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小音

留不住歲月,就記錄下歲月裏的日子
給自己,也給願與我分享的人
(歡迎來訪,轉載請告知)
個人資料
正文

夕陽,古軍營和外鄉人 - 九月長周末遊Kingston

(2020-09-07 10:44:06) 下一個

最近似乎有夕陽情節,Labour Day長周末去了位於多倫多和渥太華之間的加拿大古都Kingston, 在19世紀的古軍營Fort Henry高牆外半山坡的草地上又撞見了絢爛的夕陽。

顯然這裏是觀賞夕陽的一個絕佳的地點。我們到的時候,已經有兩三對情侶坐在那裏。遠處是一望無際的安大略湖,近處是碧波蕩漾的Navy Bay水灣, Kingston城盡收眼底。

右手天邊那一大團雲很神奇,白天在湖邊咖啡店用餐的時候就曾被它們震撼,象是中國畫裏潑灑的一大團重墨,沿著宣紙向下慢慢地傾瀉滲透。好象還是平生第一次看到這種景觀,好奇它是怎麽形成的?如今夕陽的餘暉使雲團看起來更加壯觀。

多次開車從Kingston路過,知道著名的皇後大學,Queen's University,座落在這裏;知道它1841-1844年間先於渥太華曾經做過加拿大最早的首都;知道它旁邊是美麗的千島湖,可以坐遊船;但每次匆匆從401高速公路上穿過,看到的都是些低矮的不起眼的建築,沒有留下什麽深刻的印象。這次長周末去不了遠處,突然想去千島湖坐坐遊船,順便在這個城市住上一夜,好好了解一下它。才發現它原來是一座如此美麗,溫暖,古老,浪漫的城市!

訂遊船和旅店的時候就意識到這座城市的受歡迎程度,水邊幾家不錯的旅店都早已售罄,遊船也隻剩了早晨的一班,黃金時間段的都已滿員。

Kingston城市不大,隻有12萬人口。皇後大學就座落在湖邊,市中心也都在這一片。

皇後大學有百年的曆史和石灰石的建築,校園很美,非常值得轉一轉。我們到達後第一件事就是去了它的校園。走在校園的古典建築群裏,有點置身多年前去過的美國斯坦福大學的感覺。路上看到的華人學生極少,不過沒有做進一步研究,不知是不是屬實。

我們坐船的地方在市政廳石灰石大樓的對麵公園Confederation Park。

公園裏保存了19世紀的火車站和蒸汽火車,供人們留影紀念。

市政大樓的廣場上悠悠閑閑地坐滿了喝咖啡,聊天的人們。

這是觀光車,可以聽導遊一路講解Kingston的曆史。不過我們這兩天都還是選擇了自己徒步。

在小城的街道上走,有穿越回200年前的歐洲的感覺。Kingston有"Limestone City"的稱號,是因為這裏保存了很多19世紀石灰石的建築。

加拿大第一任總理John A. MacDonald的官邸和花園也坐落在附近。這個意大利風格的建築據說當年還引起過不小的爭議。

Kingston的水邊美麗,浪漫,LG說這裏很適合談戀愛,我也禁不住一路讚歎碰到的男孩女孩,很多都擁有漂亮的麵孔和健美的身材。

推薦這個水邊的Juniper Cafe,藏在兩座美麗的藝術建築Tett Centre for Creativity and Learning和Isabel Bader Centre for the Performing Arts之間,如果不是事先做了功課,還真很容易錯過。

後來在船上又專門拍了咖啡店和兩座建築的全貌。

坐在Juniper Cafe的Patio上喝咖啡,吃午餐是一件非常愜意的事。店裏的三明治味道也不錯。前麵提到的噴墨的雲團就是在這裏第一次看到的,很神奇,可惜照片拍不出眼睛看到的效果。

再往前走是加拿大最古老的監獄Kingston Penitentiary, 旁邊是奧林匹克港,曾經承辦過1976年奧運會的帆船比賽。

對古監獄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從網上提前訂票參觀,了解監獄的曆史。門票很緊俏,我們這次沒有訂得到,隻能從院牆外拍了照片。

如此美麗安靜的水港似乎和監獄不搭界,可有文明的地方就永遠逃不脫光天化日下的以身試法和犯罪行為。

這是後來從遊船上拍下的監獄朝水的一麵。

很喜歡聽大胡子船長給我們講解一路看到的小島和Kingston沿岸的風光和趣事。

船長告訴我們這個碼頭兩天前關閉了,就是因為它太受年青人喜歡,白天很多人擠在上麵,無法控製疫情期間的安全距離。誰知關閉後,第一天晚上就開出了20張500加元一張的罰單,據說主要是皇後大學的學生們無視規定,跨越圍欄。

年青的時候總是不願意被條條框框所束縛,哪怕知道麵臨的是危險。下周就開學了,從校園裏過的時候,看到很多從車上往下卸行李的學生。很多人預測學生開學後又將帶來一次疫情的高峰。但願他們旺盛的生命力能夠戰勝病毒的襲擊。

Fort Henry和Kingston之間隔著一座綠色的鐵橋。這個橋有商船經過的時候可以打開,我們剛上遊船的時候就正好看到它被打開的情景,可惜沒反應過來拍照。

回到黃昏的Fort Henry,和軍營一水之隔的半島上坐落著Royal Military College of Canada,加拿大皇家軍事學院,三麵環水,夕陽下美得醉人。

