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涼好秋

留不住歲月,就記錄下歲月裏的日子
給自己,也給願與我分享的人
(歡迎來訪,轉載請告知)
個人資料
正文

(2018-01-13 13:04:24) 下一個

“嘿,好久不見!”下班高峰的地鐵,永遠都是人擠人,到中轉站,正好旁邊一個座位空下來,我低頭還沒坐穩,就聽到鄰座的聲音。

“哇,好有緣分!”又是梅!想想這個世界很有意思,有的人和你共處一段日子便從你身邊說走就走了,即使後來還一直生活在同一個城市,都無緣再見一麵;而有的人當初隻有一麵之交,甚至互相都沒有留過聯係方式,卻總能不經意地一次次相遇。我和梅就屬於後麵的一種。

第一次見到她,是在家附近操場上的playground。當時到加拿大有兩年了,正在打合同工,還沒有太穩定的工作。租公寓住,鄰居多是同時期的移民,有不少大陸來的,見麵會打招呼。每天傍晚吃過晚飯都會帶兒子到附近的操場透透氣。兒子在滑梯上爬來爬去,我就和旁邊的家長聊聊天。記得那天碰到的是住同一座樓的一位來自上海的李阿姨,幫兒子帶孫子,時常會在操場碰到,聽她嘮叨兒子,媳婦的家長裏短。正跟李阿姨有一句沒一句地嘮著,一個和我年齡相仿,梳著長發,穿著家居服,踢拉著拖鞋的女人領著孩子也過來玩,跟李阿姨打招呼。

”她叫梅,住旁邊的house,好幸運的!她老公找到好工作,正好公司招人,就把自己老婆介紹了過去,也被招上了!大公司,辦公室工作,多好啊!“看著梅在把兒子放到秋千筐裏,推來推去,李阿姨羨慕地跟我介紹著。

後來在操場又見過幾次梅,沒有機會說話,隻是互相簡單地點點頭。當時國內國外生活水平差距還比較大,那批移民一過來就能買房子的人很少。我們那個住滿了新移民的老公寓樓在那片房子區很紮眼。現在回憶起住那個公寓的那段日子,感覺當時天總是湛藍湛藍的,陽光總是那麽燦爛,樓裏的每個人臉上總是掛著發自內心的微笑。住house的梅似乎給我的印象總是她的背影,略顯孤獨,有些鬆垮,有些心事。不知她看我們這些住在公寓裏的人又是什麽感覺。

第一次跟梅正兒八經地說話是幾年之後孩子上了小學,我也找到了穩定工作,在市中心,每天都要擠公交車上班,下了地鐵還要倒bus。一天在bus上碰到了梅。我們互相都一下子認出了對方,也才有了第一次真正的交談。發現她跟我最初的印象不一樣,其實很健談。她說她已經把原來的house賣掉,臨時租人家的地下室住。我問她為什麽,她說因為現在房價很好,二十多萬買的房子一下子翻了一番,她賺到了第一桶金,先租房子住,觀察房價,合適的時候再買房。她問我孩子上什麽小學,我說就是家附近的社區小學,跨過馬路就到,學校裏有daycare, 這樣孩子放了學不用出來就可以直接去daycare, 很方便。她說她兒子上的小學排名很靠前,裏麵還有gifted program, 她兒子也成功地考進去了。她現在租附近的地下室住就是為了兒子能上這家小學。

再一次見到梅的時候趕上平時坐的地鐵出問題,我隻好繞道一個不常去的地鐵站,從那轉bus回家。排隊上車的時候,感覺前麵的女人打扮入時,披肩卷發,身上的長風衣很合體,很有檔次。我正在欣賞著她的風衣,她回過頭衝我笑,原來是梅。

“越來越漂亮了!“我誇她。她沒有象一般人那樣“哪裏,哪裏”地假謙虛,而是跟我說,“到了一定年齡該打扮打扮自己了。”

不等我向她取經,她就跟我介紹她常去的美容院。拿出報紙看,也是時尚版麵,一邊看一邊嘴裏念叨,“看看現在服裝都流行什麽款式。“我吃驚地看著這個眼前不一樣的梅。

我問她孩子怎麽樣了,她說小學畢業了,進了一個初中的gifted program。我還沒來及問她是不是搬家了,她就興奮地介紹上次見到我不久就買了房子,但跟當時租房子的那家主人說好,地址一直掛在那裏,這樣孩子可以一直上那家小學的gifted program。等孩子小學畢業,她就把房子賣掉,買了現在的這個學區房,這樣孩子就能順順利利地進了這家著名中學的gifted program。

”你猜我們房子賺了多少?“想起這個話題,她眼睛放著光,“在裏麵就住了三年不到,六十萬買的,賣了八十六萬!代理跟我們說的時候,我都驚到了!“

“那你現在的房子豈不100萬了?“我為她高興,也佩服她的勤快和精明。

”那當然了!“她得意地說。

第三次見到梅是我午休在外麵閑逛,餘光中對麵走來一位瘦瘦的憔悴的女人,腋下夾了一本書。擦肩而過的時候我們倆都下意識地抬了抬頭,才發現竟是梅。

”你瘦了。“我對她說。

”是,去看醫生。“她歎了口氣,”這段時間身體一直不好,在家休息了有一個月了。“

我問她怎麽了。她說剛換了工作,在同一家公司,比原來的工資高了不少,隻是壓力很大,同辦公室那幾位女同事很擠兌她。“我正在複習,準備考證書,等我考過了,看她們還怎麽說!”她向我擺了擺她腋下的書。

由於彼此都在趕路,我讓她多保重身體,就匆匆離開了。

沒想到這一次又遇到了梅!

“你還好吧!“我問她。

“忙!”她指了指旁邊,“都是為了他。”我這才注意到坐在她旁邊的少年,一副疲憊的樣子,正趴在膝蓋上大大的雙肩背上打盹。

“這是你兒子嗎?都這麽高了!上次見到還是小不點!“

“你兒子應該比我兒子大兩歲,高中快畢業了吧?準備考什麽大學?“梅邊問邊給我列舉起各個大學,以及適合華人孩子上的熱門專業。我驚訝於她孩子離上大學還有兩年就做了這麽多功課。

我說我兒子這個年齡我們根本管不了,隨他自己的興趣來,我們僅提供點參考意見而已。

“你兒子一直學習很好,是上私立高中嗎?”我突然意識到,“不會想去美國吧?”

梅肯定地點了點頭,“不過真的很累。他上的私立學校,孩子們個個都很要尖,每天晚上都要至少學習到11點多鍾。你看我這幾年瘦的。”

我看了看她,臉真的很尖很瘦。再看看旁邊輕輕地打起了呼嚕的少年,感慨同樣的年齡,孩子們生活在如此不同的世界。

她問我有沒有搬家。我說還是住在上次見到她提到的那個房子。她說你們那裏去年房價漲得比我們快。我說我隻知道這兩年房屋市場很瘋狂,但還真沒有具體比較過每片房子的具體情況。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說自己也隻是時常隨便翻翻而已。

下車了,我們一起走到路口便各自分開。她兒子一直跟在她身後,低著頭,不說一句話。

看著梅的背影,我想象著下次再見到她的樣子。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