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涼好秋

留不住歲月,就記錄下歲月裏的日子
給自己,也給願與我分享的人
(歡迎來訪,轉載請告知)
個人資料
正文

初夏的白求恩小鎮Gravenhurst

(2021-05-24 09:11:25) 下一個

這座被中國人友好地稱為“白求恩小鎮”的位於多倫多北部兩小時車程的Gravenhurst小鎮,已經去過三次,不過這次卻有不同以往的收獲。

凡是來過多倫多的中國人應該都參觀過這個美麗的小鎮,因為它是我們這代人從小課本裏就學過的白求恩大夫的故鄉。我也不例外,移民之初就跟旅遊團來過一次,後來生活穩定了,雙方父母分別過來探親,又開車帶他們各來過一次。

小鎮很安靜,鎮中心的街頭和安省其它小鎮沒什麽大的區別,白求恩的故居就座落在小鎮一個普通的街上,楓葉紅了的季節過來會更美一些。

人生有時候很奇特,不定什麽時候出現一個拐彎,命運就徹底地被改變。白求恩自己應該都不會想到,由於走出這座小鎮,他在地球那端的中國成了一位家喻戶曉的人物。他當初不遠萬裏去到中國,支援中國的抗日戰爭,如今中國人又不遠萬裏,跨過重洋來到加拿大專門拜訪他的故鄉小鎮。這種效應,當然離不開毛澤東那篇著名的《紀念白求恩》的文章,但我覺得更主要的是來自人性深處的一種善良和感恩。白求恩故居裏後來還專門增加了中文解說器,供不懂英文的中國老年人使用,非常方便。

有時候好奇想找機會問一問鎮上的人,對這座每天遊客絡繹不絕的不起眼的老房子以及它當初的主人怎麽看。

小鎮的名氣對於加拿大人來說,其實和白求恩沒有太大的關係,而是由於周圍美麗的湖水和自然風光。這裏一直享有“Cottage Country”的美譽,是加拿大人的度假勝地。

這裏的Lake Muskoka很有名,中國人給這個湖起了一個很浪漫的名字叫蜜月湖。湖上有遊覽汽輪,帶父母都坐過,風景確實很美,尤其是秋天的時候,坐在船舷,吹著清涼的秋風,放眼深藍的湖水和層層疊疊色彩斑斕的小島,讓人心醉。

後來由於忙著看不同的地方,就一直沒有再去這個小鎮。這次長周末偶然看到5.1上推薦這裏的Hardy Lake Provincial Park,說風景優美,環湖有8公裏的步道,對於越來越喜歡hiking的我非常有吸引力,就決定去試一試。

離公園很遠就看到路邊的車已經停成了一條長龍,看來這裏很受歡迎。不過走入公園的環湖密林之中,遊客很快分散,一路也見不到很多人。

8公裏的步道還是有些挑戰的,上上下下,崎嶇泥濘,除了架在水上的幾個小木板橋,沒有一點人工修飾的成分,走下來整整花了2個半小時,非常適合喜歡hiking的朋友。

這條步道吸引人的地方是它一直圍著湖邊的密林走,湖水幽藍,可以感覺到它的深度,林子很古老,橫著倒下的老樹和細細密密向上爭取陽光的小樹摻雜在一起,不由讓人感慨生命的更替和綿延。

雖然一路有標識,但密林深處的幾段路還是很容易讓人迷失方向。

我和LG在湖邊的一小處密林正原地轉圈,有三個年青的小夥子走過來問我們要不要幫忙。其實我們一進林子就碰到過他們一次,其中兩個小夥子長得象是哥倆。他們熱情地衝我們打招呼,說“今天有點冷”。

早晨離開多倫多的時候天氣很熱,幸虧我帶了件外衣以防萬一,到這裏溫度竟然降了好幾度,還真派上了用場。LG短T恤,短褲,和這幾位小夥一樣,一下車就叫涼,不過好在走路,應該能暖和起來。

“這幾個小夥子挺好!”很少誇讚人的LG跟我說。

“嗯,我也喜歡年輕人這個樣子,陽光有朝氣!”我說。

“Follow me here!”一位小夥子已經拿著手機走在前麵衝我們招手。跟著他走過去果然到了正路,這條路是個三角彎,很隱蔽,非常容易錯過。

我驚奇小夥子的利索和認路的能力,問他是不是手機下載了地圖。他說他下載了一個叫“All Trails”的App,他們疫情的這一年一直在用,非常方便,強烈推薦。有了這個App,到世界各地,都能幫你找到附近的步道,不會迷路。

