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說,有翻譯,有隨筆,想起什麽寫點兒什麽。
博文
(2020-05-07 14:17:40)
今早聽老爸提起才知道冀朝鑄去世了。冀朝鑄是著名的翻譯家和外交家,曾經做過聯合國副秘書長。這裏有篇紐時中文版的短文介紹:https://cn.nytimes.com/obits/20200507/ji-chaozhu-interpreter-for-china-during-nixons-trip-dies-at-90/。以前老爸經常談起冀和他們的友誼,這裏就是冀去世後老爸寫的一小段回憶:說實話,我與冀算相當熟識的。1965年夏,咱們翻譯室與翻譯隊幾十名剛入部的年輕人被[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8)
(2020-04-30 08:31:50)
和HX認識的時候,我們倆都是初到美國,在UD和一幫中國學生一起參加teachingassistant培訓課。暑假過後,培訓課結束,我們倆找房子找到了一起,在學校圖書館對麵教會牧師的小藍屋中成了室友。HX也就比我大半歲,但比我成熟多了。我們倆都來自北京,她上學早,聰明勤奮,是國內有名的醫學院畢業的,又在協和做了實習醫生,拿生物係的全獎過來的。但是她也早就下定決心,[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6)
看到這個視頻,老爸給我發來這麽段話,回憶他小時候關於燒柴火的汽車:看著朝鮮這個燒木柴的汽車,我就覺得很親切,又有幾分苦澀。汽車燒木炭或劈柴,我小時候見過,也多次坐過。那是解放前夕和解放初期,北京的所謂長途汽車就是敞篷大卡車。南城汽車站就在西珠市口,我和母親幾乎每年春節前都要去我的姨母家討些口糧度過年關。冬天很冷,滴水成冰,但沒辦法[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04-22 14:53:55)

在家工作的好處之一是突然有時間看書了。先從看的幾本英文書說起:BornaCrime是南非小哥CommedyCentral脫口秀主持人翠娃的自傳。翠娃不愧是脫口秀主持人,把個艱難困苦的同年生活寫得妙趣橫生,讓人忍俊不禁。雖然我不是很同意他所有的觀點,但這本書還蠻有意思,值得一讀。Becoming是MichelleObama離開白宮之後寫的自傳。Michelle律師出身,文筆自然不錯。她的成功固然有運氣,[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04-05 13:04:06)
今天看李維基的《我們的老北京》,裏麵有一篇寫春的詞,清代詞人王鵬運寫的,覺得很應景,錄下來看看,記住這個不一般的庚子之春:拋盡榆錢,依然難買春光駐,餞春無語,腸斷春歸路。春去能來,人去能來否?長亭暮,亂山無數,隻有鵑聲苦。[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2020-02-19 12:00:50)
外教克萊伍大學裏碰到的最“神”的外教當屬克萊伍了。克萊伍是大學一畢業就來了中國教書,二十
一、二歲的年紀卻老氣橫秋。他瘦得象是一陣風就可以吹倒,個子很高,但總是羅著鍋,
臉上一點血色都沒有,淡藍的眼睛很清澈明亮,但那撮山羊胡子卻喧賓奪主,簡直讓人感
覺不到他五官的清秀俊美。他教了我們一年的課,不管春夏秋冬、天冷天熱,他在教[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4)
(2020-02-10 13:56:40)
見名人小時候作為少先隊員代表去見過兩個名人,一個是王光美,一個是臧克家。記得當時王光美的家在社科院附近的一棟樓裏。王光美當時應該是六十出頭,人很精神,顯得年輕有氣質。當時都說了什麽完全不記得了,就記得獻了花,擁抱了王奶奶。房間的大窗戶外是北京的藍天,陽光灑滿了屋子,溫暖而充滿朝氣。臧克家住在趙堂子胡同靠近南小街的路口,隔壁是個幼兒[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02-03 14:11:30)
跳繩小學的時候跳繩是冬天除了長跑以外最普遍的鍛煉方式,北京那個年代的小朋友們都玩兒過吧?我後來在美國這邊的健身房上課,隻要有跳繩的,我都第一個完成,老美們看我跳得那麽快都目瞪口呆。而我的水平在小學都不算什麽。最好跳的是塑料跳繩,雖然這玩意兒到了冬天變得有點硬邦邦,經常折得比較快,但架不住它輕,好搖。跳單搖、雙搖、花樣兒都有它的功勞[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4)
(2020-01-30 14:06:00)
演出比賽紅五月歌詠比賽大家都參加過吧?春季學期一開學沒多久我們一般就開始準備了。每個班都摩拳擦掌,找歌兒、練歌兒,這是為了學校各年級內的比賽。學校的合唱隊那就更是練習不停,下課都不回家,就為了區裏的歌詠比賽。我和其他幾個同學,其實唱歌並沒有那麽好聽,但按音樂老師後來的話說,我們需要全麵發展,於是也被選了進來。比賽那天一般都是白襯衫[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2020-01-24 14:02:32)
每次看到爆發這種病毒,就不由想到RichardPreston寫的TheHotZone那本書。這本書是80年代寫的科普/紀實文學,裏麵最後的預言讓人不寒而栗。 總結幾點這本書裏寫的: 1.病毒的目的不是殺死宿主,因為離開宿主病毒就無法生存。 2.絲狀病毒,包括埃博拉等等在自然界的宿主可能是蝙蝠。 3.地球上的交通工具能把病毒24小時內傳遍全球。 4.越來越多出現的奇怪病毒可能是[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1]
[2]
[3]
[4]
[5]
[>>]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