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說,有翻譯,有隨筆,想起什麽寫點兒什麽。
正文

大學那些事兒(九)

(2020-10-09 10:34:33) 下一個

航和我的緣分是我們倆生日就差一天,但她比我小將近一歲。航在家也是老大,家裏有個弟弟。感覺在宿舍裏,和航親近的時間不多。航長得並不出眾,個子瘦小,但她很獨立,性格比較倔強一些,有時候又像小孩子似的,笑起來單純可愛,是個喜歡讀書的乖乖女。其實我們倆的父親都在外交部,是同事,還認識,隻是因為他們語種不同,也不是很熟悉。我們倆當然還是好姐妹,生日也總是一起慶祝。

記得有一次,晚上大家都去上自習了。我和航來不及去圖書館或者樓裏的自習室占位,就在自己宿舍複習功課。當時不知道為什麽,可能大四已經不那麽忙了吧,我們倆學習了一會兒就聊起來。我還翻出自己記歌詞的本子,對航說:“我給你唱唱歌吧。”我因為嗓子比較低沉,很少在別人麵前唱歌,總覺得自己唱得不好。但那天航讓我覺得放鬆,我就唱了,幾乎把那一本歌從頭唱到尾。航還很愛聽,聽完對我說:“我以前真不知道你唱歌這麽好聽!”弄得我都快大紅臉了。航那天和我說起,她其實也想和我親近,但覺得宿舍裏東源和雅靜都已經跟我很好了,她不想和她們爭,讓我別多心,但大學四年我們始終並沒有走入各自的內心,隻是一直相處還很愉快。

大學畢業一年後,我臨出國前,我們全宿舍有一天一起去了她家玩。她父母當時都在國外常駐,她又身體不好,剛做了胃鏡檢查。我們就算去給她安慰一下,也算是和我告別。那天我們幾個自己做的飯;聚在一起聽《校園民謠》,一遍又一遍;然後五個人擠在兩張床上聊天到半夜。第二天,我們還一起去逛了她家附近新開的超市,那會兒叫自選商場,又時髦又好玩。在裏麵我們給航買了好多好吃的,要她好好養著。還記得那天最後,大家擁抱了一下,然後分開,那之後就各自天涯了。以前聚過很多次,隻有那次我怎麽也忘不了。

大學畢業後,航也入部了。幾年後她來美國常駐,我們倒比大學時親近起來:她來我家住,我也帶孩子去她的公寓玩兒。後來我搬到別的城市,出差回來也每次都會去找她吃飯。也許異國他鄉的孤寂,讓我們更靠近了吧。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