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發專利,利潤則全進公司腰包

來源: 2019-06-27 10:54:19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5453 bytes)


問題在於研究人員是見錢眼開,沒有進一步開發的耐心。而公司又投機取巧,不想把大把經費放到基礎研發中,就形成了專家十年寒窗無人問作發明,仍然兩袖清風,一塵不染。而公司隻要找到已經發表的研究發明的潛力,就可以聰明機靈的投資,然後坐享其成,大發橫財,一本萬利。

差不多一百年前,多倫多大學的科學家班亭發現了胰島素,他們打算比每年平均花費1,251美元便宜得多。這就是為什麽他們在1923年以1美元的價格將他們的專利賣給了學校,這使得該大學能夠向許多藥品製造商提供低價專利。但是在1972年,該大學賣掉了這項專利,並且自那時起又被賣掉了N次。現在它由法國製藥巨頭賽諾菲(Sanofi)持有,該公司是控製全球胰島素市場價格數十億美元價格的三家公司之一。

這是一個典型的例子,說明學術界而不是私人利益公司推陳出新,不斷地提供新的發現。工業界則不勞而獲,而且越來越貪婪,通過建立專利壟斷來吞噬有利可圖的知識。隨著公司將基礎研究的成本從大學和公共機構中解脫出來,這種轉變正在發生變化。從未來的救生醫藥和技術成本到博士的工作機會,這引起了人們的關注。

一個多世紀以來,工業界一直是大學和政府推動基礎研究的重要支柱。在20世紀80年代,蘋果公司和標誌性的貝爾實驗室,其科學家已經贏得了8個諾貝爾獎,用於創造從晶體管到激光的一切,產生的科學論文數量是專利的五倍。這個比例很重要:科學界可以訪問論文,而專利則限製了知識讓普通人民得益。

盡管大學是生態係統的核心,但獲利甚微,入不敷出。因為行業領導者正在從基礎科學知識的產生轉向以市場為導向的旨在獲得專利的研究結果。公司在1976年產生了74%的專利。根據期刊PLOS中的一項評估,截至2014年,這一比例為88%,這是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在美國發表的所有研究和專利的一項調查。另一方麵,科學家在1981年獲得專利占總數26%,但在2014年下降明顯,僅獲得了8%的專利。

貝爾實驗室在2008年關閉其基礎物理研究項目後,現在的專利產量是研究論文的五倍。 Apple每年僅發表10篇研究論文,但在2014年獲得2200項專利。直到2009年,Google發布的論文多於其提交專利的論文,但在2014年,它的專利數量是論文的10倍多。

PLOS One研究的第一作者,蒙特利爾大學教授拉裏維埃(Larivière)表示,大學正朝著基礎研究的“幾乎獨占壟斷”邁進,占據了行業所占據的空間。他們在工程和技術出版物中的份額,在20世紀80年代不到60%,在2014年上升到87%。與此同時,政府在基礎研究論文中的份額下降了50個百分點。

“大學[現在]處於[研究]生態係統的核心,”拉裏維埃說。

工業廢棄基礎研究及其專利壟斷的影響擴展到未來的研究人員。現在,國家的博士學位成功率是十年前的兩倍,但受過高等教育的勞動力在工業領域的就業機會減少,因為公司削減了他們的研究人員。僅靠學術界無法彌補他們的缺席。美國大學的終身教職員職位比例從1975年的45%下降到2015年的30%。

拉裏維埃警告說,通過放棄研究,政府也失去了專業知識,“無法製定合理的政策或明智的決策”。 1981年至2013年,政府對基礎研究的貢獻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36個成員國中從31%下降到14%。

那麽,企業如何以更少的研究生產更多的專利呢?通過加強與大學合作。通用電氣和菲利普斯健康係統等公司正在將他們的研發部門轉移到大學校園附近。與大學合著的行業研究論文的百分比從1980年的21%上升到2014年的76%。

一些公司為教師職位設立補助金或直接資助研究項目。其他人,包括亞馬遜,正在討論研究人員休假與他們合作的交易。 “我們正在轉向一個實際上......加速創新的係統,”波士頓大學工程學院院長陸臣(Lutchen)說。

但是,不斷增長的行業專利壟斷表明,這些合作夥伴關係的盈利能力往往資助它們的行業。 陸臣說,這不一定是壞事,因為學校(麵臨削減聯邦政府對基礎研究的支持)隻是“沒有資源或彈藥”。

批評人士告誡說,如果公司做的研究較少,並拒絕承認做的很少,那麽集體的知識庫可能會耗盡。下一個拯救生命的藥物可能比胰島素更快地變得昂貴。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