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二):金錢的較量,川普和布隆伯格的戰爭

來源: 2020-09-27 10:52:18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10270 bytes)
本文內容已被 [ 一劍飄塵 ] 在 2020-09-27 10:55:02 編輯過。如有問題,請報告版主或論壇管理刪除.

美國大選(二):金錢的較量,川普和布隆伯格的戰爭
一劍飄塵

今天一條新聞,震撼人心:前紐約市長、福布斯世界排名第16位的富豪,布隆伯格,個人出資1600萬美元,為32000名佛羅裏達州的重刑犯交付贖金,以讓他們可以在11月份投票參與選舉。布隆伯格這樣做是不是共一直誣蔑美國的金錢政治?

我以前曾經舉例美國2016年大選,各個候選人總共集資13億美元!看起來很多,其實人均還不到4美金!如果金錢可以購買選票,4美金一張選票,可能嗎?坦白說,13億美金,趕不上中國一個省部級貪官的貪汙的。這麽點錢,換四年國家級領導人裏沒有貪汙犯,也值得吧?當然,美國是一個商業社會,做任何事情,都離不開金錢。大選當然也不例外。但,我們一定不要忘記,金錢並不是美國大選的決定性的因素。2016年希拉裏籌款4.97億美元,川普隻有2.47億!沒有到希拉裏的一半!結果呢?我們都知道了。

但也有人雖然在美國生活了一輩子,甚至還為美國幹過不少好事,卻老糊塗了。開始相信金錢萬能。誰呢?布隆伯格。他出生在一個普通中產階級的猶太人家庭,但特別聰明。本科畢業於美國名校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工程學院,電氣工程學士。可以說是典型的一個理工男。後來在華爾街著名的所羅門兄弟公司公司擔任交易員。僅僅6年時間,他就從普通交易員,成長為這家公司的合夥人。這家公司也就是在博隆伯格工作的那段時間,成長非常快,一時之間,號稱是華爾街之王。但到了1981年,這家公司被並購。布隆伯格獲得了1000萬補償金。這時候,他已經39歲,懷揣當時的1000萬美金,價值今天相當於5000萬。許多人是不是就選擇退休了?但是布隆伯格卻正是從這個時候,開啟了自己的黃金歲月,成立公司:金融資訊服務商彭博(Bloomberg)。而到今天,已經身價549億美金!相當於每年成長25%,連續39年!這確實是商業奇才。從這點上說,川普總統幹不過他。不僅如此,他還在2001年競選紐約市長成功。而且連幹三屆,14年。這期間,他的政績也不錯。紐約治理得井井有條。這些已經很讓人歎為觀止。但是,他還是一個把美國兩黨玩於股掌的人。他年輕時是民主黨,競選紐約市長,改為共和黨。然後連任的時候,宣布是無黨籍。而現在,顯然又成為民主黨。我有時候就想,如果當初2016年是布隆伯格代表共和黨出馬,也許川普總統都沒有太多的機會。人生的機遇非常重要。布隆伯格這樣的大富豪,走到民主黨陣營裏,也是天意吧。

但這一次,他幾乎是拚了命,要把川普總統拉下馬。他這次自掏1600萬美金,讓佛羅裏達重刑犯可以投票。這裏麵就牽涉到美國的法律問題。

我們中國人可能不陌生一句話:剝奪政治權利多少年。這幾乎是中國法庭宣判的時候,都必然會有的一句話。當然,實際上,每個中國人最重要的政治權利,投票權,都是從出生就被剝奪一輩子的。但美國各州,對於重刑犯人的投票權,法律不一致。這也是美國這種聯邦製國家的特點。聯邦在這個問題上,說了不算。美國目前有兩個州,即使服刑的囚犯,也有投票權的。但其他州,對於重刑犯,即使釋放以後,是否有投票權,也是不同的。其中有十四個州,是隻要囚犯服刑期滿,出獄,就可以有投票權。但佛羅裏達以前的法律,是隻要曾經是重刑犯,就沒有投票權。

坦白說,我覺得這個有點過。這相當於不給囚犯改過自新的機會。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美國的法律已經是非常寬鬆,這種情況下,還被宣判犯罪坐牢,而且是重刑犯,也非常說明這些人的人格特點。所以,到底應該還是不應該給與他們投票權?我覺得有個非常好的比較,就是美國每次大選投票占人口比例,都不超過60%,每次都有超過40%的人選擇放棄投票。所以這些囚犯沒有投票權,真的就那麽重要嗎?前年開始,這個問題突然被民主黨人提出來,說佛羅裏達這樣的做法違反人權。於是,民主黨人要修改法律。但事實是因為民主黨人這麽好心嗎?

事實是民主黨在搞黨派鬥爭。因為2016年,川普總統在佛羅裏達僅僅贏了希拉裏11萬選票!而佛羅裏達這個法律,卻剝奪了超過150萬重刑犯的投票權。而重刑犯基本上都是黑人、拉丁裔居多,也就是民主黨的票蛆。所以,我們現在知道,為什麽民主黨無論如何都要以種族站隊了吧?因為它離開這個票蛆人群,就完全沒有可能贏得勝利了。

最終,民主黨人修改了佛羅裏達的法律,為這些重刑犯爭取到了投票權。注意:這是一個差不多150萬人的人群,而且絕大多數會投票給民主黨。現在我們說民主黨是罪犯黨,也不為過。但這條法律通過的時候,有一條限製性條款,就是這些重刑犯必須償還法院規定的一筆費用或罰款。今天布隆伯格宣布自掏腰包的,就是幫助其中3萬2千名無力繳納這筆費用的重刑犯。

這裏就有個問題:布隆伯格這樣做,是不是賄選?是不是購買選票?當然,他沒有直接這樣要求這些人投票民主黨。但其實際的效果,卻毫無疑問。而他這樣做,法律上卻完全無能為力。我以前說這次大選是川粉和川黑的選舉,與拜登無關。而現在看,顯然與布隆伯格有關。他在佛羅裏達不僅僅掏了1600萬美元,在此之前,已經逃了1億美金幫助拜登在佛羅裏達打廣告。

這是一次決定美國未來的最重要的選舉。而金錢,顯然也嗅出了味道。到目前為止,除了布隆伯格的個人創紀錄的捐助,拜登募捐到的競選經費已經高達4.6億,超過2016年希拉裏最終的募捐記錄,也比川普多出了1.4億!所以,如果關注美國的未來,現在就要開始給川普捐款!到底美國競選是不是金錢政治?布隆伯格曾經告訴我們:是!當初他競選紐約市長,就是靠自掏腰包,以十倍於其他候選人的競選經費,獲勝。但布拉博格也告訴我們:不是。因為這次民主黨初選,他花費了6億美元,還是失敗了。那麽,現在他在佛羅裏達有一次掏腰包。結果如何呢?讓我們更加努力,告訴他:美國大選不是金錢決定的!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