭過來了。當時於穿著一身嶄新的的確良軍裝,手裏拿著一個咖啡色的公文包。顯然剛剛刮完胡子,滿臉嚴肅,急匆匆地走路。因為那天是周日,看見於穿著軍裝,所以我好奇地問:“於叔叔這是上哪兒啊?”

  於沒有回答,隻是簡單地與賀德全打了個招呼,就走了。

  賀德全批評我:“於叔叔他們很忙。以後不準隨便打聽人家幹什麽!”

  記得吃過晚飯,賀德全出去找了一圈魯瑉,沒有找到。

  至於賀是何時去辦公樓參加王飛召集的所謂“南逃黑會”的?不記得了。

  這兩年,賀德全零零星星透露了一些這個會議的情況。

  據他講:當時王飛在會上說——有人要加害林彪,林已經轉移。毛已經被保護起來。按照林彪的命令,要將黃吳李邱轉移到廣州。

  接著分配任務,王飛讓賀德全擔任機場副總指揮,並專門負責黃永勝,要確保他上飛機。

  賀說,他是總長,如果不聽我的怎麽辦?王飛:用繩子捆起來,架上飛機!

  賀:那不是綁架嗎?

  王飛不回答,安排人找了幾條背包繩。

  王飛布置軍務部處長鄭興和去拿槍;給參會的人進行分工。要求將空司警衛連拉到西郊機場,配合完成黃吳李邱上飛機的工作。會上還統計了需要哪些人第二天坐飛機去廣州,以便組成指揮、工作機構……

  後來,周宇馳來電話,把於新野叫走,通知原計劃作廢。

  王飛就宣布:剛才會議討論和決定的事情統統作廢,就當沒有這回事兒。大家回去睡覺。

  我問過:那些槍呐?

  賀:又讓鄭興和還回去了。

  當年紀登奎審訊賀德全時,曾主動告訴他:參加會議的某某已經主動揭發交待了開會內容……是不是這個樣子的啊?

  據賀德全講,他寫第一份材料中,有客觀描述黃吳李邱的內容(具體內容,老人不講)。李德生、紀登奎看後,很生氣:

  “你這句話不是替黃吳李邱歌功頌德嗎?刪去!”

  賀答:好,你叫我刪,我就刪!

  後來的專案組人員審賀德全時,賀告訴他們:這句話我還是堅持要加上。第一份材料上有。不信你們可以去查。後來的材料是李德生、紀登奎讓我刪去的。但是我想了想,不能說假話,所以堅持要寫上!

  恢複正常生活後,賀德全經常大罵某某是“軟骨頭!叛徒!”

四、還原一個真實的李偉信

  1971年9月13日淩晨,北京西郊軍用機場,空軍黨委辦公室副主任周宇馳等人脅迫3685號直升機起飛,企圖飛往蘇聯。途中飛行員陳修文察覺了周等人的叛逃企圖,於是毅然駕機返航,在懷柔渤海所附近迫降。

  周宇馳開槍殺害了陳修文。而後周宇馳和於新野、李偉信相約自殺。周宇馳、於新野死了,李偉信放了空槍。

  李拎著手槍,找到正在搜索的民兵。結果被五花大綁關進北京衛戍區的地下室。

  北京衛戍區作戰處處長張輝燦去查看,李偉信迫不及待地說“我要找汪主任”。張輝燦問“哪個汪主任”?李偉信說“我要找汪東興”。張輝燦立即報告北京衛戍區司令員吳忠。吳忠秘書李維賽回憶:“吳忠和吳德一起到地下室審問過李偉信。”(此段摘自舒雲的文章)

  1981年,空軍法院因李偉信犯有積極參加反革命集團、陰謀顛覆政府、投敵叛變(未遂)罪,判處他有期徒刑15年,送原籍上海市提籃橋監獄服刑。出獄後,李偉信與老婆離婚。據他自己講,出獄後在滬承攬了幾個工程,掘得第一桶金。後來到上海同濟大學進修了2年英語,出國,到美國發展。回國後成立了自己的設計事務所,與世界級的華裔建築設計師貝聿銘聯手,做世界各地的藝術建築,事業相當有成。

  以上是見諸於公開報道的事情。

  2007年10月22日,我父親賀德全右眼患眼底黃斑病變到北京醫科大學第一醫院(俗稱“北大醫院”)就診。在進入診室之前,他突然對守護在身邊的我和弟弟賀寧軍講:“李偉信原來是菲律賓的華僑。是地下黨。因為身份暴露了,遭到菲律賓警方追殺,急忙跑回國內。二部安排他到空四軍任職。”

  我很驚訝;“是嗎?”

