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唐家三少18歲相愛19年相守,卻以這方式結束(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我的木子走了。”

9月11日深夜,作家唐家三少在微博上發出了這樣的六個字。

沒有過多描述和感情渲染,簡簡單單的幾個字卻把很多人看哭。

(image)

從1999年相識至今,那個陪伴他走過19年青春的女人,終究還是沒能抵抗住癌症的折磨,隻留下了一個心碎的他,以及兩個年幼的孩子。

結婚時他曾許諾一輩子對她不離不棄,沒想到他們的一輩子連一半都沒走完,她卻不在了。

作家的愛情總是充滿浪漫,他和木子的感情也曾美若童話,可命運最終還是向他們伸出了手,並對他們無聲地說——

醒醒。

(image)

唐家三少原名張威,十幾年前,他還隻是個剛從職高畢業的毛頭小子,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新聞網當實習生,每個月加上補貼也隻有幾百元。

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在朋友的推薦下進入了一個網絡聊天室,在聊天室裏,他認識了一個名叫李默的女孩,張威習慣把她稱為木子。

木子很健談,性格也很活波,開朗又樂觀的她一下子吸引了張威的注意,第二天,張威便邀請她出來見麵。

(image)

這世界上有個詞叫做一見鍾情,在見到木子的瞬間,他便淪陷了。

90年代的愛情很純潔,為了追求她,他決定給她寫情書。

1999年的3月14號是白色情人節,那一天,張威用一封情書向木子告白。

第二天,二人正式開始交往,而那僅僅是他們相識的第十天。

(image)

但即便已經交往,他的情書也從未間斷,因為木子曾滿懷希望地對他說,希望他可以給自己寫滿100封情書,這也寓示著他們的愛情能有一個完美的結局。

木子也沒想到,自己隨口說的一句話卻被他牢牢記在心上,從那以後,他經常用情書的方式對她表達自己的愛意,甚至在連續加班多天,身體狀況極差的情況下,也要來到她的學校門口,親自遞上自己的情書。

在第五十封情書中,他這樣寫道——

你所說的100封信已經過半,但我會繼續寫下去,直到你做我的新娘為止。

而等到100封的承諾已經兌現,他也沒有停止二人的情書之約,截至今日,他已經給她寫了整整137封,這些甜蜜的文字都被木子小心翼翼地收藏了起來,她說——

“這些都是我最寶貴的嫁妝,看著這些信,我就忍不住幻想我們幸福的未來。”

(image)

喜歡是沒有理由的,就像一直喜歡長發女孩的張威,他直到現在也想不通自己為何會在見第一麵時,就對這個短發女孩充滿好感。

木子也同樣沒想到,自己能在16歲時就遇到一生的摯愛。

然而,年輕人的愛情總要麵對現實的考驗,一段時間後,張威被公司裁員,失去了經濟來源的他徹底變成了一個窮小子,而木子非常不錯的家庭條件更是給他帶來了壓力。

失業後的他陸續找了很多工作,甚至嚐試自己創業,但都以失敗告終。

這時,他開始慌了,她會離開我嗎?這份愛情能走到最後嗎?

(image)

因為心疼木子,他原本不想讓木子出去工作,他說我養你。

可他不知道的是,為了緩解經濟壓力,木子偷偷地找了工作賺錢,她要的從來都不是金錢,她隻渴望他的愛。

那段時間,木子每天都陪著他,安慰他,鼓勵他,因為張威不喜歡吃剩飯,但因為經濟壓力,她經常瞞著他,在早上悄悄把前一天的剩飯吃掉。

當時很多人都勸木子,你條件這麽好,何必跟著他受苦?可木子卻從未動過要離開他的心。

好在,他最後挺過來了,開始提筆創作小說,而他的處女作一經發表,便在網上掀起軒然大波。

或許在那個黑暗的階段,木子成了他唯一的光,他把自己的第一部小說命名為《光之子》,並把自己和她的姓氏拆分開來,給故事裏的男女主人公取名為長弓威和木子默從那以後,這兩個名字便經常出現在他的小說中。

(image)

從始至終,木子都沒有嫌棄過他,不管境遇怎樣,她都不離不棄地陪在他身邊,而她在這段時間中的陪伴和照料,也讓張威更加堅定了要和她走下去的決心。

年輕時窮過苦過的人,會比同齡人更能適應生活,而張威把這個描述為他的優勢。

“窮人家的孩子從不矯情,以後家務我來做,大米我來扛,剩飯我來吃。





我發誓,木子嫁給我,我一定不會讓她受苦。”

(image)

現在有句很時髦的話是這樣說的,待我長發及腰,你娶我可好?