“回家你跟兒子說說看他想不想來這上學!”LG打破沉默。

“好啊!”我說,“隻是就一個孩子,實在不想讓他去參軍打仗。”

“這年頭打什麽仗!這麽美的校園,學一學規矩,自律,在水邊談談戀愛也就足夠了!”LG笑。

“可當一回軍人不打仗也是一種遺憾!”我想起多年前一位參軍被派去老山前線的小學同學曾經跟我說過的話。

“做足軍事準備是必要的,可不發生戰爭是一種幸運!”LG不同意我的觀點。

在夕陽下發呆,我想起最近迷上的電視連續劇《Outlander(外鄉人)》,女主人公Claire,一名二戰期間的護士在1945年戰爭結束後和丈夫來到蘇格蘭高地重度蜜月,某個清晨看到一群當地婦女在一處石林裏神神秘秘地祭拜神靈,她很好奇,過後開車回來觀察那些巨石,誰知在觸摸了其中一塊石頭之後竟然穿越回了1743年的蘇格蘭。

她目睹了英國士兵對蘇格蘭人民的燒殺掠奪,品嚐了純情英勇的蘇格蘭小夥Jamie的刻骨銘心的愛。意想不到的是她現任的丈夫Frank Randall200年前的祖先竟然是殺人不長眼的戰爭狂魔Jack Randall。Jack曾經在眾目睽睽之下把年青的Jamie用皮鞭打得皮開肉綻。在後來和Claire的對話中,他也有過瞬間對自己殘酷行為的悔過,覺得戰爭讓他似乎完全失去了自我,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不過正當Claire對他稍稍有所理解和原諒,他立刻又露出了猙獰的麵目,對Claire拳打腳踢,還教旁邊涉世未深的小戰士用腳狠踢Claire。後來他又抓住機會對Claire進行慘不忍睹的侮辱和強暴,如果不是Jamie及時趕到營救,他險些得手。

這讓我重新思考二戰中慘無人道的日軍,那喪盡天良的南京大屠殺。想想站在萬人坑上那一個個舉著刺刀,麵目猙獰的魔鬼,奔赴戰場前有誰不曾是爹娘眼裏愛不夠,長不大的孩子?是戰爭毀滅了他們的人性。

感恩我們生在了一個和平的年代。

Fort Henry由於疫情還沒有對外開放,不過走到門口,發現它黑漆的大門是開的。向裏張望似乎也沒有人管,索性便走了進去。

空蕩蕩的場院,架在城頭上黑黑的大炮,讓人不禁想象200年前的今天這裏是什麽樣子。

在城頭上轉,遇到一個二十來歲,臉上稚氣未脫的男孩,手裏提著一個汽油燈,一身黑色鬥篷,打扮得有點象Harry Porter電影裏的巫師。

兩次和他擦肩而過,我不禁停下來跟他打招呼,男孩也友好地衝我們笑。

看他象是工作人員的樣子,我問他Fort Henry不賣門票,可大門為什麽是敞開的?男孩說由於疫情Fort Henry已關門幾個月,不過他們公司最近把這裏租了下來,做Haunted Walk Tour, 給遊客講發生在這裏不同角落的鬼的故事。

“這裏有鬼啊?”我禁不住問。

“當然了,有很多呢!”小夥子一臉認真地說。

“那你不害怕嗎?”我露出母性的擔心。

“正因為我膽子大,才不怕做這個工作!”小夥子鬼機靈地回答。

我看著他想笑,不過還是忍住了。

“我正在等我的顧客,不知他們在哪裏?”小夥左右張望著。

“都這麽晚了,你們工作到幾點?”

“一直到晚上10點!”小夥興奮地說。

過了一會,他的客人果真來了。我還以為孩子居多,誰知都是成年人。我接下來又看到另外兩位年青的“小巫師”在帶著遊客參觀。喜歡聽鬼的故事的人竟然有這麽多!

夕陽慢慢下落,被一團濃濃的雲彩遮起,有點遺憾看不到它最後燦爛的瞬間了。

我這個外鄉人在加拿大這片土地上一轉眼已經生活了這麽多年。不知200年前的今天,是不是也有一個象我一樣的外鄉人,坐在這裏等待夕陽的落下?

Sing me a song of a lass that is gone,
Say, could that lass be I?
Merry of soul she sailed on a day
Over the sea to Skye.

Mull was astern, Rum on the port,
Eigg on the starboard bow,
Glory of youth glowed in her soul,
Where is that glory now?

Give me again all that was there,
Give me the sun that shone!
Give me the eyes, give me the soul,
Give me the lass that's gone!

Billow and breeze, islands and seas,
Mountains of rain and sun,
All that was good, all that was fair,
All that was me is gone.

 

[ 打印 ]
閱讀 ()評論 (4)
評論
天涼好秋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womaninhome' 的評論 : 謝謝鼓勵。去過的地方喜歡認真記一記,給感興趣的朋友提供點線索,哪怕隻有幾個人看;也給自己留下回憶。
womaninhome 回複 悄悄話 優美的遊記。文筆流暢。讚。
天涼好秋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土豆-禾苗' 的評論 : 祝賀你的朋友!那個學院是我見過的地理位置最美的校園。華人對待當兵的觀念是應該改變。不過有時候作為移民也有矛盾的地方。
土豆-禾苗 回複 悄悄話 今年8月我一華人朋友送兒子去了皇家軍事學院,軍營中華人很少。華人對當兵的傳統觀念始終是一個問題。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