  父親答:“這是二部的人告訴我的。錯不了!”這個情況,外界都不知道。後來,我姐姐從美國回來探親,再次向父親核實過。無誤。

  因此舒雲在采訪過程中,將許多疑點歸納後,懷疑李偉信是毛、周安排在林彪身邊臥底之一是有道理的。

五、在林彪案件處理上的翻雲覆雨

  1979年9月份,被空軍黨組織按照“死黨家屬”“雙開(即開除黨籍,開除公職)”、遣送回泰安縣後梁家林村的媽媽(梁玉環)突然給在北京工作的我來信。稱城裏有人告訴她們了,你爸爸(即賀德全)就要回來了!上麵來了3個人,考察了縣糧食局、縣供銷社、省莊革委會(現已經改為省莊鄉)等3個單位。準備你爸爸回來後選擇一個單位安排個副職。快了,國慶節前後就能回來。最遲明年春節前回來……

  媽媽和回鄉的妹妹非常非常高興!

  從邱會作、陳勵耘等人的回憶錄裏也可以看到類似的消息。

  邱會作回憶錄中提到,1980年7月上旬,中央審查小組的審查就宣布結束了。審查小組對他說:……前不久,萬毅同誌代表中央又同你談過話(即做好出去後繼續工作的準備)。你的問題已經清楚了,無論用什麽形式審查也是變不了的。

  陳勵耘則回憶,1976年“四人幫”粉碎以後,我們都懷著很大的希望。那時已重新發還我們領章、帽徽,生活也很優待。(許寅《未被起訴的人——訪原空五軍政委陳勵耘》)。

  從後來解密的資料中可知,圍繞林彪問題中央先後成立過三個工作組。

  “林彪專案的審理實際上分幾個階段。‘九一三’事件之後,正處於‘文化大革命’時期,當時中央組織了一個專案組來審查這個案件。‘文化大革命’後,‘四人幫’被粉碎,就重新組織了個專案組繼續審查。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後,又組織了新的專案組。”(對中央紀委原五室主任王鈞訪談實錄:《組織讓幹什麽就幹好什麽》。詳見《傳承:我親曆的中央紀委故事》一書)

  第一個專案組是“四人幫”搞的。組織了許多虛假材料,蒙蔽全國人民。當時毛澤東還是比較清醒的,指示:對黃吳李邱等人要“冷處理”。

  第二個專案組是粉碎“四人幫”後成立的。很快就查清了全部問題。提出:涉林案件人員沒有發現重大問題,建議按照人民內部矛盾,對涉案人員做降級降職處理。因此才有了中央派人提前到地方找接收單位之舉。

  但是這個審查結論被鄧小平否決了。他堅持對林彪、“四人幫”等按照刑事案件處理。因此才有了第三個專案組。

  所以,邱會作總結道:說明鄧小平這些人是不願意實事求是地解決我們的問題……

  鄧的這個做法開了一個非常惡劣的先例:即把黨內路線鬥爭按照刑事犯罪案件處理。如此一來,高饒集團,彭黃集團,四清,文革……路線鬥爭豈不都是刑事犯罪問題嗎?!

注釋:

〔1〕見舒雲《林彪事件完整調查》。《舒雲探訪九一三事件的博客》相關鏈接: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145559624_0_1·html,最近查閱時間:2020年8月9日。

〔2〕見舒雲《采訪薑作壽筆記》,及《舒雲探訪九一三事件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145559624_0_1·html,最近查閱時間:2020年8月9日。

〔3〕本文資料主要來自采訪賀德全筆記。並參考了舒雲《九·一三時的空軍地下指揮所》及相關網絡文章。

〔4〕蒙古方麵是在14日抗議的,並非13日。見《毛澤東年譜1949—1976》(6)406頁——蔣健注。

□ 原載《記憶》季刊2020年第二卷第四期,2020年11月出版

所有跟帖: 

審批黃吳李邱是可以的,但應與王張江姚分開。對黃吳李邱等人的判決極不合理,無論是當時還是現在來看,都站不住腳。 -欲千北- 給 欲千北 發送悄悄話 欲千北 的博客首頁 欲千北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06:54:40

老鄧哪管那麽多,把他們一勺燴了。 -世事滄桑- 給 世事滄桑 發送悄悄話 世事滄桑 的博客首頁 世事滄桑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07:04:58

這分析是瞎扯蛋。。飛機機翼平時在氣流中承受應力比敲碎那個燈的力量大N倍。別忘了飛機每個翅膀要分擔幾十噸重量。什麽樣的飛機油箱著火 -borisg- 給 borisg 發送悄悄話 borisg 的博客首頁 borisg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07:00:47

-- 給  發送悄悄話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17:22:57

什麽樣的飛機油箱著火了半個小時還在天上飛。 -borisg- 給 borisg 發送悄悄話 borisg 的博客首頁 borisg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07:01:03

1. 翼尖撞擊導致翼根機體和郵箱受損的假設,可用廢棄的三叉戟驗證,也許現在還有機會。2. 原文沒說著火多長時間。 -欲千北- 給 欲千北 發送悄悄話 欲千北 的博客首頁 欲千北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07:07:56

這些後人拚湊的所謂當時目擊的都沒有可靠的證據確實有其人有其事,不足以做為討論的依據。唯一我們知道的是它掉在某處和在現場發現的物證 -borisg- 給 borisg 發送悄悄話 borisg 的博客首頁 borisg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07:11:06

用這些傳言來討論是浪費時間。 -borisg- 給 borisg 發送悄悄話 borisg 的博客首頁 borisg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07:11:50

