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微風

明月清涼地,佳茗在握時。   淡淡微風起,停杯欲語遲。
個人資料
淡淡微風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博文
一曲當年動帝王——想起李師師


旅居千裏之外,待午餐於茶花之畔、鬆蔭之下,毛豆鬱青,觸之則冷而寒,視之方知有冰漬瑩然。入口辛辣嗆鼻,眼淚欲出——蘸料原來是芥末醬油。
忽然就想起來那句話:哥喝的不是酒,是芥末!

莫名的,想起了李師師。

輦轂繁華事可傷,師師垂老過湖湘。
縷衣檀板無顏色,一曲當年動帝王。
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3)
(2014-01-05 14:47:22)

再讀“地藏經”


其實這篇早就想寫,也早就該寫,以記錄一次小小的改變。
那晚在一位朋友家吃飯,飯後一起喝茶,同坐的還有一位女漢紙,聽她們八卦的狠,我就翻起座位旁邊的書,不意看到一本“地藏經”,就隨手翻開讀起來。
我常常大放厥詞,批評現在的佛教界抱殘守缺不思進取,典型的是兩種做法:一是利用西方極樂世界,誘惑大家[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7)
(2013-12-04 15:53:19)

絕命毒師


終於看完了。

看的過程中,以為有很多話要說,看完了,卻忽然覺得沒什麽要說了。
也許是結局太倉促,也許是差強人意——其實這部劇集的結局算是不容易了,至少保持了水準,比起大多數美劇。
幸運的是,我是在第五季出完以後才開始看的,如果一開始就跟,估計會很辛苦。如一位朋友所言,節奏太慢。
現在真是老了,沒有[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


一隻靈龜的故事(涉迷信,慎入)
昨晚,朋友養的一隻烏龜死了。這隻烏龜,朋友養了也沒多久,不過一個月。
烏龜的年齡,介於一百到兩百歲之間,具體多少,沒有人知道。這隻烏龜,本來是抓來吃的。
有個人想找朋友合作,帶大筆資金,條件也合適,朋友自然很高興,於是就準備好好接待。
對方說想吃烏龜,朋友就抓來一隻,先養著,等人來了再殺。
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2013-11-26 21:13:53)

關於茶的閑聊(六)
放了那麽多杯子的照片,目的當然不是為了炫耀杯子,如果是那樣,手裏也有不少專業攝影師拍的更漂亮的杯子。
目的其實想跟大家說,我是怎麽從一個錯誤到另一個錯誤走過來的。
每一個杯子都代表一個錯誤的階段。
當然,杯子的材質與美觀也很重要,但對於喝茶來說,最關健的還是杯型。
杯型細長可以有助於留香、保溫,杯口小[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3-11-23 14:52:46)

煙花易冷(二)


最近一直在聽這首歌。
不知為何。
或許隻是,裏麵有些東西對了境。

有幾個朋友,經常在一起吃吃喝喝,更經常的是,到了夜半,就開始你一句我一句互相挑唆:
鹵煮?
拉麵?
麻辣燙?
燒烤?
走起?
喝多了,你們去吧。。。
我去!!!
——當然,這最後一句是罵人的。

朋友常常奇怪:你一[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關於茶的閑聊(五)聊聊茶杯


人對自己不明白的事情,對神秘的事情,總是容易有好奇心。
一說多生累劫的因緣,就好奇心頓起。
其實,知道了自己過去世如何,除了滿足一下好奇心以外,基本上沒什麽意義。
比如某人,一不留神知道了自己的一些前世,反而苦惱兼苦笑。
為何呢?
因為,她發現,自己身邊的人,都曾經是自己的親人!
比如[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8)

關於茶的閑聊(四)吃茶去


一說因緣,就說偏了。
其實因緣故事,就隻當故事聽就好了,聽完了嗬嗬一笑,至於有沒有引發一些思考,那是各人自己的事兒。
這些年,類似的故事聽過很多,有真有假。真的有照片證據,因為被有心人發現了民國時的一批照片,跟現在的照片相一一對照,麵貌驚人的相似。其實這些東西在國外不算什麽,有人長期研究,隻[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關於茶的閑聊(篇外)幾個因緣故事


今天本來想繼續寫茶,結果接到一個電話,說了很多有趣的因緣故事,聊的開心,就把茶先放放,說點瓜棚豆架臥看牽牛的陳年往事。
此篇語涉幽玄,聊博一哂,姑妄聽之,當不得真。


來電話的是位女士,佛緣頗深,出家一直是她的夙願,每年都要到廟裏或長或短住幾個月。直到遇到我,告訴她真正的修行在紅[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

關於茶的閑聊(三)喝茶喝什麽


本來是要寫杯具,結果一寫才發現,想說清楚杯具,就要先說明白茶,要不然就說不清楚為什麽那麽選杯具。
其實前兩篇也是需要先說清楚為什麽喝茶、喝茶喝什麽才說的明白,但因為我一向憊懶,不喜歡說那麽正經的東西也不喜歡那麽正經的說——說的太正經不好——現在發現躲不過去了,隻能說說。
個人看[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
[1]
[2]
[3]
[4]
[5]
[>>]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