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博文
爸媽:時間過得真快,轉眼又是一年一度的家長會。我學校的家長會是每個老師都要見的,一個家長十分鍾,提前兩三個星期就挑好了時間。我的雙重身份讓這個日子更忙碌。十點以前,和老三趕著把兩個孩子的老師見了一遍。十點以後,就是見我學生的家長。我還好,學生不算多,也不是每個家長都能來(雖然,有的學生家長離婚了,父母各來一次,我得重複說一遍),一[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9-11-12 18:30:34)

爸媽:昨天我才說過,這裏孩子們想要一起出去玩不那麽隨心所欲。所以,一般情況下,過生日的時候都會聚一下,請同學朋友一起來玩。今天就是老二一個同學的生日。通常,過生日的地點有兩種:家裏和外邊。外邊過生日的話,活動的選擇比較多,保齡球館、迷你高爾夫館、溜冰場、攀岩館都是常見的地方,時間通常都是白天。不過,老二今天的生日聚會比較特別,地點[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9-11-11 21:13:16)
爸媽:因為美國的公共交通不靈光,孩子們無論想做什麽,在她們自己不能開車之前,都得我們接送。今天也不例外。老二和朋友約好去逛商場,提前幾天就開始約,再三確認雙方可以出行的日期和時間,最後敲定今天晚上六點半,在離家最近的商場電影院樓下的奶茶店碰頭,然後一起去吃晚飯,再順便逛逛商場。那家商場離家開車不到十分鍾,若有公交車,她自己就可以去[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爸媽:今天幹了一件特別尷尬的事:把一碗豆粥扣到學校樓梯門口了!事情很簡單,中午吃飯時間有學生來補考,我拿了一碗粥一盤沙拉去教室。兩隻手都占滿了,開門的時候已經很小心了,可還是把粥扣到地上去了。以前也常常帶吃的去教室,通常都用一個托盤,碟子碗筷什麽的都放在托盤上,既方便又安全。後來,學校食堂工作人員反映,每天兩點以後(午飯兩點結束)[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9-11-09 20:05:32)
爸媽:今天和一個朋友一起吃飯,說起她的孩子。她孩子還不滿一歲,她爸媽在這裏幫她帶。都說隔輩親,自己父母幫著帶孩子是最放心的,吃喝拉撒比她自己都用心。唯一的問題,就是太寵孩子了!她舉了兩個例子:她雖然是破腹產,可奶水不錯。然而,她孩子不是母乳。確切地說,她孩子吃她泵出來的奶,但不在她懷裏吃。為什麽呢?就是因為剛生下的時候,孩子還不會[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9-11-08 21:29:53)

爸媽:倘若要說美國和中國學校的不同,幾本巨著也說不完。今天我說一件小事:老二的西班牙文課老師給了一個附加作業,憑自願,不做不扣分,做了額外加一分。這個作業就是按老師給的方子烤一個西班牙傳統麵包。老二從來沒做過飯,頂多能自己烤片麵包,熱片披薩什麽的,連蒸個米飯都不會。到目前為止,她進廚房就隻會吃。這次不知哪根筋搭上了,決定要做這個附[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爸媽:老三現在的體質雖然大不如以前,但比夏天好太多了。身體一天天好起來,也開始慢慢活動,帶老大去練網球的事,就又歸他管了。前兩天,他從球場回來,遞給我一個暫新的過濾細鐵網,包裝都沒打開。我很奇怪,問:“給我這個幹嗎?你買的?哪兒用的?”他也很奇怪,解釋道:“是老顧給我的。說是他老婆讓帶給你的。”“老顧老婆?”我更奇[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爸媽:已經不記得老家的秋天是什麽樣了?因為每年秋天學校已開學,沒機會回去住。兒時的記憶又太過模糊,隻記得白楊樹的葉子金黃,梨樹的葉子火紅。可是,這裏的秋天特別美!尤其在波托馬克河兩岸,各種葉子綠的、紅的、黃的、金色的、褐色的、半青半黃的、半紅半黃的……層層疊疊,色彩紛呈。今天又路過那個街角,一棵去年還在的大樹,上半年被砍掉了[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爸媽:美國的學生,從初中開始,就要求做義工了。高中生更是非做不可,因為申請大學有要求。老大是喜歡孩子的,去年夏天在學校夏令營帶小學生,今年一開學,就申請去中文學校當助教。她是給幼兒班當助教,她的班有十八個兩到四歲的小朋友,別說中文,有的連英文還說不利落呢。上課、去廁所、做活動、課間休息吃零食等等,都要有人帶著,一個老師顯然是忙不過[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爸媽:前兩天,我鄰居買了一箱大白菜,自己吃不完,送我一大顆。想來想去,包餃子最合適。再說,我現在下午回家晚,老三又不會做飯,不如多包一些餃子凍著,也方便他準備晚飯。因此,今兒一大早,我先做完運動,把麵調好,菜洗好空著水,肉化開預備著。到了中午,麵醒好了,揉光滑,肉攪成泥,切菜,拌餡,擀皮兒,包,都是我一個人。平常老三和老大會搭個手[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1]
[2]
[3]
[4]
[5]
[>>]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