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一場豪賭,天才跨界王帕斯卡教你如何下注

來源: 2018-12-30 21:28:14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86956 bytes)

17世紀的法國,太陽王路易十四讓法國登上法蘭西曆史上的巔峰,傲視整個歐洲,文學,藝術和科學也隨之蓬勃發展,盛世繁華,怎麽能少得了天才呢? 我們的曠世天才布萊士·帕斯卡(Blaise Pascal)踏著祥雲而來。

什麽? 沒聽過? 那你一定知道最近到處刷屏的台風“山竹”吧,它的威力是這樣定義的:中心最低氣壓為940百帕斯卡,每小時釋放能量等於2600多顆廣島原子彈。其中帕斯卡就是表示壓強的國際基本單位,簡稱帕Pa。 牛人的愛好之一就是要把自己活成物理單位,比如牛頓,瓦特,安培,焦耳......

 

牛人還把自己活成了鈔票,1977年版500法郎紙幣上的名人就是他。

 

 

(一) 牛人開掛的一生

牛人好像都喜歡中途輟學,但是更牛的天才是連學都不需要上的,帕斯卡四歲喪母,自幼體弱多病,一天學校都沒去過,帕斯卡老爸親自上場,在家開私塾授課。但你可別效法,以為這樣就能複製出天才,不信?你問問童話大王,他曾經試驗過。

11歲,帕斯卡從刀叉敲擊盤子發出的聲音中得到靈感(這種司空見慣的聲音,在我們萬惡的舊社會,丐幫弟子用之配樂唱蓮花落),獨自設計實驗,然後寫了一篇關於身體振動發出聲音的論文《論聲音》,從而發現了聲學的振動原理 ,從此以後,牛人就啟動了他的開掛人生,一路狂奔.......

12歲, 他用一塊木炭 在牆上獨立證明三角形各角和等於兩個直角,也就是180度,並獨立發現了歐幾裏德幾何的前32條定理。 最神奇的是,在此之前,他沒有受過任何數學訓練,因為他老爸在15歲前禁止他學數學,以免他荒廢拉丁語和希臘文。據說擁有一個專製的父親,是孩子一生最大的悲哀,但在天才這裏,這都不叫事,從那時起,帕斯卡可以想學啥就學啥。

14歲,才華橫溢的帕斯卡已經可以參加梅森學院的聚會,那可是法蘭西科學院的前身,在當時就擁有吉拉德·笛沙格、邁多治、伽桑狄, 梅森,和笛卡爾等等大咖,其中笛卡爾當時已經是歐洲最有影響力的哲學家和數學家之一了。

16歲,又一篇重要論文“圓錐曲線專論”問世,當絕大多數同齡人還在花季雨季金庸瓊瑤時,他已經把自己活成了數學定理,這就是著名的帕斯卡定理:內接於一個圓錐曲線的 六邊形的三對對邊延長線的交點共線 。 當笛卡爾看到這篇論文時,一臉的不相信這出自一個16歲孩子之手,就差沒說是又一個韓寒了。帕斯卡定理是射影幾何中的一個重要定理,據說他後來還由此導出400多條推論。

 

19歲,為了幫他老爸做稅務計算工作 ,設計並自己動手作了一台能自動進位的加減法計算裝置,稱為帕斯卡計算器,現存於巴黎工藝美術博物館和德國累斯頓的茨溫格博物館,是世界上第一台數字計算器,可以說是現在計算機的老祖宗了,為後來的計算機設計提供了基本思路 。1970年發行的第一個結構化編程語言Pascal語言,就是為了紀念這位先驅,牛人一不小心又把自己活成了計算機語言。

