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一月十三日:熊孩子

(2020-01-15 18:11:29) 下一個

爸媽:

今天,中文二上了有史以來最安靜的一趟課。我說過,這個班有三個年級的男生,自製力差,特別不成熟,常常以故意大聲說話咳嗽、誇張的動作、幼稚的問題、撩同學說話來尋求存在感,是典型的中二熊孩子。

通常情況下,我都是冷處理,不搭茬或者不按他們的思路走,他們也就消停了。可今天他們變本加厲——大約是覺得我性子軟,好說話。我的確沒給他們發過脾氣,連他們自己都說,我是唯一一個誇過他們的老師。不發脾氣不等於沒脾氣。今天上課以後,我說了三遍開始上課,把書打開,居然沒有一個人聽,都在呱啦呱啦大聲說話。我靜了一下。以往,我一不說話,他們也就停了。可今天還在繼續,笑得直拍桌子。這下我真怒了。黑著臉,繼續沉默。很快,他們覺察了我的反常,話是不說了,可各人表情怪異,捂都捂不住地抽著笑。明顯地,隻要我一開口,他們也就立馬開口。

我偏不開口。等到他們嘴角的笑怎麽都掛不住了,不由自主坐端正了以後,我才開口:“有這麽多要說的話嗎?好,我給你們兩分鍾說。”我真的打開計時器,定了兩分鍾給他們說話。有些學生意識到我生氣了,有些棒槌居然真的找同學去說話。不管學生說不說話,我既不搭理他們,也不開腔,安安靜靜等兩分鍾結束。然後,挨個問他們三個問題:“話說完了嗎?能自控了嗎?能安靜上課了嗎?”

我知道,這種時候,就算做不到,他們也一定回答能的。要的就是他們回答“能”!

“好!我專門給了你們時間說話,你們每個人都回答能自控能安靜上課了。如果做不到,下課以後和我去見你的導師。”

然後,這個班就上了有史以來最安靜的一堂課。

不能怪我狐假虎威,借導師的威風震懾他們。實在因為導師掌握著他們在學校的所有動向,是與家長溝通的第一人,也是這些熊孩子最怕的人。有勢不借豈不浪費?!

都說青春期的孩子是熊孩子,在這個班我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天天麵對這些熊孩子,拿現在流行的佛係的話來說,未嚐不是一種紅塵修行。:)

算了,就嘮叨到這兒。你們多保重。

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