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說,有翻譯,有隨筆,想起什麽寫點兒什麽。
博文
(2020-10-13 14:07:44)

《傷別離》這本書是南渡北歸三部曲的最後一部,講的是49年以後兩岸知識分子的命運。和前兩部比起來,這部看得太壓抑了,因為前兩部裏花了大量筆墨寫的那些人在這部裏一個一個都逝去了,而且留在大陸的這些知識分子命運都很悲慘,“逝去”得一點兒都不平靜,和胡適與傅斯年預測的類似。中間我停下好幾次,讀得太難受了。這個版本是台灣的,好奇大陸的是什[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
(2020-10-09 10:34:33)
航 航和我的緣分是我們倆生日就差一天,但她比我小將近一歲。航在家也是老大,家裏有個弟弟。感覺在宿舍裏,和航親近的時間不多。航長得並不出眾,個子瘦小,但她很獨立,性格比較倔強一些,有時候又像小孩子似的,笑起來單純可愛,是個喜歡讀書的乖乖女。其實我們倆的父親都在外交部,是同事,還認識,隻是因為他們語種不同,也不是很熟悉。我們倆當然還是[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10-08 08:43:55)
嫄嫄不是宿舍裏年齡最小的,感覺上卻是最小,因為她是我們中間最天真活潑、會撒嬌使小性兒的。哈哈,我這麽說,嫄聽到可不要跳起來打我啊!嫄也是天津人,瘦高個兒,模特身材,長得很秀氣。本來剛開學時她沒有分配到我們宿舍,但因為她剛來覺得很寂寞,不習慣,想找個老鄉作室友,就主動要求搬到了我們宿舍。嫄沒有和她的天津老鄉雅靜成為好朋友,倒是成了我[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10-06 09:59:51)
寧 寧是宿舍裏最小的,卻是最沉靜的一個,經常喜怒不形於色。她中等偏高的個子,臉龐有些寬,細長的眼睛,笑起來咪咪的。她和我都是比較內向的人,平時話並不多。兩個人要好起來是開學以後幾個月,口語老師要大家搭對兒練口語,我們倆為了方便就搭在了一起。 剛上大學的時候,班裏除了外語學校出來的小袁和班長小張以外,口語都沒有那麽好。我算是發音還不[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10-05 12:11:56)
住在我上鋪的姊妹雅在宿舍裏最先交心的就是雅了。雅是天津外國語學校來的,英語基礎本來就很好,又從初中就開始住校,獨立生活能力很強,遇事不慌有主見,讓我一來就對她有好感。她是個長圓臉兒,眼睛細長微彎,笑起來左邊唇邊一個小酒窩兒,甜甜的。宿舍裏論年齡我是老大,同時也是宿舍長,平時總是一副大姐大的樣子,可實際上卻“外強中幹”。幼兒園時[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10-02 08:47:16)
大學那些老師大一時的精讀老師教課比較一般,她大概把太多精力都放到了炒股上。記得那會兒的精讀作業很多人都是拿一本教參照抄。隻是有一次我照抄的一個詞conscientious居然被老師指為“沒有這麽個詞”!不過,這課也有好的時候,我從這課學到的最重要的是“r”的發音。作為北京人,這個音總也發不好,這位精讀老師徹底幫我糾正了這個音。現在想起來還[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10-01 13:33:14)
飯菜和學校食堂大學的飯食比起中學是好了很多,但外交學院因為是個小學校,選擇並不多。剛入學的時候,吃飯還需要糧票。因為戶口都在學校,學校每個月就得給同學發糧票,當然還有為數不多的補助,學生們買飯票除了交錢還得交糧票。上大學期間糧票被廢除了,現在再看到糧票感覺是上輩子的事兒了。學校當時就一個對學生開放的食堂。早餐一般就是粥、饅頭和煮雞[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09-30 11:18:30)
圖書館那會兒外院的圖書館閱覽室分期刊和文獻兩個。期刊閱覽室有很多英語和中文的雜誌、報紙,日光燈白晃晃的,很亮。學外語的可以看原文,學習累了還可以看看中文雜誌解悶兒。而文獻閱覽室比較而言有點兒暗,四周的書架上都是些名著、參考書和字典。可想而知,期刊閱覽室人滿為患,需要早去占座兒,而文獻閱覽室幾乎總有空兒。記得當時在文獻閱覽室學習的時[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09-29 07:33:26)

宿舍報到那天領了校徽就去宿舍打掃衛生。那時的宿舍條件非常簡陋。據說我爸爸那一輩就已經住在那裏了,整個樓的結構從五十年代起可能就沒改變過。宿舍裏已經有個天津室友住了,就是後來成了好朋友的雅靜。我隨便找了個下鋪就放下了行李,過了兩天才發現那是最不好的一個位子。當時我們宿舍總共才四個人,我住在靠門的那個下鋪。剛上大一時輔導員還要來查鋪,[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2020-09-28 08:03:52)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離我大學畢業已經20多年。我始終清楚地記得報到的那個陽光明媚的早晨,我穿著一件普普通通的運動服在外交學院那棟兼容教室、宿舍、食堂、管理處的大樓陰暗的大堂裏等待報到。領到校徽的那一刻我是多麽高興啊!終於成為我這個一直向往的大學的一分子了。 因為爸爸的緣故,一直很想也做個外交官。外交學院屬於提前錄取的院校,不占誌願名[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1]
[2]
[3]
[4]
[5]
[>>]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