23歲,帕斯卡開始研究真空和流體靜力學。這時候,正好笛卡爾來到巴黎拜訪,據說這是兩人唯一的一次見麵。不過兩個天才在一起不一定都會碰撞出火花,也可能是淚花,因為,說出來滿滿的都是淚啊。 據說兩人整整吵了兩天, 笛卡爾認為真空不存在,並嘲笑帕斯卡“頭腦中的真空太多了! ” 但就在第二年, 帕斯卡成功進行了2個轟動巴黎的 實驗 ,一個是 多姆山實驗,一個是桶裂實驗,大大震動了科學界,他的一係列實驗證明:真空確實存在。

 

24歲,帕斯卡在實驗中不斷取得新發現,並且有多項重大發明,如發明了注射器、水壓機,改進了托裏拆利的水銀氣壓計等。

30歲,為幫助賭徒朋友研究擲骰子,帕斯卡發明了期望的概念以及帕斯卡三角(楊輝三角,三角形上的每一行數字都與二項式展開後係數相同),帕斯卡將期望、帕斯卡三角,二項式定理、組合公式等等互相關聯,與皮埃爾·德·費馬通信討論,一起為現代概率理論和決策論奠定了基礎(順手發明了輪盤遊戲,現代賭場是不是要考慮給點專利費啊)對數學作出了非凡的貢獻,並深遠影響了現代經濟學和其他社會科學的發展。 後人將概率論的生日定為帕斯卡和費馬開始通信的那一天——1654年7月29日。都說賭是惡之源,但是在牛人手裏,腐朽化為神奇。

 

還是30歲,發表論文《論液體的平衡》,提出了著名的帕斯卡定律:密閉液體任一部分的壓強,將大小不變地向液體的各個方向傳遞。他再一次將自己活成了物理定律。

38歲,在其生命最後一年,帕斯卡為巴黎市民設計了“5匹馬牽引”的公共馬車,線路固定,按路段收費,成為現代公交和出租車的起源。

最後,牛人們似乎都必須英年早逝,39歲,帕斯卡就被上帝請去了,他和一群偉大的科學家在天堂裏玩藏貓貓,輪到愛因斯坦抓人,他數到100睜開眼睛,看到所有人都藏起來了,隻有牛頓還站在那裏。

愛因斯坦走過去說:“牛頓,我抓住你了。”

牛頓:“不,你沒有抓到牛頓。”

愛因斯坦:“你不是牛頓你是誰?”

牛頓:“你看我腳下是什麽?”

愛因斯坦低頭看到牛頓站在一塊長寬都是一米的正方形的地板磚上,不解。

牛頓:“我腳下這是一平方米的方塊,我站在上麵就是牛頓/平方米,所以你抓住的不是牛頓,你抓住的是。。。.”

……

……

……

帕斯卡

 

(二)帕斯卡賭注----人生就是一場豪賭,賭上帝存在吧!

 

“讓我們權衡一下賭上帝存在的得失吧。有兩種情況:假如你贏了,你就贏得了一切;假如你輸了,你卻毫無所。因此,你就不必遲疑去賭上帝存在吧!” “你非下賭注不可-----信仰的抉擇是“從無限之盡頭向我們拋來的一枚硬幣”,你究竟押“正麵”還是“反麵”?這場人生賭博是不可避免的。不選擇其實也是一種選擇。------ 帕斯卡

17世紀哲學是近代哲學的開端 ,所有偉大的哲學家們都在探討論例如 “上帝是否存在”這樣的問題,笛卡爾,斯賓諾莎,萊布尼茨休謨,康德等等一直在你來我往,唇槍舌劍,試圖從各種理性的極致可能來證明或者反證上帝的存在。帕斯卡則一副高冷的表示:我不陪你們玩,圍繞“上帝是否存在”的諸多論戰,無論是正方還是反方,都屬於“虛妄的企圖”。比如從數論的“無限大的數”,我們確定它的存在,但不明白這個“無限大的數”到底是什麽-----它非奇也非偶數,我們無法借助數理邏輯來推知它的本質,帕斯卡認為在“無限的上帝”麵前,人類麵臨相似的困境。“假如有一個上帝存在,那麽他就是無限地不可思議;因為他既沒有各個部分又沒有限度,所以就與我們沒有任何關係。因而,我們就既不可能認識他是什麽,也不可能認識他是否存在。”所以“上帝的存在不可證實”。對於上帝的存在及其本質,我們隻有通過信心。帕斯卡總結道:“感受到上帝的乃是人心,而非理智:上帝是人心可感受的,而非理智可感受的。”