因為知道他喜歡長發,原來留著清爽短發的木子便不再剪頭,而等到她長發及腰的那天,她真的和張威結婚了。

2007年5月,二人共同走進婚姻殿堂,在曆經種種風波後,他們的愛情終於有了一個結局。

婚禮上,兩人向眾人展示了那137封情書,木子的臉上始終溢滿幸福。

很多人都向他們送去自己的祝福,可他們心裏卻很清楚——

結婚不是他們甜蜜的開始,隻不過是幸福的延續。

(image)

“我會用最大的努力去讓你幸福,因為我愛你。”

雖然木子從未給過他壓力,但婚後的張威,卻比以前更加拚命。

他想給木子提供最好的生活條件,於是就拚命寫書。因為長期伏案創作,他脖子疼,後背疼,甚至在停下寫作時,手上的骨關節都像針紮一樣疼得刺骨。

年紀輕輕的他就腰椎間盤突出,有時想從椅子上站起來,都必須要扶著扶手慢慢起身。

看著老公這樣拚命,木子非常非常心疼,可是她勸不住他,就隻能默默支持。

“他一共寫了四千多萬字,每一本書我都會認真看,我是他的頭號粉絲,第一粉絲,最大讀者。”





(image)

後來,他們的孩子陸續出生,一家四口很是甜蜜。

而張威也憑借自己的努力成為了身價上億的頂級作家,並多次登頂網絡作家富豪榜榜首。

他們再也不用為經濟發愁了,每天過著甜甜蜜蜜的日子,羨煞旁人。

有句話說,男人有錢就變壞,可張威沒有,從他18歲遇到木子的那天起,他就再也沒對其他女人動過心。

他用盡一個男人所有的深情去愛護木子——

“我喜歡旅遊,但我最想去的地方,卻是你的心裏。





我個子很高,但我的心卻很小,小到隻裝得下一個你。”

(image)

他們的愛情很勵誌也很美好,如果時光能夠靜止在三年前,他們便會有一個童話般的結局……

2015年對於張威來說是艱難的一年,那一年的他遭遇了很多痛苦的事情,最親愛的奶奶也病倒了。

這些痛苦讓他心慌,他開始害怕,擔心自己有一天會因為不可抗的因素忘記和妻子的美好回憶,所以他要趁著記憶依舊刻骨銘心時,將這一切記錄下來,封印住這份回憶,永遠不給它流逝的機會。

於是,他又開始著手創作,而那本書的名字叫——

為了你,我願意放棄整個世界。

(image)

這本書算是他的自傳,記錄下的全是他和木子的愛情,那一年挺苦的,木子是他生活中唯一的糖。

然而,在這本書寫到兩萬字的時候,一個更加不好的事情發生了——木子得了乳腺癌。

這個消息對他來說無異於晴天霹靂,他完全接受不了這個結果。

在診斷的那一刻,坐在椅子上的木子轉頭對著他微笑,笑容中有恐懼也有尷尬。

而這個微笑,則成了張威記憶中最難以忘懷,也最難以抹滅的傷痛。

“我感覺我的天塌了,世界一下子變得黑暗,之前失業的痛苦和這個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她確診的那段時間,我幾乎每天都會掉一斤……”





(image)

在此之前,熱愛寫作的張威從未有過停止創作的念頭,他甚至可以做到連續好幾年一天都不斷更。

可當木子確診的那刻,他第一次有了放棄寫書的想法。

他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堅持下去,他甚至在微博上給大家道歉,說以後可能不會再繼續了。

他無法想象沒有木子的世界,最悲觀的時候,他曾想過從樓上跳下去,和木子一起離開。

“在我失業的時候,是木子一直陪伴我,支持著我走了出來,但如果我沒有她,我可能就真的失去了整個世界……”

當時,他們已經陪伴彼此走過了16年的歲月,愛意也早已深入骨髓。

(image)

但相比起張威,性格本就活波的木子就樂觀多了,或許是不想給老公孩子帶去壓力,她每一天都笑嘻嘻的。

張威拚盡全力去為她治療,而她也認真配合,沒有表現出恐懼和膽怯,因為——

“隻要你在我身邊,我就什麽都不怕。”

在張威生日那天,木子讓老公幫忙把自己蓄了十年的長發剪掉,她想要保留住這份回憶。

“反正之後要做化療嘛,頭發肯定會掉光的,不如在掉光之前把它剪掉,也算能永久保存下來吧。”