說完話,幾個小夥子很快就消失在前麵的森林深處。

不過今天跟他們真有緣分,走到一個獨木小橋又見到他們。一個小夥子非常專心地蹲在橋板上,彎身將手機伸入水中不知在幹什麽。

我好奇地走過去看,拿手機的小夥子已經站起來離開,後麵的小夥看我走過來,指著水裏說有個大烏龜讓我看,又囑咐我要小心,因為這是snapping turtle,會咬人的。

我低頭看,果然見獨木橋下有一個直徑30厘米左右的大大的黑黑圓圓的東西。“哇!原來你朋友是在拿手機拍它呀!他剛剛是把手機放進了水裏嗎?!“

小夥子點點頭,說,“是啊,iPhone 7以上的都是不怕水的,不信你試試!”

我笑,“You seem to be very knowledgeable!”。他回頭也衝我笑,說主要是這一年的疫情讓他有時間看到了很多不同的風景,也學了很多東西。以前周末他們多是會花時間去餐館吃吃喝喝,現在每個周末都出來走路。他接著給我推薦了好幾條他們走過的步道,又問我們住哪裏。我告訴了他,他說,“住在你們那一片的亞洲人很多!”說完可能是怕我對“Asian”這個字眼敏感,趕緊說Sorry。

我說,沒關係的,那一片確實Asian很多。

他說那裏有很多亞洲的餐館,他們以前經常去吃,品嚐了很多亞洲美食!

我也好奇地問他,你們三個是好朋友還是同事?

他說,“開始給你們指路的是我的partner,另一位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稍有些吃驚,不過盡力不讓感覺留露出來。他和他的partner長得很象,如果是異性關係,就是我們常說的很有夫妻相。兩個人笑起來,說起話來眼神都一樣,都是那種充滿陽光,熱情洋溢的樣子。人生能找到這樣一個和自己如此默契的人,實在是一種緣分,真心祝福眼前的這對年青人!

看著他們的背影,我在想,他們心中對亞洲人的認識和我心中對同性關係的認識也許是對等的,我們都在慢慢地熟悉和接受彼此的存在。那Gravenhurst小鎮的人們對白求恩這個多倫多大學醫學院畢業的年輕人先是加入共產黨,又到中國抗日第一線去援助中國人民的行為是不是也經曆了一個很長的理解和接受的過程呢?

走完步道,把車開進小鎮,從Google地圖上搜當地的小餐館,獎勵自己的胃。找到了這家評價很好的叫作Shelbys Chipwagon 的地方。開過去竟然是一個簡易的粉色的路邊餐車,稍有些失望,不過還是決定試試看。這裏隻收現金,我們搜羅了一下兩個人身上的現金,隻夠買一盤Buffalo Chicken的Poutine和一個熱狗。不過出人意料的是飯做得非常好吃,而且賣相也很好,看來Google的評價是真實客觀的。

由於天氣很好,拿了午餐我們從地圖看到旁邊兩分鍾就有一個湖邊公園,決定坐在那裏吃完再趕路。

感謝老天的安排,這裏原來是小鎮的另一個主要的湖,叫Gull Lake。這個小公園不大,卻非常舒服,象是主要當地人休閑的地方。

湖邊布置了很多木椅,湖上搭了一個小小的舞台,如果不是疫情,這個五月的長周末,舞台上應該是會有演出的。坐在水邊聽聽音樂會,該是很愜意的一件事。

水邊還有一塊小小的三角形的沙灘,今天涼涼的天氣,竟然有不少孩子在有圍欄的淺水區玩水。

更讓人驚奇的是,護欄之外深邃的湖水中央,有好幾個人象魚兒一樣在暢遊,仿佛那片湖是自家的遊泳池,沒有一點危險。有一對老人看樣子至少有65歲以上,老太太比老頭還勇敢,一下水就遊到湖的深處。遠處還有三三兩兩的皮劃艇和水中摩托艇來回穿梭。

近處的水清澈見底,遠處的水深邃幽藍。在這個充滿了太多雜亂和未知的五月,我坐在這個有著親切名字的小鎮的小小的湖邊,享受了一段短暫卻美好難忘的午後時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