既然無法在人自身和理性層麵找到對相信上帝的支持,那麽,信仰上帝對於理性豈不是一場冒險、一場賭博?從純粹理性看來正是如此,但是作為一個偉大的科學家和數學家,帕斯卡無法完全將理性排除在信仰外,他說“上帝顯明的方式並不違反理性,而是提高理性,那不是頭腦在思想,而是心靈在思想”於是帕斯卡的思想發生了一個關鍵性的跳躍:他就此被引向概率層麵的推理,把宗教辯論置於欲望與合理性的層麵上,於是帕斯卡賭注就此誕生了(帕斯卡這次將自己活成了信仰)。1969年他提到用一個四方矩陣來解釋帕斯卡賭注,如果畫個圖可能就是這樣的:

 

由圖可見,一個理性的人一定會投注上帝存在。帕斯卡認為:如果告訴你,你正身處這樣一個賭局中,你還是投注上帝不存在的話,“那末你的舉動就是頭腦不清了。這裏確乎是有著一場無限幸福的無限生命可以贏得,而你所押注的又是有限的。”帕斯卡賭注(Pascal’s Wager)後來深遠影響了存在主義,實用主義,決策論還有對策論等各類思潮,而這個矩陣其實就是後來著名的博弈論矩陣。

 

你也許會問,說好的概率層麵的推理呢?那上帝存在的概率是多少啊,如果上帝存在的概率很小呢?道理很簡單,從決策學的角度來講,永生的收益可以說是無窮大∞,上帝存在的概率再小,有限小乘以無窮大,也得出無窮大∞。因此,選擇信上帝是贏了就贏得了一切,輸了,最差也是打個平手,而選擇不信上帝就慘多了,要輸就輸得一敗塗地。

 

最常用來反對帕斯卡賭注的一條理由是: “這個世界的宗教太多了,信錯了神後果可能很嚴重”更具體的是像這位鬥士所言:“它沒有告訴我們該信哪一位神。這個世界上有許多宗教,這些宗教有不盡相同甚至完全相反的教義、戒律,你無法同時信所有的宗教,隻能選一個或幾個來信。而這些宗教信不同的神。你怎麽知道你信的這一個神就是真的?如果它是假的,而別的神是真的,你是不是要進到別的地獄?會不會比什麽神都不信更糟糕?”

其實把矩陣稍微變化下,投注上帝存在改為投注有任何神存在,可以更好地麵對這個反駁而支持帕斯卡的賭注:

 

 

假如世界上有1000種宗教,你選一個來信,假設對的概率是千分之一,乘上這無窮大∞,還是得出無窮大∞。從矩陣可以很清楚地看出,退一萬步說,即使信錯神的可能性大到99.9%,無神論(包括不可知論)依然不是一個理性的選擇,無神論的期望收益報酬是最差的。不幸的是,人類曆史上還有過更不理性的無神論者,要把其他所有人用暴力也變成無神論者。

 

有意思的是,你還可以把這個帕斯卡賭注推廣下去,比如在剔除無神論後,在有神論中間,不同的宗教進行兩兩比較.......