支持波兄所論。 -大江川- 給 大江川 發送悄悄話 大江川 的博客首頁 大江川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07:14:15

+ 所言極是 -puyh- 給 puyh 發送悄悄話 puyh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10:14:27

這個解釋有合理之處:256號迫降前有可能出現了故障才導致其被迫進行成功率極低的野外迫降。 -hkzs- 給 hkzs 發送悄悄話 hkzs 的博客首頁 hkzs 的個人群組 (365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09:01:56

撞擊油罐車隻是造成損害,並未漏油。漏油是後來因飛行中機翼震動,使損傷擴大而發生。這一點,我在原帖子講的不夠清楚。原帖說的是 -欲千北- 給 欲千北 發送悄悄話 欲千北 的博客首頁 欲千北 的個人群組 (509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09:18:50

主要是油不足。蒙境缺少機場。不排除少量蘇軍用機場,林公子能否知道智商也是問題。 -大江川- 給 大江川 發送悄悄話 大江川 的博客首頁 大江川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09:24:47

此說難以解釋為什麽迫降前沒有進行常規的放空燃油。除非事情緊迫,他們是有時間這麽做的。 -欲千北- 給 欲千北 發送悄悄話 欲千北 的博客首頁 欲千北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09:28:33

常識,不可能0油存,殘油已經可以引燃引爆,加上高速觸地翻滾解體,就是火龍1條。 -大江川- 給 大江川 發送悄悄話 大江川 的博客首頁 大江川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09:42:56

沒上飛機的副駕駛康廷梓已經徹底否定了油不夠的說法 -世事滄桑- 給 世事滄桑 發送悄悄話 世事滄桑 的博客首頁 世事滄桑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09:59:30

若按此說,飛機早就加滿了油? -大江川- 給 大江川 發送悄悄話 大江川 的博客首頁 大江川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11:31:11

潘景寅有耗盡燃油,然後迫降的實際經驗和常規知識。 -欲千北- 給 欲千北 發送悄悄話 欲千北 的博客首頁 欲千北 的個人群組 (3832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10:03:57

他哪來的實際經驗,難道他曾經有耗盡燃油,然後迫降的經曆? -puyh- 給 puyh 發送悄悄話 puyh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10:34:18

潘景寅在60年代初的一次迫降經曆, 帖中已經說了。 -欲千北- 給 欲千北 發送悄悄話 欲千北 的博客首頁 欲千北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10:38:58

迫降和迫降不一樣,類似這樣的迫降誰也沒經驗,有成功的例子嗎? -puyh- 給 puyh 發送悄悄話 puyh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11:01:17

請搞清楚,主貼討論的是為什麽迫降,不是討論為什麽迫降失敗。 -欲千北- 給 欲千北 發送悄悄話 欲千北 的博客首頁 欲千北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11:19:50

“ 潘景寅有耗盡燃油,然後迫降的實際經驗和常規知識。 - 欲千北 -” 這是你說的吧,討論這個有什麽問題? -puyh- 給 puyh 發送悄悄話 puyh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11:26:06

千北兄,飛機載油以頓計,迫降前盡力耗油是常規,但是,不可能0存油,所剩殘油也是大量的,足以燃爆。 -大江川- 給 大江川 發送悄悄話 大江川 的博客首頁 大江川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11:36:45

讚同不可能0存油,沒有任何疑問。但有文稱,三叉戟的油量表是以100公斤為一小刻度,而迫降時尚有~2噸燃油。按常規應先耗油/放油。 -欲千北- 給 欲千北 發送悄悄話 欲千北 的博客首頁 欲千北 的個人群組 (1157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11:54:12

兄還是沒理解,飛機油箱不是炒菜的油瓶子,不可能把油放到0存,難免殘油。。。而且足夠多。 -大江川- 給 大江川 發送悄悄話 大江川 的博客首頁 大江川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11:59:05

到底迫降時燃油有多少,不知道。不是0存是肯定的。我一定經驗也沒有,隻有一次模擬器操作加拿大飛機在香港降落,幢樓,機毀,人沒事。 -欲千北- 給 欲千北 發送悄悄話 欲千北 的博客首頁 欲千北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12:16:07

嗯。 -大江川- 給 大江川 發送悄悄話 大江川 的博客首頁 大江川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12:40:37

專機師長是專業人士,看他怎麽說 -欲千北- 給 欲千北 發送悄悄話 欲千北 的博客首頁 欲千北 的個人群組 (1124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15:29:06

迫降成功是需要很多嚴苛條件的,最主要的是硬跑道,256也死於草原。 -大江川- 給 大江川 發送悄悄話 大江川 的博客首頁 大江川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11:38:56

消息靠譜 -Highage- 給 Highage 發送悄悄話 Highage 的博客首頁 Highage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11:14:00

李偉信曾在上海交響樂團當軍代表,據說知識淵博,而且人緣不錯。這可能是他以後成功的因素。 -chufang- 給 chufang 發送悄悄話 chufang 的博客首頁 chufang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14/2021 postreply 12:25:50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