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因斯坦隻是那個時代的孩子,馮?諾伊曼,是那個時代最有遠見卓識的天才。

來源: 2019-03-03 23:51:42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56442 bytes)

兩個偉大的天才在普林斯頓相遇了。

 

1933年普林斯頓高級研究院聘有六名教授,其中有愛因斯坦,而年僅30歲的馮·諾依曼是他們當中最年輕的一位。

 

在普林斯頓,馮·諾依曼已經快達到學術生涯的頂峰,在數學成就上,甚至已經可以和諾獎得主愛因斯坦分庭抗禮了。但他還是長著一張娃娃臉,很容易被人當成學生,因此他總是每天西裝革履假裝成熟。

 

 

而愛因斯坦,十幾年前,他的相對論已經把光線都“掰彎”了,當時《柏林畫報》大幅報道:“世界曆史上的新偉人:阿爾伯特·愛因斯坦,他的研究完全顛覆了我們看待世界的方式,他的發現堪與哥白尼、開普勒、牛頓比肩。”

 

 

 

 

 

在普林斯頓,他平時連襪子都懶得穿,總是頂著鳥巢似的發型,披著那一件汗斑油漬隱隱可見的鬆鬆大大的破夾克,手裏永遠少不了一個煙鬥,在煙霧繚繞中念叨著:“普林斯頓是一個古怪而死板的山村,住著一幫盛名之下其實難副的人……”。

 

 

 

這兩個天才,稍微想象一下他們倆同框該多有喜感。遺憾的是,天才沒有碰撞出融合的火花,到後來,他們的很多見解依然在激烈碰撞,卻沒有因此激發出更創新更統一的觀點。

有一次愛因斯坦要去紐約,馮.諾依曼自告奮勇地駕車送他去火車站,卻把他送上了一輛相反方向的火車。

學霸小馮對學渣愛因斯坦的“統一場”論持懷疑態度,而且學渣和學霸想問題的方式大相徑庭,據《生活》雜誌的說法,愛因斯坦想問題比較慢條斯理,對於一個問題可能會想上幾年,而馮·諾依曼卻是“快刀斬亂麻型”的,要麽能很快就解出來,要麽就放在那不管。

事實很殘酷,愛因斯坦在普林斯頓的工作並不成功,他的後半生逐漸地與物理研究的主流趨勢脫節。在他生命的最後二十年,一直獨自嚐試著以一己之力建立統一場理論,試圖找出量子理論中矛盾的地方,駁斥量子物理的哥本哈根詮釋。但在探尋了99種方法之後,他自嘲道:至少我知道這99種方法行不通。他認為,他自己的成功之處是為另外一個傻瓜在同一個問題上節約了六個月的時間。

愛因斯坦一生都喜歡純理論的研究,對現實應用不感興趣,愛因斯坦的父親很希望愛因斯坦能夠繼承他的電機工程事業,但他拒絕聽從,並認為對他而言這是大材小用。

馮•諾伊曼也能把純理論的研究做到極致,比如他在數學方麵的成就相當驚人,但是他一生都非常關注實際應用,他會聽從父親的建議,拿數學博士的同時學習化學專業,他希望科學可以造福人類,甚至可以帶來自由。

三歲能看老嗎? 但是對於很多人,他們童年和少年的生活,就差不多揭示了他們一生後所會選擇走的道路和理想。

 

馮•諾伊曼是富二代,從小接受精英教育,一生衣食無憂,而且非常能掙錢,非常會享受,他橫跨大西洋必買頭等艙,每年換一部最時髦的新車。他喜歡當時朝氣蓬勃的美國,認同資本主義,認為納粹和前蘇是自|由世界的敵人。

 

 

愛因斯坦支持和平主義,反對美國製造氫彈,愛因斯坦相信,“戰爭是一種疾病……他呼籲抵抗戰爭”,但他卻支持猶太人應該戰鬥。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複國,隨即爆發了五次持續幾十年的中東戰爭。當時已經定居在美國十多年的愛因斯坦立即向媒體宣稱:“現在,以色列人再不能後退了,我們應該戰鬥。猶太人隻有依靠自己,才能在一個對他們存有敵對情緒的世界上生存下去。”

馮•諾伊曼則堅決地投身到國防和軍事科學中,他參加曼哈頓計劃, 幫助發明原子彈,後來更大力發展氫彈, 他提出和發展相互毀滅保證的核戰略,並領導了攜帶緊湊型氫彈的洲際彈道導彈(ICBM)的研究。他積極地幫助美鍋鍋防部,解決了一些最困難的鍋防技術問題並獲得總統自|由勳章,他是二戰後,美國許多重要戰略的決策者。

而愛因斯坦連續發表文章和信件,指出美國的擴軍備戰政策是世界和平的嚴重障礙。愛因斯坦認為戰爭能爆發的原因是互相之間缺乏文化的尊重,他希望和前蘇聯一起合作成立閩煮的世界政府,隻有世界聯盟才能實際地拯救人類的生命與文明。