 

還有不得不提的是哲學家羅素對帕斯卡賭注的批評:基於功利性和實用性的考慮來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投注,雖然合理,卻失去信仰的超越性和神聖性,簡單地說,即使你賭對了,上帝會不會喜不喜歡你這樣的功利性和實用性的投機?實際上,帕斯卡的賭注隻是將你引入信仰的殿堂,清除通往信仰的入門障礙,推動懷疑者走向信仰之路。”而且上帝如果存在,那正如聖經中所啟示的,神是愛,無論你懷著什麽動機到他麵前來,都無法減少一分他的愛。羅馬書 5:8 說道: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惟有恩典能帶你信仰上帝。帕斯卡強調他的賭注從一開始就不是在數學上論證上帝存在,而隻是說明運用理性來決定信仰的實踐合理性,因為如果宇宙的創造者存在,一定是超理性的,而不會是反理性的,他一定會借著信心,讓世間所有的理性都拜服在他裏麵。

 

帕斯卡賭注從問世以來,就兩麵不討好,不但遭到無神論和不可知論的極力反對,在基督教內部也得不到讚賞。無神論和不可知論的反對可以理解,畢竟帕斯卡的賭注指出他們的選擇不是一個理性的選擇。而神學上反對,居然是因為認為帕斯卡賭注與救恩預定論相悖,以及一些基督徒指出信仰不能是一種賭注,乃是生於內心的渴求,這種指責其實和哲學家羅素的調調是雷同的。但是帕斯卡從來沒有把信仰僅僅當成一種賭注,相反他對信仰有更加深刻的認識。天才有太多的頭銜了: 法國哲學家、數學家、物理學家、化學家、音樂家、教育家、氣象學家。除此之外,他還是神學家,他在神學領域裏對人類的貢獻,可以媲美奧古斯丁,阿奎那,加爾文。1654年11月23日那個神秘的夜晚改變了帕斯卡的一生,(神秘之處參考下文)他中斷了已經取得輝煌成就的數學和物理學研究,專注於神學與哲學寫作,宗教論戰之作《致外省人書》被奉為法文寫作的典範,而他的《思想錄》更是從頭到尾都是在談論上帝和信仰,反駁種種對基督教的指責,為基督教辯護。

 

帕斯卡追問那些徘徊不定的人:“參與了這一邊會對你產生什麽壞處呢?你將是虔敬的、忠實的、謙遜的、感恩的、樂善的,是真誠可靠的朋友。你確實決不會陷入有害的歡愉,陷入光榮,陷入逸樂;然而你絕不會有別的了嗎?我可以告訴你,你將因此而贏得這一生;而你在這條道路上每邁出一步,都將看到你的贏是那麽地確定,而你所賭出的又是那麽地不足道,你終將認識到你是為著一樁確定的、無限的東西而賭的,而你並沒有為它付出任何東西。“

 

牛人自己對帕斯卡賭注的力量相當自信:“當所賭是有限而所贏是無限的時候,我們的命題便有無限的力量。這一點是可證的;而且假如人類可能達到任何真理的話,這便是真理。”

 

元芳,你怎麽看?

 

(三)《思想錄》--人是會思想的蘆葦

 

 

“人隻不過是一根葦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東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葦草。用不著整個宇宙都拿起武器來才能毀滅他;一口氣、一滴水就足以致他於死命了。然而,縱使宇宙毀滅了他,人卻仍然要比致他於死命的東西更高貴得多;因為他知道自己要死亡,以及宇宙對他所具有的優勢,而宇宙對此卻是一無所知。” ----- 帕斯卡《思想錄》

 

名言中的名言 “人是一根能思想的葦草”就是出自帕斯卡代表作《思想錄》 是他在生命的最後三年,用所有的生命和信仰寫出來的巨著,是他一生中最精華的思想成果。法國大文豪伏爾泰稱之為"法國第一部散文傑作",艾略特說《思想錄》是帕斯卡自己的精神自傳,而吉羅更是盛讚:“如果整個法國文學隻能讓我選擇一部書留下,我還是會毫不猶豫地選擇留下《思想錄》,它是一個崇高的純粹的法國天才的標本。”也正是這部《思想錄》奠定了帕斯卡不止作為一個偉大的科學家,還是偉大的文學家,哲學家和神的仆人。

 


1654年11月23日,帕斯卡白天乘坐馬車出行,馬車不幸掉入塞納河,但他本人卻奇跡生還,當晚帕斯卡遭遇持續兩個小時的強烈神秘體驗,這就是著名的“火之夜”,就在這個神奇的夜晚他經曆了心靈的重生這一年帕斯卡31歲。事後他在羊皮紙上記下了那個晚上的經曆和靈感,並縫在外套的襯裏中,但從來沒有告訴他人。一直到他死了以後,人們才從他的身上發現了這些文字:

 

1654年11月23日,晚上十時半至十二時半,如火挑旺!

