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博文
(2021-01-21 21:59:38)

爸媽:今天平淡無奇,沒什麽好說的。我來講一個最難以忘懷的開車經曆。你們回國那年冬天,我接到紐約上州一個小大學的麵試,我和老三帶著隻有三歲大的老大,提前一天開車去。那時候還沒有智能手機,不能隨時查看天氣和地圖。隻提前一天上網看了一下天氣預報,雖然有雪,我們也沒往心裏去。本來麽,紐約上州一到冬天就下雪,算是常態。走的時候天氣很好,一路[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1-01-20 18:57:10)

爸媽: 文化差異真是很有意思。不同的地域、曆史、語言,有很多相似的東西,更有很多不同的東西。 比如顏色。中國傳統喜歡紅色和黃色,喜慶日子都用這兩種顏色裝點。而白色和黑色則不討好,就算送花,白色的也隻有百合可以拿得出手。綠色居中,不好不壞,端看個人喜好。可是,綠色的帽子萬萬不能戴,更不能送人。但美國,在顏色上卻沒有多少忌諱,[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1-01-19 20:45:27)

爸媽:對老大來說,今天是值得記憶的日子,她開始學車了。家裏有兩輛車,我開大車,老三開小車。她選擇用大車來學,一來她習慣了坐大車;二來大車學會了,開小車就應該比較容易。我家旁邊有兩所中學和一所高中,都有很大的停車場。高中那裏常常有人學車,擺著幾個紅色安全樁。因為是第一天學車,我們都很興奮。今天天氣晴朗,陽光溫暖。停車場一個人都沒有。[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2021-01-17 20:34:58)

爸媽:昨天說到老大考到了臨時駕照,想起自己這麽多年開車來遇到的一些好玩的事,說給你們解悶兒。老三的車是他一個同學老婆教的,他去學車的時候帶著我觀摩。換道的時候,那女生說:“回頭看。”他很聽話地回頭看,因為不知道要看什麽,看多久,半天也沒轉過來。那女生忍不住大笑,調侃他:“嗨嗨嗨,你在幹嘛?讓你快快看一眼後麵的車,沒讓你看開[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0)
(2021-01-17 08:34:04)

爸媽:你們不開車,可能不知道科目一是什麽。這是國內考駕照的第一科,就是交通法律法規以及相應的理論考試。筆試。100個題對90個算通過。這個名目也是我前一陣子看一檔綜藝節目才了解的。那時,老大剛在網上約了考駕照的筆試時間,我正好發現一檔明星學車考駕照的真人秀節目,叫《新手駕到》,就追著看了一下,發現國內考駕照比美國嚴格的多,有四個科目:科目[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1-01-15 21:13:43)

爸媽:今天是本學年第一學期最後一次例會。全校大會上,校長再次感謝了所有教職員工的努力,並宣布已經在接洽疫苗,以期盡快注射。教研室例會上,頭兒逐一和大家打招呼:“好久不見!你好嗎?”真的,有幾個年長的同事,就算學校半實體半虛擬上課的時間,也選擇了在家上班,所以有大半年沒見了,真的好久。這大半年,隨著病毒情況的變化,教學形式和計劃[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1-01-14 20:37:28)

爸媽: 我今天又被學生放了鴿子。氣死我了! 事情是這樣的:高一一個新生,慣不交作業。每次都是提醒了又提醒,寫信給家長、指導老師、甚至級主任後,才拖拖拉拉地補交。他也是個滑頭,先補交給成績的作業,不算成績的就一直拖著。這個周五是本學期最後一天,下周要開家長會。所以,學生最好在這個周末把所有沒完成的作業都補交了,成績才會好看。兩[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1-01-13 21:09:43)

爸媽: 上次去中國超市買菜,一進門就看見兩筐剛冒出小芽的水仙,正對入口擺著。每年這個季節都有賣,我每年也都買一兩顆,到春節前後正好開花,既應景又賞心悅目。 去年的那叢水仙沒養好,到了也沒能好好開花。老三看我今年又買,皺著眉頭建議:還是先查查怎麽養吧?別又養死了。 說起來我養花跟養孩子一樣,都是放養——全憑花兒自身[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1-01-12 20:57:05)

爸媽: 今兒晚飯做了一道很久沒吃過的菜:螞蟻上樹。讓我想起了幾十年前的幾個記憶。 第一次吃這道菜的時候,老爸您還在人民銀行工作,在隍廟街那兒。那時我不到十歲,還在秋林坪老家讀書。奶奶還健在,老媽就在村小教書,陪著我們。 那應該是我第一次去武都城。那時的武都城於我而言就是世界的盡頭,天邊兒。當時的那份激動、幸福、和滿足,[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1-01-11 20:07:25)

爸媽:上次回國已是三四年前的事了。當時,為了減緩風濕性關節炎,我姐夫給我配了一副中藥,讓我用五斤酒泡著喝。剛開始,我興衝衝地買了大小合適的壇子泡上,又挑了密封且方便倒的瓶子裝泡好的酒。第一次喝的時候,藥味兒特別濃,一小杯下去能從嗓子眼燙到胃裏去,喝完嘴唇都是麻的,口裏說不上說酒味兒還是藥味兒,又苦又辣,頭也暈乎乎的。孩子們在我泡酒[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4)
[1]
[2]
[3]
[4]
[5]
[>>]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