對於當時以愛因斯坦為首的科學家的呼籲,斯大林根本不屑一顧。

馮•諾伊曼則完全相反,他堅定地認為,德國納粹,日本軍國主義,前蘇這種極權國家,就得全方位的壓製摧毀他,可以丟原子彈就絕不手軟。從理性出發,馮•諾伊曼堅信和平需要有武力做後盾,弱國無外交,自|由世界要想繁榮,必須要與極權主義做鬥爭,他是博弈論之父,深信均衡的力量,他認為寄希望於毒財者如希特勒和斯大林的良心發現是圖樣圖森破。

 

愛因斯坦還留給我們許多私人日記,其中的觀點很顛覆我們對這位大科學家的認知。可見當時種族主義在歐洲是如何盛行,即便偉大人道主義偶像也會深受其害。

他對中國人的一些生活習慣並不理解:“中國人吃飯時不坐在凳子上,而是蹲著吃——就像歐洲人在叢林裏解手時一樣——所有這一切都發生得悄無聲息且一本正經。”
他對中國的勤勞是這樣描述的:“即使那些像馬一樣辛勞工作的人,也不會讓人覺得他們意識到痛苦。一個像羊群一樣的特殊民族,更像是機器而非人類。”
對於中國女人,他寫道:“我注意到這裏男女的差別微乎其微,我不明白中國女性具有何種魅力吸引男性到這個程度,讓他們生下這麽多後代。”
他還寫道:“就連中國的孩子們看起來都無精打采、呆頭呆腦。”
在介紹完中國人子嗣眾多和“繁殖力旺盛”後,愛因斯坦這樣寫:“如果其他種族被中國人取代,那就可惜了。對於像我們這樣的人來說,缺乏思想將是無法言說的淒涼之事。”

當然,假設曆史,要求戰時的道德、理性與和平時期一致,是一種對曆史的嚴重誤讀。今天的政治正確標準不能用來衡量一百年前的言論和思想。

在科學之外,愛因斯坦隻是那個時代的孩子,而馮•諾伊曼,是那個時代最有遠見卓識的天才。

02

“天才人物就像流星一樣,注定要燃燒自己,照亮他所在的時代。” ----拿破侖

馮•諾伊曼和愛因斯坦都是出生於猶太家庭,但都從未信奉過猶太教。他們一生中的大部分時間都是不可知論者。

馮•諾伊曼曾受過羅馬天主教的洗禮,但主要是為了接受妻子對宗教的忠誠而改信,因為妻子瑪麗艾特是天主教徒。離婚後,他離開了天主教會近19年。

馮•諾伊曼經常用猶太語和他的數學家同事開玩笑:“上帝已經證明了下麵這條公理”。

愛因斯坦的說法: 科學沒有信仰是瘸子,信仰沒有科學是瞎子。美國猶太領袖拉比赫伯特·高德斯坦曾經問他是否相信神?他回答說:“我相信斯賓諾莎的神,一個通過存在事物的和諧有序體現自己的神,而不信仰那個同人類命運和行為有關聯的神。”換句話說,愛因斯坦認為,從宇宙世界的存在,可以感覺到神的偉大工作,但神並不會幹預人們的日常生活,神是非人格化的神,他反抗的是宗教教條。

1955年4月13日,愛因斯坦的腹主動脈瘤破裂,引起內出血。在那個時代,動手術治療在技術上成功率很高,醫生建議立刻動手術治療,但愛因斯坦堅決拒絕,他表示:「當我想要離去的時候請讓我離去,一味地延長生命是毫無意義的。我已經完成了我該做的。現在是該離去的時候了,我要優雅地離去。」

愛因斯坦希望優雅地離去,他不想被“封神”,不想被膜拜,希望火化,將骨灰撒在不為人知的地方、不發訃告、不立墳墓。但是他的驗屍官托馬斯·哈維博士卻偷走愛因斯坦的大腦,並把它切成240塊,希望能找出天才大腦中的秘密,結果苦研數十年卻一無所獲。

 

 

2015年美國兩個天文台同時代表人類第一次觀測到引力波。

2017年10月16日,全球多國科學家同步舉行新聞發布會,宣布人類第一次直接探測到來自雙中子星合並的引力波。

2017諾貝爾物理學獎也直接頒給“在LIGO探測器和引力波觀測方麵的決定性貢獻”的三位科學家。

在愛因斯坦提出引力波的預言百年之後,時空之漣漪的發現證明他又對了!他百年前遺囑不想被“封神”,但百年後,他又再次被“封神”。

馮.諾伊曼也因參與比基尼島上的核試驗遭受核輻射,在最後兩年,被檢查出骨癌,他不得不住進醫院。然而就在醫院的病房裏,偉大和重要的人物紛紛聚集,來自空軍和國防領導層的客人絡繹不絕,他們對馮•諾伊曼的意見洗耳恭聽,直至去世的前一天。

