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十月七日:今又重陽

(2019-10-09 21:09:33) 下一個

爸媽:

看到微信朋友圈有人發爬山的照片,配詞“歲歲重陽,今又重陽”,才意識到今天是九月初九重陽節。也是我外婆的忌日,對吧?那時候,我在外求學,沒緣見她最後一麵。

印象中第一次見到外婆已上中學,之前,她一直跟我姨住在禮縣。那時,媽剛接她來家裏和咱們一起生活,我整天忙來忙去忙功課,沒幾年就上大學了,又一直在外。現在想起來,居然沒有多少日子真正和她在一起,也沒有一次安安心心和她聊過天。相比較奶奶,對她的記憶少得可憐。隻記得外婆個子不高,眉毛彎彎細細,皮膚特別白,六七十的人了,依舊色如桃花,笑起來特別可親。當時就想,她年輕時候一定是個大美人。可惜沒有照片留下來。媽老說我幾個姨媽都漂亮,大姨外號“白牡丹”,看來是遺傳了外婆的基因。

那時,你們忙工作,我們忙課業,外婆便在家做飯,中午常煮麵條吃。有一次,還在南橋路住的時候,有人送了一小個蛋糕來,上麵有一層白白的奶油。白天沒顧上吃,晚上我媽讓她切了給大家嚐,結果她說以為蛋糕發黴了,把奶油刮掉,剩下的嚐了嚐沒壞,就揉到麵裏去了,打算明天蒸饅頭。那是我第一次聽說“奶油”這個詞。雖然很遺憾沒吃到蛋糕,可第二天的饅頭,吃起來果然有點甜,比以往的味道好。

還有一件事印象特別深。那一年春節,大姐的同學來拜年,男男女女一堆人。走了之後,她笑著問大姐:“那個高個子戴眼鏡的男娃是你對象啊?”大姐被說中了心事,大吃一驚——這事當時就我們仨姑娘知道,還沒告訴你們呢,跟外婆更沒提過,她是怎麽知道的?何況,那天外婆隻和她的同學們打了個照麵,話都沒說。外婆笑得狡黠:“那麽多男娃,你隻給他解了圍巾掛了大衣。”原來是這麽小的一個細節透露了真相!可見外婆的觀察力有多敏銳。:)

偶然聽外婆提起她的娘家,也算是咱們那裏的大戶人家,出嫁前有丫頭使喚的。當然,我外公也是地主。她倆算得上是門當戶對。就算後來失勢了,她也沒下過地,過過苦日子。外婆是信佛的,雖然隻忌花齋。她心底善良,往生後一定是去了西方極樂世界。

歲歲重陽,今又重陽。我默默地在心裏懷念著我的外婆。

老爸老媽,你們今天可有出去走走?住在老家,出門就是山,去鄰居家串個門就權當登高了。你們多保重。

即此,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