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七月二十六:骷髏和玫瑰

(2019-07-28 19:32:21) 下一個

爸媽:

三個星期的美術夏令營今天結束了。期間,老大天天早起趕地鐵,站著畫六個小時,忙的時候嚷嚷累,今天最後一天了又舍不得,和新認識的朋友拍了很多又傻又瘋的照片和視頻給我看。還一再確認,我會帶老二去看她們的閉營畫展。

我怕自己忘記,早早把時間記在日曆上。誰知終究還是搞錯了,六點結束我記成了六點開始,等我們到那兒的時候,畫展的時間已過半,沒聽到各位老師介紹情況,除了牆上掛著的作品,大多數的學生作品也收了起來,整個畫室空空蕩蕩。我們趕大家把作品取下來之前,匆匆瀏覽了一遍。

那家藝術學校很小,完全不是正常意義上的學校,隻是一棟普通住家的四層房子而已。隻不過每一層有幾間屋子打通,空間更大,用來做教室。學校雖小,可老大挺喜歡其中幾個老師的。學了很多東西,速度和效率也提高了不少:從兩個小時一副油畫,到三十秒一張速寫,不同素材,有不同的時間要求。有的要求細節,有的要求抓大型。從臨摹,到畫鏡子裏的自己,到畫真人模特;從右手不許看畫紙憑直覺畫,到嚐試用左手畫,她覺得很有意思。有一副她用左手畫的骷髏,嘴角銜著一枝玫瑰,明明是幹巴巴的骨架,我偏挺喜歡的,覺得特喜慶,一點都不恐怖。

總之,回家的時候,大大小小的畫作拿了一堆。老三沒去看畫展,把她的習作一張張翻開,左看右看,邊表揚邊拍照,然後迫不及待地發到朋友圈去炫耀。唉,他在朋友圈發過很多老大的畫作,我都替他的朋友們膩了。:)

都說一個人越是炫耀什麽,他的生命裏就越缺什麽。在我們家,在畫畫這一點上,是對的。因為我和老三,都沒有什麽藝術細胞。老三比我還強些,最起碼會畫工程圖。我呢,上學時候拿把尺子還常常把線畫斜,中學美術課的考試,都是同學代筆的。也不知道那時候我的美術老師有沒有發現?嘿嘿。我能做的,唯一能與藝術沾點邊的東西,就是繡花了。那個簡單,不需要創造力,就像老三奚落我的:“隻要不是傻子就都能繡花。”

不管藝術在老大的生命裏會成什麽角色,反正她現在很喜歡也很享受,我也挺為她自豪的。:)

即此,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