 

亞伯拉罕的上帝,以撒的上帝,雅各的上帝,不是哲學家和學者的上帝!

 

確鑿,心之歡愉,平安!

 

耶穌基督的上帝,是我的上帝也是你的上帝!

 

……

 

忘記了世界、忘記了一切、隻有上帝!

 

隻能著福音書的啟示才能尋求到他!

 

人類靈魂的偉大!

 

“公義的父啊,世界不認識你,但我已認識你。”

 

喜樂,喜樂,含淚的喜樂……

 

這是永恒的生命,唯一的真神,以及你送來的神,耶穌基督……

 

我離開了他,我逃離了他,改過,十字架上受難。讓我永遠不要與他分開…我不會忘記你的道。阿門。”

 

由死而生,神秘體驗,這樣的經曆無論對誰都是一種巨大的內心震撼,對於天才尤甚,帕斯卡爾認為這是神對他的直接啟示,從此他全心傾注於沉思和護教。反映在《思想錄》中,帕斯卡開始審視人類自身,作為人是因為思想而偉大,“我很容易就能想象出一個沒有手、腳、頭的人,然而,我無法想象沒有思想的人,那就成了一塊頑石或一頭野獸了”。“宇宙囊括了我,吞並了我,有如一個質點;由於思想,我卻囊括了宇宙”。“思想──人的全部尊嚴就在於思想”。 如同笛卡爾的我思故我在,帕斯卡以思想為起點,思想這個思想本身,人不僅僅能思想,還能思想到思想自身的有限,從而去尋找,去讚美真正的永恒和無限。思想是上帝的禮物,你要如何運用你的思想?正確地運用思想就是學會以上帝為起點開始思想。

 

人的偉大之所以為偉大,就在於他認識到自己的可悲。一棵樹並不認為自己可悲。因此,認識(自己)可悲乃是可悲的;然而認識我們之所以為可悲,卻是偉大的。從上帝而不是世界開始思想,人才會看清人類自身的有限和可悲,才會意思到他所有偉大和可悲的源頭是因為他是“被廢黜的國王”:“若不是因為王位被廢黜,有誰會由於自己不是國王就覺得自己不幸呢?” 在已經證明了人的卑賤和偉大之後——現在就讓人尊重自己的價值吧。讓他恨自己吧,讓他愛自己吧:他的身上有著認識真理和締造幸福的能力;然而他卻根本沒有尋到真理,無論是永恒的真理,還是滿意的真理。因此,我要引人竭力尋找真理並準備擺脫感情而追隨真理(隻要他能發現真理),人沒有上帝是可悲的,有了上帝是幸福的。

 

好吧,能讀到這裏的,估計已經是“我困欲眠卿且去”,趕快翻譯一下提提神:帕斯卡思想錄的中心思想,1.做人如果沒有思想,跟鹹魚有什麽區別? 2. 但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 3 所以你別亂想,學會以上帝為起點開始思想; 4. 每個人都如同亡國後的南唐後主李煜,又偉大,又可悲;5.我們都混成李煜那樣,隻有神能救我們了。6.人生就是一場豪賭,賭上帝存在吧! 7. 我信故我思

 

《思想錄》遠不止於這些......

 

他之於法蘭西,猶如柏拉圖之於希臘,但丁之於意大利,塞萬提斯之於西班牙,莎士比亞之於英格蘭。——謝瓦裏埃

 

在這些不朽的爭論者之中,隻有帕斯卡留存到現在,因為隻有他是一個天才,他還屹立在他的世紀的廢墟之上。——伏爾泰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