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飯局惹的禍 王思聰向賈躍亭討債1個億(組圖)

來源: 2018-11-11 21:23:47 []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8859 bytes)

剛剛才享受IG奪冠帶來的喜悅,王思聰又馬不停蹄地展開了討債之旅。

樂視網11月9日晚公告稱,公司近期收到《仲裁申請書》,申請人為樂視體育其時新增投資者北京普思、廈門嘉禦、天弘創新,向原股東申請仲裁金額共約2.4億餘元。

其中,北京普思係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之子王思聰全資持有。北京普思本次以樂視體育違約侵害股東利益為由,要求裁決樂視體育賠償經濟損失9785.16萬元;裁決樂視網、樂樂互動、北京鵬翼對樂視體育在第一項仲裁請求中所負給付義務承擔連帶責任。

樂視網表示,上述案件處於審理中。

根據目前情況,三宗案件所述事項未履行上市公司《公司章程》及相關法律法規規定的審批、審議、簽署程序,其法律效力存疑。如上述A+輪和B輪各新增投資者均對上市公司提起仲裁申請,經初步計算,樂視網、樂樂互動、北京鵬翼可能共承擔約110億餘元以內的回購責任。

曾吸引馬雲王健林投資

王思聰投資樂視體育,充分體現了其有錢任性的風格。

時任樂視體育CEO雷振劍曾介紹,樂視跟王思聰的姻緣是“一頓飯”敲定的。

媒體報道稱,王思聰與雷振劍在萬達索菲特酒店6樓的餐廳約飯。見到雷振劍,王思聰劈頭就問:“我想投,讓不讓投?”一頓飯的工夫,兩人敲定合作。



那麽,樂視體育究竟有何魅力,能讓王思聰一頓飯功夫就拍板投資?

樂視體育於2014年3月成立,早前曾斥巨資購買大量賽事轉播版權,覆蓋了絕大多數運動項目,先後采購了歐洲足球五大聯賽、中超、NBA港澳地區等賽事版權,令其在行業中占據了相當有利的位置。當時,即使騰訊體育和PPTV都無法與樂視體育所擁有的賽事資源抗衡。

2015年5月13日,樂視體育宣布首輪融資8億元,其中A輪由萬達投資領投,A+輪由雲鋒股權投資領投,東方匯富投資和北京普思等7家機構和個人跟投。

在投資者當中,一度有兩位“中國首富”的身影共同現身——萬達集團的王健林以及雲鋒股權投資的控製人馬雲。

2015年10月15日,樂視體育召開股東大會,變更注冊資本,以及擴大董事會成員由5人變為7人,當時王思聰被選為新的董事。

而樂視體育的B輪融資中,除了機構投資者外,還有11名明星投資人,包括劉濤、孫紅雷、賈乃亮、周迅、王寶強等,總投資金額不到兩億,占股不到1%。



2016年樂視體育資金緊張時,演員劉濤爽快地投入5000萬元。



2016年3月,樂視體育B輪融資啟動,凱撒旅遊公告顯示,樂視體育B輪計劃融資規模為70億元,B輪後估值由135億元增至205億元。凱撒旅遊當時披露,截至2015年12月31日,樂視體育未經審計總資產44.42億元,淨資產4.08億元,2015年全年未經審計營業收入為4.17億元。

2016年4月12日,樂視體育正式宣布已完成B輪80億元融資。該輪融資由海航資本領投,投資方包括20多家機構以及孫紅雷、劉濤等10多位明星個人投資者。在B輪融資後,樂視體育估值最終定格在215億元。

違規出借資金惹禍端

盡管擁有眾多頂級機構和頭部版權內容,樂視體育卻在2016年年末出現危機。

2016年10月的上海網球大師賽期間,樂視體育就曾因為由於資金不到位,被暫時停止了對ATP網球大師賽的轉播;

當年12月26日,由於樂視體育方麵拖欠新英體育3000萬美元(約合2億元人民幣)的版權費未支付,英超在中國內地和中國澳門的轉播版權持有方新英體育,正考慮掐斷樂視體育的的直播信號;

2017年,樂視體育相繼失去中超聯賽、歐洲足球冠軍聯賽、亞足聯賽事等內容版權。

禍端始於違規挪用資金。

據早前媒體報道,樂視體育B輪融資一半被樂視控股挪用於其他業務。

公告顯示,2016年12月,樂視體育在一次股東會議中披露,樂視體育在未經董事會或股東會同意的情況下,擅自向其關聯方樂視控股出借了40多億元的資金。由於資金被關聯公司占用,樂視體育的正常經營活動受到嚴重影響。大量業務由於資金緊張而無法進行,甚至因無法償還對外欠款而被追訴、承擔責任,北京普思的投資權益遭受損失。

北京普思及其他投資方多次要求樂視體育及其原股東解決資金占用問題,但其始終未能解決,亦未采取任何補救措施。由此,北京普思認為樂視體育的違約行為嚴重侵害了北京普思的股東利益,遂要求賠償。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11月,王思聰悄然退出樂視體育董事會。



或承擔110億回購責任

樂視網介紹稱,樂視體育於2014年3月成立,於2015年4月引入投資者並簽署A輪、A+輪等7方,投資款共計5.79億元。樂視體育於2016年4月再次引入B輪等40餘方分別以現金、債轉股形式增資,投資款共計78.33億元。

上述協議中設置了原股東(即樂視網、樂樂互動、北京鵬翼)回購條款。

原股東承諾的義務為樂視體育未能在2018年12月31日前完成投資方認可的上市工作,原股東將在投資方(並由各投資方分別單獨決定)發出書麵回購要求後的兩個月內,按照協議約定價格、以現金形式收購投資方所持有的全部公司股權並支付全部對價。根據上述《股東協議》,如若2018年底樂視體育無法完成上市工作,樂視網、樂樂互動及北京鵬翼將麵臨可能支付投資方持有樂視體育股權收購價款的風險。

樂視網今年三季報披露,根據目前可獲知信息,《A+輪股東協議》為複印件,該複印件顯示樂視體育及包括公司在內的樂視體育原股東方均未蓋章;已經涉及各方簽字蓋章的《A+輪融資協議》顯示為“原件”,但公司尚無法判斷上述“原件”協議的真實性;公司已取得的涉及各方簽字蓋章的《B輪股東協議》及《B輪融資協議》為複印件。上述各合同法律效力存疑。公司目前可見的公司及樂視體育其他股東於2015年4月27日簽署的《A+輪股東協議》中,簽字頁“樂視網”公司落款處僅有賈躍亭簽字。此外,樂視體育及包括本公司在內的樂視體育原股東方均未蓋章。公司尚未掌握A輪融資相關完整協議。

樂視網表示,如上述A+輪和B輪各新增投資者均對上市公司提起仲裁申請,經上市公司初步計算,樂視網、樂樂互動、北京鵬翼可能共承擔約110億餘元以內的回購責任,此結果僅為公司內部預計,最終結果以仲裁委員會或法院等司法機關判決為準。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