張威把木子的頭發小心翼翼地收藏了起來,就像木子曾把那137封情書用心珍藏。

頭發掉光又怎樣,我等著你再次長發及腰。

(image)

現在再看夫妻二人的采訪會發現,哪怕是在病情最不可控製的階段,木子的臉上也從未顯露出悲傷,但張威卻在每每提及這個話題的時候,都忍不住哽咽。

視頻來源:湖南衛視

幸好,張威及時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情。

在黑暗時,是木子陪他挺了過來,而在妻子最難熬的時刻,他也不能氣餒。

雖說在全力治療,可張威也不清楚木子能不能挺過去,所以他決定趕在木子的生日前,把那本書寫完,而那本書的名字也被他改成——

為了你,我願意熱愛整個世界。

“最初寫這本書時木子還沒有得病,我隻是單純想表達我喜歡她喜歡到可以放棄整個世界。

她得病後我才發現,為了她我也不能放棄,我要樂觀,要熱愛這個世界,熱愛她……”

從“放棄”到“熱愛”,這讓人能夠積極直麵慘淡生活的能量,或許就叫做愛情。

(image)

木子沒有放棄,身為丈夫的張威更不可能放棄,這三年中,他幾乎一直守在妻子身邊,陪她治療,給她鼓勵。

化療過後,木子恢複得還不錯,張威就每天在她身邊幫她念念書,擦擦背,洗洗腳。

如果忽略生病,他們還是和以前一樣,每天都開開心心的。

“這樣挺好的,真的挺好。”

(image)

有時候心裏的苦悶無處發泄,他會選擇在網絡上抒發一下情感,妻子手術後也會和大家報個平安。

(image)

(image)

(image)

有人說,唐家三少的作品裏總少不了他妻子的影子,對於讀者的評價,張威這樣回應說——

“木子是我的初戀,我這輩子就談過這麽一次戀愛,我對於愛情所有的幻想都是她的樣子,也僅限於她。





她一直陪著我,我滿腦子都是她。”

而經過了最初的彷徨和失落,這三年中,他們一起攜手麵對病魔,積極笑對生活,張威也對木子用盡了所有的關愛和嗬護,從未後悔。

“如果能重生一次,我依然會選你做我的妻子。”

(image)

人們一直盼著、等著、希望有一天能從他的微博中獲得木子痊愈的好消息。

可命運卻總喜歡跟善良的人開玩笑,人們等啊等,卻發現張威告知大家——

木子走了,我的木子走了。

其實這一刻早有預兆,9月8號的時候他曾發微博說——

寫了15年小說,沒有任何一刻像現在這樣,希望小說是真的,我想重生回19年前的三月初。一覺醒來,18歲。

19年前,1999年,陽光正好的三月初,他們初次相識,彼此相愛,可奈何這麽多的9,也無法成全他們的長久。

(image)

深情若是一樁悲劇,必定以死來句讀。

木子走了,但愛情沒有。

他依舊懷念著他們的一切,沉浸在回憶中釋放自己的壓抑和悲傷。

(image)

此時此刻,沒人能理解他的痛楚。

在書中,他給了自己和木子最完美的結局,可小說終究是小說,人生無法重來,隻希望能如評論中所說的那樣——

“願木子化作天上星,亮晶晶,永燦爛,常安寧。

也願失去了木子的三少,能夠為了她,繼續熱愛這個世界……”


laocaige 發表評論於
要我找共鳴,沒有。可惜了。
白雲藍天 發表評論於
唐家三少也是個奇才,十年中寫了幾千萬字。情節應該沒有雷同,否則在在網上混不下去。小說情節不是特別精彩,但想象力非常強大。其才華遠遠甚於那個寫《哈利波特》的英國作家羅琳。
白雲藍天 發表評論於
唐家三少也是個奇才,十年中寫了幾千萬字。情節應該沒有雷同,否則在在網上混不下去。小說情節不是特別精彩,但想象力非常強大。其才華遠遠甚於那個寫《哈利波特》的英國作家羅琳。
白雲藍天 發表評論於
唐家三少也是個奇才,十年中寫了幾千萬字。情節應該沒有雷同,否則在在網上混不下去。小說情節不是特別精彩,但想象力非常強大。其才華遠遠甚於那個寫《哈利波特》的英國作家羅琳。
shamrock100 發表評論於
唉, 可惜人間沒有三生三世, RIP。
eric-007 發表評論於
哪死人炒作,真愛???

愛她就讓她靜靜地離開,而不是喧囂的無法沉眠。。


唐家三少,現在你的小說有多少是你自己寫的,,,多少是雇傭寫手“填鴨”流水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