在生命最後的日子,這個全才已經幾乎無法思考, 卻還能吟誦歌德的《浮士德》。

在與基督教闊別19年後,他感到有回歸的衝動。他對妻子克拉拉說:“我想見一位牧師,但他必須是一位特殊的牧師,一種能在智力上兼容的牧師。”最後到來的這位華盛頓的天主教學者,馮.諾伊曼可以和他談論古希臘和古羅馬。幾周之後,馮·諾伊曼再次開始接受聖禮。

馮·諾伊曼曾對他母親說:“可能真的有上帝,因為如果有的話,許多事情解釋起來容易很多。”

馮·諾伊曼非常讚同帕斯卡賭注,他說:“隻要非信徒有可能被永遠詛咒,最終成為信徒就更合乎邏輯。” (關於帕斯卡賭注請看:

人生就是一場豪賭,天才跨界王帕斯卡教你如何下注

他在臨終前的最後一段話是用拉丁語說的:“當法官就座時.....可憐的我可怎麽求他?當僅有的正直的人被限製,誰能為我代求?

1957年2月8號,馮•諾伊曼離開了人世,回到了屬於他的神的國度。

1961年,《馮•諾伊曼全集》出版,共6卷,收集了馮•諾伊曼畢生的著作。

六年後,克拉拉走進海裏,追隨他而去。

 

 

2005年,美國發行一套紀念郵票,特別紀念包括馮•諾伊曼在內的四位偉大科學家,那是從上千位有傑出貢獻的美國科學家中甄選出來的。

這位天才在短暫的一生中留給世人的兩大發明:計算機和博弈論,深刻地改變了世界,改變了人類的生活、工作乃至思維方式,極大地促進了社會的進步和文明的發展。--天才的拓荒者

20世紀著名的哲學家海德格(MartinHeidegger)曾說:「人是走向死亡的存在者」。

人的血肉之軀的終點是歸於塵土,但靈魂卻可以永遠不朽。

天才人物與他們自己短暫的生命相比,卻是一座矗立在一塊小小的地基上的大廈。人們站在大廈麵前無法辨明它有多大;同樣,一個天才活著的時候,人們無法估價他的偉大。待到一個世紀後,世界會承認他的偉大,渴望他能夠回來。——————叔本華

在相對論的時空裏,天才偉大的靈魂也許從未離開我們,因為你能清楚地感受他們和你的心靈是如此親近,你是如此了解他們,如此喜歡他們。而你身邊的人,有時卻讓你覺得心的距離會很遠。

 

無論是愛因斯坦,還是馮·諾伊曼,他們都智慧超群,都遠遠超越他們的時代,但心靈卻都像純真的小孩,樂觀,天真,對世界抱有永遠的好奇心。

 

好看的容顏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裏挑一。

那是個美好純真的年代, 那個時代有著這些令人高山仰止、自由而超然的心靈。

05 後記

寫馮•諾伊曼是很快樂的旅程,本來隻想寫一兩篇,結果寫著寫著就寫了9篇, 他的全才實在是歎為觀止,一直寫到今天,發現今天居然是馮.諾依曼115周年的誕辰。

一路學習了到許多。

“我們對約翰·馮·諾伊曼的了解,遠不及他所貢獻的一半”,丹佛大學的技術文明史教授瑞波斯·迪爾在馮·諾伊曼誕辰100年的活動中說道。

又十五年過去了,我們的了解依然如故。

在《別逗了, 費曼先生》中,玩世不恭的諾獎得主R•P•費曼賴上了馮.諾依曼: 馮·諾伊曼給了我一個很有意思的想法:你不必為你身在其中的這個世界負責。由於馮·諾伊曼的這個建議,我形成了對社會的強烈的不負責任感。這使我從此以後成了一個很快樂的人。

馮·諾伊曼的玩笑隻是給了費曼先生一個理論上的借口,而對於我們,在感謝馮·諾伊曼給我們這個世界帶來的巨大貢獻的同時,希望這位隨時能切換3種不同語言講段子的數學天才的精神和思想能讓我們成為一個快樂的人。

謹以此係列紀念我心目中偉大的全才--計算機之父,博弈論之父--馮.諾依曼誕辰115周年。

約翰·馮·諾伊曼(德語:John von Neumann,1903年12月28日-1957年2月8日)

全麵了解天才馮•諾依曼係列文章(推薦按順序閱讀):

1. 天才中的高富帥,數學界的暖男——馮諾伊曼

2. 量子的世界你不能不懂,馮諾依曼伴你闖蕩量子江湖

3. 計算機的前世今生:不務正業的富二代如何改變世界

4. 他是科學界的國民老公,最會玩的天才--博弈論之父教你如何中年不油膩

5. 絕密Y計劃,從胖子到比基尼美女,燒了20億

6. 通往地獄的路,都由什麽鋪成?關於北極熊,你至少要知道這些

7. 第三次世界大戰為什麽沒有爆發?

8. 曆史上最天才的學霸和學渣,時間最公平嗎?非也!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